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阴阳道典 > 第1266章 要不要挑一个
  “不要这么悲观,止戈林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的。”

  木童微微一笑,脸上露出淡淡的傲然。

  小二黑一呆:“你还真准备在这儿等下去啊?”

  “嗯。”木童点点头,“师父要我们等,我们自然要等。只要小少爷没出现,我们就不会走。”

  “就凭你这片破林子?别闹了!”

  抬爪指指屋外,小二黑近乎*的道:“老兄,你这破林子的树叶加起来还不一定有外面的人多,如果不是叶叔他们坐镇人家早打进来了!咱别这么死心眼行吗,要变通,变通知道吗!这点你真该跟大白猪学学,换成是他在这儿,管你谁的命令早就一溜烟跑了,不管你想做什么咱总得先把命保住再说吧?”

  “可我不是小少爷啊!”

  想到李初一,木童摇摇头正色道:“人与人是不同的,小少爷有自己的信条和道理,我也有我的。恩师如父,师命难违,莫说为的是小少爷,就是为了个不相干的陌生人,只要师父有命,我都会等。”

  “我...!”

  想骂娘,但话到嘴边实在是懒得说了。

  无奈的瘫靠在鸡米饭身上,小二黑吧嗒着狗嘴,深刻的体会到“老鼠儿子会打洞”这句话有多他吗的正确了。

  道士的不拘一格,教出来的李初一也跳脱异常。而木童显然跟他那位师父学了个十足十,都是一般的死心眼。

  木青丘为了给沐方礼报仇竟然敢只身南下刺杀宇文太浩,若不是恰巧碰到了绿姑等人,他怕是没等见着人面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木童和他那位师兄木笒也是如此,一个守着止戈林,一个守着不武谷,任大衍几十万人马层层包围也不为所动,半点撤退的意思都没有。

  “好吧。”

  挠挠肚皮,小二黑没好气的道:“就算你真把他等来了,外面这么多人你觉着他能进来?我可提醒你,天上地下都被大衍给封锁了,就连这附近的空间都给禁锢了,大白猪想进来就只能硬闯。啧啧,几十万衍兵,你让他硬闯,你是想帮他还是想玩死他啊?他能来找你才怪呢!”

  “这个你不要担心,我在外面安排了人盯着,只要小少爷现身漠北,自由办法将他安全的带过来。”

  木童说的很自信,小二黑顿时眼前一亮:“你手里还有进出的办法?能瞒过外面的人?!”

  没有直接回答,木童神秘一笑,再次说道:“我说过了,你不要那么悲观,止戈林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的。我们能屹立漠北这么些年可不仅仅是因为四宗的默许,没有几把刷子谁能在这片土地上站得住脚?而且,我也没你想的那么迂腐。师父要我们等但没要我们死等,真到事不可为时我自然会带你们离开,但在那之前我是肯定不会走的。我不会扔下小少爷不管,更不会让师父失望。”

  同样的问题,在外面也有发生。

  刚刚打退了衍兵的攻势,满身血迹的叶之尘认真的擦拭着长剑,对身上的血污丝毫不加理会。

  “叶剑圣!”

  一个又矮又胖的小老头笑吟吟的走进过来,冲旁边恭敬行礼的沐雪晴摆摆手示意不必拘礼,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叶之尘身边。

  “郝前辈!”

  看到郝大力,叶之尘顿时露出敬重和感激。

  方才衍兵围攻,沐雪晴一时不慎陷入重围之中,他想救却被一个飞升期的金甲将军拖住了手脚,若非郝大力凌空杀到,沐雪晴很可能已经香消玉殒。

  想起大战的战阵叶之尘就阵阵心寒,大衍三伐太虚他听过无数次,自身也经历过几十年前的那次偷袭,可真正让他感觉到大衍战阵之威的还要数这一次。

  几十年前的那次偷袭大衍兵员有限,且不少人都散落各峰并未齐集凌霄峰上,是以战阵的威力只是小有所露,而现在不同。

  止戈林周围的密林被衍兵一一伐倒清了个一马平川,大军攻来放眼望去,天地间全是攒动的人头。如此多的人凌而不乱,三五成群结为战阵,一人死亡立刻便有旁人自觉补上,配合之默契让人看着都感觉头皮发麻。

