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葫 > 百五一佛光大手碎蛟龙
  焦飞偷窥了一回,收了青极宫的总枢玉印,心中琢磨道:“这两人摆明了是来寻我晦气,若不能未雨绸缪,给他们羞辱一番,也太划不来。只是小仙童秦渔可没什么能拿得出来的邪门法术,古怪法器……”

  “咦!有了,有一样法力可以拿出来用!”

  焦飞忽然记起在海外遇到空海和尚,自己送了对方青阳灯,对方转赠了自己三圈佛光,焦飞因为一直用不着,便都封印在体内某处窍穴里。

  “空海和尚那是便是佛门的不世高手,早就开了第九识阿摩罗识,法力之精深,元神级数以下堪称无敌。就这两个人,一个太不成器,一个贪花好色,便是一道佛光也足以把他们打的魂飞魄散!”

  焦飞心中有了计议,便放宽了胸怀,静等那两人来寻隙。

  小武神周炳林原是前朝武将,成名还在大唐帝国建立之前,凭着掌中一杆亮银哨棒,有打遍天下无敌手,三合之内败尽天下天下英雄的美誉。但凡是能在他手下撑过一招不死的敌军大将,都有资格在史书上标青一笔,可以用上悍勇,横霸之类的赞誉了。

  此人在十余岁便把周身窍穴练通,一身武艺到了绝顶,二十一岁上就到了先天之境,相当于道门炼气第三层感悟天地的层次,武艺不但等峰,而且造级。

  本朝曾有位海外小国东瀛来的文士,仰慕大唐文化,东渡来在中土,见大唐繁华就居留长安再不肯走,靠撰写野史谋生,此人所撰写的野史,十之**都在数千年后,乃至数万年后,把一篇文章写的光怪陆离,虽然不及吴承恩,蒲松龄等大家,却也杂书一成,长安纸贵,往往一夜之间就能卖上数千册,囊中颇丰,倒也活的甚是滋润。

  此人唯一一部,写了前朝之时的野史,便是一部《中土武将列传》,这部分为七部,其中《无敌部》便记了七位武将,说的只是这七人武艺高强,霸道强横,天下无双无对,只是恨不生在同一时代,只能从种种传闻中细作比较。这《中土武将列传。无敌部》第四位便记了小武神周炳林的平生事迹。

  此人武艺绝伦,只有一样,就好色,极端好色。

  曾有一个传闻,说他与敌国交战时,见敌军阵营中有一员女将甚美,便破阵冲撞,走马活捉了这名女将,便在马背上银辱起来。那位东瀛文士把这段故事大书特书,说的便是小武神周炳林,在数万敌军包围之中,尚能双棒齐挥,当真称得上是一代奇人。当时那一段文字,香艳之极,其中不少句子,堪称一时精彩,曾被无数长安浮浪子于深夜小巷中吟哦,勾引深闺怨妇。

  只是这小武神周炳林虽然武艺绝伦,兵法韬略却不成,终于在一场大败之后,苦战数曰数夜,手下兵将全数战死,只剩他一个仗着天下无敌的武艺杀透了重围,逃脱了出来。当时有个青帝苑的三代弟子游历中土,见周炳林气宇轩昂,是个美男子,就带回了东极大荒岭。他在这里修道百余年,凭着他先天之境的武艺淬炼出来的强横肉身,强走蛟十力一般的混煞之法,倒也炼就了一身雄浑罡煞之气。

  那个面目阴鸷的男子,曾因为一件小事儿,惹翻了周炳林,被打的重伤几乎垂死。后来就视这位小武神为妖魔,这一次不是在焦飞这里吃亏太大,这股恶气无论如何出不来,还不肯去求周炳林出头。

  这两人各有所图,周炳林也不理那个面目阴鸷的男子,走到了焦飞门前,便高声喝道:“在下周炳林,欲求见柳轻烟姑娘,不知姑娘可赏我一面。”

  小武神毕竟是武将出身,还是名标史册的那种,气派倒也极大,根本就不设花词,开门见山便提出了来意。焦飞在房间内缓步走出,还未答话,周炳林已经眉头一挑,低喝道:“你为何在柳轻烟姑娘的房中?”不过他可不是要焦飞回答,一喝的同时,已经猛然一拳击出。

  焦飞虽然也是修习过武艺的,但是面对这等级数的猛将,却是不敢以习过武艺自居。仗着自己修习黑水真法,力气绝不输人,单臂一横,一记普普通通的铁门栓封了上去。他尚想同时分辨一句,告诉此人,柳轻烟已经为骆真真收为徒儿,不在这里居住了。但是小武神周炳林这一拳,威猛无匹,拳头未到,罡劲已经肆虐。焦飞不管是真正的本事,还是替身的本事,都不过是炼气第四层凝煞,比对手弱了一个境界,他擅长的又不是这等近身的拳脚搏斗,居然给周炳林的拳风逼的呼吸不畅,一句话就在嘴边,却怎么也吐不出来。

