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镇墓兽 > 第五十八章京都之秋
  白鹿原唐朝大墓三千公里之外,隔着黄土高原、华北平原、东海与列岛。

  大阪的夏日即将逝去,秦北洋收到京都第三高等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兴奋之余,他才感到囊中羞涩。郁文回名古屋读书去了。自己在寺院做工匠赚的钱,远不够支付未来的学费。

  于是,他提笔写了封信——

  安娜:

  见字如晤。大沽口一别,天涯远隔,甚想念君!我在日本一切安好,勿念!我已考入高等学校,但属自费生,费用不霏。三年预科,三年大学,待到学成归国,想必北洋政府已天翻地覆,届时我们就能手拉着手走在太阳下了!

  民国七年八月三十日,北洋

  数日后,他收到中国汇来的一千银元,兑换完日币,足够三年的学费与生活费了。

  秦北洋面朝祖国方向,为安娜祈祷平安。他没有在信中留下地址,只有银行账号,为了避免欧阳安娜到日本来找他。

  开学在即,秦北洋带着九色上路,唐刀伪装成一把长柄伞。海女与小木以及欧阳思聪的两个孩子,依然留在大阪的寺院中生活。

  坐上京阪线的夜行客车。凌晨五点,抵达京都。彼时既有日式街道,也有西式建筑与工厂,呈现和洋混合风格。天蒙蒙亮,路过京都御所,秦北洋想起北京的紫禁城。规模与气势是天渊之别,但日本故宫另有一番古朴素雅之气。

  秦北洋搬进京都吉田的中国留学生宿舍,开窗就能眺望比叡山,再去第三高等学校报到。

  他穿上黑色立领的学生制服,戴上帽檐有白线的制帽,脚蹬木屐,面对镜子,好不适应。

  宿舍里的同学们大多出自官宦缙绅之家,拿着政府津贴的官费生。每人自报家门,秦北洋说:“我爹是个德语翻译,在天津的德意志银行工作,早已去世多年。”他也没说谎,还说了一串德语单词以证明。

  京都第三高等学校,秦北洋要学习日语、物理、化学,还有德语和英语两门外语。

  虽说自古以来,中国文化深深烙印了日本,但明治维新以降,日本改良过的西洋文明又烙印了中国。北大的教授们,挂在口头的许多新词:革命、艺术、文化、文明、文学、封建、阶级、国家、民主、自由、经济、社会……全是由日本人将相关的西洋词汇翻译成汉字,再被中国留学生掌握反哺回来。中国人不是没译过,严复先生就认为自己的译法比日本人更准确。可惜,最终留在现代汉语的社会人文术语,竟有七成是“日语外来语”。

  深秋,岚山的枫叶红了,如大片火焰燃烧在京都西边,秦北洋竟有回到北京西郊骆驼村远眺香山的错觉。他在古老街巷溜达,去清水寺与二条城访古,在金阁寺的池边坐上半天,仰望金色的究竟顶而发呆,听僧人幽幽地吹奏已在中国绝迹的唐朝尺八……

  这一日,京都大学物理系的山本教授来第三高等学校讲课。这位机械专业的大学者在欧美也有声望,习惯穿和服,自称战国武田家名将山本勘助后代。

  这堂课对高校学生来说太深奥了,教授在黑板写下一行字,秦北洋在心中译成汉语——

  灵魂机械体

  不像在京都大学那么拘束,山本教授说出惊世骇俗的言论,竟跟霍尔施泰因博士在南苑兵工厂意图改造四翼天使镇墓兽时的说法几乎一致——“所谓‘灵魂机械体’,就是把现代机械动力与属于灵的力量结合起来。”

  有个日本同学大胆质疑:“但这不科学?”

  “我所理解的‘灵魂’,并非民俗学的鬼魂或幽灵,而是两个科学概念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