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破苍空 > 第十六章:帝兵聚(上)
  四头浴火神鸟拉着一架战车凌空飞过。

  目睹了以名宿境火禽为驭兽的战车飞过,无数修者失色。

  “是赤族重宝火屠战车!”

  “传闻火屠战车为赤族族长赤彦贤座驾,难道是赤王经过?”

  “赤族族长赤彦贤已是生死境第六转的无敌王者,按说赤王应该闭关渡生死,难道有大事发生惊动了赤王亲临?”

  看到火屠战车经过的修者议论纷纷,能让本该闭关渡生死的赤王出世,定是有惊天之事发生,修者们不由神色凝重,数月前死地异变,苍天出血雷鸣轰轰,难道余波还未散尽?

  出身宗门或者家族的修者纷纷向宗内或家族报信,生怕有余波波及自己的家族或者宗门,但也有修者意动,决定顺着火屠战车前进的方向追踪,看能否碰到机缘。

  火屠战车内。

  赤族族长赤彦贤和数位赤族长老静坐,突然,赤彦贤神色大变,惊道:“糟糕!赤霆的气息被人遮蔽了!”

  “霆儿身有我族特有的印记,能遮蔽气息的手段少之又少!难道是有人动用了帝兵?”有长老震怒怀疑。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动用帝兵遮掩?”

  “霆儿向族长传信时,急切要求请帝兵,难道就是因为有人妄动帝兵?”

  众赤族长老震怒着议论,赤霆身上凝聚着赤族的未来希望,决不能出事!

  赤彦贤神目中有神秘流光流转,整个人身上骤然散发王者威严,随即有七色光晕自眼眸中直射而出。

  “族长竟然动用了望界之眼?”有长老惊道。

  望界之眼,练至臻境,一眼可望便一界,赤彦贤虽然达不到一眼望穿一界的神威,但却能循着因果洞察蛛丝马迹,但是,在生死境动用此术,却对自身本源是重负。

  “霆儿何德何能,竟然令族长这般重视!”有长老和赤霆有直系血亲,看到赤彦贤这般不计代价后,诚心铭谢。

  赤彦贤眼眸中神光消散,听到族人这般铭谢后,摇头道:“凡我族天骄,便值得本座这般付出!”

  说完后,他遥指远方:“霆儿的气息在三千里外消失,情况不明,我便动用梧桐木加速行路!”

  说罢,赤彦贤祭出梧桐木,只有米长的梧桐木迎风变长,转瞬间便化作一根长过五十米的惊人树身,树身之上隐约间有凤凰起舞。

  火屠战车速度暴增,犹若流星疾飞而过。

  帝兵加持战车的一幕让注意赤彦贤的各路修者失色。

  “快快回报宗内,赤彦贤祭出了帝兵!必有所图!”

  “族祖,赤王携帝兵出现,意图不明!”

  一时之间,中域之地风云突变,但凡有底蕴的家族和宗派,纷纷唤醒终极战力,以备不测。而没有终极战力为底蕴的家族或者宗派,只能开启封山或者护族大阵,生怕有恐怖余波波及自己。

  中域,天云宗主峰。

  “什么?赤王携帝兵梧桐木出现,意图不明?”主峰长老殿内,一众长老相继震惊,帝兵不同于其他,是镇族、镇宗的终极力量,虽然不怕强取豪夺。

  但若没有大事发生,达成默契的圣地和帝族是不会动用帝兵的,尤其是赤族属于东土势力,贸然携带帝兵入中域有冒犯天云宗的嫌疑!

  毕竟帝兵碰撞,威力太过惊人,唤醒神祗的帝兵一缕神威就能令大山崩塌,令城池毁灭。

  “难道是数月前死地事情的余波?”有长老疑惑。数月前有大限将至的至尊遁入死地意欲探明苍天出血的缘由,却被神秘力量所伤身陨。

  “不是!”有长老解释:“赤王去的方向不是死地!”

  “无论如何,赤王在中域明目张胆的动用帝兵是对我宗的不敬!我宗必须做出反应!”有长老强势说道。

  “正是如此!”

  “既然如此,那便令紫气峰出动帝兵紧随!中域乃我天云宗之中域,不是帝族可以随便逞凶的!”

  一道流光自主峰长老殿飞出,直飞紫气峰,遁入了紫气峰大殿当中。不久之后,紫气峰大殿内有飞舟飞出,其方向,直是赤彦贤所乘火屠战车的方向。

  ……

  战龙旗化作遮天大幕,将这一片天地隔绝,而帝文突然的倒戈更是令赤族的两人失措——对任何一支帝族来说,帝文太过重要了!而且帝文的倒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先祖对后辈的否定,这个罪名太大了!

  哪怕是一族之主,也扛不起这般罪名!

  刚刚遭受了神秘气机化作的长鞭鞭打过的赤霆,在剧痛中冷静下来后,忌惮的望着遮天大幕,随即目光直直望向战天。

  这杆有真龙身影的大旗,刚才就是从战天身上飞出的!

  “你到底是何人?”赤霆一直不敢小觑这个少年,甚至第二次见面就没有废话直接封禁了战天,但他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身怀这般杀招!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