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刺杀全世界 > 1213被迫出手(爆发了,第一更!)
  在听到骨瓷这边的大吼大叫后,一开始还没有当回事的持枪看守们,终于感觉到一丝异样了,于是有两个人就主动端着AKM走了过来,一脸不耐烦表情的走向了这会儿还背对着他们的骨瓷。

  眼看持枪看守凑了上来,候锐的心也是不由自主的高悬了起来,他是真的非常担忧,骨瓷再继续发疯下去,然后就会引起军团人员的激烈反弹,搞得自己最后双手还铐在一起就被对方用AKM给打成了筛子。

  几秒钟之后,悄悄走到骨瓷身后的持枪看守,二话不说、端起AKM就狠狠一枪托砸到了骨瓷后颈处,瞬间就砸的骨瓷瘫在了地上,结果吵闹的地下室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尽管上面的人员这会儿还没有下来,但看守他们已经警觉了起来,不想让骨瓷在引起什么额外的麻烦与骚动了,于是这两个看守就干脆一人拖着骨瓷的一条腿,将她先一步拖到了地下室的门口那边去。

  不过为了方便一会上面的人押解,持枪看守他下手很有分寸,并没有打的骨瓷她彻彻底底的失去意识,因为这样她一会儿才能自己走上楼去、走进那个堆满尸体的房间,不过这些持枪看守万万没料到,就这么一个小小的疏忽却铸成了大错。

  一转眼,当两个看守把骨瓷的脚踝松开,正返身准备回到同伴的身边去时,上一秒还仿佛烂泥一般的骨瓷却突然一翻身猛地爬了起来,随后右手动作流畅的在自己小腿上划过,然后又飞快窜起身,手臂极限伸展之后,在左边持枪看守的咽喉间切过。

  “噗”的一声,看守咽喉处的鲜血足足喷溅出去一米多远,有不少温热的血点还直接落到了骨瓷那张扭曲的脸上。

  “你……”站在右边的看守一见之下大惊,马上脚步一挪、刚想要端起手上的AKM来开火,但骨瓷她已经反手将长刃匕首往回一扎,“嚓”的一下深深的叉入了右侧看守的眼眶当中,一刀干净利落的贯脑毙命。

  大家都是身处同一个空间,骨瓷她在这边动手,那不远处的其他武装看守就马上反应了过来,仅仅一个呼吸间,两支AKM瞄着骨瓷的身体就开始了扫射,于是在“突突突”的连续枪声中,地下室就不可逆转的骚动、慌乱了起来。

  因为是密闭的空间,所以AKM的扫射声显得格外响亮,而突遭巨变、完全不明白发生什么事的人质们,他们只能做出最为本能的举动,也就是奋力的往墙角挤去,生怕那些子弹会不长眼睛的打到自己的身上来。

  而趁着这股混乱劲,迅速凑到候锐身边来的湿婆神他就干脆的问道:“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动手呀!”无可奈何的候锐也不顾上其他了,既然骨瓷已经单方面挑起了战斗,那么无论结果如何,候锐感觉自己都不可能再隐藏下去了,武装看守也好、上面其他的军团成员也好,他们不可能对这些枪声全无反应,接下来继续当鸵鸟只会死的更惨。

  在地下室的另一边,用力扶住那名看守的尸体,骨瓷她连把对方眼眶中匕首拔出来的时间都没有,两个人就一起跪了下来,紧接着其他武装看守发射的子弹就接二连三的落到了骨瓷身前尸体的背上。

  已经豁出去的骨瓷是什么都不顾了,她表现悍勇的咬着牙,单手抓起死去看守的AKM突击步枪就开始对着其他看守那边还击。

  这么一来,地下室中剩下的其他三个武装看守,他们就不得不跑动、闪避了起来,非常迅速的散开,然后对孤身一人的骨瓷展开了左右包抄。

  “突突!哇!”突然间,随着骨瓷的一声闷哼,她的肩膀处就首先挨了一枪,这么一来她就不可能再扶住身前的尸体了,结果抱在一起的骨瓷和尸体就一起朝侧面倒了下来,逼得骨瓷她也只能改变了开枪射击的姿势,将身前的尸体当做一根枕木般的来使用。

  尽管是吃了亏,可是由单手改为双手端枪的骨瓷,开火间精准度大涨,回过头就先撂倒了一名武装看守,多多少少改变了一点自己的不利处境。

  然而当剩下那两个武装看守,他们也有样学样的卧倒下来,继续跟骨瓷对射缠斗时,挣脱开塑料手铐的候锐却已经冲出了挤满人质的角落,健步如飞的直奔向一个距离自己比较接近的看守。

