笔趣阁 > 你好,杀人犯 > 第三章会见
  左岸咖啡厅。

  沈君远提前十分钟到达,随意点了一杯espresso,轻抿了一口,苦涩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让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他其实并不喜欢苦咖啡。

  只不过他先前忙着寻找联络有名的律师,又是放不下手里头的工作,已经好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了。如今又要与辩护律师见面,他需要保持足够好的精神。

  可是他从三点二十一直等到三点半的约定时间的时候,还是没有看见疑似辩护律师的人出现。

  这让沈君远有些焦躁,不由得轻轻的敲击了两下桌面。

  又是过了五分钟,沈君远才看到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少女好似十分着急的样子,急匆匆的跑进了咖啡厅,回绝了服务员的帮助,目光逡巡了一圈,在看到自己这个方向的时候,眼睛骤然一亮,连忙整理了一下仪容,才是走了过来。

  沈君远却是淡淡的把视线转移开来,似乎并不以为意。

  他并不觉得,就这么一个年轻又莽撞,还穿着裙子的少女会是自己要等待的辩护律师。

  但是,有时候现实就是充满戏剧性。

  就在沈君远移开视线后,那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少女却是面带微笑的走到了他的桌旁,用手指轻轻敲了两下桌面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才是带着满满的微笑开口询问道,“先生,请问您就是沈君远沈先生吗?”

  沈君远冷淡的表情有很明显的一瞬间的龟裂。

  很显然,他对于面前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少女疑似辩护律师这个事实感到了质疑和不可置信。

  不过看到他的反应,吴佩珠显然得到了答案,便是顺势坐在了他的对面。

  “你好,我是义行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吴佩珠。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也将是您的那位杀人犯……哦,嫌疑犯朋友的辩护律师,希望接下来的日子能够多多指教。”

  吴佩珠伸出手,看起来十分的有礼貌。

  听了吴佩珠的话,沈君远皱了皱眉,难得的抛弃了自己的绅士风度,丝毫没有要与面前的人握手的意思,只是向着桌上的咖啡伸出了手,却是触到了已经冷掉了的温度,这让他更是不由得的拧紧了眉。

  沈君远索性不顾自己的风度,双手交叉放在桌上,一只脚叠在另一只脚上,身上的西装还是整整齐齐的没有一丝褶皱,姿态看起来也十分的舒适随意的样子,然而身上的气势却有些迫人。

  “这位小姐……哦,你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吴佩珠是吗?好的,吴佩珠小姐。我想您应该没有提前患上阿尔茨海默病吧?怎么记性就这么不好呢?虽然说迟到是女性的权利,但是此时此刻,你是以一位辩护律师的身份在这里,然而……哦,我们约好的时间是三点半吧?您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吗?”

  沈君远面带微笑,语气十分的温和,然而话语却十分尖锐,让吴佩珠一瞬间有些难堪,微微红了眼圈。

  沈君远却是扫了一眼,丝毫没有欺负了女孩子的自觉。

  “收起你可怜巴巴的表情,吴小姐。我们现在是以雇主和被雇佣者的身份在谈话,请不要把你对付男性的那一套用在这里。我们现在是在谈公事,我也不会对一个连自己的职业道德都不能保证的人有什么绅士风度的,谢谢。”

  沈君远的姿态十分的骄矜,微微颔首,面上含蓄的笑容一点都没有淡去。

  吴佩珠的眼泪险些就直接掉了下来。

  不过吴佩珠好歹也是能够拿到律师证,能够成功说服钱律师接下这桩案子坐在沈君远面前的人,她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神情,使自己看起来并不那么狼狈。

  “是的,沈先生,我明白的。”

  吴佩珠看起来是冷静又平静了,沈君远却是罕见的有些刻薄的笑了。

  “如果你真的明白,你现在就不会是这幅样子出现在我的面前,吴小姐。”沈君远上下打量了吴佩珠一眼,说道,“迟到的事情也就算了,抛出掉彼此的身份,身为男士,等待迟到的女生是理所当然的。”

  听到这话,吴佩珠就知道要遭。

  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这位雇主会是这么难说话的一个人。先前听钱律师说起的时候,只说此人是公司高管,虽然说不上平易近人,但是平时也十分有绅士风度。所以她才会想着好好打扮一下,,能够让自己的雇主对自己多几分好印象。

  现在好了,恐怕印象是有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好印象了……

  吴佩珠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些什么为自己辩解一下,沈君远就接着开口了。

  “……迟到也就罢了,吴小姐能像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穿着这么一身……”沈君远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