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侠影恩仇记 > 第一百三十六章:出手惩治
  那瘦子说道:“这还不是最令人无法接受,我在这里观察了五六来天,那**竟然怀上不知道那个男人的野种,你说这女人要不要脸”。那李大哥“哎”了一声,说道:“真是扫兴,我那么大老远的跑过来,还以为捡到了现成的便宜了,谁知道竟是个大肚婆。我说闵老弟,你觉得我们掌门会要这种货色么?”。凌霄城听得这里,才知道他们二人说的不是云水瑶,说的是另外一个怀着孩子的女人,但听的这二人粗言秽语,不管说的是谁,心中总恨不得狠狠的教训一下这二人,以平息心中的怒火。

  那瘦子闵老弟说道:“李大哥这你就不清楚了,现在我们派内四分五裂,连那个掌门信物都不知道落在谁的手上了,没了这掌门信物,谁也坐不了掌门的位子。再这样耗下去,总有一天大家伙的就会说要以武功高低决出掌门之位。而我们大哥在派内的武功未必是第一,要坐上这掌门的位置可有些不容易,因此我们才要多搜罗一些姑娘,给大哥练练功才是,等我们大哥坐上了这掌门之位,你我二人不就有出头之日了么?”。

  那李大哥点点头,说道:“大哥练掌法要的处子,这**也行?”。那闵老弟说道:“我们在这一带抓了那么多姑娘,这里都人心惶惶,早就将自家姑娘藏起来了,哪还有什么姑娘给我抓呀,我们总不能硬闯进他们家里,抢了那姑娘就跑吧?现在好不容易寻找一个孤苦无依的***现在不下手,要是她也跑了,我们该怎么向大哥交代”。

  凌霄城听到这里,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怒火中烧,听到这里,他终于明白了,这二人定是天禽门的人,之前在罗家庄附近,李子木为了练那“阴阳合和掌”,令门下弟子将附近的少女都绑了来,破了他们的处子之身,给他练功,害的那些少女含愤自杀。李子木将凌霄城和江依依打落山崖一事,凌霄城还耿耿于怀,今日更是撞上天禽门这种卑鄙无耻行径,他心中如何能忍。

  只听的那二人一直在争来争去,那胖子非要说一定要处子才可以给他们大哥练功,那瘦子则说“管他那么多,先把抓了来,大哥不要的话,到时候我们就......”,后面不堪入耳的话,凌霄城即使想不听,它也一字一字的钻进他的耳朵,心中再也忍耐不住,纵身飞跃,拔出长剑将那瘦子的右臂削了下来。

  只听得“啊”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那瘦子断臂处血如泉涌,跌倒在地上翻来滚去,嚎叫不已,地上到处都是鲜血,腥气逼人。那胖子见状,想要抽出腰间长剑,凌霄城哪容的他还手,长剑一抖,将他右臂五根手指削了下来,那胖子倒硬气的很,哼都没哼一声。

  酒楼上的哪里见过这样的血腥的斗殴场面,吓的一蜂拥跑下楼去了,云水瑶也惊呆在原地,她也不明白凌霄城为何突然间狂躁不已,拔剑伤人。

  凌霄城怒道:“我问你们一句,你们便答一句。如有一句话不老实,我就把你们双臂给削了下来,听明白了吗?”。那胖子倒冷静的很,点点头,那瘦子却在杀猪般的惨叫,说道:“好好好,少侠饶命”。凌霄城问道:“你们可是天禽门的人?”。那胖子点点头,说道:“是”。凌霄城又问道:“你们大哥是谁?”,那胖子犹豫了一下,那瘦子急忙说道:“是李子木李大哥”,凌霄城一听到“李子木”三字,心想果然是他,顿时满腔怒火,又问道:“你们刚才说的那姑娘现在在哪里?”。那胖子一怔,自己那么小声说的话,如何给这少年听了去,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姑娘?”。忽觉右臂一凉,整条手臂竟给凌霄城无与伦比的快剑给削了下来,只听凌霄城怒吼道:“这话不老实!”,那胖子右臂被削断,忙伸出左手点住自己的穴道,止住流血。他见眼前的这少年眼中犹如喷出火来,就像一只发疯的猛兽,心下骇然,说道:“从此处往西行几里,有个竹林,那骚......那姑娘便住在那里”。

  凌霄城说道:“好,你要是敢骗我,你们就是躲到天涯海角我也能将你们找出来”,接着又说道:“你回去告诉李子木,他若是再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我凌霄城一定杀了他”。说着长剑一挥,剑气所至,将周围十来张桌椅一并削断,这二人哪里见过如此厉害的剑法,早就吓的气都不敢喘一下。

  凌霄城走出云水瑶身边,说道:“你身上带有银子么?”。云水瑶拿出几两碎银交给凌霄城,凌霄城走到掌柜的身前,那掌柜以为他是要来杀了自己,忙白手说道:“大英雄饶命呀,小的上有父母要赡养,下有孩子要抚养,可怜可怜我吧”。凌霄城说道:“这是酒钱还有损坏你桌椅的钱,你看下够不够”,说着将银子递给他,那掌柜的如何敢接,只是不断磕头说道:“谢谢大英雄不杀之恩,谢谢大英雄的赏赐”。

  凌霄城走下楼来,见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心中怒气难消,他无意间摸了一下胸口,碰到一坚硬的东西,拿了出来,原来竟是三个月前铁修交给他天禽门的掌门信物,想起刚才那胖瘦二人说起天禽门掌门信物丢失,谁也坐不了掌门的位子,又想起铁修临死之前要自己继任天禽门的掌门,陈双雁和白灵也要自己来做天禽门的掌门,但一想到天禽门门下的弟子都是这般龌蹉之徒,耻于与他们为伍。

  一撇眼间,看到一个身穿淡红色衣服的女子在街边买布料,这身形竟有些熟悉,凌霄城呆呆的站在原地,心砰砰的乱跳,那女子买完了布料,又去一包子铺买了几个馒头,去菜铺里买了一些蔬菜,白豆腐,在一个猪肉铺前犹豫了一下,与屠夫讨价还价,终于还是买了些两肉,便往西走去,她走的极为缓慢,每一步都走的很踏实,很稳健,生怕会弄坏了什么东西一样。

  chaptererror;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