  忽然间察觉,原来骨瓷的反抗并不是孤立事件,真相其实是在人质当中还藏有其他敌人时,那个被候锐选为目标的看守就把心一横,双手间AKM一扭就准备先解决掉身边逼近的威胁,可惜没等他开枪,候锐飞起一脚就抢先踢开了指向自己的AKM突击步枪。

  然后,候锐他前脚刚落回地面、后脚就又快又狠的朝看守的脑袋上踢去,那个看守勉强用手臂在自己脑袋前垫了一下,减轻了候锐这一脚的部分杀伤力,不过当他的身体被候锐踢实后,还是不受控制的往后方翻滚起来。

  战斗时生死只在瞬间,最后剩下的那个武装看守,当他分神注意到、自己最后的同伴完全就抵挡候锐凌厉的攻势时,他心里还在害怕,担心自己要怎么处置这个以寡敌众的恶劣局面时,骨瓷她抓住了这个机会,屏住呼吸后的一枪就打中了看守的脸颊。

  当骨瓷她那边结束战斗时,候锐的双手还死死的掐着看守的脖子,而被候锐压到身下的看守则是拼老命的去掰候锐的手腕,不过当他很快明白、自己的力量并不是候锐的对手之后,看守他就立即改变了策略;

  接下来看守他开始用一支手去推候锐的下巴、好多少缓解一下自己窒息的状况,然后将另一只手悄悄朝自己挂在腰间的一把匕首处摸去,既然拳脚不是候锐的对手,那他就想要用武器来扭转自己的败局。

  然而候锐的扭打经验也是出奇的丰富,自然不会落入看守的攻击节奏当中,当候锐他察觉看守想要拔刀的企图后,他紧紧掐着对方脖子的双手就马上松开了,左手飞快往下移、抢先一把按住了看守的匕首刀鞘,而右手就握成拳头、瞄准看守的眉骨轰了上去。

  “砰、砰、砰,嚓!”

  屏住呼吸后的两计崩拳,暴力的候锐直接就打碎了对手的眉骨,并且令其意识都不由自主的恍惚了起来,随后候锐刚感觉对方支自己下巴的那只手变得绵软无力之后,他就立刻将自己的右拳往下轰去。

  第三下崩拳是果断的击碎了了对方准备拔刀的那只手掌骨,等对方不受控制的五指松开之后,候锐他按在对方刀鞘上的那只手就反客为主的一把抽出了匕首,转而闪电般的扎进了对方看守的脖子。

  终于搞定了对方,等候锐他从看守的尸体上爬起来,扭头非常不满的朝人质那边望去,想要搞清湿婆神为什么没有跟上来帮忙时,结果候锐他却看到惊奇看到;

  在那挤满人质的墙角处居然空出了一片小小的区域,而在那片小小的区域里面,干瘦干瘦的湿婆神居然用脚踩着一个、用肘关节勒着另一个,在和候锐相同的时间里面,同时搞定了两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候锐顺手捡起看守尸体旁的AKM后,一边问、一边走向了挤满人质的墙角,吓得那些人质是不停的往后缩。

  “应该是军团的人,你刚冲出去他们就拔出了手枪。”终于松开肘关节处挂着的尸体之后,湿婆神先弯腰捡起了地上的一支手枪,匆忙别到自己后腰处,紧跟着又伸手接住了候锐抛过来的AKM。

  当候锐和湿婆神说话时,屁颠屁颠的骨瓷她也凑了过来,同时手上还拎着从其他武装看守尸体那收集回来的AKM,一脸兴奋表情的问道:“接下来咱们是不是分头行动,那我去寻找地下设施的入口吧,你们去找背包吧。”

  “啪……!”谁知沉默不语的候锐一伸手,先从骨瓷手上接过一支AKM突击步枪后,接着身体猛地一摆、一个耳光就狠狠的甩到了骨瓷的脸上,巨大的力道打的骨瓷都跟着旋转了一圈,身体不等跌倒脸颊就飞快的苍肿了起来。

  “野狗你……”表情呆滞、或者应该说有些难以置信的骨瓷她捂着自己的脸,坐在地上仰望着候锐,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挨打。

  “记住……下次你在自作主张,那我就亲手干掉你。”恶狠狠的说完,然后又补瞪了骨瓷一眼,候锐他这才把头扭向了湿婆神,口中急促的说道:“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军团的人马上就会出现,我去楼上找背包、你和骨瓷寻找入口,咱们5分钟之后见。”

  “你一个人可以吗?同时要对付军团的成员还要寻找背包?”湿婆神有点担忧的问,因为一直被困在地下室里面,几人对上面的情况都是两眼一抹黑,天知道出去找包会遇到些什么危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