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苍黄 > 第二百六十章 密室密帐
  不得不说这个密室外观设计非常巧妙,作为装饰的小松是开门的机关,入口则是一块怪石,这块石头大约半个人高,而开门的方式不是向左右滑动,而是向前,其中的动力,毫无疑问是利用了水,最后一点,把密室设在这里,周围毫无防护,很巧妙的利用人在认识上的盲点,没有人会想到这点。

  入口比较小,成年人无法直着身子进去,只能弯腰进去,进去后,是一段向下的台阶,沿台阶走到底,眼前豁然开朗,一间宽大的密室豁然出现在眼前。

  站在密室内,没有丝毫憋气的感觉,通风设计良好,让柳寒忍不住称赞了两句,柳铁将灯点燃,整个密室的全貌出现在眼前。

  密室不小,柳寒打量了下,足有两个书房那么大,比上面的池塘还要大点,密室的东西不少,排列整齐。

  在入口对面是两排木箱,左右两侧则是一排木架,房间中央则有一把木椅一张案几。

  木架上整齐的放着些盒子和古董,另外,还有便是金锭,放在最靠里面的一个架子上,在微弱的火光照耀下,散发着淡淡的金光。

  “东西不少。”柳寒随意的拿起个铜制奔马,看了看又放下,奔马造型古朴粗犷,充满远古的沧桑。

  柳铁咧嘴一笑,他对这些东西没有丝毫在意,打开几个盒子,里面多是些奇珍异宝,另外还有几个盒子装着银票,柳铁将银票的数字估算了下,有几十万两银子。

  柳寒站在木箱前面,柳铁过来将木箱打开,里面全是黄金,但最中间的两个箱子却账本。

  柳寒眉头微皱,柳铁也同样看着这些账本:“这就是他的账本?案子都结了,这个时候将账本交给咱们,是什么意思?”

  “我估计这些都是几年前的,这卫振不是傻瓜,田凝翻船那刻,恐怕就知道有今天了。”柳寒叹口气。

  他转身去将架子上的盒子一个个打开,全都是各种珍宝或股本善本,前朝的名画,另外还有便是银票。

  “银票就有上百万两,黄金估计有十多万两,主子,这下咱们可发财了。”柳铁笑道。

  柳寒站在两个铁盒面前,打开的铁盒是里有三本账册,另一个里面则是一个瓷瓶。

  柳寒先拿起瓷瓶,拔开瓶塞,立时有股异香散布,柳寒将瓶塞塞住,很显然这是一种丹药,看卫振珍视的样子,应该是非常名贵的。

  但这无法吸引他,不客气的说,现在他手里有世俗天下最好的丹药,就算加上隐世仙门,也可以比较下,清虚宗不比任何仙门差。

  拿起本账本,仔细看了看数页,脸色不由微变。

  “掌柜的,怎么啦?”柳铁过来。

  柳寒将三本账册收起来,扫了眼房间:“难怪卫振的账总对不上,原来都藏在这,这些东西交给康成。”

  这段时间,江南店投资不少,柳寒没有查问便知道,康成现在资金紧张,连带老黄那的资金恐怕也够呛。

  康成要建船队,需要大量资金,远洋船队是大资金项目,除了船以外,更重要的是船员和船舶维修厂,这些都需要大资金投入,而且回收周期很长。

  “把这个拿上。”

  柳铁将那个丹药盒子拿起来,随着柳寒出来。

  园子里静悄悄的,柳铁将小松又扳回原位,洞口的石头,又缓缓退回去,没有留下半分痕迹,十分巧妙的嵌入假山中,从外观上看,压根看不出这个假山是密室的入口。

  “这些银子,要给卫振的孙子孙女留十万两,全部换成银票,嗯,不能直接交给他们,他们还太小了。”柳寒叹口气,他已经将卫振的孙女买下来了,姐弟两见面后抱头痛哭,不过,这两孩子太小了,柳寒打算给他们十万银子,但又想到他们可能留不住这些银子,反倒给他们惹祸。

  “派人秘密去见他们的母亲,记住是秘密,把他们姐弟的事告诉她,不过,不要干涉她的选择,只是将他们姐弟的消息告诉她就行了。”

  柳铁答应下来,就像卫振预料的那样,他的儿媳妇被娘家买下来,可他还是拿不准那女人的态度,最简单的,她的儿子正确的说是逃犯,藏匿逃犯,在大晋是要连坐的。

  回到房间里,这房间的布置看上去很普通,可实际很奢华,屋里所有陈设都是都是精心雕琢,价值不菲。

  柳寒在案几边坐下,柳铁将手中的盒子放在边上,转身出去。

  打开账本,柳寒仔细看着,作为曾经的金融从业人员,对数字自然十分熟悉,但他关注的却不是数字,而是账本中的人。

  “主子,怎么啦?”

