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归来我为皇 > 第五十九章秒杀
  “他真的是宗师?”灵儿不可思议的望着巨石上那不算高大身影陷入了遐想,却被一声笑声打断。

  “哈哈,那又如何?这个老家伙阻止了我成为九华剑派的掌门,那么这个老家他就该死。”

  林更天听了季悦的话,心里多少有点愧疚,但是他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今天这两个人必须死。

  容霸气定神闲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要他站在这里,华清子和叶枫就不敢随便乱动,这就是他的自信。

  “老头,你让这些弟子先离开吧,避免伤及无辜。”叶枫淡淡的说道。

  若眼前的容霸不算是鬼修一脉的话,或许今天的事情有点难,或许也会向上次和唐鸿一战一样会两败俱伤。

  可是这货偏偏是个鬼修,别说练气八层,就算是筑基期的鬼修在他面前都不够他打的,只不过叶枫不想太过高调而已。

  华清子点了点头,示意这些人出去,随后也罢王奇和季悦赶了出去,这样规模的战斗,他们两个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反而是一个累赘而已。

  “现在闲杂人等都走了,你们两个制裁吧。”叶枫淡淡的说道,像一个主宰万物的君王般,霸气四射。

  三个人均是一愣,制裁,什么鬼?

  “小子,你现在是没搞清楚状况吧?还是我听错了?”林更天还真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很显然,现在是他这边占据了完全的优势,更有一个练气八层的容家老祖坐镇,这个小子哪来的勇气让他制裁?

  容家老祖也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小子,“小子,有自信是好事,可是自大,却是一件很愚昧的事情。”

  叶枫对于他们的话只是笑了一笑,对着华清子说道,“老头,你那徒弟你自己解决吧,这老鬼我来解决。”

  华清子望着叶枫自信的双眸,愣住了。

  “怎么,要不你在旁边看着?”叶枫打趣的说道,没想到这老头居然木讷的点了点头,叶枫一阵无语。

  “行了,既然给过你们机会你们不珍惜,那么一起上吧,不然等下连出手的机会的都没有了。”叶枫的语气冰冷无情,对于想致他于死地的人,叶枫向来奉献杀无赦,更何况这林更天还是林家之人,留着只会是后患无穷。

  “这可是你说的,哼,那今天就算算我们两个人的帐!”

  林更天双目通红,挤压了多年的怨恨全部发泄在了叶枫的身上。

  “吃我一剑!”

  九道剑影如同一面墙,将叶枫的前路完全堵死,容霸也是眼前一亮,暗叹林更天的天赋不错,对于容家而言,也是一个极好的利用对象。

  华清子也在点点头,这个徒弟也算是得到了自己的真传啊。

  在别人看来密不透风的剑墙,对于叶枫而言,破绽百出。

  看着急速飞来的剑墙,叶枫转过头对着华清子说道,“老道,别光顾着点头了,借把剑用用。”

  在这里,叶枫不想暴露太多,剑意是目前叶枫最大的底牌,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随意动用。

  华清子一愣,随即将剑丢给叶枫。

  在叶枫拿到剑的那一刻,整个人的气势完全的变了。

  “怎么,这,这……”华清子和容霸愣神的看着叶枫。

  此时的叶枫手握长剑,就这么站在那里,整个人如同一把未出鞘的绝世宝剑,虽气息内敛,却给人一种遗世独立的肃立之感。

  若剑出鞘,必将搅动风云。

  “破!”

  叶枫淡淡的说了一个字,手中的剑轻飘飘的对着前方一划。

  哗啦!

  剑墙如同玻璃一般破碎。

  “不,这不可能,这招天衣无缝,你个乡野村夫怎么破的了?”林更天不可思议的看着被破的剑墙,红着双目吼道。

  这剑墙,就算是华清子亲自出手,也不可能一招破掉。

  至于容霸和华清子,更是傻眼了,叶枫刚才这轻飘飘的一件,他们似乎感到心头什么东西被波动了一下。

  至于是什么东西,他们不知道。

  “啊啊啊啊啊!”

  “我要杀了你!”

