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双面神尊 > 第二章.顽童壮志
  人生就如庄周梦蝶,常常不知道是自己梦见了蝴蝶,还是蝴蝶梦见了自己。

  女子背对着黑暗站着,一袭红色嫁衣随风飘扬,肤若凝脂,黑发如墨。

  那惊艳绝俗的脸上满是惊讶的神色,天真的美眸中,闪过绝望的悲伤,她缓缓垂下眼睑,一滴泪从她脸庞滴落,让人心碎。

  轩辕国皇宫内,十六岁的太子轩辕昂躺在床上,剑眉微蹙,双眼紧闭。

  良久,他长长的睫毛颤动,睁开眼来。一双凤眼犹如天之日月,清朗明贵,神光照人,一丝悲伤的情绪还残留在眼睛里。

  “殿下,您又做噩梦了吗?”床前的小太监赶紧上前替太子擦汗。

  太子也不言语,脑海里那红衣女子清丽的脸和她的泪,还有那种心碎的感觉,怎么都挥之不去。

  “为何感觉她那么悲伤?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老是跑到我的梦里?”无数的问题在太子脑海盘旋,和以往一样找不到任何答案。

  “父皇呢?”他一边坐起来,一边随口问道。

  “小的不知,大概还是在丽妃寝宫吧!”小太监低着头不敢看太子。

  太子起身径直走到一张玉床边,躺上去就此睡了过去。

  这一睡,众太监宫女们都紧张了起来,太子每次睡到这玉床上就表示他又要冬眠了。

  其实说是冬眠,跟一些冷血动物的冬眠又不太相同,因为太子他这冬眠不光是冬天才会发生,随时随地都会陷入冬眠,主要还是看太子心情而定。

  “太子这次冬眠,也不知道要睡多久才醒来。”那贴身小太监忧心忡忡地说。

  “这可得看太子殿下的心情了,上次皇后娘娘去世,他伤心过度,就冬眠了一年之久。”一个老宫女说。

  “据说,第三个月的时候,服侍太子的宫女太监全都被皇上赐死了。这是真的吗?”一个小宫女低声问。

  显然她是新来的,说的时候声音还有点发抖。

  众人都默不作声,对于这件事情大家都听说过,却从来不敢光明正大的讨论,谁知这小妮子这般不懂规矩。

  身边的宫女使个眼色让她住了口。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太子还是稳稳睡在玉床上,众宫女太监听着都不觉发起抖来,斜眼看看太子,都在心里祈祷他早点醒来。

  眼看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太子还是不见动静,侍从们都商量着该禀报皇上了。

  因为太子一不开心就要冬眠,大家也不敢每次都去禀报皇上,超过了一天才会去禀报,这一天的时间真是十分难熬。

  丽妃的寝殿一片灯火辉煌,歌舞升平。

  皇上正在搂着丽妃斜倚在卧榻上看着歌舞,一阵阵欢声笑语传了出来。那小太监只等到一曲终了才敢上前禀报。

  “禀……禀报陛下,太子殿下又冬眠了,已经一天未醒来了。”那小太监跪在地上磕了个头,低着头说。

  皇上将视线从丽妃那美艳的脸上移开,看着那小太监,“怎么又冬眠啊?”语气里都是宠溺。

  “回陛下,这次似乎是做了噩梦。”那太监战战兢兢回答。

  皇上叹一口气,“又是噩梦,怎么太子他经常做噩梦?朕去看看他。”说着轻轻推开了丽妃,起身向外走去。

  丽妃老大不高兴地瞪了一眼那传讯的小太监。

  到了东宫,皇上站在玉床边上看着太子熟睡的面孔,喃喃自语:“孩儿啊,你这样一遇到不开心的事情就冬眠可如何是好?万一父皇也随你母后去了,你可怎么办?”

  太子缓缓睁开眼,看到父皇一副忧虑万千的面孔,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心想:“父皇这是怎么了,从前可从来都没见到过他如此忧虑的样子。”开口说道:“父皇。”

  皇上听到声音,将万千思绪拉回了现实,“你醒啦?快快洗漱吃晚饭吧!”

