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四十章 冷战
  两个人大段有些散文意蕴的对话,让附近的人都不由自主的竖起了耳朵用心倾听,当然这些人大多数只是凑热闹,或者想听看看这个大热天还穿着西装装b的小帅哥在说些什么,至于成默属于附带被关注的。

  等成默说完了一段内涵深刻,腔调十足的话,大多数人并没有什么认同感,只是感觉“实在太装了”,动不动就说么“感性”啊!“科学”啊!“人类”啊!“理性”啊!“希望!”啊这种浮夸的字眼,至于成默表达的是什么思想,这其中的深层次含义,没有人在乎,更不会去揣摩

  谁会思考一个小屁孩在理发店的大放厥词啊?

  帮成默剪头发的理发师感觉到了周围聚焦过来的视线和窃窃私语有些懵比,差点一剪刀把成默的头发剪了个缺,只能放慢速度,心道:“这两装逼犯搁这里瞎扯些啥呢?”

  至于付远卓和颜亦童表情则有些惊讶,他们是在没有料到两个平时都不怎么多话的人,居然会一开始就像认识了很久的人一样,放开了说了这么多的话。

  不过两个当事人都没有在意周遭各种意味的视线。

  “虚假的安慰?喔!”颜复宁微笑了一下,这个微笑十分的标准,就像是日夲职业式的微笑,礼节而周道,他低头瞥了一眼成默的侧脸,透明的朔料围裙上铺满了被剪碎的头发,两只修长的手规整的放在扶手上面,“还真是不错的说法,就像那些粉饰仁义道德的历史,就像那些随意颂扬胜者的历史,就像那些把历史细节不断简化,不断片面化,然后把庞大的历史死亡蠕虫塞进几本名为历史的书籍里,用简单的逻辑和一小堆挑出来的人物和事件,覆盖掉的浓缩历史”

  “你看,绝大多数人就是这样自我安慰的,看这种垃圾,我觉得还不如在网上下几部小电影看,虽然也提高不了知识水平,但至少它能真正的自我安慰,还能提高姿势水平”颜复宁表情很平淡,但语气中却有含而不露的嘲讽,至于小电影这种事情从别人嘴里讲出去或许会叫人反感,但从他嘴里说出来,自然而然的就像是在讨论文艺片。

  这就是长的帅还穿着正装的附加光环,总而言之,要成默说的话中提到小电影,那就一定会被贴上宅男的标签;如果是颜复宁在说,那一定是在嘲讽宅男。

  成默有些奇怪颜亦童的哥哥为什么一来就对他说这么多话,甚至语气中还隐藏着一丝敌意,他并不知道虽然他不认识颜复宁,可颜复宁已经对他熟悉的不能更熟悉了。

  让任何人连续几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观察另一个人的生活,不论是谁都会丢失距离感,尤其是在偷窥别人的私生活的时候。

  当然颜复宁并不是普通人,他17岁就进入了帝国理工读研,攀登数学高峰,师从沃尔夫奖获得者埃利亚斯·施泰因,被誉为第二个陶哲轩的21岁天才,就在这个暑假,获得了帝国理工的硕士学位。

  按道理来说他早该能读完博士,但是他的兴趣实在太广泛,除了数学,他同时还读了经济学硕士,因此他拿到的是双硕士学位。

  像颜复宁这种思维数据化的人,自然不会因为监视了成默几天就失去了距离感,觉得和成默是熟人了,更不会因为他是妹妹的同学另眼相看,而是他实在有些好奇,成默是如何在k20上逃脱的,另外,他还得阻止这个极度危险的男人接近他的妹妹。

  语言就是颜复宁窥探成默的望远镜。

  假设换一个时间点成默也许不会让自己和颜复宁进入太过深层次的交流,但今天对成默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并且他也经常听付远卓和颜亦童聊起这个“天才哥哥”,他对颜复宁多多少少也是有些好奇的,毕竟长雅没有一个真正超凡脱俗的天才。

  因此就算颜复宁的语言进攻性很强,成默也没有放在心上,智商上的差距有些时候是无法弥补的,因此对智慧必须保持敬畏,成默深刻的懂得这个道理。

  于是成默认真的回答道:“我认为历史是一个玄妙的东西,即便我们身处某一个时代,也未必能看清楚历史背后的真相,就像我们站在瓢泼的大雨之中,也很难握住几滴雨水,在海量的细节之中,就算那些历史事件的文件,那些当事人就站在你面前,我们也不能笃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这并不能否定那些伟大的历史学家苦心解读和还原那些隐秘的意义而对于我们这些阅读者来说,当你发掘到历史背后的洞见,就能够增加在无情历史洪流中的生存机率”

  “是吗?你认为人类或者个人能从历史中汲取经验教训?那我想请教一下你历史的洞见,是如何在关键时刻给了你一个机会逃避死神的惩罚的?”

