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收集末日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失马,鹰愁涧飞白龙

第三百六十三章 失马,鹰愁涧飞白龙

  我原本打算看看那个对手在做什么,但他仿佛放任他的末日元素自行展一样没有进行任何操作,我在界面上四处翻找时不小心翻到了提示姐姐不会语音提示的一些无关信息,津津有味地翻了几张之后,现零号猴子竟然开窍跑回猴群去了。

  嗯,果然这才是猴子之间传播的正常度

  好吧,看你这么努力的份上就给些奖励好了。

  定一个小目标,先控制花果山,至于整个傲来国……总会有猎人进山打猎被猴子戏弄吧。

  ——第1年——

  南瞻部洲,从大周国西疆再向西五百里,有一个小国名叫“哈密”,其为大周无数的属国之一,它的国名是因为其每年向大周上供最多之物是“哈密瓜”,而被大周女王所赐。

  哈密国南疆有一片地势复杂险要,无法耕种开垦的连绵山脉,被称为“蛇盘山”,山脉中唯一的水源是一条宽阔澄清的山涧,由于飞鸟经过时会误认为那里是天空而坠入水中,又被哈密的山人称为“鹰愁涧”。

  这日,鹰愁涧前出现了一人一马。

  那马没什么特殊之处,仅是普通的黄骠马,也无鞍鞯缰绳,而那人却似是个游方的和尚,身高约七尺三寸,面目和善,皮肉细嫩,身披灰僧衣,脚踏旧僧鞋,腰间一件虎皮围裙,赤手空拳,身无长物,只在背后背着个包裹。

  将那马赶到水边饮水时,和尚却毫无缘由地开始对它念起往生咒来。

  “南无阿弥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弥唎都婆毗——”

  没等马匹饮饱水,和尚把咒文念完,就听一声泼剌水响,一头全身银白的蛟龙从涧中探出头来,张开大口直接把黄马吞了下去,吞完之后似乎意犹未尽地咂咂嘴,转动闪亮的银色大眼望向岸边的和尚。

  和尚断了咒文,也不惊慌或者逃走,就站在原地直直地看着那白龙。

  “我刚刚吃了什么?”白龙开口,声音却清脆似一个女童。

  “贫僧的脚力,一匹黄马。”和尚回答道。

  “哦。”白龙抖了抖身子,不知从哪丢出些金银饰落在和尚面前:“抱歉,认错人了,按照规矩,百倍赔偿。”

  “谁的规矩?”和尚也不去碰那些金银,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爸爸……不对,是我哥哥的规矩,”白龙答道:“若是专程带食物给我的,便给他们十倍的利润,若是不小心吃了非卖品,就给主人百倍赔偿。”

  “若是吃了人呢?”和尚继续问道。

  白龙表情古怪,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问题:“你会去吃石块或泥土吗?”

  “如果需要,会的。”和尚笑道。

  “不得了。”白龙眨眨眼,决定放弃交流:“反正我把赔偿给你啦。”

  她一甩尾巴,直接钻回了水潭里,而那和尚既不捡金银也不走,一动不动地等在原地。

  半晌后,水面再次沸腾,这次破水而出的是一条比之前白龙庞大四五倍有余的赤红虬龙,它落到岸边,盯着那和尚,巨口声,声如雷震:“敢问大师法号?特地寻我们兄妹有何见教?”

  他没法不在意,自家妹妹回到龙宫后,但凡讲话就会冒出来那和尚的虚影,关键她自己还看不到,虽然没有具体影响,但令他这个做哥哥的颇为心烦意乱,干脆浮上水面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贫僧金蝉子,自东土大周而来,抗旨前往西天辩佛注经。”那和尚双手合十回应道。

  红龙一时愣住:“且不说你那‘抗旨’为何意,前往西天的目的难道不该是‘拜佛求经’?”

