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李飞刀玄衣行 > 第679章 抗住
  慧恩禅师的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道:“见到了,远远的看了他一眼,并未与他相见。”

  说到这里,慧恩感慨的叹了口气:“佛家讲缘法,没想到他竟然与老实大师结识,这也算是他的造化了。”

  谢不败哈的笑了声,道:“老和尚你一生都在藏拙啊,以往在江湖上老夫虽听过你的名头,只不过以为你是个佛法精神的高僧,若非李大公子将你救出,老夫都不你竟然也是位大宗师。害的老夫当年以为自己已经中原无敌了,只能等着那些鬼上门,若是知道你有那般本事,老夫必定要与你战上一场的。这回更厉害,不声不响的传给你徒弟‘四照神功’这样的绝世宝典,当真让老夫都吃了一惊啊。”

  慧恩和尚微微笑了一下,道:“武功,在僧侣来说一是为了防身,二是为了镇魔,与争名夺利无干,又何必在人前显露呢?一切随缘便好”

  李勿悲听到这话,不由赞叹道:“大师好佛性。”

  谢不败想了片刻,亦道:“你这样的才算是正和尚,比少林寺的那些秃驴强太多了。”

  事涉佛门各宗,慧恩和尚也不好多说什么,说多了就是口业,然后转开话题道:“勿悲先生的口齿比之求出老纳时又灵利了许多,可是以然完全适应了凡?”

  李勿悲点点头,又摇摇头,道:“还差一点,但是估计……快了。”

  “凡啊。”谢不败愣了片刻,接着道:“李大公子,老夫与老和尚这般岁数,肯定是没法子对抗凡天罚的,若是年轻时,身体还处于巅峰状态,老夫倒是有信心挑战一下,但是如今……”

  说着话,他摇了摇头,继续道:“不如便像6前辈那般,将‘持世’这种怪东西以秘法嵌在我跟老和尚体内,这样一来我两人虽非凡,但亦可挥部分凡之能,将来面对敌人时也能凭添几分战力。大公子觉得如何?”

  李勿悲摇了摇头,道:“持世是天尊所造,这世上到底有多少,不得……而知。他造出来的东西,肯定会有……反制的手段。若是在最后的紧要关头,二位心智受控,成为李某……的敌人,那才是最糟糕的事情。”

  听到这话,谢不败无力的坐下,失落的道:“若不能凡,怎么可能战胜他们?我们的力量太过单薄了啊。”

  慧恩呵呵一笑,也跟着坐下来:“随缘而已。”

  李勿悲却摇了摇头,道:“当年,李某以重伤残破之躬顶过……天罚。因无法无全控制凡之能,只算半……步。这几年来,已然渐渐恢复,可掌凡之威。那时的李某远不如二位,二位等机会……到了,试一下又有何防?”

  谢不败哈的笑道:“是这个道理,等机会到了,冲一下又有何防,大不了粉身碎骨而已。”

  慧恩手捻佛珠:“善哉。”

  三人就此打住话题,再不多说什么。

  李勿悲将目光落在晕厥的李寻欢身上,无奈的摇了摇头,暗道:二郎的性子还是太软,太善了,知道有我阻隔,他回不了京,便耗尽真力用出那一招……这是在逃避啊。

  想到这里,李勿悲伸出手指,在雪地上画了一个圈,随手一画之后,这个圈子便再也没有风雪降临,然后他便在圈子里写下一句话:“迎难而上,方不失大丈夫本色。”

  希望日后你在最无力时,不要想着逃避。他这样想着,接着将目光看向了南方。

  “小弟,你一定要抗住啊……”

  轻声的念叨,飞散在漫天风雪当中。

  ……

  京郊以北。

  放置景和皇帝棺椁的无名荒山,前方的那座寨子里。

  以马宗宝为的一千五百损虎卫已经严阵以待。他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他们只知道大督帅说,敌人很强大。

  既然很强大,那就应该由损虎来迎战,这对他们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难道让弱鸡一样的牧戈去对付?别开玩笑了。值得三千损虎分出一半人手来迎战的敌人,牧戈那种在战阵时只能打下手的队伍还是不要添乱的好。