  若干小战阵契合为大战阵,几个大战阵契合为更大规模的战阵,撇开攻守之类的用途不谈,无论大战阵还是小战阵最本质的作用只有一个——将若干衍兵拧为一人。

  不知是哪位天才最早提出的狂想,大衍的战阵并非普通阵法那样将与阵修士灌注的法力融为一体,而是将阵内所有人员的全部串联起来形成一个整体。

  如果说正常阵法像一幅画,是将每个修士贡献的法力当做不同的颜料组成一幅精美的图案,那大衍的战阵就是调色盘,直接将所有人的法力粗暴的混为一体。

  这里面不仅包括法力,甚至还包括神念和思想,每个人的精、气、神都彼此交融高度契合,其中任意一人都可以借用所有人的力量,对付他们任何一个就等于是在对付他们所有人。

  是以,一个不值一提的衍兵在战阵的加持下顿时就能发挥出远超想象的恐怖战力,阵法内的人数越多、契合度越高,战力飙升的就越惊人。

  这种法门目前也只有大衍皇朝能用,因为每个人的精、气、神都是不同的,就算孪生子之间也有差异存在。而大衍之所以能用是因为大部分衍兵的修为都是依靠丹药填鸭般硬性催升上来的,其法力虽然虚浮但比起正常修士来讲要单纯得多,里面没有掺杂太多个人感悟之类的“杂质”,使得他们的法力特性几乎就等于他们所服的丹药药性。

  雷同的法力,同吃同住的生活,再加上大衍精心打造并不断完善的训练体系,使得衍兵的契合难度远比正常修士要低得多。

  同一种战阵就算被人学了去,正常修士运用出来也根本达不到衍兵配合的效果,因为他们无法也不可能将自己的精、气、神与他人相融,就算他们是想结果也多半是双双走火入魔。

  是以,数万衍兵结成战阵铺天盖地的压过来时,即便叶之尘也感觉到了沉重的压力。那种感觉就像是眼前对付的并不是一群杂鱼,而是一个生有无数手脚的高手一样。

  而那个衍将便是在这位“高手”的帮助下将他死死拖住,眼看着沐雪晴陷入重围即将身死却救不得,还好郝家家主郝大力及时杀到,神兵天降般的将她给救了出来。

  这话并不是夸张,而是事实,或者将“神兵”换成“人形凶兽”更贴切些。

  别看眼前的小老头还不及自己胸高,叶之尘可知道老爷子展开身形后究竟是何等样子。

  简直跟小山一样庞大!

  直愣愣的从天空中轰然砸落,被砸了个正着的衍兵顿时跟大地融为了一体,附近的人也被震了个人仰马翻,离得稍近的吭都没吭一声便爆成了一团红白物事,稍远的则狂喷鲜血倒飞而出,一时间周围竟被清出了一大片染血的空地。

  而唯一完好无损的沐雪晴都有些傻了,呆呆的看着老爷子,也不知道是被小山一样的体型吓着了还是被这流星坠地的狂野手段给震着了,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叶之尘也给震着了,因为郝大力的体型。

  能收放肉身的妖族见得多了,能大能小的人这还是第一回见。要不是气息波动没错,他怎么也不敢相信郝大力会是个人!

  所以颔首行礼后,叶之尘的眼中泛着点点探究。

  郝大力一瞧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嘿嘿一乐也不解释,转眼朝着不远处的方峻楠努了努嘴。

  “方家小子实力长进得真快啊,这一比较我那几个小子简直笨得跟猪一样,连幼潇丫头都赶不上!”

  叶之尘也察觉出自己有些失礼,收敛心思轻轻摇头。

  “前辈谬赞,小徒是不错,但焉能与前辈的几位公子相比。大公子已颇具前辈雄风,二公子才智高绝,一手医术更是叫人拍案称奇,四公子修为尚浅但潜力极大,依叶某之见甚至比大公子还要略胜一分,只需好生打熬一番定成大器,最小的五公子......”

  本就不善言辞,叶之尘能一口气说出这么多夸辞来已属不易,到了郝家老五这儿他实在是找不出合适的夸辞了,因为郝宏硕已经被郝二爷诊治得快没人形了,简直比有一半狐族血统的无双老祖还要像个半妖。

  说天赋异禀?

  说智勇双全?

  怎么夸都像在骂人。

  郝大力苦笑几声摇摇头,小儿子这幅模样他也很心疼,而“妙手回春”的二儿子他是满心复杂的。

  既为郝二爷能救回垂死的幼弟而骄傲,又为他将郝宏硕弄成这幅鬼样子,而且还乐此不疲的一再“完善”而气闷不已。

  都记不清多少次了,八极盟那几个老家伙竟然开玩笑说老五是他和哪个妖族生出来的半妖,气得郝大力恨不得放开身形一肚子碾死那几个碎嘴的东西。

  “其实,他们五个里面资质最好的是老三,可惜...”

  郝大力眼中黯然一闪,叶之尘明知的没有多问。

  黯然只是一瞬,天生乐观的郝大力哈哈一乐冲着几个儿子一摆手。

  “叶老弟,有没有看上的,要不要挑一个做徒弟?”

  叶之尘愕然,半张着嘴巴半天也没说话。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