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恋上冰山女总裁 > 第603章他是个疯狂的男人
  梁鸿达还对着宋良友夸我:是是是,老师说得是,舒福兄弟比我强多了,我这人吃不得苦,没他那么生猛又机智。

  宋良友说:你相当于含着金钥匙出生,前半生顺风顺水,能到今天这个地步,光剑对你的影响也不小,算也是不错了,依旧是我优秀的学生。

  梁鸿达呵呵一笑,挺高兴的样子。

  我听这口气,似乎想到了一点什么。

  宋良友看着我,说:“舒福,我不能不承认,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你这两年势头很猛,让我感慨。除了为人风流一点之外,你几乎没有什么缺点。现在越发老练、成熟,是个干大事的料子。明白的说吧,上官家的香雪、香梅这一对姐妹俩是我宋家的耻辱,也是宋某人一生最大的耻辱,对于这对姐妹俩,我完全没有好感。因为她们,害得我连家主都没能继承,这是一种极大的痛苦,你们懂吗?”

  我和梁鸿达相视一眼,点点头。我说:“听宋教授先前的一番番话,我非常之懂。每一个人都是有欲望的,因为欲望本来就是无穷的。如果说宋教授想夺得家主之位,那么我可以考虑我们之间合作一把。”

  梁鸿达听得震惊,看看我,又看看宋良友。

  宋良友眼底冒了一缕亮光,但突然消失,淡笑:“舒福,你果然非凡俗年轻人,竟然能一语中的。就这脑子,比梁鸿达就胜出一大头了。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哦……不……”

  他一抬手,再仔细看看我:“明白了,你还是想拯救上官香梅,需要我的助力,对吧?”

  我笑着点点头:“宋教授果然代表着宋家的脑子,一下子也看穿了我。但不知道你有多少的把握,帮我救出上官香梅来。”

  他道:“救上官香梅,我并没有太大的把握。但作为名义上的父亲,我可以见到她,你也可以。既然能见,那就一定有机会。”

  我想了想:“具体说说看?”

  梁鸿达在旁边听得惊乎乍乍的:“我靠,老师,你和舒兄,居然这么快就谈合作了?这画风变得……我有点领悟不过来啊!”

  宋良友呵呵一笑,说:“鸿达,这就是我要选择舒福作为合作对象的原因。他比你脑子灵活,转得更快。光剑小诸葛这个名号,不是浪得虚名的,毕较符合实际。”

  我表情平静,内心里却是波涛起伏,但成熟的心性让我必须冷静下来,说:“宋教授,说说你的看法,或者你的计划,你的要求。”

  他看着我,认真道:“在上官香梅出发前往兰京医院之前,我一定会带着你去见到她。作为宋氏家族重要一员,我是有这个权力的。当然,我想,我的弟弟也一定会来见我的。在那个时候,我只需要你做一件事情即可。对你来说,这事情是轻轻松松的。”

  我点点头:“请明示。”

  “杀了宋良和。”他一个字一个字沉沉蹦出。

  我特么听得和梁鸿达都震惊了,浑身一抖的状态都来了。

  “老师,你这……”梁鸿达惊得话说不完全。

  我也怔怔的看着宋良友:“宋教授,兄弟相残,这真是你内心的想法吗?会不会太狠了一点?”

  他摘下黑框金点纹饰的眼镜,拿过一张高级餐巾纸来,一边慢慢的擦拭着,一边很淡然的说:“有古以来,为权势、利益而兄弟相杀、父子相残的事情,太多了,不缺我这一个。掌控宋家,便是掌控西北,从实力上说,这已经能一方独霸,举旗而誓的话,我即元首。当然,我没有裂掉大华的想法。大华,是不能裂局的。独霸西北,让我之才华与抱负得以施展,让宋家的利益扩大化,何乐而不为。眼下的宋良和,胸无大志,居安守成,实不配为家主。”

  我笑笑:“宋家都这么大了,这么牛了,你还想怎么发展?你不是说,不想裂局大华吗?你还想做什么?不会是大龙王吧?”

  梁鸿达摇摇头,还打了个冷颤似的,说:“不不不,老师不可能为大龙王的,按规矩来是完全不可能的。”

  宋良友说:“是的,鸿达你说得对,我是不可能上登大龙王之位的。但是,龙王七座商务车,我居其他几座之一,未必不可能。当然,这些位置,我并不去奢望,我想要的是光剑之首,管仲勋的位置。也只有我上去了,才能保证龙王郑不被清算,保证管仲勋不会玩完。当然,也能保证你舒福不玩完。天下要让你死的人,确实多了去了。”

  这也足够让我震惊的了:“原来宋教授最主要的目的,还在于光剑啊!不过,史上却有锦衣卫的首领权倾天下之先例呢!”

  他微微一笑,说:“如果如此,也未尝不是好事情一桩。我很明白的告诉你们吧,为什么我的小姨子叶之梦和管仲勋会离婚,而且五年前就离了?为什么?”

  “我靠……”梁鸿达震惊了一下,“老师,叶教授居然是你的小姨子?她竟然是管老大的前妻?”

  宋良友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鸿达,你枉为光首,连这种情报都这么晚才知道。知道了还这么震惊,实在是水平欠缺啊!”

  梁鸿达有些尴尬,无语。

  我道:“宋教授,明白相告吧!”

  他说:“龙王郑上位后,夹谷老头就催促叶之梦离了。没多久,管仲勋果然上位了,成为龙王郑依赖的臂膀。这没办法了,夹谷老头逼着他们离的婚。他们本来恩爱,但无奈之下,还是离了。因为夹谷老头很明白龙王郑职位的来历,明白七年之痒后会发生什么。有时候吧,从仇恨的角度看,在你舒福的眼里,夹谷闻就是个魔王、老混蛋,当然,我觉得他也是个魔王、老混蛋。但站在他的角度看,他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一个伟大的家主。因为他用尽了自己一切的力量,来保全自己的子嗣,来为整个家族谋取利益。为了女儿未来不受牵连,所以逼她离婚,这也是一种父爱,懂吗?”

  我点点头,说:“仇恨是仇恨,人性是人性。他有人性闪耀的权力,但我不赞同他闪耀的方式。罗央先生,宋教授知道吧?”

  梁鸿达郁闷道:“大名鼎鼎的罗央,夹谷老爷子都给他几分面子的人,老师怎么能不知道?对了,老师,罗央到底什么来头啊,这么牛比?”

  宋良友微微一笑,说:“罗央,夹谷老头最得意的儿子,他最倚重的儿子,一代天才,属于罗央那个年纪的天骄之选,纵横天下的角色,你梁鸿达也不知道?”

  梁鸿达又震惊了。看了看我,说:“舒兄,你知道吗?”

  我点点头,说:“罗央死亡之后,我就知道了。”

  他郁闷的摸摸后脑勺,叹道:“唉,看来是我太孤陋寡闻了。你们啥都知道,就我不明白。”

  宋良友说:“不知道也是好事。你看舒福知道了,麻烦一桩又一桩的。不过,这还是属于隐秘的。但是,罗央死了,你们很在乎夹谷闻干了什么事吗?”

  我们好奇的看着他。他说:“他启用了龙影,而且是龙影大部分力量,杀到了几内亚,将当地的地方5装力量,近三千人,七股势力,全部斩尽杀绝,以泄失子之恨。”

  “我靠……”我和梁鸿达听得震惊,不禁齐声爆粗。

  宋良友道:“所以,不管怎么样,父爱没有错,错的只是方式。好了,不谈这个了。舒福,谈谈你的看法,我需要你的表态。若是我们合作,一切好说,若是不合作,呵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