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非我无道 > 第986章未曾斗智计先拙
  无参笑道:“好好好,好三句,就是三句,这一句话,便是不可泄露身份,若是被人瞧出,却也怨不得你。”

  玄焰笑道:“这句话依得,难道我会那么愚笨,嚷嚷的天地皆知,让元极捉我回来?”

  无参道:“那第二句话,便是不可伤生害命。”

  玄焰扑嗤笑道:“你便不,我也能猜得着,这可不就是老生常谈吗?世尊也时常对我叮咛嘱咐,什么一个人的功过,只是天地可证,因此生死大事,谁也不可擅权。无参哥哥,这句就依了你,第三句又是什么?”

  无参道:“第三句话,就是不可与人斗法厮杀。”

  玄焰大叫道:“岂有此理,凡界浩劫滔滔,血横千里,我不杀人也就罢了,如今连揍人也是不行,那我下界有何趣味,不去了,不去了。”罢气鼓鼓地生起闷气来。

  无参笑道:“你既是不去,我也少担些惶恐,也罢,你回你的无量山,我去我的西域佛土,就此两下相安。”罢转身便走。

  玄焰毕竟不是无参对手,见无参转身要走,立时慌了,忙上前叫道:“无参哥哥,算我怕了你啦,只是若不能斗法厮杀,着实不痛快,还请无参哥哥设法通融,难不成瞧着那些凶徒杀人放火,我却在一旁袖手旁观?”

  无参道:“玄焰,不是我令你为难,实因你身份不同,无论与谁斗法厮杀,都落个仗势欺人的名头,有辱世尊声威。这就叫胜则无功,败则取辱,却是何苦来哉?”

  玄焰道:“道理我自是明白,只是真个袖手,的是难为,无参哥哥,这世间之事,怎能难住你,不如你替我想个主意,既能令我下界风光,又不致于惹事生非。”

  无参哈哈笑道:“要想风光不难,你就算不动手,哪道就不能痛快行事?当年世尊转世,也是从头做起,虽是境界低微,却仗着玄承深厚,所向无敌。”

  玄焰眼睛一亮,道:“原来无参哥哥是想令我假手他人,暗中行事?”

  无参道:“就凭你千万年玄承,无穷手段,又何必亲手动手?不如寻个妥当之人,暗中助他行事,那功劳虽是别人的,但却落个心中欢喜,世尊元极安心。”

  玄焰虽是心动,毕竟有些不甘,那暗中助人行事,好比是隔靴搔痒,总是有些不痛快的。

  无参知他心思,那玄焰千好万好,唯一的毛病就是好个虚名,如今叫他隐姓埋名,又去成全他人,他心中自然是不肯的。于是劝道:“玄焰,不是我难为你,实因玄焰二字,天下皆知,你略略泄露行迹,自有人来告你的刁状,到时嚷嚷世尊元极皆知,那你可就在凡界呆不住了,除非依我的主意,方能痛痛快快,去凡界戏耍一回。何况就算你暗中助他人行事,难道能瞒过世尊元极?这功劳就算无人知晓,却早就写在世尊元极心中了。”

  那无参佛祖字字句句,皆是打中玄焰心中要害,的玄焰好不欢喜。此番玄焰下界,所为何来,固然是有任性喜闹的缘故,最重要的,自然还是要让世尊元极瞧瞧,自己虽无尊号,却比那仙界大能强出许多去了。

  玄焰喜道:“无参哥哥果然高明,只是我对凡界修士不熟,此去该去暗助何人?无参哥哥有何妥当的人选?”

  无参道:“若是那大德大能之士,也显不出你的手段来。最好是选个性情稳重,慨慷忠勇,仙基灵慧不凡,偏又境界平平之人,才是你用武之地。”

  玄焰连连点头道:“要的,要的,无参哥哥这番话,倒像是从我肚子里偷去的。快,快,凡界可有这样的人?”

  无参道:“如今凡界有两名修士,一名叫林天弃,那是伏皇弟子,其人有仁有义,仙基灵慧可圈可点。另一个叫秦忘舒,体内修成一道凤火,却非火凤弟子,乃是法天师地,自成一家。”

  玄焰道:“不消的,我便选这秦忘舒了。”

  无参奇道:“怎地就不选林天弃,那林天弃难道有何不妥之处?”

  玄焰笑道:“无参哥哥,这个玄机,我也不破,倒看看你能否猜得出来,若是猜不出,那仙界第一智者的名头,嘿嘿嘿,你怕也不好意思独占了。”

  无参哈哈大笑道:“什么仙界第一智者,却是哪来的胡话?至于你心中所思,我哪里能想得到。既然你依了我三句话,世尊元极那里,我自然替你周全。你我就此别过,他日你返回仙界,再来话。”

  玄焰见无参认输,自然是得意洋洋,嘿嘿笑道:“原来无参哥哥也有智拙之时,哈哈哈,今日着实痛快,我便去寻那秦忘舒是也。”

  他将无参佛祖的难了一回,心中自然欢喜无限,便辞了无参佛祖,急急赶赴凡界。哪知未到凡界,却见一朵祥云飘来,那祥云之中,暗蕴佛光万道。

  玄焰虽拖了无参佛祖下水,但私自下界,毕竟有些心虚,生怕被熟人撞见,见那佛光祥云,不由皱眉?要知道西域佛土之中,也就是无参佛祖算是个爽快人,其他诸修,不免是婆婆妈妈,令人头痛万分,自然是避之大吉。

  他本想施法藏身,然而那祥云来的极快,早就飞到面前来,玄焰只好顿住了脚,向祥云佛光之中瞧去,忽地长舒了一口气,道:“原来是慈航姐姐,万幸,万幸。”

  只因那慈航道人,也算是性情中人,甚合玄焰脾气。若是遇到她,倒也不怕的。

  慈航真人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玄焰公子,你不在无量山中潜修,却私来凡界,元极那里,少不得告你一状。”

  玄焰笑嘻嘻凑上前来,扯着慈航衣袖道:“慈航姐姐,你又何必吓我,别人敬我,那是敬我的身份,唯独姐姐疼我才是真心,何况我此番下界,是奉了无参哥哥的法旨,你可告我不着。”

  慈航笑道:“我便知元极既离了无量山,你就要捣鬼,既是无参佛祖知你行径,想来他也吩咐过你,我也不难为你,倒是想托你办件事。”

  玄焰哈哈笑道:“原来姐姐有事求我,难道这般好话,姐姐,这世间之事,倒也瞒不过你,我刚刚下界,就被你撞见了。姐姐所托所事,只管包在我身上。”

  慈航道:“那凡界修士,要制至阳之宝,以镇界力,免得魔域与极荒山的大能犯界,其中缺少一样宝物,叫仗南山铁竹。”

  玄焰奇道:“若寻南山铁竹,自然只有去混沌碎域,那里是老雕的地盘,怎地姐姐却招揽这事?”

  慈航道:“混沌碎域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