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江湖浆糊 > 第十八章地宫突变
  不大一会儿,一阵悠扬的音乐声在地宫中响起。

  一个被剃光了头发的十七八岁女子,浑身赤裸着被带了过去。她的全身涂满了油膏、酥油和郁金根粉,她的脖子上戴着齐腰的花环。

  那数十个奇装异服的年轻男女围着这个赤裸的女孩跳起舞来。

  大概他们确信那女孩身上的装饰品具有巫术作用,他们一边跳一边争抢女孩身上的花朵和郁金根粉。

  女孩木然的被人牵着往那金色棺椁走去。到了棺椁旁边,有人再一次给女孩身上涂上油膏,然后在场的每个人都蘸一点女孩身上的油膏,抹在自己的额头上。

  这时一个祭司样的人物走了过来,他手里挥舞着钢刀,用力朝女孩砍了过去。

  寒烟翠被吓得两眼一闭,嘴巴用力一咬,硬生生把闫少帅的手咬下一大块肉来。

  闫老爷子怒瞪了寒烟翠一眼,强忍着疼痛,没坑没声,伸手点了寒烟翠的哑穴一下。顺便给自己止住了血。

  那女孩被祭司砍了一刀之后,受疼不过趴到了金色棺椁之上,她的血没有一丝浪费化成血雾尽数泼洒在那饕鬄一般的棺椁之上。

  那棺椁没有一丝的摇动,血雾无声无息的融入到棺椁之中消失不见了。

  随之而来的是一片欢呼声,一种发自内心的愉悦,一种心中郁闷发泄完毕之后的畅然。

  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一声暴烈的吼叫声瞬间压过了他们的欢呼声,随即无数声哀鸣随之响起。

  金色棺椁不停的震动,铁链也被挣的嘎吱嘎吱直响,霎那间,整个地宫似乎都跟着晃动起来!围在金色棺椁旁的数十名年轻男女连带着祭司,尽数被吸到棺椁之上,每个人骨肉尽裂,血肉纷飞,瞬间在棺椁上化成了一片血雾。那片浓的看不清人影的血雾仿佛有灵性一般,先在棺椁的四个角停留了一下,接着汇聚成一个大大的血色圆球,缓缓下降,慢慢没入金色棺椁之内。

  宁静,一种让人窒息的宁静,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过后,金色棺椁再次左右翻腾起来,那缠绕着棺椁的八根手臂粗的铁链受力不过纷纷挣断。随即,棺椁的盖子冲天而起,

  随着“咣当”一声,金色棺椁盖落地,一个娇嫩的玉手从从棺木中伸了出来,很难想象这么娇嫩玉手的主人会有那么洪亮的嗓门。

  接着一个妩媚的像个女孩的男子站了出来,他披散着一头暗红色的长发,秀气的像个十七八岁女孩般的柳叶眉下长着一双勾人心魄的深紫色眼眸,眼角微微上挑,性感的朱唇轻启,似笑非笑的向着闫少帅和寒烟翠所在的方向轻瞟了一眼。

  “两位大侠过来吧,还要我亲自过去请不成?”那人的声音听起来沙哑性感,可知道他来历的寒烟翠却被吓得胆战心惊。

  闫少帅护着寒烟翠站了出来,跟在后面的迅雷身体僵直背部拱起,大嘴张开,两眼圆瞪,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威胁声。而胆小的招财则嗖的一下子跳到了寒烟翠的肩上,紧紧的搂住她的脖子不肯撒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