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道至圣 > 第一百七十二章——身外化身
  梁天眼中杀意如潮,虽然不知道中了什么阴险的神通,但必然不是什么好事,这样的情况下,要是再让中年男子给跑了,那就可以直接自己抹了脖子。自行了断。

  况且,这一种神通居然无视任何能量的存在,他居然没有发现在哪里,虽然时间短暂,自己根本没时间去寻找,可这时候一旦被这男子咆哮,有可能回是一个大麻烦。

  自己绝不能让这男子咆哮,至少要杀掉对方,或者将尽快的解决掉自身的问题,找出那虚幻的血狼虚影。

  看到中年男子转身离去的身影。

  砰!!

  脚下猛的一踏,整个身躯彻底的化身为一条巨大的乌金色神龙,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与轨迹,快速的在半空中穿梭而过。

  龙游八荒,神龙乘云,踏着青云步,就好像在空中飞翔一般!!

  在刹那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跨越天地的界限,几乎瞬息间,直接出现在中年男子身前。右脚一抬间,化为一条龙尾抽{dǐng+diǎn}打而出。

  斩!!

  “该死!!”

  中年男子怒骂一声,伸手猛的一拍,身上陡然间迸射出一道血光,血光中出现一只血色的护罩。

  在那护罩上,可以看到,有一轮血色的血月在上面不断的闪烁出妖艳的光芒。猛的暴涨,一下子落下,将中年男子整个身躯都笼罩在护罩当中。十分的诡异!!

  一轮血月,在护罩上,争相辉映,显现出无尽的妖异气息。

  看起来,如血玉般晶莹剔透。

  砰!!

  一记神龙摆尾重重的轰击在那道血色护罩上,发出一声剧烈的轰鸣,梁天现在的力量何等霸道,哪怕是一座山峰在面前,都会一脚直接踹的当场崩塌,恐怖的力量,哪怕是先天巅峰的武者都能彻底碾轧,但落在血色的护罩上,一阵阵血色的月华不断的荡漾,发出阵阵激烈的涟漪。

  不断的震荡。

  但却硬生生将这一记神龙摆尾彻底的抵挡在外。

  “xiǎo子,你杀不了我,我借助这空间的力量,你除非可以打破空间,否则你根本不可能斩杀我。你就好好的享受血狼影的威胁,放心,等你被血狼折磨成废物的时候,我会来的”中年男子发出冷笑道。

  轰隆隆!!

  梁天给出的回答只是更加狂暴的攻击。

  龙爪挥舞,重重拍在身上的那血色护罩之上。

  龙腾五岳!!

  震惊百里!!

  突如其来!!

  龙战于野!!

  伏龙之术千变万化,梁天突破先天境界,所领悟的根本非常人可以,许多以前不能使用的招式全部使用出来。

  伏龙剑术此时在这里不宜使用,而且自己体魄足够强悍,甚至比境界要强悍,更何况,此时的情况,更适合体魄上的斩杀,

  一式式掌法,一招招的拳势,在此刻,彻底爆发,如天河倒泄般,疯狂的拍击在血色的护罩之上,每一击。都爆发出肉身中狂暴到极致的恐怖力量,宣泄而下,只看到,一条乌金色的神龙,环绕着护罩,疯狂的挥舞龙爪,用身躯接连不断的轰击抽打而下。

  发出阵阵可怕的轰鸣。

  四周的大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无数可怖的裂痕,如蜘蛛网般向四面八方疯狂的蔓延过去,那情景,仿佛随时都会彻底崩碎。崩塌一样。

  每一击。都有将先天境界武修生生碾轧打成肉泥的可怕破坏力。在一刹那间,足足数十掌,直接拍击在血色的护罩上。

  咔嚓!!

  无尽的破坏力,倾泄在护罩上。只听到一声声清脆的响声中。在护罩上的血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接连崩碎,紧跟着,一道道狰狞的裂缝。迅速的在护罩上不断的蔓延,仅仅几个呼吸间,整个护罩,就被裂痕所覆盖。

  “该死!!”

  中年男子眼瞳中闪过无尽的怒火,发出一声怒吼后,突然间做出一个让人惊骇的举动,竟然将身外的护罩,快速的收了起来,收回体内。

  砰!!

  而在护罩被收回的同时,梁天宛如一条真龙般,豁然间自半空中倒转而回,带着一股可怕的气势,一只狰狞的龙爪,冰冷的落在中年男子身上。

  轰隆隆!!

