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示幻想 > 275.斩断锁链之刃3
  只是一刻,丁冬向前进攻的器具便周碧坠的飞扇击倒,扇子转了一圈回到她的手中。周碧坠又急速突进,将巨大化的扇子狠狠砸在前锋胡珂身上,胡珂发出一声闷哼。除了艾莉没有移动,其他人也纷纷加入战局。

  在这一方向,只有丁冬还自如站立着。

  因为本应该呆在最后的协同使艾莉首先向着这个方向突进过来。

  “本来护壁设置成功的刹那,我还有点吃惊,我以为你们会在我设置护壁的途中偷袭呢,有一刹那,我以为我判断错了你,丁冬……不过,钥匙的诡计,倒是真没有想到。”

  “你早知道我们会偷袭……就在你和我说话的时候么?”丁冬看着走到她身前三四步距离的艾莉。

  “不完全。毕竟你们两次袭击我却都不知为何退却,我想第五殿是要避免正面的冲突吧?若是不正面冲突,那就只有偷袭而已了。而你——丁冬——而你说的话,让我坚定了这样的想法,你们当然知道我们会警惕偷袭,而千方百计的引导我们以为是‘副殿主’偷袭,恐怕最终是相反的结果……你们要偷袭才对。”艾莉盯着她看。

  “也许……你没有想过,我说的是真话吗。基于对你的情谊。”丁冬一步不退的直面着艾莉。

  “那样就不是丁冬你了,不是吗?你不是,会背叛第五殿的人。”

  丁冬苦笑了下。

  “而且,我有证据。一是胡珂故意在灯光下‘养伤’太过不自然,仿佛刻意暗示我们后方偷袭路线无人可继;二是,……你踩到碎瓷片和碎玻璃的前行的声音。”

  丁冬心中漏了一拍,那些所谓布置成激烈打斗的“善意”,其实从某种程度上看也是艾莉布下的测谎仪,是她太大意了。

  艾莉早与影灯众人说过‘旧友不可信’这样的暗语,特意用了这个称呼,便是暗示众人这个意思。

  在艾莉再次走近时,丁冬已经拿出了自己的金属球重新熔铸的双剑。艾莉也在同时将枪口对准了丁冬,因为距离非常近,可以说是发射便会伤及双方的情况。

  丁冬多少因为突然被黑洞洞的枪口指向而愣了一下,在这一瞬间,艾莉却突然直接的举起巨大的枪体,直接的砸向丁冬的身体。丁冬虽然反应过来,想要同时攻击,但还是被艾莉这样突然的、超出了通常预计的攻击所击中,一阵头晕。

  然后艾莉直接扔掉了笨重的武器,直接将丁冬按倒在墙上。

  这是一个对艾莉非常不利的动作,因为丁冬是可以生产武器的人。

  但是丁冬却露出了极度讶异的表情。

  “什……!?”

  “真正的钥匙……”艾莉轻声道,她在丁冬还未完全恢复状态时,用手扯下了她系在腰上、挂在一个大钥匙扣上的饰物,其中之一是个防御护壁的魔力球,另外则是一串钥匙。

  丁冬几乎是片刻便想要将艾莉反身扑倒,她的身高、体能都理应比艾莉强得多,可就在这刹那,在远处的周碧坠支援了艾莉,将一把扇子旋转着扔向丁冬,将她撞到在墙壁上。

  “唔……这不是……”

  丁冬皱着眉头道。

  “要在钥匙房打斗,就不得不考虑钥匙被打乱的情况,因此真正的钥匙替换后可能不在钥匙房,……再加上你们偷袭完我们需要和副殿主汇合,需要马上有钥匙,所以,来偷袭的人中后方施法者持有钥匙的可能性很高,而你……在刚才遇到我的时候,一紧张就开始摸腰部的钥匙,……人若紧张焦虑,就会有下意识的防御动作,而你下意识所做的就是‘确定真钥匙还在’这样的自我安慰动作。……虽然方才我没想到是钥匙的诡计,但确定了后,……你百分之九十以上就是钥匙的持有者。”

  丁冬的双目先是瞪大,后是闭合了上。

  “住手吧,艾莉。”

  “抱歉,我不会伤你性命,但这是赌上我母亲名誉,我和我妹妹一切的一战——!”

  丁冬的神色变换,一滴泪水从她脸上流下。

  “艾莉。我会记住……”

  “即使记恨也无妨。”

  丁冬摇了摇头。

  “我会记住你的荣耀和心情!你确实并未忘记我们共同生活的日子,我也一样……你的努力、聪慧和名誉,就算只有我,也会替你记得。”

  “……你……你说什么?”

