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留情江湖 > 第五章,轻功之妙
  他心中念道:“既然可攀,说不准也可下。”已打定主意,第二日便试着能不能下去。

  这天夜里,明月当空,月色幽幽地洒了进洞来,正照在二人身上,萧念雪又忆起当日与桔栀饮酒之乐,便与桔栀说起,桔栀听了,心中也说不出的甜蜜。

  “那日,你说的,酒入愁肠,又化作相思泪是何意?”萧念雪忽地想到那日桔栀喝酒喝到流泪的样子,便问道。

  “我,我呀,想到了我哥哥,”望着洞外如水的月色,桔栀低眉说道:“我哥哥在几年前,抓壮丁被拉去充军,此刻也未归来,不知他好与不好。”

  “那你更要好好活着,”萧念雪突然一笑,说道:“你哥哥若是在边疆,想是也希望你能天天开心。”

  这一笑,让桔栀心中泛起涟漪,只觉得这抹笑帅气中又充斥着天真无邪,自己千丝万缕的烦恼,都被这抹笑带走,与风儿远去了。

  她回应了萧念雪一抹笑,应道:“我一定会好好活着,等我哥哥归来之日。”

  萧念雪一把习惯性的将桔栀拥在怀中,如这些天的许多次一般,拥在怀中已成了习惯。

  而桔栀也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他怀里,一双小手搭在他脖上的锁骨处,头倚着萧念雪并不宽大的肩膀。

  并不宽大,却总在桔栀绝望时给予她希望的肩膀。

  洞外,一轮硕大的满月自两座山峰间隐约浮现,如水似银的月光将山周边的山、林、水泼泻得银光闪烁。而远处的山峰则被裹在轻纱似的月色中,勾勒出其绝美的形胜,朦胧迷离,隐约天宫。

  ………………

  翌日,萧念雪早早地就睡醒,见怀的桔栀依然熟睡,右手食指化作勾状,轻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尖,起身往那小洞外探出头去。

  熟睡中的桔栀身子随意摆出的姿势,让萧念雪心中泛起涟漪,那小巧玲珑的眼睛,口鼻,都让他心生怜惜,不忍得再多碰她一下。

  此时,天空已泛起一道鱼肚白,正是破晓时分,外边有鹧鸪在山间叫着,悠扬婉转,不绝如缕,在这寂静的山林间格外动听。

  清晨的露水也多,萧念雪刚将身子全伸出去,衣袖已被打湿,有枝叶被他身子不小心挂到,微微弹起时的露珠滴在他嘴角,清凉甘甜,无比可口。

  这是他许久未曾触到的清水,打在嘴角上,此刻只觉神清气爽,浑身有了使不完的力气。

  身子全部探出洞后,便按照那本《留情剑法》一书中的轻功篇施展起来,这轻功实在精妙绝伦,萧念雪只练习一周,在这陡峭的山崖行走,虽不说如履平地,但缓缓走来,倒也没什么难处。加之这一周不仅是练轻功,无聊之际也练了内功篇,对身体也有说不出的受用,使得轻功愈发淋漓尽致。

  他却不知,轻功如此随心所欲,正是无聊时以内功辅助,冲击各处穴道,使得他如有神助,进步神速。不多时,这几十步的峭壁,已走了大半,眼瞧脚下据地面愈来愈近,萧念雪心中不胜欢喜。

  这时,太阳刚慵懒地朝山间升起,散发出不骄不躁的柔光,山间鸟儿也多了起来。

  那石洞中的娇人桔栀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翻了个身。

  这一翻身,手臂搭在一块硬石上,她伸手摸了摸,忽然惊醒!

  只见,偌大的洞中,哪里还有萧念雪的身影!

  再往地上瞧去,地面还留一柄剑,与包裹放在一起,剑与包裹的右边是那只被剖干净的鸟,鲜血溢出点点,触目惊心地在地面绽开几点血色的花。

  剑与死鸟之间,又有一道用剑划得深深的小沟。这小沟两边,一边是生,一边是死。这便是告诉她:若我萧念雪不幸,你可天天食鸟肉度日,或是一剑封喉,自我了结。

  那柄剑看似随意摆放,细心的桔栀却又发现剑身下面垫了一块小石,使剑身微微倾斜。再朝剑尖指处视去,不远处放着一本蓝皮书册,正是《留情剑法》。

  这意思则是,你也可自我练习轻功,尝试下山。

  桔栀的眼角,又渗出一滴泪水来。她口中喃喃念道:“念雪,你怎么如此狠心。若我们都下不去,也可在这山洞中快活一生,即使你此次成功,龙门镇被马贼所占回不去,我们也只能在世间流浪。倘若有所不幸,却叫我怎样?”

  洞外层峦叠嶂,覆盖着厚厚的野草,苍劲翠绿的松树,高傲的挺立在野草中,山风扑来,松涛阵阵,此声拍打着萧念雪的心扉,叫他舒畅开怀,又尽情吸吮着风里甜甜的空气,宛如痛饮了一杯浓浓的葡萄酒,甜甜的醉。

  这时,萧念雪心中欣喜万分,只见自己双脚已踩在结结实实的地面,念到桔栀,更是欢喜,他大喊道:

  “桔栀!我成功了!”

  山林仿佛与他同喜,纷纷回应:“成——功——了——”

  悠远起伏,山间回荡。回音许久,挥之不去。

  下山之后,萧念雪便在周围的树木上扯着些粗壮的藤蔓,一直到了晌午才停手,周围那些树被萧念雪折腾地皆是叶落纷纷,残缺不全。

  他丝毫不在意这些,弄了这许多树藤来,此刻又将那些树藤一根接着一根,系在一起,弄出一条更为结实更为长的藤蔓。

  约莫又一个时辰,日头稍微落下了些,萧念雪心道:“这是过了正午了,我要赶快上去才好,不然桔栀该着急了。”

  他一想到桔栀着急的样子,心中又一阵不安,双手将藤蔓使劲拉了拉,确认结实,便卷起藤蔓,带着这团麻绳一同往峭壁上爬去。

  下时难下,上时却好上。他双眼直盯着上方,不看脚下,便也不觉得多高,只感觉耳边风声嗖嗖过,爬了不一阵,就回到了那个山洞。

  “桔栀妹妹。”萧念雪朝洞里叫了一声。

  这时,桔栀正吃过午饭,要歇息了,听得一声熟悉的声音传来,登时欣喜若狂,便起身要朝萧念雪怀中拥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