  一声浩大的轰鸣声中,只看到,中年男子整个身躯如同一颗熟透的西瓜一样,轰然间炸裂,崩碎成无数血肉,向四周快速的迸射出去。

  “xiǎo子,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竟然杀我一次,来日我要杀你千万次。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我血狼君的下场是何等悲惨。只要你进入天罗域,你绝对逃不掉的。我血狼君,绝对不会放过你。”

  在血肉崩碎的一瞬间,一声凄厉的怒吼声在天地间回荡。

  而且,可以看到,那些血肉在崩碎后,并没有消散,反而在同时,迸发出一层奇异的神光,所有血肉诡异的在神光中一下子没入虚空,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若不是那残留在半空中的怒吼,只怕根本不会想到,刚刚有一名半步神通境界的强者,被生生打的爆裂掉。

  看到那些血肉凭空消失不见的情景。

  梁天眼瞳不由微微一凝,沉声道:“这是身外化身,他是来自天罗域。”

  刚刚那情景,几乎立即让梁天心中猜测到,只怕是中年男子在其陨落的一瞬间,将所有血肉重新汇聚。强行挪移到大陆任意一处区域中去。

  在挪移的同时,那学血肉,必然会重新汇聚,通过无尽的空间,再一次回归到血狼君的本体之上。

  在遥远的天罗域,一处血色的空间之中,一位浑身赤红色的男子猛然间一口鲜血喷出,整个心神瞬间有些委靡。

  “谁,是谁斩杀了我的分身!”

  男子怒吼一声,声音穿透无数的距离,竟然令空间都有些震颤起来。

  他随手一挥,一道空间波纹出现,一缕血肉随即跨越而来。血肉纷飞,瞬间融入到了男子的体内。

  “可恶,xiǎo子,沾染了我的气息,你的容貌,你的声音我都知道,一个偏僻之地的武者,居然还可以这样,我相信你会来的,到时候我要你的身体化作我的傀儡!”

  “还有,那一处空间居然隐约有造化气息,我的这个分身当初去探险,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居然在这样偏僻之地都存在造化的气息,可惜太少了。”

  “不过,那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存在,只是手上太重,居然只是灵魂存在,那斩杀我的xiǎo子,希望你不要死的太快,否则我怎么可以亲自斩杀你。”中年男子説完,随即便不再説话,整个空间再一次沉寂在无声之中。

  空间之中,那玉色的空间,在之前已经恢复了本来面貌,血色的空间才是真正的面貌,这玉盒虽然自成一格空间,可是空间也不是太大,但对于现在的梁天来説,却是足够大了。

  这空间之中,在梁天斩杀男子的时候,似乎这个空间就被自己所掌握,血色的空间梁天不是很喜欢,便在一次恢复到之前的玉色空间。

  不过,这空间虽然强大,还可以借助空间的力量,但是必须要令人可以进来,可是对战之中,谁又会傻乎乎的进入你的空间,那不是找死吗?

  梁天心意一闪,身体化作虚无,便出现在了原来的地方之中,还是原来的墨阳,石桌之中,一玉色的盒子在其上面。

  拿起玉色盒子,梁天便把玉色的盒子受辱乾坤戒指中,或许将来,也有用到的可能。

  而此时,梁天所想的并不是玉盒的归处,而是那中年男子最后所説的天罗域,血狼君。

  那是什么的存在,拥有了分身之术,而且可以自成一道灵魂,这样的强者似乎超越了神通境界。

  “没想到自己居然在无形之中得罪了一位强大的武者,可那又如何,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况且,他身在天罗域,自己就算杀了这男子又如何,他想要找过来也需要时间,那时候,自己可能已经足够面对了。”

  “既然能杀他一次,那我就能杀他第二次,这次不死,下次再杀一次。”梁天深吸一口气,眼眸中闪烁着无比深邃的目光。

  “来多少,我杀多少。”

  梁天眼中涌现出一种狂暴的战意。

  这次觉醒自身武道,也让梁天彻底的将自己的内心释放出来,原先因为实力不足,而一次次的压制,彻底的被抛开。如今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应对任何同辈强者。

  没有实力,那就要蛰伏。

  有了实力,那就要霸道。

  梁天冷哼一声,心中暗自感受一下体内无尽的狂暴力量,心念一动,足足九丈大xiǎo的魁梧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缩xiǎo着。转眼间,就恢复到原先的大xiǎo。

  之前磅礴如大海般的力量。

  在肉身恢复后,也诡异的再次蛰伏在体内,隐秘在血肉之中。返回到自身的丹田血肉之中。

  陡然间的转变,让梁天也有种茫然若失般的感觉。但却能感受到,只要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再次爆发出那种近乎毁灭性的狂暴力量。

  这是已经彻底属于自身的力量。

  “是时候离去了。”

  梁天深吸一口气,扫视一眼四周,可是并没有发现出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