  皇上看着众太监宫女们手忙脚乱地帮太子洗漱完毕,带着他来到前厅,御膳已经准备好了。

  父子俩默默吃着饭,太子低着头不敢看皇上的眼睛,怕他又来查自己功课。

  所幸直到吃完了饭离开,皇上也没说几句话,更别说考他的功课。

  这反而让太子更加不安起来,“父皇这是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走的时候,皇上突然回头说:“太子你今年也十六岁了,该是时候迎娶太子妃了。过几天我会叫几个候选太子妃的父亲带着她们来皇宫,你也过来看看喜欢哪一位,悄悄告诉父皇。”

  太子本来想要反驳,看到皇上心事重重的样子,于是点点头答应了。

  “父皇到底是怎么了?”太子心里的担忧更甚了,无奈自己从小仗着父皇庇护,从来都没有认真学习,于父皇所担忧的事多半也帮不上忙。

  第二天,太子竟然破天荒地早早起来去上课了。

  他心里兀自还担心着父皇,鬼使神差地想要学习,帮父亲分忧。

  要是他的父皇知道了,肯定要感动死了。

  这个唯一的儿子从小就体弱多病,所以都没有逼他学帝王之道,也没有学习剑术法术,任何事情都依着他胡闹。

  随着他自己越来越年迈,对这儿子的担忧日盛一日,却也无计可施。

  御书房中,书香缭绕。

  国师又来给太子上课了,两个人相对而坐,都很是头疼。

  太子自小不喜欢学习诗词歌赋,看到兼任太傅的国师就想要逃跑,每一次都被他父皇抓回来。

  近来,他已经不再做这逃跑的无用功,乖乖坐在国师面前听他啰嗦。

  国师比太子更加头疼。

  自从太子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逃不开学习之后,就变着法子来恶作剧折磨国师,对他的教学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或许根本就是被屏蔽了,从来没入过耳。

  “不知道他今天又酝酿着什么样的恶作剧!唉!”国师心里想着,还是硬着头皮坐在了太子对面。

  “今天我们来学习历史。很早很早以前,世界上所有的苍生还都是平等的。有一个叫天元老祖的人,偶然得到了神力,将天下苍生分类,将天地之间的空间划分出区域。各类族群分别住在特定的区域。各族类之间彼此不知道各自的存在,这个秘密也只有历代帝王和帝王继承者才会知道。”

  国师一边讲,一边斜眼看太子,以防他又使出什么鬼点子来折磨我老头。

  太子听到这里,眼睛发亮,说道:“那就是说,我们所在的世界以外还有别的族类存在?”

  国师被太子这话吓了一跳,以为又是什么恶作剧的开头,半晌没见他后续举动,非常诧异,仔细一看,太子小眼神里全是热切,国师舒了一口气,认真讲解起来。

  “自那以后,神族就世世代代住在天都境内。天都以外就是凡界,咱们所在的就是那凡界了。凡界之外还有个蛮荒。传说,在天都和凡界之间有个轮回道,穿过轮回道要经历的痛苦乃是三界之最,如果说女子分娩之痛为十级,那么穿越轮回道之痛为一千级。若一个人可以穿越此轮回道而不灰飞烟灭,他将忘记前生,转世投胎。”

  太子认真地听着,也不知道女子分娩之痛到底是多痛,所以对国师这个解释并没有什么概念,点点头说道:“那凡间到蛮荒之间有什么呢?”

  国师皱了皱眉,本来不想讲这个的,心想,“还是讲讲吧,太子这小子今天第一次这么认真听讲。”说道:“这凡界和蛮荒之间啊,那是异常的恐怖,听说蛮荒住得都是一些罪大恶极之人,蛮荒到凡界的隔离带是个魔兽森林。据说,至今没有人可以穿越那森林。”

  太子手托腮认真听着,心想,“真的没人穿越过吗?我倒是想试试看。“

  国师对这话就当没听到,对于太子的斤两他是再清楚不过了,连皇宫都出不去,别说什么魔兽森林。

  他继续讲着,太子越听越喜欢,听到下课还意犹未尽,埋怨国师道:“国师早讲这历史不就好了,硬要讲那诗词歌赋的繁琐东西,让人听了心里烦躁。”

  国师笑笑,说:“以后就讲历史了。”心想,“你以为我不想早点讲历史吗?就那点我十岁前就掌握的东西您老学了这么多年才学会。”讪讪地离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