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可能修了个假仙 > 第两百三十六章姑且算是胜利一局吧,好歹也是赢一次了

第两百三十六章姑且算是胜利一局吧,好歹也是赢一次了

  皇城上空,黑暗被雷霆点亮。

  木易立在高空,看着前方挺立的身影,若有所思。

  “道友一席话,倒是让人感触良多。”皇太行朝木易拱了拱手,年迈的身躯露出傲人,正视落下的雷霆。

  “我只是说我的话,怎么听,听出了什么,悟到什么,都和我没有关系。”木易平静说道,“是你自己悟了,也是你的天劫。”

  皇太行发觉听不清木易说些什么了,也就无从应答。而面对天劫的他,也无法分心,连说话都需要选择时机了。

  所以,就不说了,先把天劫渡过去,那才是最应该做的。

  木易看到了天劫,看着皇太行的天劫,没有觉得这比以前经历过的强大一些的天劫有什么。

  反正现在能够渡过去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他所说的是皇太行的天劫,是因为他感受到一丝气机锁定,哪怕隔着很远的距离,天劫也选择和自己过意不去。

  皇太行那边渡劫的时候,有劫云出现在木易的头顶,却没有皇太行那边的天劫威势强大。

  既是弱了一些的天劫,那还需要渡吗?

  很轻松就能过去。

  木易盯着皇太行那边的雷霆,仔细数了数,看到了五种颜色。

  蓝色、紫色、黑色、青色、白色。

  五种颜色的雷霆,以蓝色居多,紫色次之,剩下的黑色、青色和白色雷霆,则是少了太多。

  而自己头上的,就只剩下蓝色一种了。

  这样的差别对待,木易也不知道是说好还是不好。

  但事实就是这样,有些时候,都懒得去改变什么,任由雷霆落下就好。

  当皇太行在雷霆的间隙里分心的时候,发觉木易也和自己一样,在渡天劫。第一时间,他是懵逼的,竟然隔着那么远也能渡劫?

  只有第一时间和第一念想,之后的时间里,不得不面对更加猛烈的天劫。

  “是执意和我过意不去?”木易看着头顶不断落下的雷霆,更加冷漠,“如果是真的,那么,以后我也和你过意不去。”

  可能天劫真的是没有思想的,只是执行某种意志,按着既定的轨迹与规则行事。

  但那毕竟是执行者,哪怕没有思想的执行者,一样……该死!

  如果天劫随便来下,雷霆不猛,会停歇,木易也不会这样想,可天劫不会停歇,虽然弱小,却一直不停歇,并且随时间流逝,积蓄力量。

  这样就很令人不爽了。

  所以,抬手,灵气聚集,对雷霆发起攻击。

  不是没有和雷霆打过,雷霆也不是打不散的,只要力量足够强大,将雷霆湮灭,也是很容易的。

  既然你要出现,那就毁灭好了。

  而你的生产者,将你生产出来的,也一并灭亡好了。

  想到,那就做。

  木易是个很迟疑的人,喜欢思考,喜欢浪费时间,但决定去做的时候,马上就能做到的事情,还是很愿意做的。

  特别是在不爽的时候,非常有戾气,非常愿意破坏。

  自己的生命本就是被压迫的对象,以前确实是谁都可以欺负自己,谁都可以来打压自己……但现在确实不是以前了。

  虽然现在仍旧不觉得自己特别强,但是,总有抗争的机会吧。

  不管有机会还是没有机会,都是要抗争一下的了。

  命运,如果不去抗争,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比咸鱼还不如了吧。

  灵气聚集,凝聚成近乎实质的拳头。

  拳头出击,破碎了雷霆,和雷霆上方的黑色云层碰触。

  像是什么东西破碎了,在最安静的环境里,听到最不想听到的声音,面对最不想面对的结果。

  “破吧。”木易轻声道。

  他的声音像是命令,命令劫云退散。

  绝对的实力压制,一些很自然的现象,一样可以和听得懂话一样。

  其实所有事物都是有生命的,只是你是否能够沟通,是否找得到方法,也是否愿意去沟通。

  而很多时候,用拳头去沟通就好了,没有用拳头解决不了的事情。

  如果有,那就是没有解决好,需要再解决一下了。

  一拳出去,劫云有了退散的趋势。

  “这不是逼我么?”木易轻声说道,“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真的只有打到你愿意了。”

  “这样的结果,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现在就给你了。”

  “你会感谢我的吧?会的吧?”

