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侣情侠传 > 谁主沉浮(22)
  张少英身边仅三卫可用,又不愿向妻子求助,这吃软饭的男人,逍遥城虽从来不说,他却难以承受。或许他愿意承受,男子汉大丈夫却得有多担当。当下张少英去找慕秋白,慕秋白只说了句,:“作为朋友,这是我帮你做的第一件事,三十万两黄金必定是你的,代价也会很昂贵。”张少英想了想,说道:“正因为它昂贵,这样的代价才值得。”

  当下慕秋白叫了骆玉昇,夏离渊,路芊红,梁圣尊,龙隐五人。除了龙隐这几人张少英都不熟悉,但四人气定神闲,武功恐怕较之花妃臣钟更高。一行骑马出了逍遥城,张少英突然不知道该向那里去找唐玉。慕秋白一言未语,当先领路,张少英突然发觉自己似是又中了别人的圈套。然而慕秋白直言交他这个朋友,尽管张少英都无法去相信,但对于慕秋白这样的男人,他还是选择了信任。一行向东面疾奔,到了鄮城,接到了冥网的讯息,当下又向杭州赶去。

  虽然不到一天,但三十万两的黄金已经令整个武林疯狂了。四美婢护着唐玉一路向南疾奔,追赶截击的人越来越多,两浙的门派唐玉都一清二楚,尽管他现在离死亡很近,但这样的决定却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意。再也没有朝廷的束缚,没有心灵的束缚,他可以完全的放开手脚。四面来的人越来愈多,唐玉在四美婢的护卫下拼命的逃。即便是在快速的奔行之中,唐玉亦将身后的人瞧了个遍,剑湖派掌门也古风,茅山派掌教辛威道长,扬州郎家郎雄信,雪花门令狐佳。是这群人里的几个大门派。不过一日的时辰便有如此众多的门派赶来,这样的速度连朝廷的急脚递亦不如。唐玉示意四美婢停下来,四女哪里肯依,唐玉劝道:“逃到这时候便差不多了,他们只是来凑热闹的,停下来。”最后这三个字便是命令的语气。四女不敢懈怠,只得停了下来。

  后面追的人都莫名其妙,不知唐玉为何停了下来。当下都在数丈外停了驻足,唐玉看向了人群中的扬州丐帮副帮主吴画,问道:“你也是来杀我的?”扬州乃天下富庶之地,一帮副主自不是庸碌之辈。吴画瞧了瞧周围的各大门派,壮着胆气说道:“是又怎样?”唐玉叹道:“即使我虎落平阳,你们亦拿不到这些钱。”唐玉所言,在场诸众何尝不懂。南门为朝廷驱下。即便杀了唐玉,恐怕亦遭到朝廷的报复。由且武林盟已开始拜名造册,两浙虽多年为逍遥城把持。但花易玄是否也遵循陈坦秋不侵入两浙的先循却得斟酌,否则又何以将武林正宫选在庐山附近。当年在京兆是为了党项人,如今建在仙侠山除了逍遥城亦看不到别的。是敌是友,无论是否,身在江湖,总要为自己留条后路。这才是适者生存。

  剑湖派掌门也古风说道:“我等是前来凑热闹,绝无冒犯之意。”唐玉说道:“见钱眼开。像我这麽值钱的人,也是第一遭了。”也古风应道:“代价与价值都是昂贵的。”看到也古风的睿智,唐玉不禁想起了陈坦秋。这样的人物他竟是羡慕,亦是引为前荐的。陈坦秋给这个江湖的不仅是真理和正义,还给了那些不尊人伦的江湖人一个在人伦之下生存,心安理得的精神慰藉。唐玉微微一笑。身旁的春兰娇身闪出,攻向也古风。诸众都没想到唐玉在逃跑之际还敢如此大胆,还未反应过来,春兰已将吴画掳了过去。这一下实在太快,攻击也古风是假。抓吴画才是真。人群中不乏高手,但没有人出手,因为他们都是聪明人。便像也古风说的,他们的确是来瞧热闹的。这样的赏金,最后只有一个主人,但绝对不会是他们。

  没有人去救吴画,凭刚刚那美婢的身手,没有人愿意冒险。武林盟一散,人心也散了,尽管武林盟重建,但人心凝聚,这尚需些时日。倒是跟着吴画的几名弟子上前来营救,夏荷与冬梅闪身上前,妙姿翻飞,十七名丐帮首席弟子皆被戮。二女娇柔的身姿实是诱人,却又慑服二女的狠辣,不敢小觑。春兰都没有点吴画的穴道,吴画却吓呆了。平日高高在上,面临死亡的时候,他只有恐惧。唐玉缓缓的伸出手,吴画大叫一声,春兰却点了吴画的穴道。眼见唐玉缓缓伸出手掐着他的脖子,吴画正想向人群求救,春兰又点头了他的哑穴。眼见自己离死亡越来越近,吴画极力挣扎,唐玉的手越来越紧,吴画终于忍禁不住,强行冲开穴道,仓狼前行,却叫不出声来,走出几步便颓然倒地,一命呜呼。

