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锦衣王侯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我花发时百花杀(中)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我花发时百花杀(中)

  在前进的过程中,李福达身上也被刀剑砍中,但是他武艺太高,刀一接近身体,肌肉就做出反映,紧紧的绷住,巧妙的规避,让伤害降到最低。即使是被砍开了口子,流的血也很少,他身上虽然血迹斑斑,但是实际没受什么伤,反倒显的他更为威猛。

  见冷飞霜出手,他朝古长青点点头,古长青御剑而出,人剑合一,化做一道光华向着冷飞霜袭去。而李福达本人,则大喝一声,踢起两面盾牌握在手里,随后向前一掷人接着跳起,站在向前飞行的盾牌上,如同天神降临一般,向着杨承祖冲去。

  一件山西家织绸丝长袍被他拎在手里,随意挥舞,威力不迅钢鞭,身上镔铁甲胄在月光下反射乌光,弓箭、暗器、铅弹飞带,多半都被这件长袍卷出去,偶尔射中身上,也被甲胄挡住,即使打到身上,造成的伤害实际也是极有限的。

  瑞恩斯坦咆哮着掷出巨剑,许泰则摘了弓,朝着李福达连射了几支连珠箭,七八名护卫从旁边扑出,向着李福达扑过来,随即又被他的长袍卷开。天下第一人一旦全力发动,几乎是以一往无前的姿态碾压而来,不管是巨剑还是弓箭,都不能阻止他的前进。即使是卫士想要拼命按住他,也无法靠近。

  几位晋商已经在心腹护卫的保护下离席而起,向着一边躲避,但是在这种时候,其实很难说哪里是真正的安全之所。杨一清则与杨承祖一样一动不动,似乎没想过,一旦被敌人近身该当如何。这个老人虽然是三边总制,但是身无武艺,没有什么自卫的力量。可面上没有半点惊惧,反倒是以一种平静的心态,看着杀神的临近。

  “受!死!”李福达大喝声中,已经即将冲到杨承祖面前,拦在路上的,则是龙剑飞等江湖高手。龙剑飞、丘剑雄四掌齐出,必生功力运到极限,李福达却只是将长衫一扫“滚开!”

  两兄弟惨叫声中,已经被扫的横飞出去,李福达与杨承祖之间,只有一席酒菜,已无阻挠。

  他手中长衣舞起,以泰山压顶之势,兜头砸下,口内大喝一声“杀!”而在他身后,被白莲教徒关闭的大门,轰然倒塌,大批官军已经杀了进来,固原官军到来的速度,比想象中更快。带头的军官一眼见到李福达踩在盾牌上,身形浮空,长衣下劈之势,忍不住骂了一声

  “x他娘!拦住他啊。”可是此时,够能力拦截李福达的,又有何人?

  就在这名军官的心沉到谷底的刹那,两声闷哼响起,两道人影飞出去,随后一道白光在杨承祖身前亮起,光华缭绕,几可与明月争辉。一人一剑,如同天女下凡,不沾半点凡尘。剑意纵横,剑锋未至,剑气已然让李福达的肌肤和眼睛,感到阵阵刺痛,手中的长衫被剑气搅动,变成了无数碎片,如同蝴蝶在风中飞舞。

  “冷飞霜?”李福达从盾牌上跳落,却见古长青、杜绝两人,已经远远的摔出去。冷飞霜手中擎着古长青那口古剑,手捏一个剑诀,如同仙女临凡。

  以武功而论,杜绝和古长青联手,按说足以跟冷飞霜周旋百招不落下风,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败了?李福达开始仔细的观察着曾经的弟子,点了点头

  “霜儿,你进步了,为师已经有些看不透你了。”

  “历尽凡尘,得证大道,之前的圣女,都刻意强调清心寡欲,不动凡心。嫁人之后,又散了功体,也就修不成大道。可是大家都忽略了,当年佛母唐赛儿,却是已妇人之身,修成最高境界,可见,完壁之说,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你们的路,始终走错了啊。”

  越来越多的官军杀进来,白莲教高手已经处与腹背受敌的状态之中,钦差行辕里,处处撕杀,爆炸声、喊杀声,时刻不停。虽然从局面上看,白莲弟子依旧勇猛无敌,但是颓势已经很难逆转了。

  李大忠大喝一声,飞身跃上了屋顶,随手打出一大把暗器,下面却有十几名士兵用标枪朝着房顶飞掷,李大忠闪避之间,冷不防几支套索从黑暗中飞出,正中他的脖子和肩,随后发力之下,将他生生拖拽了下去。

  长枪手、大刀手们,不顾伤亡的突击,体力已经消耗过多的白莲教弟子,颓势已现。

  李福达紧盯着冷飞霜“告诉我,谁是卧底?”

  “卧底?需要么?师父啊,你们几百人马,还想要藏住行迹,不让人发现,真当我们是死的?城里有杨记,有锦衣卫,你们的一举一动,始终在我们监视之下。这个局,早就是布好的,我们付出了很大代价,但是白莲教从今天起,已经除名了。跟这个结果比起来,些许代价,已经不重要了。”

  她笑了笑“但是说到卧底,我们确实有一个,这个人,是自己找上来的,却不是我们主动找的她。飞燕师妹觉得没必要见您,大家还是不见面的为好。”

  “玉飞燕?”李福达一声咆哮,几名晋商员外虽然离的远,却只觉得心里一阵狂跳,眼前阵阵发黑,急忙有护卫把他们的耳朵堵上,可是这些护卫自己,也觉得心内难受,身体不怎么舒服。

  亲兵护卫着杨一清向后退去,这些人都是久经战阵的老手,已经注意到李福达和冷飞霜之间,形成了某种不寻常的气场。继续留在这种气场附近,对于一个文人,且是一个老者来说,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

  对于杨一清的离开,李福达并没有出手制止,在他和冷飞霜之间,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彼此牵制关系,即使是他,也不敢随意发动,这种平衡一旦被打破,很可能就要见生死。

  他看了看杨承祖“你不走?”

  “我对我的女人有信心,更对我的部下有信心。你看看,我们来了多少人,再听听外面有多少人。你觉得你还有希望碰到我?”

  冷飞霜却摇了摇头“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第三个人不要插手!如果对我有信心,就让我们,一对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