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刺杀全世界 > 0749黑楼
  “战力、战力,有了,我们带上大象的宠物去,这不就行了嘛!”候锐为难了半天,突然又脑洞大开的说道,一半是开玩笑、一半也是为了敷衍一下猿人。

  “我去!无人机不让我用,结果你要带老虎和狮子去居民区,我……”猿人这次是真的无语了,耷赖着脑袋就坐回了椅子上面,口中嘟嘟囔囔的不知在说些什么,不过总算是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了。

  于是在几分钟之后,由怀表来开车、候锐他坐副驾驶位置、大象却和一只黑豹一只老虎占据了越野车的后座,庞大的身躯几乎挤满了后座每一寸空间,这一行人就这样悄悄的离开了乌鸦山,迅速往琦玉县方向前进。

  不过候锐他们说什么都没有想到,他们乘坐的越野车刚离开乌鸦山山脚,在一片毫不起眼的杂草中间,一台兔子大小的侦查机器人忽然间升起了细长的脖子,脖子顶端的小小摄像头追踪越野车走远之后,小小的机器人这才缩回脖子,转而用身体后半部分的一小块金属板,特别是板子上的一排排的小灯,迅速有规律的闪烁起来。

  这些小灯的光亮非常有限,如果不是离近了仔细观看,一般人根本就发现不了,不过这种采用灯光编码的方式,却可以有效的避免无线信号传输,所以才能瞒过猿人的检测,并且让距离机器人数公里之外,另外一个连接着望远镜的中转机器人接收到了有人离开乌鸦山的信息。

  在这之后,候锐他们的越野车离开乌鸦山20公里范围,正路过一片树木茂盛的树丛时,车子才刚刚开过去,车轮扬起的尘土还没等落下,一截枯树干却忽然间动弹了起来,原来这是一个身上穿着伪装服,靠在树干上伪装成一个枯枝的男人。

  马上这个脸上涂抹着草绿色油彩的男人就摸出了一部卫星电话,开始压低声音的报告起来。

  仅仅这些还不算玩,大约在40多分钟之后,当候锐乘坐的野越车拐上标准公路,快速穿过一个近郊的居民区时,路边一家杂货铺的门口,一个身上穿着老样式和服、身体干干瘦瘦的老太太就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微微瞟了一眼渐行渐远的越野车,然后就不紧不慢的摸出了手机……

  除了这些身份不明的监视者,距离候锐车顶大约3公里远的高空中,一架天蓝色的中型无人机正在低速巡航,机腹部位的摄像头、时刻注视着越野车的动向。

  远在乌鸦山的地下监控中心里面,猿人他正一边盯着大屏幕、一边喃喃自语:“领导啊,我是说什么都是不放心,你们这一趟平平安安的最好,要不然就别怪我大开杀戒了,看我来一出火烧东京!”

  就是在这样危机四伏的情况下,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候锐他们乘坐的越野车终于抵达了春日部市的三丁目,眼看怀表正准备拐进街道狭窄的居民区时,沉默一路的候锐却突然间说道:“先去一趟商店街,然后在拐回来。”

  “嗨!”怀表匆匆答应之后,立刻就一转手上的方向盘。

  谁知日本的街道太过狭窄了,怀表她猛然间改变行车方向的举动,差一点导致越野车和一辆急速冲过来的家用轿车迎面相撞,多亏了怀表她临危不乱,猛地把越野车车身一摆,这才惊险至极的躲过了一劫。

  不过越野车这么剧烈的一晃,蹲在车后座上的老虎和黑豹就不满的低吼了起来,随着一股腥风、“嗷……”的示威声就迅速传进了候锐和怀表的耳朵中。

  如此近距离的和猛兽呆在一起,本身就很令人紧张,候锐和怀表肯做这样危险的举动,全部是因为对大象的信任,不过现在后面的老虎和黑豹骚动起来,候锐和怀表就马上不淡定了。

  “大象!”略显紧张的候锐赶紧叫了一声,而后面的大象已经是一手一只的开始了安抚,口中还不停的用泰语在讲述着什么,看着就好像在和两只猛**谈。

  一分钟之后,两只巨兽终于恢复了平静,一左一右的将毛茸茸的大脑袋在大象的脸颊上蹭来蹭去,这一幕真是让双眼紧盯着后视镜的候锐是佩服不已,看来大象在驯兽方面绝对是一等一的宗师。