  丁冬直视着艾莉的眼睛:“除了投降于影灯那句话之外,我说的并不是假话。……你们大意了。”

  艾莉睁大了眼睛,她片刻明白了丁冬所言之话。

  但已经太晚,因为枪声响起,毫无防备的艾莉先是左臂中了一枪,然后感觉到身后有强烈的魔力波动传来。

  副殿主的确在等着偷袭他们,从门后。而这个时机,就是丁冬他们偷袭后的片刻。若是丁冬等人偷袭成功,副殿主就上来最后一击,若是不成功,在影灯反扑的时候,他们就将后背露给了大门——露给了副殿主二人。

  这的确是个心理战术。

  这是个双重的心理战,不能两边都看破就会失败。甚至艾莉看破了丁冬拿着真钥匙,都很可能没有超出制定计谋之人的预计。

  “艾莉!小心!”

  艾莉在感觉自己撞倒地面,和伤口传来的几乎难以抑制的疼痛之前,只听到了周碧坠这声焦急的呼唤。

  冰冷的地面对准额头。艾莉疼得几乎泪流。但她听见了背后枪击的声音,和念咒的声音,不知是对准她还是谁……如果再受到一击的话,她一定承受不住吧。

  在审判命运的时刻,艾莉忽而想到了很多。

  父亲、母亲。

  他们也是在第五殿攻击或囚禁中死去的人,是否死后会来找寻自己呢,或许,此时他们正在接引自己吧。

  妹妹科莉尔。

  今天刚好是她的哥哥,自己和她实际上的表兄斩雷和镜月族皇订婚的日子,她,现在一定正在开心的于镜月族皇的宴请上玩乐吧。对不起……姐姐也许不能陪你一同看到我们混血儿扬眉吐气的一天了,甚至还利用了你的嫂子的宴会。如果可以,希望以后能更多……更多守护你。

  碧姿家。

  虽然我很讨厌你们,可是,请务必给妹妹一个幸福的家庭。因为,我已经给不了……真希望妹妹忘记我所说的一切呢。

  星彩。

  听到我阵亡的话,一定会伤心吧。但是,别放弃你一直想追寻的幸福啊。虽不敢保证你一定能打败可儿,但你绝对值得幸福的结局的。如果我在天有灵肯定要帮你一把的。

  “……呜……呵……”

  艾莉露出了苦笑。竟然会想到灵魂的事情。是啊,异大陆的人和这边不同,都笃信死后的世界,艾莉在异大陆成长,自然也受了不少影响。

  最后出现在脑海里的竟然是那片广阔、荒凉但坚强的大陆给自己的印记。

  但艾莉不后悔拿自己的生命和安稳的生活去拼一个未来。

  她相信即使她死去,影灯的人也能最终夺下第五殿。

  对不对,……爸爸?

  对不对。

  艾莉最后想到的是自己的养父,和自己真正的母亲茉莉曾经有过一段感情经历的艾薇瑞鑫。哪怕是总长事物繁忙,也对自己精心照顾,还将自己教育成了出色的孩子,和母亲一样成为了以智取胜的人。

  眼前突然回想起父亲曾为了自己的养育问题拒绝了对他有好感的周碧坠的时候,她躲在一边暗暗听着,心里的震撼和感动。记得他劝自己认回碧姿家时的关怀,和自己拒绝后的纵容,哪怕是让影灯因此失去了可能的盟友。桌上的他亲自削好的苹果,他为自己摆在窗前的真正亲生父母的照片,还有无论何时都可以依靠的臂膀。

  爸爸……此时……你怎样呢。

  艾莉勉强撑起自己的身子,向周围看去。

  在艾莉的视线之内,周碧坠踉跄着后退,她的右手被克里副殿主的枪击中,已然不能拿起扇子。而另外两位同伴则已经倒下。

  但是艾莉却在这样的败局中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她看到了敞开的天台大门,看到了有些处于落败的艾薇瑞鑫,傅繁英殿主的凶猛追击。

  她……并未被击中腿部,还可以勉强跑动。

  天台的真正钥匙,和丁冬准备的防御球在自己手上。

  还有机会,还有机会能帮助爸爸。还有机会能逃掉——!

  “副殿主,虽然艾莉……但还请放过她一条生路吧。”

  艾莉听见了丁冬的声音。

  “哎。若是她肯投降的话……毕竟也是,我曾教导过的孩子呢。”这是一向温柔的艾玫晓副殿主的话。

  “可惜,艾莉不是个会投降的人……况且……不认为留她一命会让她改过呢。”这是一向严肃的克里副殿主的话。

  “不管怎样,我还是给她必要的医治吧。毕竟,这里都是孩子们呢。”艾玫晓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冷漠。她想要放过艾莉的原因,更多是不愿意让丁冬和胡珂两位肯定会留殿的神侍留下不好的记忆。

  艾莉模糊的视线中感到了艾玫晓副殿主走过来,查看她的伤势的行为。

  就是现在——!

  艾莉用了最大的力气起身,向着天台门口冲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