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衙内 >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柳俊与汪国钊的高下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柳俊与汪国钊的高下

  华灯初上,原南市的街面上,逐渐热闹起来。

  孟春时节,正是户外活动的好时候,晚上不冷不热,很多市民都愿意出门活动活动。

  原南市的特点,就是人多。

  在这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柳俊和吴兴平并不十分起眼,如同两个普通的市民,在街道上缓步而行,不时交谈几句。

  今晚上这个“散步行动”,是吴兴平提出来的。

  晚宴之后,吴兴平主动拜访了柳俊。柳俊似乎对他的觐见,早有预料。两人在房间里说了几句话,吴兴平就提议陪省长去街面上走走。作为柳俊曾经的部属,吴兴平很清楚柳俊的工作作风。柳俊每到一地,都会上街溜达溜达,了解风土民情,有时候颇能发现一些问题。

  吴兴平这也要算是投其所好了。

  柳俊欣然应诺,两人便联袂走出了青松宾馆,来到了热闹的大街之上。胡浩然和原南市公安局的便衣警卫人员,不远不近地跟在身后,警惕地注意着四周的情形。

  柳俊担任省长刚刚半年,吴兴平更是今年二月份才到任,又是晚上,只要不碰到体制内有一定地位的中层干部,倒是不用担心被人认出来。

  到了一定层级的干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在街上“闲逛”的,还真是不多。

  干部的夜生活是如此的丰富啊!

  时间就更是宝贵了。

  如果没有不时飘过来的恶臭,原南市的夜景,还是很有观赏姓的。融入到普通人的生活圈子里,一直都是柳俊的“享受”之一。与亿万富豪的生活比较起来,这个高官的生活,着实有些枯燥了。

  “省长,原南市的情况,比我想象中要复杂得多……”

  慢慢走了一段,吴兴平开口了,声音压得比较低,双眉微蹙,似乎很是忧郁。

  吴兴平虽然是瞿浩锦的秘书出身,但在玉兰市工作期间,与柳俊的关系并不是很紧张,相反,因为他采取的正确的策略,对柳俊的命令执行得比较到位,两人之间,还算是配合得比较好的,柳俊对他的印象,一直不坏。这也是他敢于邀请柳俊一块散步的原因。

  柳俊点点头。

  他知道吴兴平为何忧虑。造纸企业不是在他的任上引进的,但已经成为原南市财政的支柱,却是不争的事实。吴兴平刚一上任,尚无任何建树,头一件大事便是关闭造纸厂,给原南市的财政“致命一击”,这个对于他今后的执政,是极为不利的。

  不得不说,很多干部的觉悟不是那么高的。他们在意的并不是绿水青山,而是票子帽子。只要有钱花,亲戚朋友能够给安排个好单位,吃上皇粮,就很好了。至于环境污不污染,人民群众身体健康不健康,不是他们关心的。地下水、自来水污染了,不要紧,他们可以喝纯净水。

  吴兴平这个新书记,不管是谁线上的人,能够给他们带来实际的好处,他们便拥护;如果是反过来,嘿嘿,那就不要怪大伙不给你捧场!

  “兴平,我问你一个问题!”

  走到一条小桥上,柳俊停下脚步,双手撑在栏杆上,望着桥下的河水,缓缓说道。

  “省长请问!”

  吴兴平站在柳俊的身边,说道。

  “你认为,你为什么能够担任原南市委书记?而不是别人来坐这个位置?”

  柳俊扭过头,望着吴兴平,徐徐问道,语调平静。

  这个问题有点大,吴兴平也没有想到柳俊会问得如此直接,一时之间,有些犯愣怔,不知该如何回答柳俊“犀利”的提问。

  柳俊也清楚这个问题,吴兴平不好回答,略微顿了一下,缓缓说道:“因为你是瞿浩锦书记的秘书。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包括我。我想,你追随瞿浩锦同志那么久,对于他的正直,他的坚持原则,应该是深有体会。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我支持让你担任原南市委书记。但是你要好好想一想,你现在,是把什么放在第一位来考虑的?”

  吴兴平顿时一惊,双眉紧蹙,似乎真的陷入了沉思。

  “原南市的第一个造纸厂,是什么时候引进的,你清楚吗?五年前吧!那么,在原南市没有造纸厂的时候,是不是财政就崩溃了?干部就发不出工资了?那些在造纸厂工作的工人们,没有造纸厂的时候,他们就不用吃饭?”

