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五百四十八章练呈如的猜测
  昆吾掸连忙接道:“是这样!无数次战例说明他随机应变能力突出,我的建议同老祖相同,支持君怀具有一定的自行行动权利!”

  敏传祺笑道,“二位先不要急着解释,练盟主他早有决断!”

  一直都在微笑着倾听的练呈觉说道:“来时路上,我等几人也有同感,我们不会特意安排君怀应该具体怎样操作,他本就是孤身范险,他也有权利做出临时决断!不止是海州城一战,甚至最后的决战,我们也不会他别针对他做出固定要求!”

  实际上他们每个人心中了然刘君怀身上的神秘能力,无论潜行、偷窥还是屏蔽自身气机,他所掌控手段无数。

  这一类人最擅长单独一人行动,若是与他人合作,反倒是限制了这些优势。

  何况他的逃生技能,在整个星天大陆也是独一无二般存在,这些技能傍身,最是适合重大战场之外的任何行动。

  只是人多嘴杂,没有人会将他这些特殊技能讲出来而已。

  阗殛老祖与昆吾掸的本意,便是担心精心布置之下,对刘君怀的行动加以限制,某些时候,他一人行为,可抵得上万马千军!

  年唯说道:“匹马一麾更多时候并不单指英勇善战,敢于单枪匹马者多韬迹隐智之辈!你的事情我也听得多了,单是针对沈炳文一事,偌大修士联盟,就只你一人发现其踪迹,不能不说这乃是实力使然,你且依照自身状况行事便是!”

  修士联盟今日所到之人皆是些老而弥坚之辈,早猜测到内中情由,倒是阗殛老祖的几名弟子有些沉不住气。

  劳德寿连忙开口说道:“不然便由我兄弟二人跟随在君怀兄弟左右,也好相互有个照应!”

  一旁劳德禄频频点头,阗殛老祖笑道:“君怀自有他的主意!有时候一个人反而方便行事,你兄弟二人可有隐藏气机之术,而且要瞒得过九阶散修探识?”

  二人摇头欲言,阗殛老祖摆手道:“暂且由他一人尝试一下,需要人手他自会发出讯息!况且现在只是初步打算,随着情势变化,说不得大战转眼即至,到时候我们必须要并肩战斗!”

  即使排行第十一、十二的纪元白与秋同和,二人一向少有发出自己声音,以往只是随着众人喜怒随声附和,此时亦是一脸焦急。

  秋同和一开口,那嗡嗡充满鼻音的尖细声线就令刘君怀心下涌起笑意,“师傅,我等兄弟之一只是一旁策应,需要君怀兄弟独自前往之时,我们不会给他添乱。您也知道,君怀是有使命之人,由我们这些糙命干些体力活,也好令他的真元损耗减缓些!”

  刘君怀心中热流涌动,纪元白与秋同和二人,可是师兄弟十三人中最寡言少言,心地极是淳朴,也一向视多位师兄马首是瞻,今日却不惜顶撞阗殛老祖,足见他们心里着实为刘君怀担心非常。

  练呈觉几位修士联盟之人均是相望一眼,心下均是感叹老祖的教授有方,兄弟之间情谊确实牢固的很。

  刘君怀起身向着几位师兄弟拱手致谢,“多谢几位哥哥为兄弟我操心!正如老祖非常讲到那般,这只是初步打算,一切还要等待海州城一战后,看局势待定,一旦弑血盟生出不顾一切之举,说不得最终战役便要启动了!

  “兄弟我再次向哥哥们保证,下一步的行动,一定事先与诸位相商再定。况且海州城有逍驹大哥在那里,我身后有那位九阶散修给撑腰,暂时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你们看这样可好?”

  练呈如这时插言,“君怀这一路飞往肃陵郡,不见得没有人会前去堵截,不要忘了沈炳文这一条线!那戈武昨日里已经将君怀到来之事上报,今日里也定然将明日行程传到,公孙家族家主公孙成周可是个异数,练盟主对于他的监控可有了结果?”

  练呈觉对自己这位亲兄弟的智慧还是十分钦佩的,此时他提到公孙成周,的确有令人担心之处。

  “二弟,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讲出来,我们也好有所准备!”练呈觉知道他兄弟初来乍到,有些话并不能讲得太深,虽然自己已经亲自上阵,将午风替换下来去监视井君浩,但公孙成周这一边是自己交代的王盟主具体实施。

  练呈如说道:“我总觉得弑血盟之内有两股势力存在,证据便是弘邺城戈武、沈炳文、公孙成周这一条线之外,另有井君浩与剑王府左门主这一条线!照理讲弘邺城乃汉疆中心城市,又是修士联盟总部所在之地,弑血盟对这里重点关注十分必要。

  “但是,大家没觉得那位沈炳文的存在是个鸡肋么?而且明知这人与君怀有极深仇怨,还如此不惜甘冒身份败露风险,强行遮掩本身气机,周旋于无数渡劫期修士之中,难道弑血盟如此自信?这般确定沈炳文不会被人察觉出来?

