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隋末阴雄 > 第七百五十四章幽会萧后
  李浑的眼皮跳了跳,声音也变得阴森起来:“王老弟,我送你一句话,好奇害死猫,有些事情心里有数就行,不要乱说,这对你没什么好处,当年若不是宇文述跟人四处吹牛,说我的申国公之爵位是他弄来的,害得老夫在关陇圈子里失了面子,老夫也不至于跟他撕破脸皮。怎么,你难道也想跟宇文述学这个?”

  王世充笑道:“成国公多虑了,我王世充要是管不住自己的嘴,这么多年来跟我合作的那么多世家,又怎么会没有一家传出风声呢?就好比你成国公,不想声张你我合作的事情,也是出于对宇文述的忌惮吧。”

  李浑咬了咬牙:“难不成你真的有办法彻底打垮宇文述?”

  王世充收起了笑容,正色道:“成国公,我只问你一句话,如果晚辈真的有办法彻底弄死宇文述,但需要你顶在前面,你愿意吗?”

  李浑的嘴角勾了勾,一动不动地盯着王世充,沉吟了一下,说道:“那得要看这个办法是不是真能弄死宇文述了,王开府,有一点你可以放心,即使老夫最终决定不出手,也会为你保守这个秘密的,冲着我还有一千七百万的钱在你这里,冲着你肯帮我收拾宇文述这两点,我也没有必要出卖你。”

  王世充笑了笑:“今天找成国公来,就是对你绝对的信任,咱们不仅互惠共利,现在还多了层同仇敌忾,好了,多的不说啦。您的侄子李敏。现在是不是任司隶上士。直阁将军,负责至尊的贴身护卫?”

  李浑的表情一下子变得警觉了起来:“王开府,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任何打至尊主意的企图,老夫都不会参与的。”

  王世充笑着摆了摆手:“成国公过虑了,我王世充的一切都是大隋的至尊给的,没有他们,哪有我的今天。又怎么会为臣不忠呢?我的意思是,令侄是现在可以和至尊直接说得上话的,所以我需要借令侄之口,向至尊举报宇文述谋逆的惊天大案。”

  李浑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但眼中除了疑惑,还透出一丝兴奋与期待:“王开府,这件事可开不得玩笑,你要说宇文述专权,结党营私什么的,或者说他欺男霸女。胡作非为,都没有问题。但就是这谋逆之事,绝无可能。宇文家族并非关陇世家中的有力家族,能到今天的地位完全是靠着搭上了至尊,不会有任何一个皇帝能比至尊给他更多的好处,他又怎么可能起不臣之心呢?”

  王世充舔了舔嘴唇,压低了声音,说道:“宇文述确实是权势已及人臣,可是这跟他的几个儿子关系不大啊。”

  李浑的脸色一变:“怎么,就宇文述那几个不成器的小子,还想造反不成?”

  王世充笑着摇了摇头:“他们很清楚自己是几斤几两,本也不是有大志向的人,但是杨素的下场却不由得宇文述不给自己找条后路,不然哪怕再权势冲天,哪天至尊一变脸,照样能让你一夜之间从天上掉到地上,摔得永世也爬不起来。看看杨素生前是何等的荣光,这人刚一死,侄女婿就改换门庭了,跟他联姻的唐国公也翻脸变,所以说祸福无常,给自己找条退路,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

  李浑的双目炯炯:“退路?哪条退路?你是说,突厥?”

  王世充认真地点了点头:“成国公果然不点自通,除了突厥,宇文述还可能有什么退路呢?”

  李浑勾了勾嘴角:“宇文述没这么傻吧,突厥一向不是大隋的对手,现在大隋国力如日中天,他自己是国家的大将,连这点都不清楚吗?”

  王世充笑道:“他可不是想引突厥入寇,而是在必要的时候,让突厥来边关打劫,然后至尊需要人领兵出征,现在杨素已经不在了,除了他还有谁能当这个大将呢?”

  李浑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这倒是有可能,不过这样一来,他和突厥的关系不就暴露了吗?总不可能一边是他跟突厥串联,一边又带兵打突厥人吧。”

  王世充摇了摇头:“具体的操作办法有很多,但只要不停地秘密跟突厥交往,给突厥人好处,尤其是可以用于作战的铁甲钢刀,让突厥重新强大起来,具备和大隋一战的实力,那宇文述的位置就稳固了。即使杨广想要除掉他或者是夺他的兵权,也是得三思而行。”

  李浑哈哈一笑:“王老弟,我听出来了,你说的谋逆,就是说宇文述现在和突厥人有生铁走私交易,对吧。”

  王世充向着李浑伸起了大姆指:“成国公果然精明这人,一点即透,不错,我这里得到了准确的消息,宇文述的两个儿子,宇文化及和宇文智及,带着五十万斤的铁矿石,准备和突厥的贵族接头交易,成国公,这难道不是天赐的良机吗?!”

  李浑的眼中杀机一现,两只眼睛都在放光,沉声道:“这消息绝对可靠吗?他们是在哪里交易?何时交易?”

  王世充笑道:“消息绝对可靠,其实宇文述通过两个儿子和突厥人有生铁交易已经有好几年了,这些事情我一早都知道,但不想揭穿罢了,一来我跟宇文述无怨无仇,二来若是我泄密的话,以后在突厥的生意只怕也是做不成了。若不是这回宇文述把我向绝路上逼,我又怎么会鱼死网破跟他拼命呢?”

  李浑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之色:“只是王老弟,你既然知道了这消息,完全可以自己干啊,为什么要通过我,或者是敏儿呢?这里面又有什么诀窍?”

  王世充摇了摇头:“我现在一介布衣之身,平头百姓一个,根本无法出关去抓这个现行。再说宇文述做这种交易。肯定会派出大批护卫。尤其是他的孙子宇文成都,那可是万夫不敌的猛将,加上有突厥人,我是根本没这个本事把他拿下的,即使拿下了,以宇文述的权势,也会说我是栽赃污陷,搞不好我打虎不成。反而要赔上自己的性命。”

  李浑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所以你就想到了敏儿,他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