  像是朋友间的交流,话语平静到一定程度,没有了一丝锋芒。

  该平静的时候,是需要平静的。毕竟不平静也没有办法,心血翻涌也带来不了多少好处,还是平静一些比较好。

  看起来的平静,比看起来的愤怒更加可怕。

  一拳不行,那就两拳。

  两拳不行,那就三拳。

  三拳不够,那就继续。

  持之以恒,和麻木有些类似,完全不用在乎时间与过程,只是追求一个想要的结果。

  真的,破碎吧。

  灵气在高空中奔腾,散开的劫云始终都聚集不起来,却是从未停歇过努力。

  木易看着那劫云,似乎觉得劫云是因为皇太行那边还有劫云,自己这边的劫云才不会消失。

  所以,他的拳头向着皇太行头顶的劫云。

  皇太行只感觉压力变小了,然后,他发现劫云有退散的趋势。

  说句实话,他确实有些懵逼。

  他发觉这有些不应该,可是,没有道理啊!

  然后,他感觉到灵气在变迁,很多东西都不符合常理。

  他从来没有想过,还能这样面对天劫,天劫完全没有天劫应该有的样子啊!

  那可是天劫啊!

  天劫是什么东西,那是上天对于境界的磨练,是给人的考验,怎么能够和天劫对抗,直接打得天劫没有办法凝聚成型?

  木易所做,真的有些颠覆想象,颠覆了三观。

  “消失吧,消失吧,消失吧。”木易一直说着,也一直打着。

  天劫似乎没有停歇的思想,该有的雷霆始终聚集,哪怕聚集不起来,还是在努力,劫云也是一样。

  可木易想做事情,想把天劫打碎,哪里会给机会?

  他不知道什么是执著,也不知道什么是坚持,可是他会习惯麻木,习惯做一件事情而不改变。

  和当初一样,不停地炼丹,忘记其他。

  现在的他,也忘记了其他事情,只知道和天劫对抗,一次次轰击那一直想要聚集起来的劫云和想要凝实的雷霆。

  皇太行有些懵,但更多的,是庆幸,他不知道木易是为什么要和天劫过意不去,但他知道,现在是休息的时候,是恢复的时候,是可以有更好的状态对抗天劫的时候。

  天劫,本来就是生死考验,之前的天劫就很难了,之后的,肯定会更难,这是不需要多想的。

  不可能越来越轻松的天劫,自己想要渡过去,似乎变得很困难。

  但有了木易这样插手,本来就有的成功几率变大了不少,至少,再和之前一样的程度,有八成的几率通过。

  或许,这就是……前辈刻意帮助自己?

  还是有些可能的。

  无论是或者不是,应该有的感谢是必须的。而木易的身份不禁变化,由道友变成了前辈。

  这样的变化,是对实力的承认,是自认不如人。

  在实力之前,绝对的实力压制,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如木易。

  皇太行闭上眼睛,努力使自己心绪平静,服下丹药,快速恢复。

  没有办法,不吃药已经不行了,该承认使自己不行的时候就承认自己不行,该认怂的时候还是得认怂。

  自己已经不是年轻时候,没有那种自命不凡,更多的接受了现实。

  不是愿意接受现实,而是不得不接受现实。

  但木易不是他,也不是曾经那个愿意接受现实的自己。

  生命已经少了很多光彩,生命已经被命运剥削,如果再不反抗,还能剩下些什么?

  已经没有剩下什么了,还在乎什么呢?

  其实还是在乎的,只是自己想着不要在乎,不要去想。

  “我的生命,已经是这样了,不是你们逼迫的,是现实就是如此。”

  “曾经,我想过反抗命运,如果有命运这东西存在的话,我想打破命运,让一切属于我的东西都属于我。”

  “在心有牵挂的时候,在放不下一切的时候,我没有这样做。”

  “现在,我还是心有牵挂,我还是放不下,什么都放不下,可是……”

  “我决定了!”

