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战主 > 第二章呼吸之间玄功成
  “小子!”

  站在王冲面前的大汉见王冲马步一蹲,气势非同寻常,登时起了疑心,对着王冲厉声喝道:“你之前练过武?”

  此时王冲正自闭着眼睛默默体会自己体内的变化,被这大汉一声猛然大喝,惊的体内气息一颤,差点走了岔道,浑身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正在运行的气息瞬间返回丹田。

  王冲大怒,急忙睁眼,“干鸟毛啊!”

  他怒气冲冲站起身来,手指面前的大汉,“你娘的,显摆你喉咙大是不是?”

  大汉一愣,被他骂的呆愣了好半天方才回过神来,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猖狂的应征弟子,待到回过神来之后,大汉勃然大怒,“你敢骂我?”

  王冲道:“骂的就是你,你娘的,就你嗓门大啊?”

  大汉气的浑身发抖,举掌向王冲头顶拍去,“找死!”

  “啊哒!”

  不待大汉手掌落下,杨显身子猛然后撤,随后飞起一脚,向大汉胸口踹去。

  这大汉无论如何没有料到王冲竟然胆敢动手,一时不察之下,竟然没能躲过王冲这穿心一脚,“喀嚓”几声轻响,大汉胸骨当场折断,身子凌空飞起。

  王冲在前世就是一个火爆脾气,沾火就着,如今两世为人,脾气非但没有变小,反而愈发的大了起来。

  这河沙帮的大汉一声厉喝,差点将他体内气息搞乱,不由得他不怒。

  如今又见这大汉对自己出手,他哪里肯忍?

  所谓打人不过先下手,是以不待这大汉手掌拍下,他这穿心一脚已经踹了出去。

  要么说别人不穿越,偏偏王冲就穿越了呢。

  就他这火爆脾气,就不应该生存在承平日久的现代社会。

  他当真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看到不顺眼的东西,一言不合拔刀相向,出手毫无顾虑,别说是在现代社会,就是在古代也是妥妥的暴徒一个。

  他即便没有打死乱兵,没有被军队围攻,早晚也会因为得罪这样或那样的人而被人家干掉,他这脾气实在是暴躁到了极点。

  如今明明是应征河沙帮做人家的弟子,但此时因为面前大汉对他的呼喝,脑子登时一热,什么都顾不得了,直接就是先干完再说!

  王冲前世因为爱好武术,他曾练习过截拳道,也搞过散打,连传统武术套路也都有涉猎,到最后为了追求传说中的内家真气,还曾从网站上下载了无数门派的“神功秘籍”进行修炼,虽然没有修出真气来,但却达到了强身健体,自卫伤敌的效果。

  他此时踹向大汉的这一脚,乃是南派武学中的袖底脚,这一招极为狠毒,专门踢人脖颈,若是踹中,立时就能将对手的脖颈踹断。

  这大汉与王冲无冤无仇,只是口角之争,王冲不至于因为这个伤他性命,因此在出脚之时,留了三分余地,只踹胸口不踹脖颈。

  他在出脚之时,丹田猛然一震,一股凉气陡然从丹田沿着腿部经脉闪电般前行,直达脚底涌泉。

  在他脚掌踹中大汉的同时,这股凉气也同时在涌泉穴爆发开来。

  这一脚踢出,一种奇妙的感觉从王冲心中升起。

  他上辈子修炼无数次的袖底脚,每一次踢出之后,总会有一种意犹未尽不能完全发挥自身力道的感觉,但此时这一脚踹出,却有了一种至矣尽矣的圆满之感,他似乎已经将这一招发挥到了极致。

  在对面大汉胸骨碎裂身子飞起之时,王冲收脚回撤,一脸讶异之情,“咦?我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他前世与人争斗之时,也曾出现过将人一脚踹飞的情景,但那是面对普通人。

  如今与他为敌的大汉乃是河沙帮的武场教头,身手极为不凡,在王冲入场之时,此人曾表演了一掌拍碎一块青石的惊人本领。

  能将一块青石拍碎,这在王冲上辈子那是只有电影电视小说中才会出现的事情,是以出脚踹他之时,王冲并没有抱有真的能将他打倒的想法。

  但谁知自己一脚踹出,此人竟然应脚而飞,反应慢的出奇,连反抗都没来得及反抗,身子便已经被踹的离地而起,在空中发出一串惨呼。

  人还未落地,便已经昏迷了过去。

  “哗!”

  现场一阵骚乱,演武场上无论是正在蹲马步的应征弟子,还是维持秩序的河沙帮帮众,见到此种情形,都是目瞪口呆,感到匪夷所思。

  堂堂武定府河沙帮展武堂的三堂主,铁豹子牛占飞,今日竟然被一个应征入帮的小乞丐一脚踢飞了!

  “噗通!”

  高高飞起的牛占飞终于落地。

  “你……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牛占飞在地上接连打了好几个滚,吐血起身,踉跄后退,伸手指向王冲,一脸恐惧之色,“为何来河沙帮戏弄于我?”

  他说话之时脸色发青,身子乱颤,丝丝烟气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王冲见牛占飞对自己如此恐惧,心中暗暗纳罕,“我擦,不至于吧?不就是把你踹飞了么,有必要对我这么害怕么?老子难道还会吃人不成?”

  他却不知道,此时在牛占飞心里,王冲比吃人的家伙可是要可怕多了。

  牛占飞身为河沙帮展武堂的三堂主,在加入河沙帮之前,一身横练功夫就极为了得,后来进入河沙帮,得蒙帮主沙成功传授上层内功,如今内外双修之下,一身修为节节攀升,与往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他之所以是展武堂的三堂主,不是他武道修为不如大堂主二堂主,而是他年龄尚幼,资格不够老,这才被列为第三,真要是论真实修为,大堂主二堂主两人加起来,也未必能比得上他一个人。

  也因为这个,牛占飞极为自负,只觉得遍观武定府,能胜过自己之人,未必能有一掌之数。

  除了河沙帮帮主沙成功之外,能被他放在眼里之人,寥寥无几。

  牛占飞平日里对镜自望,有时不自禁的会生出“英雄至此,诚可寥也”的感叹来。

  只是今天一个不擦,竟然被一个应征的小叫花子一脚踹飞,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牛占飞在地上打滚站起之后,只觉得胸口发闷,浑身冰凉,一股极其阴寒的力道从他胸口急速蔓延开来,只是片刻间已经遍及周身。

  牛占飞浑身僵直,不住发抖,浑身上下一片青紫,如同一块人形寒冰,在烈日下散发着肉眼可见的丝丝寒气。

  “好霸道的阴寒真气!”

  牛占飞又惊又怒又是迷惘,“这人到底是谁?有如此本领,为何来我河沙帮生事?难道是我以前的仇家?还是特意针对帮主的武道高人?”

  他站在原地呆呆看了王冲几眼,忽然咳嗽一声,吐出一口带着冰块的黑血来,大叫一声仰天便倒。

  就在他倒地之时,众人陡然眼前一花,一名青衣人瞬间出现在牛占飞身边,伸手将牛占飞扶住。

  此人在手掌接触到牛占飞之后,脸色微微一变,扭头看向王冲,“好厉害的寒冰真气!这位小英雄,不知我河沙帮哪里得罪了你,使得你下此毒手?”

  站在青衣人对面的王冲一脸懵逼,“寒冰真气?那是什么玩意儿?”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