  很快,越野车就停在了商店街一家大型礼品商店的门口,随后候锐他趴在怀表耳边迅速说了几句,怀表就迅速的下车、跑到了那家礼品商店里面。

  几分钟之后,捧着一个购物袋的怀表就返回了车上,随即越野车就再次发动,往三丁目的黑色小楼方向驶去……

  下午三点整,身穿警察制服的候锐和怀表就出现在了三丁目的街头,此刻两人就如同一般的巡警一样,速度缓慢的在街道上步行,时不时的还会和周围路人点头示意,一步一步的往社区活动中心的正门口走去。

  按理来说,晚上行动的隐秘性更好,安全程度更高,不过候锐心里面实在是着急,他已经等不到晚上了,现在距离鬼火给出的动身期限只剩下20个小时了,候锐他是一分钟时间都不想浪费,结果就冒险的白天行动起来,准备先去抵近侦察一圈。

  至于大象和他的宠物,第一是实在没有办法上街见人,估计这些行人一见到老虎那色彩斑斓的毛皮,多说都用不了半个小时,这片肯定就会挤满电视台的实况转播车。

  第二更是一个让候锐哭笑不得的理由!候锐他是想破头壳也想象不到,那只威风凛凛的黑豹居然会晕车!

  眼看那凶悍的豹脸抽抽成一团,然后还伸到大象的怀中不停的求安慰,候锐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匆匆说了一句让大象随意行动后,自己就直接和怀表换上假警服,扮作巡警的下了车。

  下午三点十分,候锐他们俩就已经站到了社区活动大楼的正门口,紧接着怀表她就率先走进了院子,而不动声色的候锐也以2-3步的距离,略略低着头就跟了上去。

  这栋纯黑色小楼,算上周边的院子围墙,占地大约有1000多平,这在寸土寸金的日本而言,已经是难得的气派场所了,而且候锐一眼扫过去,立刻就看到了院子中一些秋千、木马、沙堆、铁架塔、跷跷板等等的儿童游艺设施,以及分散在院子各处的花草树木、绿茵草地。

  随着视线的移动,再往稍远处看看,候锐又看到了黑色小楼一侧的半露天游泳池和羽毛球场,以及在这些场地上活动的人们,总之是看不到什么可疑和特殊的地方,如果非要说出一个来,那就是候锐感觉这里的监控摄像头有点多,因为跟一般大楼正门的2-3个相比,候锐刚才简单一瞧就足足找到了6个,他们监测的位置简直是包括了小楼正面每一寸的地面。

  这个时候,怀表她已经推开了小楼的正门,毫不犹豫的就走了进去,抢在候锐身前就站在了接待前台的位置处,跟一个穿着深色套装、头发高高盘起的接待员交谈起来。

  候锐他听不懂日语,所以就只好摆出一副酷酷的表情,趁怀表跟接待员交谈的机会,自己开始往四周查看;

  在这个所谓社区活动中心的大厅中,几对母子是进进出出,候锐一看那些小孩子手上的游泳圈、妈妈们手上拿着的大浴巾,候锐就猜测她们是来游泳或者游乐的,应该不是自己要寻找的人。

  视线在转,候锐一共看到了三扇门,其中一扇通向游泳池、一扇通向了羽毛球场、最后一扇却通向了楼梯间,除此之外,大厅的正前方还有一部电梯,而且不出意外的,在这四个门口上面都安装着摄像头。

  前后3-4分钟的时间,怀表就和接待员变得熟络起来,候锐看她们两个聊得热火朝天,自己就悄悄一动脚步,又从大厅中走了出来,并且沿着楼梯朝小楼的侧面绕去,准备要看看周围的情况和地形。

  不过令人大感遗憾的是,在黑楼侧面的位置,严严实实的照着一层彩钢板,完全让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按照日本国内的常识,好像这种做法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里面正在进行施工作业,禁止一切闲杂人等靠近。

  就在候锐他犹豫,要不要再凑近一点去悄悄时,怀表她已经从大厅中走了出来,站在正门的玻璃门外,还不忘跟接待员挥手示意。

  等候锐和怀表从黑楼院子中离开,一直走到3条大街之外,候锐这才主动拐进一条暗巷,同时对怀表问道:“情况怎么样?”

  “这个社区活动中心一楼主要是羽毛球馆和游泳馆,二楼是棋牌中心,三楼是大会堂,四楼是办公室和仓库,这里一直会营业到晚上六点,然后职员们会在六点三十分下班……”怀表一鼓作气的说道,可是没等她说完,立刻看到候锐他脸上表情一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