  颜复宁依旧在镜子里微笑,英俊帅气的脸上配上那付金丝眼镜,让他显得儒雅又文静,像是一种高明的伪装,又像是天生的保护色,莫名的成默就想起了李济廷,颜复宁的笑不如李济廷的频繁,李济廷无时不刻不在笑,但两个人的笑容给他的感觉却很类似,也许李济廷的笑容更加自然,更加容易让人相信和放下戒心。

  但颜复宁明显没有李济廷的段位那么高。

  可不管颜复宁的表情如何,语气如何,这个问题都有些突兀,站在颜复宁身边的颜亦童没有料到哥哥刚接触成默,就一反常态的和成默讨论一些他从来不会和自己以及付远卓讨论的问题。

  有些尴尬的扯了扯颜复宁的袖子,低声说道:“哥!你先让成默剪头发好不好?这么多人看着的呢!”

  颜复宁看都没有看周围那些人,只是微笑着瞥了颜亦童一眼,“哦!这有什么关系?看着就看着呗!我和成默有没有讨论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莫非一定要谈论时下比较热门的话题才算正常么?”

  颜亦童并不是害怕围观,对于被围观这件事,两兄妹出奇的都没什么羞耻感,她只是担心成默介意。

  就在颜亦童不知道如何说服哥哥别刁难成默的时候,颜复宁伸手点了点成默说道:“我认为你一定不会喜欢和别人谈论什么谁谁又演了新电影,最新的综艺节目谁和谁又在撕逼,哪里的店铺上了新款好看不好看,a同学和b同学好像在谈恋爱,这些八卦话题也许我们应该聊聊华美贸易战,聊聊髙利改革当然我觉得这些还是太浅显,太无趣了一些,我们应该深入去聊全球化危机以及民粹思潮的兴起,可以深刻剖析一下自由贸易就是富国的伪善”

  成默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这些东西我都没有深刻的研究过,恐怕说不出什么有新意的东西。”

  颜复宁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那可真是太遗憾了,我还以为你多少应该了解一些,毕竟你刚才说人类能从历史中汲取教训全球化走向当下这种困境,不就是历史在重演?你应该清楚全球化伊始,西方国家在九十年代初曾经是非常乐观的,比如福山就慷慨激昂的讲过‘历史的终结’。”

  “民主阵营不仅赢得了一战、二战,接着又推倒了柏林墙,拖垮了苏联,再一次赢得了冷战,所有的西方国家都认为自己赢得了最终的胜利但在今天,他们似乎又从极度的乐观,变成了深度的悲观,你看,是不是历史又一次重演了”

  “就如同1918年一战刚结束,全世界人民都欢欣鼓舞,包括我们华夏人,随着几大帝国纷纷解体,整个欧洲地区出现了大片宪政民主国家,但到了三十年代,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成为了失败案例,不是像沙俄那样变为左派极权国家,就是像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匈牙利那样变成右派极权国家,于是二战爆发了”

  “然后再看看现在,比如2010年爆发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原来大家认为那是阿拉伯国家实现民主的大潮,实际上演变为一场原教旨主义的大潮,成了‘阿拉伯之冬’;比如2010年前后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比如2008年的全球经济危机西方国家的贫富差距在重新加剧,极权国家越来越多嘿!历史这玩意,从来没有人能从中汲取教训。”

  成默沉默了片刻说道:“我知道你的观点是基于皮凯蒂的《21世纪资本论》,这本书的描述主要依据大量统计数据,我觉得完全是有道理的。但是他要证明两千年以来都是这个样子,那实际上没有任何根据。因为要找到两千年以来的统计数据是完全不可能的。这可以说就是一个假定。我认为,他的这个解释显然是不行的。他的这个解释就等于说,以前的平等或者说是和平,纯粹就是因为经济高增长造成的暂时性现象。但是高增长是奇迹,而奇迹是不能持久的,等高增长结束,重新回归战乱那么这个问题就是解决不了但其实经济高增长也不见得一定会带来平等,这个问题也不断的在有经济学家在指出,比如英裔韩国人张夏准所写的《自由贸易的迷失与资本主义的秘史》就分析了全球化看似对所有国家都有利,实际是在加剧不平等”