  人群都倒吸凉气,忍不住向后退去。这样看似平常的手段,却比直接的杀戮更震慑人心。然而江湖同道,本该团结互助,但这时因为三十万两黄金,这是不合朝廷律法的,这是黑买卖,团结互助也就无所作用了,他们也能心安理得不去援救,任由一帮副帮主被迫身亡。然而这样的死法实在太过窝囊,也让人提不起援救之心。但在人前任由一帮副主被杀,脸面上又如何站得住。唐玉接过手帕擦了擦手,春兰随手拍倒了一棵碗大的松树,解下短剑将树枝消散,唐玉便坐了上去,显是不打算走了。

  唐玉身为南门一主,究竟武功有多高深没人知道。然而这四个婢女的功力着实令人忌惮,这些来的帮派,剑湖派,茅山派,扬州郎家,雪花门,都是一方霸主,在武林盟时极受陈坦秋重视,是以这些人都知晓利害,他们再谗眼亦是徒劳,因为在他们之上还有武道七宗。剩下的这些门派虽非小门小派,但大多被三十万两黄金冲昏了头脑,均意欲合力围歼,尤其是对方只有五人。在这门派之外,要以威望便以东海飞云岛岛主全至升为高了,此次来的门派足有三十余派,能在如此短的时辰内便能得到这些讯息,均不可小窥。见唐玉不走,群雄又无人敢动,全至升心有不忿,只感武林盟一散,当年的团结之气亦是烟消云散。但他自知自己单身一人难以抵挡四婢女的诡异身法,当下向南通镖局瓢把子于长泽看去。于长泽年不过四十,正是中年得意,却缺少历练,威望不及父亲,镖局内的镖师总对他有一丝懈怠和谨慎。此次之所以前来追击,便意欲将这三十万两黄金拿下,树立威信。然而于长泽并不是庸碌之辈,深知一任门主并不好拿下,是以邀了长江帮帮主景群前来助阵,更商定拿下彩头二人平分。景群较之于长泽只不过年长四岁,二人又是自小的玩伴,又有家传绝技在身,自是乐意帮忙。

  这时全至升挑了头,于长泽暗中一喜,即便是多一个人,分得的赏金仍有不少,当下前行了一步,这一来,景群自是跟着出来。这三家一出手,一些忐忑不安的门派又暗自后悔,顿时便有六七人出来,却都带着自家弟子。全至升三人微微冷笑,朗声说道:“人多是好事,心若不多却不是好事了。”上来的人不禁皱眉,他们竟然敢上前来,自是有准备。武林盟虽然散了,但各大门派相互之间的默契却是不曾磨灭的。深知人多力量大的他们,竟然上前来便有性命之忧。眼见各帮派的深情,全至升哈哈大笑了三声,笑声虽简单,却是各门派之间的暗语。这些暗语是没有固定的,但很多人却都懂得规矩。全至升意欲他三人攻向唐玉,剩余的人则围在三人身侧,聚在一起成大战团。这样的方法虽然笨重,却是弱对强最好的阵势,力量凝聚,同仇敌忾,所向披靡。这一番聚集,身后的门派都赶了上来,五六百人聚集在一起,声势浩大。

  眼见一场恶战难免,也古风走到阵前,向全至升说道:“全岛主若执意开战,可想过后果。”见也古风出言,全至升不敢怠慢,说道:“朝廷要找的该是出这笔暗花之人,我等不过是江湖规矩。”也古风摇头说道:“可他至今仍是一任门主,诸位若想图侥幸,恐怕钱好拿,人难活。”他这一说,诸多掌门人俱是心头一冷,虽然众多门派合力围歼唐玉,朝廷亦不好全都报复,总会处理几个门派以示警示。诸多人听到暗花的讯息,俱是被金钱冲昏了头,心存侥幸,即便得不到也有一番热闹好瞧。这时也古风一说出来,便有人细细沉思。武林正宫完工在即,武林盟门派排名究竟会重组,还是恢复以前,这都待考量。倘若此时惹朝廷忌讳,这笔暗花拿不拿得到还不知,若是两边都不讨好,可就得不偿失了。这一番思量,已有三四家向后退了出去。全至升暗叫不好,他并非没有考虑到武道七宗,而是想趁此空隙一拥而上,快刀斩乱麻。然而也古风竟然上前,自是想故意拖延时辰。这麽多门派一拥而上,必将死伤甚重,剑湖派这些大门派却在一旁观望,日后传出去,大伤江湖同道的义气。由且武林盟侠义风气仍在,也古风也不忍江湖同道伤亡甚巨。(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