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林狂徒 > 第二章800年沧海桑田
  “走吧!”

  夜辉淡淡地说了句,率先走出人群。

  王阿福闻言急忙利索的跟了上去,内心大呼“爽快”,这些年少爷疯疯癫癫,两人可没少受孙超等人的气,少爷今天这个嘴巴抽的实在过瘾。

  夜辉走了,围观人却未散。

  “这人真的是泰安城四大家族中,夜家的那个夜辉吗?”

  “那还有假,也难怪你们不认识,他疯了以后很少进城,就住在城外的简易棚子里,我碰到他好几次”

  “这个疯子跟张家二小姐有婚约?那张二小姐可是习武天才啊!两年前就成为武者了!”有人惊讶地说道。

  “那算什么!当初夜少可是咱泰安城第一习武天才,四岁习武十一岁已经是内力九层的武生,只可惜突然走火入魔经脉尽废,火瘴入脑疯疯癫癫!”一些知情人表示惋惜。

  “不对呀!我怎么听说夜辉的堂兄夜权托媒人去张家提亲了,据说就是张家二小姐”一些人爆料道。

  ……

  夜辉漫不经心地一路前行,时而止步沉思,时而仰天轻叹,对街道两侧琳琅满目的商铺视若无睹,王阿福担忧地跟在身后,因为就在刚刚夜辉问了他一些稀奇古怪连他都回答不了的问题,他有些怀疑夜辉是不是又犯病了。

  最后,夜辉在街角的一家露天茶馆坐了下来,他要好好捋顺大脑中混乱不堪甚至有些迂腐记忆,他要了解为何世界变成了如今模样,期间发生了什么,看来很多真相都被时间或人为遮掩,他要设法了解才能更好的规划未来。

  “爷爷,听说过去的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现在为何变成了西边,古人还发明了原子弹,为何不能用了?爷爷你再给我讲讲呗!”

  邻桌旁,一个稚嫩的孩童,正用小手拉扯着一位胖老头的衣角央求着。

  夜辉转头看去,这孩子五六岁的样子,白皙俊俏,可惜眼神木讷茫然,显然是个盲童,再一细看,其眼睑双侧三分之一处有淡淡血块郁结成紫色血网,夜辉一怔,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馊瞳’病,就是在前世也极为罕见,但作为一名中医学博士、前世可以治疗此病的东方第一人,夜辉还是有相当发言权的。

  “乖孙,那爷爷就给你讲讲这‘天变’事件”老者溺爱地抚摸着孙儿的乳发一脸的慈祥,眼底深处显露一抹怜惜。

  “许老,您见多识广,800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不会真是‘武皇出手,偷天换日’吧,这个太玄了吧!”有人发出疑惑,表示很感兴趣的样子。

  一些相熟的人立即凑了过来附和着,“是啊!许掌柜研究历史可是有年头了,说出来的东西一定是真解,比什么‘武皇出手,偷天换日’要靠谱的多!”

  片刻后喧闹的茶馆立即安静下来,看来大多数人对那段历史都不了解。

  就连夜辉也停止了思绪看向这名两鬓斑白的老者,这正是自己一路苦思无果的问题,正要来此向人请教呢。

  面对众人的恭维,老者很是受用,面上露出些许得意,朝众人拱了拱手,“那小老儿就卖弄了”。

  轻抿了一口粗茶,那浑厚的声音字正腔圆,仿佛穿越了时空一般将众人代入那惊心动魄的“天变”事件中。

  “话说,800年前,即公元2088年8月8日那天……

  夜辉一听此时间心头不由自主地一跳,那不就是自己研发开脑药成功,遭雷劈的那一天吗!

  一夜间整个世界被白雾笼罩,接着D星球发生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猛烈“抖动”,整个星球好似一只随意团成的纸球突然挣脱了某种束缚,开始膨胀并无限伸展,山河破碎大地开裂,一片片新的大陆从裂缝中横生出世,星球面积在不断变大,一些专家学者纷纷提出各种猜想,其中“纸团空间学”备受学术界大众认可并广为流传”

  见众人若有所思又极为认真的模样,老者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

  “接下来的‘天变’愈加猛烈,太阳突然从西方升起,随即科学家们发现物理基础定律被打破,核武器这等大杀气竟然无法使用,热武器威力降如孩童玩具,空气中多出了某种对人体极其有益的物质,这种环境下人们身体素质越发康健,寿元随之大幅增长,接下来习武之人发现传说中的内力可以轻易练出,到达一定境界后寿元更是倍增,人们开始热衷于习武,这就是我们习武的原因。”

  众人恍然大悟,老者又轻抿口茶继续说道,

  “当又一波大的‘天变’后,海水倒灌肆意冲刷着陆地,人类几千年的文明被彻底摧毁,地壳移动分裂更加快速,整个世界被分割成无数大小不一的陆地和岛屿,大型‘天变’引发的巨大潮汐使D星球人口锐减至50%,整个世界处于混乱状态,一些大的势力和门派这时纷纷出世占地并广收门徒,自此世界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老者说完轻叹了口气。

  八百年沧海桑田,早已物是人非!