  “我即是佛,为何要拜?经文有误,为何要求?”自称金蝉子的和尚回答。

  “哈哈哈,我看出来了,你这家伙大概是来找保镖的,是担心自己牙尖嘴利在路上被人打死吧?”红龙哈哈一笑,未见有什么动作,和尚面前的金银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凉亭,而那红龙也化身为一名银盔银甲的翩翩公子走进亭中。

  “我乃西海龙王敖闰第三子敖烈,方才是我七妹敖玉,此地是我西海避暑行宫,”化为公子的红龙说道:“虽然龙族寿元长久,经常浪费在无稽之事上,但也没有轻易与人的道理,我可以给你一盏茶的时间来说服我。”

  “贫僧金蝉子,乃西天如来佛祖二弟子转世,”和尚道:“因在盂兰盆会上质疑师尊讲法,被罚下界轮回,但没有损失任何记忆。”

  “不奇怪,我还记得自己的龙身不是这等模样呐。”敖烈不甚在意地端起亭中石桌上的茶碗。

  “师尊当时讲道,说有一妇人在哺乳其幼儿,她先打死了叮咬幼儿的蚊虫,又赶走了吃她家剩饭的老狗,”金蝉子说道:“师尊道,‘那妇人不知那蚊虫是她母亲转世,老狗是她父亲转世,而那婴儿却是她仇人转世’,当时在场诸佛有说这个故事意味着应该放下仇恨者、有说此乃轮回报应者,还有说应该把握当下无视前世者。”

  “哦……”敖烈思考一下,不得要领:“你是怎么说的?”

  那金蝉子道:“贫僧说‘三界五行、六道轮回、九幽十类,断没有如此巧合之事,定是师尊为了讲法刻意安排如此。’”

  “噗!”敖烈把茶喷了。

  “贫僧又道,‘此事说明,圣人之下,皆为蝼蚁,若遭遇奇诡不幸,定然是他人安排,不可认命,需想方设法提升自身之境界,终有一日可以大仇得报。’”金蝉子双手合十:“然后贫僧便被师尊一记大手印扇将下来。”

  “你这……”敖烈茶也不喝了:“我对佛经上的道理不甚了解,但你的观点听来与之完全相悖?”

  “师尊有言,给贫僧十世的时间返回西天,每失败一次将损失一成记忆,若十次皆败,将亲自将贫僧接回,届时即使恢复佛身,那个想法也会完全消失。”金蝉子点头。

  “你们辩论的方法真特别……”敖烈重新端起茶杯:“但还不足以说服于我。”

  “若贫僧说,一起去西天,可以解决敖施主自身的问题呢?”金蝉子道。

  “你知道些什么?”敖烈喝干了茶,将茶碗重重放下,用一双金色竖瞳紧紧盯着金蝉子。

  “什么也不知道,正如贫僧之前所说,任何奇诡之事皆是他人安排,只有提升自己的境界方能解决,”金蝉子反而端起茶碗:“敖施主那种‘自行点燃并烧掉所有珍珠、水晶和玉石’的怪异本领,即使躲在这处偏僻行宫也是没有用的,世人皆知,玉帝最喜赏赐龙族宝珠,虽然敖施主韬光养晦避开了大部分的赏赐,但总有一天会直接在赏赐的使臣面前把那些东西烧掉,犯下天条。”

  “敖施主保护贫僧去西天的话,贫僧可以继续和师尊辩法,施主你则可以获得一个‘八部天龙’的佛家头衔,即使不能解决乱烧东西的体质,也可以以此为借口拒绝任何玉帝的赏赐。”

  “待我考虑片刻……”敖烈抱臂皱眉,陷入了沉思。

  “据贫僧所知,沿途有众多的山精鬼怪,令爱,贫僧是说令妹,可以随意享用它们。”金蝉子补了一句。

  “我们跟这个光头叔叔去吧!爸——哥哥!”一条白龙自鹰愁涧中飞出,化为一个粉雕玉琢的女童径直跳进凉亭扑在敖烈背上。

  “哼,看来你对我非常了解嘛,”敖烈哼了一声:“事先说好,我只会保护你的安全,你别想指使我做事,另外,也绝不可能以龙身或变化成马匹让你骑。”

  “如果需要敖施主载贫僧一程的话,用此刻的形态就好。”金蝉子从善如流,但敖烈总觉得这句话哪里有问题。

  “最重要的一条,”西海三太子说道:“虽然我答应保护你,但舍妹敖玉的想法高于一切,就算她说丢下你不管回龙宫一趟,我也会照做。”

  “那是自然,”金蝉子点头:“断没有让敖施主因为要与贫僧一起而和家中反目的道理。”

  这话听起来越怪异了,敖烈皱皱眉:“总之,你且在这里稍待,我去买几匹马回来,顺便通知那些常年往这里送食物的商人暂停。”

  “若没了敖施主的生意,他们是否会家道中落?”金蝉子问道。

  “哼,我丢给他们的财货足够他们当上五百年的富家翁。”敖烈展臂揽住敖玉,一甩袍袖腾云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