  砰的一声闷响,焦飞和这位青帝苑四代弟子拼了一招,饶是他修习黑水真法有年,已经连黑龙铠都修炼了出来,终究还差了一步,黑龙分身是黑龙分身,真身是真身,未有到了两者合一的地步,居然被小武神一拳震的气血翻涌,心中暗吃一惊道:“我只道自己力大无穷,看来不用黑龙铠,还是比不上这个人,他难道跟蛟十力一般,也是走的混煞之法么?不然怎会有如此大力?便是老王的龙蛇罡煞,似乎也逊色他一筹。”

  周炳林身材高大雄壮,焦飞却还未发育完成,两者之间身高就差了快近一半,周炳林对自身的武艺极有自信,本拟这一拳就把焦飞打成残废,没想到这个看似瘦弱的少年力气却也惊人,居然结下了他这刚猛霸道的拳头。他微微讶异,把功力再度谷催上了一级,又是一拳打下,这一拳就像是把一座山凭空挪移,到了焦飞的头顶。

  这一次焦飞可不敢跟他硬拼了,桃花煞发动,无数桃花朵朵盛开,自己也赶忙后退了一步,凭着他炼气凝煞的功夫,已经能够驾风,这一步就退出了十余丈外。

  周炳林冷哼一声,喝道:“若是你用武艺跟我动手,我尚还会留手几分,既然你要比拼道法,可就怪我不得了!”他拳锋一震,焦飞发出的桃花煞凝出的桃花,顿时落英缤纷,都被拳劲绞成了花泥,一道青色罡气从手臂上飞腾起来,迎空化作蛟龙。

  其实到了炼气第四层凝煞的境界,真气显化已经算是惯常的手段,焦飞能把煞气凝为天河玄霜剑,小仙童秦渔能把煞气凝为桃花,周炳林把罡煞之气炼做蛟龙倒也不奇怪,蛟十力还能把罡煞之气化为紫电,只是他以丹成境界的修为,运用起来更为厉害。只是想要有这样一步的修为,凝煞炼罡两层,都要有一定造诣,也不是任何一个凝煞,炼罡的普通货色就能用的出来。

  焦飞微微惊讶这周炳林的修为,心道:“能把罡煞之气显化,更进一步就是凝聚雷法,此人怕是有几分丹成之望。”

  若是焦飞以天河正法拼斗,这一记对撼胜负还未可知,天河正法凝煞之后,真气之浑厚,就连许多丹成七八品之辈都比不上。但他以小仙童秦渔的功夫接招,这一记对撼的胜负就分明之极。六欲桃花劫的心法未必就比周炳林所学强上多少,修为高一级,自然便可压的死人。

  周炳林见焦飞从柳轻烟房中出来,又见焦飞相貌俊秀,只道两人已经成其好事,妒火中烧下已经起了杀机。青帝苑中除了青帝座下的三十六弟子,再就是罗神宵,方玉兔,孙履真的门下,其他人都得不着真传。周炳林凭了自身努力,硬走混煞之法,练成了一身罡煞,修为本就惊人,这一下全力出手,立时把焦飞震的几乎慑服不住小仙童秦渔的精魄。

  那道罡煞之气化作的青色蛟龙,浑身都带着凶恶之极的杀气,也不知是周炳林杀了多少生灵,才能够铸就这一股杀意,灌注到本身所炼的罡煞之中。

  焦飞体外的桃花随生随灭,眼看就抵御不住,要毁在周炳林手下。忽然这位少年的体内冒起了一圈佛光,不但抵住了小武神周炳林的罡煞蛟气,一把捏碎,犹自有反击之力,迎空化成了一只大手,捏了一个菩提印,狠狠拍下。

  小武神周炳林和那个面目阴鸷的男子,被这道佛光大手拍中,顿时一起吐血,这一道佛光是遇强愈强,尽管他们两人修为高低相差极大,但是所受的伤却是一般轻重。空海和尚留下的三圈佛光,只是为了保护焦飞,并不是想要助他杀人,故而用的是燃灯佛宗的心灯问禅法门,敌人有多大力气来,便有多大的法力反弹,并不会伤了敌人的姓命。

  除非敌人出手绝不容情,把全副的功力都运用了出来,那佛光反弹之力也会绝大,一击便能杀人了。

  焦飞也没有料到,空海和尚留给自己的那三圈佛光卷如此精妙,正自有些后悔,这一招不能重创了这两人,还有两招不知成也不成。周炳林已经抓起了那位面目阴鸷的男子,驾驭了遁光飞空就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