  决定了什么,木易没有说出来,就是这一番很痛苦的话,说的声音也特别的小。

  他不相信,不相信有所谓的命运,可是命运确实弄人。

  身为穿越者,你说有一些悲伤,有一些痛苦难捱的过程,那些都是可以忍受的。可是,你给我这样的结果,给我这样的生活,让我的生命如此……

  那就没有什么好原谅的了,没有什么是值得原谅的。

  以前的时光,已经回不去了,彻底回不去了。

  拳头稍微停歇,灵气依旧不会安歇。

  该发生的依旧发生着,该发生的也已经发生了,还有什么是不可以做的呢?

  或许就是因为自己的畏畏缩缩,才有了可悲的现在。

  或许就是没有贯彻自己是天命所选召的人,才会有如今的诸多悲哀。

  到了现在,还是不相信所谓的命运,还是不相信所谓的选定,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生命就会一直如此。

  逝去了的,还会有轮回。

  存在着的,一切……都将改变!

  闭上眼睛,立即睁开,有过松开的拳头再度紧握。

  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自己了,哪怕自己这是自寻死路,也一样,没有什么还好在乎的。

  不用在乎,就是最好的在乎。

  和这天地争斗,也不止是自己一人,总有人需要站出来,打败这天地。

  或许曾经有很多人站出来了,但他们都失败了;或许未来还会有很多人站出来,不知道成功还是失败。

  现在,木易站出来了,和这天地抗争,和这天劫抗争,也不止是抗争。

  打碎天劫,这只是第一步而已。

  木易不再停在原地,而是出现在皇太行的上方,直接出现在天劫想要凝聚的位置。

  他不知道此行的结果是什么,但他相信,自己这样做,皇太行会知道该怎么做的,哪怕自己失败了,也是一样。

  他这是自信,一种很奇怪的自信,他也相信自己,再不会错。

  就算皇太行不行,那也还有木木。

  如果自己死去,木木应该会知道的,也会很快出现在自己死去的地方,为自己完成并未说出来的遗志。

  以前发生了什么,只要木木来了,只要木木想要知道,都是可以的。

  没有什么是能够难道木木的,没有!

  那就开始吧。

  哦,不,已经开始了。

  木易不知道这是不是给自己找的理由,也不再在乎自己会否需要这样的理由,只是在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不再拖沓,直接开始行动。

  天劫什么的,真的不应该有。

  你所存在的价值,不被我承认,那么,你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不应该继续存在。

  当皇太行睁开眼睛,发觉头顶的天劫散了。

  还没有真正去经历天劫,天劫还有很大一部分没有去渡,便不再有天劫了。

  看这样子,似乎是不会再有了……吧?

  其实他也不确定,只是看着木易还在头顶上方挥舞拳头,每一次出拳都会带动灵气奔袭,在更高的空中炸开,一片片漆黑的色彩出现在空间之中。

  漆黑,那是吞噬光芒的不存在,是近乎虚无的空洞。

  这是怎样的力量,才能打得空间出现空洞,而不是出现虚无空间?究竟又是什么样的力量,打得天劫都不敢凝聚起来?

  皇太行自认是没有这样的力量的,也不觉得谁有过这样的力量。

  或许,只有真正站在九天之上的大人物,才会有这样的伟力吧?不过,那样的伟力,谁知道是还是不是呢?

  只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前辈真的太强了。

  望而生畏。

  曾经的可笑的念头,彻底散去,有的,只剩下曾经才有过的敬畏。

  木易停下了,在很久之后。

  他能确定,天劫终于消散了。

  这是胜利,第一次胜利,是那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胜利。

  当然,这样的胜利只是暂时的。

  “总还是结束了。”木易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这一次的笑容,他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丝毫嘲讽意味在其中。而且,他想到自己说过的不能笑,但这次没有阻止自己,真心笑了。

  是的,好不容易胜利一次啊,哪怕只是暂时的,依旧是胜利。

  胜利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