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一道 > 第十一章阴阳道
  张涒当夜没有回到宗门,夜晚回山太过显眼。他寻了个机会偷偷溜进山下的镇子,这会儿应该还有一些弟子在镇中玩乐,当然,这些弟子玩乐的是什么,大家都懂的,男人嘛,总有些需要,一部分修士还颇好此道。

  他在酒肆靠窗的位子点了些酒菜,跟小二说准备四副杯筷,等几个同门一起用膳。在窗前望着窗外,对面就是镇上最出名的青楼“且采衣”,具说其中还有几名修阴阳道的女子,功夫相当了得。他算计着在这里看到认识的修士,就下去相见,一起去且采衣,以掩行迹。

  坐了一小会儿,就见到几人结伴直奔“且采衣”。张涒认出其中一个身影,探身喊道:“守陵,等等我。”回头又对小二道:“酒菜齐了送到对面去。”说着,扔给小二一枚玉钱,小二接了,连忙应是。

  几人中的武守陵听得呼喊,抬头见是张守缺,便等在原地。张涒下得楼来,不等武守陵动问,就抢先道:“守陵,不是约好的一起来玩么,我在楼上给你们点好菜了,你们倒先自己去玩了。”说着,朝武守陵丢了个眼神。武守陵会意一笑,过来拉住张涒:“守缺,几次邀你都不来,这回终于开窍了,走,我们一起进去。”几人见张涒从酒楼上下来,以为武守陵特意安排他来定酒饭,互相见了礼,相拥着进了且采衣。

  进得楼来,里面倒不如何金壁辉煌,桌榻屏椅,皆有古意,倒不似烟花之地。众人各有喜好,挑了姑娘,相约明早一起回山。张涒又吩咐了下人,对面酒楼送来饭食,送进各人房里去,众人携美散去。张涒也点了一个相拥着进了二楼一间睡房。

  进得房来,墙上书画让张涒稍稍留意。“奴名红云,公子是听琴品曲,寻章摘句,还是宽衣就寝?”红云微微注目,言道。这张涒点的女子年纪二十岁不到,中上之姿,胜在肤白眼韵。

  “红云,你可习得道法?”张涒不答自问道。

  “奴儿自幼习练阴阳之道,至今已十二年,公子若也修习此道,奴儿与公子共渡良宵,正于公子的修为略有小补呢。”红云掩口轻笑,略添风情。

  张涒心中一动,“我于阴阳之道涉略不多。还望红云教我。”说罢,拉起红云白嫩柔胰。二人入得帐中,红云就阴阳之道对张涒好一番指点,床中不时传来咿唔之声,红云一声轻叫:“公子,你腿上有伤,莫要操劳,奴儿来罢。”张涒的声音道:“你老实趴着,接招便是。”又是一阵哼哼啊啊的声息。被翻红浪,云雨几度(此处省略若干字),待得云收雨住,已是第二日天明。

  张涒付了床资,对昨晚的修练仍有回味。可惜这红云只修阴阳外道,于真正的修仙功法并无资格修习,按小照界的说法,只算是个药渣。张涒摇摇头,不再多想,于一楼厅中等得武守陵诸人,众人相偕返回山中,一路上谈说风月,言语不禁,让张涒找回了点在故乡和同事聊女人的感觉。

  待得回到自己的居处,打开门户禁制,张涒坐于榻上,细思这几日所为,应该没什么破绽,暂时查不到自己头上。只是早课上那颗金灵石沾着因果,需要布置一番,如果一直查不出什么,这条线恐怕也会有人来查的。

  镇上这一宿还算是颇有收获,一夜对阴阳道的实际体验,让他对这门辅修外道有了更深的了解,阴阳之道不仅滋味动人,效果也相当不错,配合灵气运行法行功收束欲念,双修时并无被欲火引动失控的情况出现,灵气有了些许的增长,气府也似乎大了一点点,也许除了五行道,阴阳道是可以作为一门辅修。

  吞了一颗食丹,张涒入定修练,缓缓行气感受身体的变化,灵气运行法不断提纯气府的灵气以巩固修为,那并未完全消化的两颗魂体也在慢慢吸收。这一坐就到了晚间,随着两颗魂体的完全吸收,他终于进阶气境第五层,突破了张守缺原本的修为。再往后,修练中遇到什么问题都要靠自己解决了。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