  自己的招式这么轻易被破掉,这让他心里很不爽。

  “呵呵,你没机会了。”

  一道白色的剑气直接切断了林更天的脖子,一道血柱自脖子喷出。

  剑气太快,比刚才林更天的剑墙快乐数十倍,在场之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看着林更天那睁着惊恐大眼睛的头颅,容霸心中冒出一股寒气,就算是他,刚才那一剑也够呛。

  不过就凭叶枫现在的实力,想要击败他,那简直是吃人说梦,阴森一笑,“不错的剑法,不过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哦?你哪来的自信?”叶枫被这货给逗乐了。

  剑乃百兵之首,是君子之道,同时也是正气的象征,这也是君子剑的由来。

  而正正是邪的克星,若不是修为高出叶枫一大截,那么容霸今天这一战必败无疑。

  “桀桀,好猖狂的小子,今日老夫就教教你做人的道理。”

  “百鬼还阳!”

  容霸打出一道道诡异的法诀,原本晴朗的天空,霎时间变得阴云密布,处处透露着让人冒冷汗的阴森。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还我命来~”

  无数道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紧接着一道道面容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后山的各处,每个身影都带着一双利爪,散发出耀眼的冷光。

  淡淡这股寒气就能让人神魂震颤。

  华清子看着四面八方出现的鬼物,瞳孔急速收缩,头皮发麻,脚底心和后背冒出大量的冷汗。

  容霸则一脸阴森的看着叶枫,“孩儿们,给为父撕裂了这个小子,就当今天加餐。”

  叶枫淡淡一笑,“就凭他们也配?”

  身影原地消失,由于剑气加身,这些鬼气对他可是没有一丝的影响。

  “什么!”容霸从刚才开始一直紧紧的盯着叶枫,只看到眼前一闪,叶枫就消失了。

  “觉悟吧!”

  当叶枫再次出现之时,一把冰冷的长剑已经架在了容霸的脖子之上。

  这也是鬼修一个最大的弱点,除了邪气术法之外,他的近战能力及其薄弱。

  不等容霸回答,冰冷的长剑已经割断了他的气管,显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容霸一死,这些无主的鬼怪自然不是叶枫的对手,三下五除二,除了房子内的那只大鬼,其他小鬼全部被清理干净。

  “啊,这就完了?”

  华清子看着眼前的一幕,像是在做梦。

  “我说老头啊,你这些年真的活到狗身上去了,修习了这么多年,连什么是剑都搞不清楚,你练剑有什么用?”叶枫拍了拍愣神的华清子,淡淡的说道。

  “啊,什么是剑?剑不就是一把兵器嘛。”老道沉思片刻回答。

  “心有正气,心剑相连,这才是剑客。”

  “若你理解不了这个,你说的对,剑仅仅是一把武器而已,没什么卵用。”

  叶枫说了一句玄之又玄的话,也不管华清子有没有理解,向着大房子走去,这家伙可是他想了好久的东西,自然不能错过。

  然而……

  “卧槽,尼玛,这特么算什么?”

  房子里屁的东西都没有,那个恐怖的大鬼全特么是容霸这个老王八蛋假扮的。

  这一刻,叶枫气得牙痒痒。

  ……

  “叶先生,容家算是彻底覆灭了,九华剑派的为难也算是解除了,只是这次华山论剑……”

  华清子看了看在场的人,只有两个宗师,要一时间再增加一个宗师的难度何其艰难,普通的得道境也还不行。

  叶枫没有没有回答华清子的话,转头看向王奇和季悦,“王奇,上次我跟你说的话你记住没?”

  “啊?什么话,那一句?”王奇一脸懵逼的看着叶枫。

  啪!

  叶枫一巴掌盖在了他的头上。

  “先生,你指的是当初在武者大会上你跟王奇说的那句,剑是用来杀人的那句话吗?”季悦想了想,试探性的说道。

  “对,就是这句话。”叶枫赞赏的看了看季悦,转头问华清子,“华山我们什么时候去?”

  华清子虽然不知道叶枫想干什么,现在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叶枫身上,“这边到华山的行程需要八天,我预计三天后出发。”

  “嗯。”叶枫点点头,“我给你们一天时间,来领悟这句话,这一天内,你们两个哪也不准去,就给呆在大殿里。”

  王奇和季悦懵逼的对视了一眼,表示难以理解,不知道叶枫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间,日落日出,留给王奇和季悦的时间只剩下几个小时了。

  两个人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仍在那边苦思冥想,丝毫没有头绪。

  华清子看着下面的两个弟子,也是一脸的迷茫,将目光投向叶枫,换来的是叶枫禁声的动作,这更华清子一头雾水。

  “剑是用来杀人的。”

  “剑是用来杀人的。”

  “剑是用来杀人的。”

  一晚上这句话两人重复了无数遍,舌头都快说出水泡了,仍然毫无进展。

  剑是用来杀人,什么玩意,剑不用来杀人,难道还用来杀猪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