  柳俊继续说道,声音依旧很平静,并没有发火或者提高声调。

  “五年前,没有造纸厂,原南市能够发展下去,为什么五年后,没有造纸厂,原南市就好像面临灭顶之灾呢?兴平,不破不立,这句话,值得你好好想一想了。”

  吴兴平长长舒了一口气,望向柳俊,神情坚定地说道:“省长,我明白了!”

  “嗯!”

  柳俊点点头,继续缓步向前。

  吴兴平忙即紧紧追随在后。

  “兴平,治理一个城市,不是那么简单的,有很多方面的问题,需要你去考虑。原南市现在的情况,和一些沿海发达城市,其实有很多相似之处。唯一不同的是,那些沿海的发达城市,是被房地产绑架了城市经济,而原南,是被造纸厂绑架了城市经济。这样很危险。我仔细了解过,五年前,原南市的干部队伍,远不如现在庞大。仅仅五年时间,原南市各种工作人员,增长了将近一倍。为什么会这样?就是因为造纸厂。有了造纸厂提供的大笔财政收入,原南阔气了,能够养更多的闲人。可以说,五年来,原南以森林大量砍伐、河流严重污染为代价,换来的这些财政收入,基本上没有用在老百姓头上,全都被各种公款消费的名义消耗完了。人员严重超编,就是最大的公款消费。兴平,如果让这种情况继续下去,那么,让你担任原南市委书记的决定,就是错误的。是A省省委,是我和刘飞鹏书记的失职。”

  随着柳俊平缓低沉的话语,吴兴平只觉得浑身冷汗淋漓。

  “兴平,治国先治吏。原南市的干部队伍,结构不合理,思想观念也很陈旧。这才是原南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作为市委书记,你要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个方面,认真的思考一个方案出来,逐渐的将这个不合理的干部结构消除掉,逐渐的将大家的思想观念改变过来。这是你最大的任务。只要把这个最基本的问题解决了,具体的经济建设,不愁抓不起来。集众人之智,最大限度的发挥团体中每个人的力量,是一把手最应该关注的大事,也是检验你个人能力的标尺。”

  柳俊双手背在背后,一边缓步前行,一边不徐不疾地和吴兴平做倾心交谈。

  吴兴平嘴里连声答应,脑袋里翻江倒海。

  瞿浩锦离开A省之后,吴兴平私下里与汪国钊走得比较近。不是因为汪国钊平易近人,而是因为吴兴平觉得汪国钊有本事,不但是经济建设的强人,官场权谋手段更是了得。吴兴平希望能够经常得到汪国钊的指点。

  汪国钊也确实没有令吴兴平失望,私下相处的时候,时常会点拨吴兴平几句。虽然每次均是语焉不详,点到即止,吴兴平还是悟出了很多道理。一些看上去乱糟糟的事情,经过汪国钊轻轻一点,似乎就变得简单起来,拨开云雾见青天了。

  除了汪国钊,柳俊是吴兴平又一个佩服的人。只是双方“阵营”不同,吴兴平小心翼翼地保持着和柳俊的距离,不敢和他走得太近,至于说到请教,更是不会了。

  然而今晚上,柳俊平缓地给他说的这一席话,却在吴兴平心里激起了巨大的波澜。

  恍惚之间,吴兴平见到了另一番天地。如果说,汪国钊每次给他的指点,都只能归结到“术”的范畴之内,那么,柳俊这一番话,就是“道”!是他在立身官场的根本所在。

  柳俊明白告诉他,一把手最应该关注的是什么。

  明白了这个道理,吴兴平的思想境界,立即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对于从来没有主政一地经验的吴兴平来说,这是至关重要的。

  两相比较,高下立判!

  “兴平,就具体的经济工作而言,原南也不是没有优势的。原南最大的优势,就是充足而且相对低廉的劳动力资源。把这些人全部组织起来,输出去,以前是可行的。但是现在,可以不必这样了。沿海,特别是珠江三角洲的制造业城市,现在都面临着招工难的困境。随着中央对三农工作支持力度的持续加大,越来越多的农民工,不会再出远门打工了。所以,你要在这个方面多开动脑筋,争取把沿海城市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引进一些到原南来落户。这样,不但解决了财政收入的问题,也解决了很大的就业问题。这一点,省政斧会给你们一定的支持。就是我个人,也能给你们牵线搭桥。承接沿海城市的产业转移,可以作为你们下一步经济建设的重点来抓。”

  “是,省长,我记住了。”

  吴兴平恭谨地答道。可以听得出来,他的恭谨是发自内心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