  众人恍然大悟,有种茅塞顿开之感,虽然有些地方不尽其祥,但也大体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老者一席话终于解开了夜辉一路苦苦思寻的答案,夜辉相信这才是具有一定科学依据的正解,比起前者记忆中那些玄乎其玄的东西要理智的多,他的思绪完全沉浸在了那天翻地覆的“天变”事件中。

  许老见众人目瞪口呆的模样,再次得意地抿了口茶,扶须瞭望时突然面色一变,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重要的人物,“薛先生,薛神医”,他高呼两声朝着不远处走来的一位身着灰西装的中年人奔去,哪还有一丝先前的沉稳。

  这灰西装的中年男子闻声皱了皱眉,停了下来,身后两个身着蓝色练功服的男子很熟练的挺在身前示意老者止步。

  许老会意的停在男子三米处躬身行礼,央求道,“薛神医请出手救救我孙子吧,无论什么代价我都可以接受”

  薛神医推了推眼镜,“许掌柜,我薛某说过,令孙的眼睛普天之下无人能医,即便是我出手也没有丝毫把握,那是他的命数,你死心吧”他语气极为笃定,还带着一丝傲然,说完转身便走。

  众人闻言叹了口气,都并未觉得薛神医的态度有何不妥,这可是方圆百里最有威望的神医,人送外号“断金口”,只要他说不能医治的病,无人能医。

  众人怜悯的看了眼孩童,许老本就低耸的腰杆更是矮了几分,苦涩的面容显得更加苍老。

  老者得到了‘宣判’颓废的回到茶桌前神色黯然,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

  “我能医好令孙的眼睛”

  夜辉淡淡的声音传来,老者犹如听到了世间最美的声音,猛地抬起头,看着这个十四五的少年,一张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面孔,一种被人戏耍的愤怒油然而生。

  众人闻言都一副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向夜辉,大言不惭几个字同时涌上心头,更有与许老交好者隐隐流露出敌意,“断金口”说出的话岂能有假,这人分明是在有意戏耍他人,无疑是往伤口上撒盐。

  王阿福有些担忧地看了眼身前端坐的夜辉,同时谨防有人突然发难。

  薛神医没走出多远,闻声止步转过头,目光扫了下众人,又带着玩味的笑意看了眼夜辉,摇了摇头转身便走,对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无知小辈,还不至于另他屈尊亲手调教,众人那愤怒的眼神就足以想到后面的结果。

  面对老者仿佛充了血的怒目夜辉视若无睹,自顾自的幽幽道,“令孙失明前三年内,每隔半年一次间接性失明,时长约三个小时,失明前两年内,每隔三月一次间接性失明,时长约六个小时,失明前一年内,每个月一次间接性失明,时间长约十二个小时,我说的可对否?”

  对于自己爱孙的病老者那是最清楚不过了,夜辉的话犹如亲眼目睹一般,这些年的病症一一对应,老者的怒目早已变成了震惊,接着便是狂喜,犹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此刻就是傻瓜也知道,这个看起来年轻的不像话的家伙,有极大的可能是个有真本事的人,或许真的可以医治这种眼疾。

  许老猛地站起,朝着夜辉拱了拱手,“先生大才,一语道破,是老朽眼拙了!”他哪里还在乎其它,连称呼都变成了先生。

  众人看了眼许老样子,知道八层是被这年轻人说中了,或许这年轻人不是表面那么普通,难道是某个神医门下的弟子出来济世的。

  在夜辉道出此病的第一句话,薛神医便停下了脚步,看来这“断金口”的金字招牌还得自己亲自出手维护,这么多年的美誉岂能让一个小辈蒙尘。

  于是他走了过来,很自信,也很恼怒,竟然为了个无名小辈屈尊调教,他直接站在了夜辉对面,毫不掩饰满脸的鄙夷与嘲讽之意,冷哼道,“阁下好大的口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