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五行御天 > 第1442章:少主何处不可去
  “长征,我不知道格局大如何,格局小又如何,但我知道你。修元界没有你只会一片混乱,我和轩轩二蛋他们能不能活着都是未知数。舍小家为大家那是傻子才做的事,只有我们自己好了,才能去考虑其他,自己都不好,哪里有精力去管别人好不好,这是你说的,我始终也是这么认为。

  冰凤是你用命换来的,凭什么还给寒玉宫。就像你说的,冷寒玉对你有大恩,你欠着这份人情,你要是把冰凤还给冷寒玉我不阻止你,这是还人情,与还给寒玉宫性质不同,但也不是现在就还,你总得突破阴极境再说吧。”

  “我也没说现在就还给她。”

  猿青山哈哈笑道:“这就成了,等你破境想将冰凤还给冷寒玉你就还,我不会阻止你,另外,你还得多给她一些仙草药,那是我欠她的,还别说,她给我的风行阴符是真不错。”

  “风行阴符?”戚长征诧异道,“你就是为了风行阴符?”

  猿青山拿出一张风行阴符,不无得意道:“寒玉宫独有风行阴符,高阶仙符,这回就要了两张,送你一张,你用过就知道。”

  戚长征无语,取出一叠风行阴符递给猿青山,“你要多少我给你。”

  ……

  ……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月圆之夜是何模样……漫天星辰又是何模样……”

  夜色昏暗,冷寒玉在殿外观天,喃喃自语。

  戚长征离开再未前来,结束晚修,她便来到殿外,想象着戚长征日间对她说的夜空景色。对于从未离开过仙界的她来说,月色是传说中的景色,漫天星辰只能是想象中的景色。

  不知过去多久,冷寒玉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忽有轻风拂面,心头一喜,回头看去,却不是戚长征到来。

  “师尊。”

  到来的是冰彘。

  “玉儿,你……你见过戚长征了?”回到殿内,冰彘问道。

  冷寒玉颔首道:“午间见过一面。”

  冰彘低沉道:“玉儿,你决定留下来,师尊不会强迫你离开,只是师尊必须提醒你,我们都是冰仙,万万不可感情用事。”

  冷寒玉道:“师尊放心,弟子心里有数。”

  冰彘叹了口气,柔声道:“玉儿,千年修至阴阳极境大不易,你能谨守本心不为外物所扰师尊欣慰,其他的话师尊也不多言,你已贵为仙君当好自为之。

  此次前来有两件事要交代你。

  其一,下月冰玉与糊涂到来,师尊怕是短时间不能离开祖殿,糊涂还需你来指导修炼。至于冰玉,将这块令牌和玉简交给他,让他依照玉简行事。”

  冷寒玉应下。

  冰彘接着说道:“另有一事,与戚长征有关,昔年他窃取阴脉之事你已知晓,冷枫追捕遇见帝后无功而返,这道阴脉后来便是帝后收了去,如今重回戚长征手中,师尊此来便是告知你,无需再去向他索要阴脉。”

  “弟子不认可此事。”冷寒玉沉默片刻,平静说道:“冥君窃取寒宫阴脉,致使寒宫沦落,此为先例。毕竟千万年岁月太过漫长,外界早已

  淡化此事,兼之冥君重回仙界于天外天征战,寒宫阴脉落在颜如玉手中,鲜为人知,不收回也就罢了。

  可我宫阴脉遭窃,多为外界仙人知晓,若是不予收回,我宫威望大损,难保不会出现试图窃取阴脉的仙人。玉儿认为此风不可长,不在戚长征手中便罢,既是在他手中就当收回。”

  “玉儿,此乃你父定下之事。”

  冷寒玉陷入沉默。

  冰彘道:“玉儿,你能如此考虑为师欣慰,你父为何如此你当心中有数,百年时光并不长,百年之后阴脉还将归还我宫,无需在意短短百年。”

  冰彘离开了,冷寒玉孤坐殿内,明珠光芒柔和,照在她身上却显得冷寂。一夜过去,天光射入殿内,冷寒玉起身离开。

  ……

  ……

  这一夜戚长征和猿青山一直在交谈,直到天明才各自修炼。

  十多年未曾使用冰凤修炼,脱去黄袍,刮骨阴风入体,时隔十多年,再次体会到冰寒阴元充盈体内,戚长征很是享受这个痛并快乐的过程。

  猿青山早已结束晨修,在阳元极度充盈的左殿修炼一个时辰,神清气爽,离开左殿见到右殿殿门紧闭,他忽然想到松鹤观拜师经历不由轻笑出声。

  那个时候在修元界与戚长征拜入松鹤观修道,入土峰拜师吴昊,同样是在一座大殿内,同样是在左右偏殿,那个时候他们都只是方入道的小修士,如今却已身在仙界为仙人。

  灌了一口果子酒,心情甚好,打开殿门,殿内与殿外有一层黄芒分隔,殿内这边不会受到威压干扰,迈过黄芒威压如约而至,龙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