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红颜三千 > 第644章 局势复杂
  独孤媚儿笑了,笑的很是讽刺,只不过透过帷帐看,讽刺变幻成了妩媚,皇帝看的欣喜,笑的更加放肆。

  皇帝是真心想把那些手段用在独孤媚儿身上,登上皇位的这些年,他一天痛快日子都没过过,皇城对他来说,就是一座华丽的牢狱。

  “月娥。”

  “婢子在。”

  “本宫见陛下并未满足,让新晋的妃子们好好侍候一下皇帝。”

  “喏。”月娥点头应了,看了一眼身后的女卫,女卫会意让开,露出站在她们身后的人来。

  皇帝已经察觉出不对,转头朝月娥方向看去,待看清站在女卫身后的人后,脸色顿时垮了下来,五官渐渐扭曲到了一起。

  “你们三个,还不来侍寝?”

  三个容貌丑陋,体态臃肿的女子战战兢兢的走上前,在月娥冰冷的注视下,来到了龙榻前。

  “陛下!臣妾等奉..奉皇后娘娘,前来侍寝..”

  皇帝支棱坐起,瞪大眼睛,目光愤怒的看向帷帐。

  “媚儿!你想干什么?!”

  “让新晋的妃子侍寝陛下而已,陛下用得着这样大惊小怪么?”独孤媚儿一脸玩味的说道。

  三个丑妃子已经爬上了龙榻,皇帝认出了其中之一正是两个月前,玷污自己的宫娥。

  “滚开!都给朕滚开!”

  皇帝愤怒的咆哮,胡乱抽打,可在三个膀大腰圆的妃子面前,脆弱的如同一只小鸡仔,几句话的功夫就被三个妃子控制住了。

  “媚儿!是不是哪里弄错了!误会了!”皇帝看向独孤媚儿,服软求饶道,他刚刚确实有些得意忘形了,不该挑衅独孤媚儿的。

  “你们三个,好好侍奉陛下。”独孤媚儿冷哼一声,起身离开了皇帝寝宫。

  月娥看了一眼龙榻,吩咐女卫道。

  “你们守在这里,照看好陛下。”

  皇帝被扑倒在床上,死命挣扎,嚎叫着。

  “媚儿!媚儿!是朕错了!是朕错了!就饶了朕这一次吧!朕以后不跟你开玩笑了!”

  独孤媚儿正在下台阶,听到了寝宫内皇帝凄厉的求饶声,脸上露出不屑跟厌恶。

  “啊!你们滚开!滚开啊!”

  高季守在门口,有心替皇帝求情,但在和月娥对视了目光后,嘴巴里就像是灌了胶,无论怎么使劲都张不开嘴。

  宫门缓缓关闭,女卫守在门前,皇帝杀猪般的叫声在寝宫内回响不绝,守在宫外的高季也能听得清清楚楚,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内衣已经被汗水浸湿。

  ..

  回到椒房殿后,独孤媚儿的神情发生了变化,同样的事情带入不同的人,就能得到不同的感觉。

  皇帝在龙榻上做的那些,独孤媚儿看了只觉得厌恶至极,可是将王彦替换了皇帝,感觉顿时就不一样了。

  独孤媚儿脸色渐红,眉宇间凝着一抹纠结。

  回到石室,独孤媚儿主动投怀,一番云雨过后,独孤媚儿伏在王彦怀中,打量着王彦的神情。

  四目相对,独孤媚儿露出一抹羞怯,王彦淡淡一笑,搂紧了她,享受激情过后的美好温存。

  每天的节奏几乎都是固定的,时间还早,王彦等着独孤媚儿恢复些体力后再次耕耘。

  两个月,六十余天,日日笙歌,已经将王彦的激情消磨殆尽,王彦有些倦了,但每当倦意升起时,王彦总是迅速将其掐灭,独孤媚儿已经做了她能做的极致,在凤榻上,她任由王彦索取。

  距离百日之约还有月余,王彦只想在这段时间里,给她留下美好的回忆,至于子嗣,王彦本就觉得没什么可能,当初自己和贺雨珊奋斗了半年,不也一点动静都没有么。

  王彦自觉把情绪隐藏的很深,独孤媚儿发现不了,殊不知,独孤媚儿已经从他那里感受到了很多东西,女人判断一件事时,除了观察,更多是感觉,女人的直觉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东西。

  ..

  公主府,内书房。

  剑奴正在口述宫中传出的密报。

  “公主,陛下被皇后命人侮辱,想必是不会然陛下做那些事情羞辱她。”

  “若是她做了,我才要好奇。”若曦公主微微一笑,笑了一会,笑容渐渐淡去。“独孤煌那边有何动静,皇后可有给她答复?”

  “独孤府中尚未有消息传回,皇后跟独孤煌的关系,尚不清楚。”剑奴如实回答道。“不过婢子觉得,皇后跟独孤煌结成联盟的可能性不大,独孤煌跟皇后虽是父女关系,但他做了那么多对不起皇后的事情,数次甚至要取皇后的性命,这个仇怨,想必不会轻易化解。”

  “你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在利益面前,那些仇怨算什么?如今独孤煌元气大伤,独孤媚儿虽然占据皇城,但她的势力毕竟还是弱小,如果她想要更大的权利,跟独孤煌合作,未必不是一件坏事。”若曦公主把玩着一根玉簪,轻声说道。

  “北方突厥蠢蠢欲动,白莲教频频现身鼓动百姓,其中便有独孤煌的影子,独孤煌为了消耗天策府军已经开始越过底线了,让你搜集的证据搜集的如何了。”

  “公主,婢子无能,尚未进展。”

  “这不怪你,独孤煌老奸巨猾,还有为他出谋划策之人,你多派人,盯紧他,定有他路出马脚的时候。”

  剑奴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公主,荆州那边传来消息,白宫甲率一千人去了忻州,如今驻扎在梁山城中。”

  若曦公主眉头微皱,白宫莎做事绝不会无的放矢,她派人前往忻州,定是有事发生,亦或者她在表达什么事情,但王彦没有亲自去,这有些奇怪,王彦已经在白宫府邸中呆了两月,直到现在都没弄清白宫莎究竟让他办什么事,至于跟皇后有没有联系,尚未知晓。

  “派人,盯紧白宫家,风吹草动,及时上报。”若曦公主神情严肃道。

  “喏。”

  ..

  一连三日,独孤媚儿的异样就表现在脸上,明显是有心事,在纠结些什么。

  早朝结束,独孤媚儿回到石室,投进王彦怀中,这次,王彦并不急着抱她上床,而是松开她关切问道。

  “媚儿,最近可是有什么烦心事?告诉我,我来为你解决。”

  独孤媚儿看着王彦的眼睛,脸色渐渐变红,神情羞怯,眼中凝起一层雾气,半晌,别过头,身子轻轻颤抖起来。

  王彦以为独孤媚儿身体不适,把手贴在独孤媚儿的额头上感受温度,温度确实有些高。

  “不舒服么?那这几日就好好休息吧。”

  独孤媚儿转过头,再次迎上王彦的目光,轻轻的摇了摇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