  “所以,以我的判断,这位沈炳文到来,便是专门为着君怀而存在,公孙成周这一条线很有可能在刺探消息之外,还有着特意针对君怀的目的在其中!君怀,你第一次来君怀,可曾发现沈炳文的存在?”

  刘君怀摇摇头,“那一次我也曾经探识过整个弘邺城,并没有发现沈炳文踪迹,这一点可以确定!我与沈家的关系众所周知,沈家血脉气息我敏感的很,应该不会错过去!”

  练呈如接着分析道,“如此看来,那位沈炳文便是君怀在弘邺城首次现身之后,才被派遣至汉郾城。他与君怀同为沈家血脉气息,将此事与巧合比起来,明显有些牵强了。

  “那么我们再来分析一下,这位沈炳文以凡人身份出现在曦和苑酒楼的利弊!首先沈炳文遮掩气息之术失败,至少在君怀面前就被看穿。但是他这遮掩气息之术着实了得,对于九阶散修元神之力探识依旧发挥作用,

  “再者,沈炳文被安排潜伏在曦和苑酒楼,是因为这座酒楼乃汉郾城生意较为红火之外,还是众多修士联盟修士尝尝光临支持,酒楼这般所在本身即为龙蛇混杂之地,小道讯息与是非混杂所在,这一点可以理解。

  “但是,无论小道与是非,来源再是广泛,终抵不过在修士联盟安插奸细来得更加隐蔽准确,况且弑血盟隐藏在联盟里至少有二十人之多。这样看来,他们的真实目的一定在于修士联盟之外。

  “君怀初来汉疆不过化神期修为,他再次来到汉疆,自身气息在一众渡劫期修士之中很是显眼,此种修为之人本不该出现在此地,若非修士联盟允许,即使入口处就将他拒之门外了!

  “对于这样一名修士,所见之人必是各种猜测丛生,沈炳文最终目的一定放在对这类讯息搜集之上,只是他们没想到,短短三年时间,君怀已经进阶渡劫期,诸位想想看,这位沈炳文冒着极大风险留在此地,还有何意义?”

  他的话音落下,现场一片静寂,众人皆是陷入思虑当中。

  练呈如之语讲的着实在理,弑血盟能够隐身百年之久,显然每走一步都经过重重推演,以确保纰漏出现。

  沈炳文安排在弘邺城,显然是一个重大失误,由于他的存在,修士联盟在他身上已经挖掘出近二十名相关人等。

  而且由此牵扯进来之人,包括弘邺城公孙家族、剑王府这一类庞然大物,即使在楚元甲、凤袂女这种楚家甚至弑血盟都称得上知名人物身上,也没探寻出这许多弑血盟讯息,可见沈炳文在这其中起到的作用。

  楚家虽然因为楚、凤二人导致近乎全军覆灭,但汉疆楚家本就是弑血盟推出的替罪羊,弑血盟若是没有明面上势力协助,根本不可能发展到如此规模。

  但是因为沈炳文所牵扯之人,却是弑血盟分散在各个势力的隐藏力量,这可是危及到了组织根本,那是内部开始溃败的起始本源,是弑血盟万万不可接受的噩梦般性质存在。

  众人正在细细分析内中玄机,练呈如接下来的话,就彻底惊醒了众人:“沈炳文身怀如此逆天遮掩气息之术,所传授之人必为某位此秘术真正传承者,而且他在弑血盟定会身居高位,我们若是全力追查汉疆所有身怀此种秘术之人,必会有结果!

  “这人若是显露出水面,内中重大意义不用我来盖棺!这两日就此事我征询过数位资深人士,现在已经隐隐有些线索,相信这人身份揭露出来,弑血盟就真的是伤筋动骨了!”

  “轰!”他的话音刚落,现场一阵嘈杂,众人心中明白,练呈如的怀疑很是尖锐,将那位沈炳文放置在此处之人所犯错误极大。

  换句话说,沈炳文在曦和苑酒楼出现,弊的确远远大于利,他的出现与修士联盟之内潜伏人员任务重叠,且潜在危险着实太过重大,将他遣派来此之人明显与弑血盟其他潜伏人员思路不尽相同。

  练呈如怀疑弑血盟内部出现两种声音,很可能就是事实般存在,不了解练呈如之人不由得对他刮目相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