  这是损虎们的想法。

  残阳之下,损虎众身后的那座木质高台上,新武,李知安,孙天机,东方卓,梁九溪五人,神情肃穆的看着天边即将隐没的夕阳余晖,心中难免有些忐

  忑。

  在今年三月初的那天,知道了有关皇家的秘辛,翻阅了上灵殿内所有有关那些“鬼”的记录后,李乐就在等着这一天了。为了这一天,他此前绞尽脑汁的做过很多计划,却一个一个的都被推翻了。不得已之下,只能以一种十分隐秘的暗喻方法跟莫惜朝一起进行谋划。

  虽然是两个人一起的谋划,但也算是群策群力了,最终将整个计划完全敲定了下来。然后浩大的工程便开始实施,历时三个多月的时间,终于完工。值得庆幸的是,在此其间那些鬼并没有到来,给了自己充分的准备时间。

  而正好,他借着海贞如的捅出来的事情,把大多数玄衣都明正言顺的派了出去。如此一来,敌人很有可能在收到这样的信息之后,或许便会少派些人过来吧。这也算是无可奈何之下的示敌以弱了。

  以卵击石这种蠢事李乐是不会去做的,在他看来,为了一个死人而把自己多年以来的心血完全葬送进去,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当然,为了照顾新武皇帝的情绪,他是不会这么明着说的。

  新武也知道,这个时候积蓄有生力量,以图日后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所以便同意了李乐的这个计划。用他的话来说,与其让那些人将父皇的遗脱带走亵渎,倒不如让他们留在这里给父皇殉葬!

  如今这一天终于来了,李乐心里却十分没有底气。他不知道自己的计划会不会顺利施行,这中间又会不会产生什么变故,一切都是未知的,最终就看这一战了。

  高台之上,李乐似乎有些庆幸的道:“还好把云战给调开了,不然的话以那家伙作死的性子,这回肯定是死的妥妥的。”

  孙天机凝眉道:“损虎之战力是老夫平生仅见,可他们面对的敌人却实在太强大了,最底等的都是宗师人物,而且还是数量未知。小子,老夫问你,这一千五百损虎,最后能活下来多少?”

  李乐沉默片刻,有些哀伤的道:“如果不出意外,不生烈宗时那样的大事件的话,应该能活下来六七百人吧。”

  “损失过半啊。”孙天机摇了摇头道:“可惜了。”

  李乐将百戮刀从鞘中抽出,随意的比划了两下,然后道:“到时候尽量挽回损失吧,我会冲在第一线,挥指全局。孙爷爷,九公,就如先前商量好的那样,其他的你们不用管,尽量托住那些大宗师。另外,小桌子,你护着至尊切不可参战,等我们退入山体之后,你与至尊便快离开,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孙天机与梁九公点头的同时,东方卓抱拳躬身,沉声道:“尊大督帅令。”

  新武至尊深深吸了口气,想说出诸如与李乐一起战斗的话来,但是却又忍住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不是以往可以随意任性的太子,而是关系到整个国家安危的皇帝,那样莽撞的事情不是他该去做的。所以也只能轻轻点头,算是认可了李乐的话。

  梁九溪手中拿着一块金玉牌子,长声叹息道:“他们选的好时候啊,七月十五!看来他们真的把自己当鬼了,既然是鬼,那就应该下地狱,来阳间做什么?”

  说着话,他用力将那牌子砸下,摔的粉粉碎。

  牌子上面的内容他们先前已经看过了,只是简简单单的六个字:“鬼节,午夜,收尸。”

  这金玉牌子便是那些人到来的信号。

  昨天夜里,梁九溪在桃源山打坐练功的时候,这块牌子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他的怀里。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这样的牌子,第一次则是在武宗大行,景和皇帝刚刚继位的时候。那个时候,这块牌子是出现在他师父手里的。

  然而,这样的牌子,自大商立国到现在,已经收到十块了,除了太祖高皇帝殡天,他们是直接过来抢夺遗体,并没有任何征兆之外。其他历代皇帝大行之后,他们都会送来这么一块类似乎的牌子,上面写着他们将要到达的日期。

  这不是战书,只是代表着游戏的开始。

  孙天机长声叹息,显得有些无力的道:“难怪有传闻说,大商历代先帝总是会表现出一股让人感到莫名奇妙的疯狂,面对这样的敌人,又有谁能不疯?”

  接着他摇了摇头,无比遗憾的想着,如果当年能忍住不对看李勿悲凡,自己便不会出现心灵漏洞,那么此时的自己,应该比年初夺位之争时出现在桃源山的那个舒机院地仙要强吧。这样一来,此战时也能多杀几个大宗师。

  不过可惜,这世上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如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