  柳铁烧好水,端着茶杯茶壶进来,看到柳寒的神情不好,不由自主的低声问道。

  柳寒没有说话,依旧看着,低声吩咐道:“磨墨。”

  柳铁立刻拿出笔砚,开始磨墨,没一会便磨好。

  柳寒提笔在写下,淮南王,齐王,王博,三个名字,翻了数页后,又添了潘链,然后在下面写下一笔笔数字。

  三本账册,柳寒足足看到半夜,卫振的这本密账,记载了最近三年每一笔银子的去向,柳寒看过卫振以前的账册,而这三本的资金流动频繁多了。

  在那些被查获的账本中,没有涉及到藩王和朝中重臣,但这本密账中不但有,而且特别重。

  到半夜时,账目清理出来了,这三年中,卫振给潘链十六万两银子,淮南王有十二笔,十万两银子,齐王则给了三十万两,让柳寒琢磨不透的是,居然给了王博二十二万两,是淮南王的一倍。

  “这卫振真是个善财童子。”柳寒将账本合上,忍不住摇头叹息。

  柳铁始终守在门口,中间仅仅进来过两次,闻言回头说道:“主子,这卫振怎么啦?”

  “这本账要交上去,这大晋天下恐怕要塌一半。”柳寒摇头说道,难怪这王博突然辞职,随即离开了扬州,原来他担心的是这个。

  看来这王博是知道卫振有本密帐,肯定也派人找了,只是没想到卫振藏得如此隐秘。

  卫振在扬州城内外有四处宅院,最好最常去的城内的卫宅,也是虎贲卫搜查最仔细的宅院,也是柳寒唯一亲自坐镇的搜查,而这飘梅园是南笙带人搜查的。

  账本内容让人心惊胆颤,不得与藩王交往,是大臣的铁律,如果说与淮阳王交往还有点原因,可齐王是为什么?另外,为何只给王博送银子,而不是给盛怀?

  这本账册交到朝廷,恐怕淮南王齐王都要完蛋,但也有另一个可能,就是他这个上交账册的人,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柳铁起身进来,将桌上的东西收拾了,柳寒将那张纸放在火上烧掉,迟疑下,将账册收起来。

  毁掉,还是留下,暂时他没下决心。

  王博,卫振为何要给王博银子?以官职论,王博的官职还在卫振之下,即便盛怀也管不了他,为何要给王博银子?

  柳寒百思不得其解,难不成王博掌握了卫振什么把柄?

  要是知道王博上那去了,能把这家伙抓住就好了。

  当晚,俩人并没有留宿飘梅园,而是连夜进城,以俩人的修为,城墙压根不可能挡住他们。

  进城之后,柳寒回到自己的宅院,现在他的身份不再是秘密,瀚海商社在扬州有宅院,另外这次又买了两处宅院,作为瀚海商社江南分店高层的住宿地。

  柳寒没有去后院,原来后院没有女人,现在的后院女人不少,除了美香静香六个东瀛女,还有珠娘梅娘两女,这两女是被顾家卖给柳寒的。

  说起女人,柳寒觉着这是个隐忧,跟着他回来的都是赤条条一个人吃了全家不饿的汉子,这些人都到了该成家的时候了,可到现在也没两个成家的。

  “柳铁,你啥时候成亲?想过没有?”柳寒躺在床上问道,柳铁就在边上搭了个地铺。

  “想那做啥,”柳铁瓮声瓮气的答道:“一个人多爽快,想干啥就干啥,多个女人,多个累赘。”

  “你呀。”柳寒直摇头。

  就在柳寒柳铁离开飘梅园后,一道黑影飘进了飘梅园,这条影子在园内寻找了半响,然后才出了飘梅园。

  黑影一路疾驰,天色蒙蒙亮时,到了一处庄园,黑影没有丝毫停顿,身形一晃便进了院子。

  黝黑的院子中点亮一盏灯,黑影到了院子,推门进去。

  “七叔,回来了。”

  黑影将面巾摘下,露出王泽的脸,案几边的王博抬头看着他。

  “怎么样?找到账本了吗?”

  王泽脱下黑衣,王博见状深深叹口气,这几年他从卫振那收了不少银子,这些银子都送到冀州,交给老祖宗了。

  可那本账本就是悬在他头上的剑,自从卫振落网后,他是茶饭不思,可随后传来的消息,账本里没有他的名字,于是他知道,卫振肯定有本密帐。

  可这密帐藏在那呢?城里城外的园子都悄悄的搜了一遍,压根就没有。

  随后盛怀落网,王博赶紧辞官,随后对外宣称游学去了,实际还是留在扬州。

  “密帐,可能落在柳寒手里了。”王泽缓缓说道。

  王博大惊失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