  “嗯!我知道,在这本书的第137页他写到:富国、强者宣称世界这个大竞技场是平坦的,所以,所有人应该平等竞技方显公平。但是不对,竞技场虽然是平的,但上场的选手之间是不平等的,重量级选手和轻量级选手同场竞技,本身就是不公平的。在鸡蛋和石头之间,要毫不犹豫地站在鸡蛋一边,才是经济学的道德所在”顿了一下,颜复宁看着镜子里的成默说道:“可是,真要有道德存在的话,这个世界早就实现munism了。”

  “我也知道第137页就是这本书的结尾,道德存在不存在我不清楚,但我认为经济学需要计算公平的科学态度就像历史一样,站在弱者的角度才能更加的理性。这就是我说历史书能提高我们生存几率的原因,因为总有伟大的历史学家在不停的见证历史的残酷,然后研究世界的命运比如理查德·霍夫施塔特、比如孔飞力,比如柯文,比如肖邦奇历史是最残酷的考官,总会在命运的节点给人给人以抉择,在大时代中,判断失误者将会受到命运无情的惩罚。这些考题曾经包括:民国期间是从蓝还是从红?1949是留下还是出去?1979是复习高考还是南下深圳?1990年代是主动下海还是等待下岗”

  颜复宁点头称:“这几个历史学家,确实比较靠谱,其中专门研究汉学的西方学者,用一生的精力和智力去探索华夏的历史与现实,像孔飞力深入最偏远贫苦的农村生活调查多年,甚至熟练掌握了满语,非常值得敬佩可很多人的书籍甚至都不能在我国出版”

  两个人在侃侃而谈,周围的人从开始的冷眼看你装逼,到现在的一脸不明觉厉。

  颜亦童看着哥哥和成默相谈甚欢的样子,忍不住神采飞扬,至于付远卓则露出了苦瓜脸,自言自语的说道:“能不能说点我们能听的懂的?”

  颜亦童甩了付远卓一记卫生眼,“怎么听不懂了?又不是在说英语!”

  “是!是!是!说的好像你听的懂一样,和天才,尤其是两个天才在一起实在太可悲了感觉自己像智障一样。”付远卓无奈的说道。

  这时理发师已经跟成默剪好了头发,成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准备去冲水,两个人的对话也因此戛然而止。

  颜复宁偏头看着付远卓说道:“这个没什么了不起的,你要静下心来在图书馆里泡大半年,也能高谈阔论拿别人的观点来讨论没什么难度,难的是提出自己的观点,创造自己的学说。”

  付远卓苦笑道:“宁哥,你不要用你的‘没什么了不起’来作为我们的要求,你的没什么了不起对我们而言已经很了不起了。”

  “你缺少的只是耐性和兴趣而已,不过说实话,这些东西你明白不明白,学习不学习,无关紧要没必要强迫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情,你这种天生就自由的人,只要找到活着的乐趣就足够了。”颜复宁看着成默的背影轻轻的说道。

  颜亦童则得意洋洋的说道:“哥,我说过你一定会和他投缘吧!”

  颜复宁淡淡的笑了笑,说道:“是挺有趣的”

  三个人闲谈着等成默冲水回来,发型师给成默吹了一个很日系的蓬松发型,不像开始那么乱糟糟的立在脑袋上,顿时成默的颜值就有了很大的提升,然而悲剧的是站在付远卓和颜复宁一旁还是普通到不能更普通的人。

  颜亦童打了电话给冯茜茜,约了晚上去红楼吃饭,但此时去时间还稍嫌有些早,四个人便在乐活城的星巴克坐着喝了杯咖啡,两个偶像男团成员自然是又吸引了无数妹子的目光,待到阳光偏西便向着红楼前进。

  成默坐副驾驶,颜复宁和颜亦童坐后座,从理发店出来成默和颜复宁便没有继续讨论比较学术的问题,大都是在聊一些比较学习和生活中的琐碎事情,大部分时间都是颜亦童和付远卓在说,成默和颜复宁在听。

  比如六一儿童节的聚会,成默在杀人游戏中惊世骇俗的表演,又比如期末考试中成默和杜冷的龙争虎斗,虽说有些事情颜复宁已经听颜亦童说过,但经历过k20的事情,今天再听,看法和感受就完全不同了,因此颜复宁听的像是津津有味的样子,偶尔还会提出一些问题询问成默。

  例如:“你是不是很懂心理学?读过哪些心理学的书?”

  这话题中谢旻韫也乱入了几回,可时常作为话题男主角出现的成默并没有说什么,像颜亦童说的故事与他无关一样。知道谢旻韫和成默有什么的颜复宁也没有说什么,像是完全不知情一样。

  但颜复宁似乎已经get到了成默能够从k20突出重围的关键技能心理学。

  没错,小丑西斯就是典型的“反社会性人格”。

  而他也是。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