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梦想为王 > 488、风云欲来潮起头
  白浩南还没意识到自己现在很习惯于担起责任来。

  没谁要求他必须要去解决嘉桂他们祸害一方的问题,连若温将军也没要求他赤手空拳的去面对那些枪口,但白浩南就是清楚,如果自己不这么做,只要有哪怕一丁点擦枪走火的爆发,这三十二条被自己吸引到的性命就会死在面前,与其说是他把自己放在嘉桂们面前考验人品,不如说是在把自己当人质,挽救这些昔日部下的生命。

  这也许就是老和尚评价他的博爱,不是以利益好处来考虑值不值得,而是自己有这个责任,既然遇上了就应该拉一把的责任。

  曾经的白浩南,最怕担起的就是责任,甚至在离开缅北的时候,都还没有贯通这种思想,到底是因为自己的孩子,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让他确实提升了境界,那就不得而知了。

  本来这几天还可能会去跟天龙老和尚聊聊天的,现在只来得及去告个别。

  对于阿依的责任,也是这样,如果说一开始只是觉得这样五六岁的小萝莉因为父母的意愿放到清苦的寺庙里面长大有点可怜,顺手改变下孩子的命运,还俗以后能做个正常的小姑娘就好。

  现在却是因为阿依有了自己的独立思想。

  也许国内会有人一味以为国外什么都好,甚至溙国这样看起来表面幸福感比较强的国家,也比在国内好,实际上阿威、宋娜这样的成年人,而且来自不同阶层的知识分子才能给出真实答案。

  这样的国家短期来旅游是挺不错的,当个无所事事、无所追求的慵懒生活享受者也是勉强可以的,前提是要像大多数溙国人这样对物质要求不高,一旦想出人头地干点什么事业,真正有所建树,恐怕还是中国的机会更多,溙国这种上百年固化的社会阶层,上升通道早就所剩无几了。

  所以阿依想留在中国,白浩南觉得就有这个责任帮助她实现,反正对他来说又不难。

  到阿依的家里去拜访,也算正式表达成为监护人的态度,承担起照顾这个孩子的义务来,就像当初自己刚到溙国,这双兄妹对自己的照顾,单凭大家在天龙寺结下的同门情谊都应该,更不用说那么多经历了,白浩南也希望阿依变成更优秀的人。

  其实带着这种态度去的白浩南,没废什么话就获得了阿依父母的感激,可能还是有天龙法师从小就说要让他们顺着阿依成长的原因吧。

  欢天喜地的阿依当晚就带着自己那点小行李搬到了酒店,过早像个成年人那样钻研佛法修行的小萝莉很难在家待住了,就像看见了外面世界的宋娜一样,都无法忍受一眼能够看到死亡之前那种呆板乏味的命运。

  嘉桂还在适应自己命运的改变。

  第二天在足球场边,达官贵人们果然来了,阿威安排的摄影师全程拍摄了不少白浩南跟市长、议员交流的画面。

  听说白浩南他们今天就要走,专门安排副官把嘉桂的护照签证带过来时候,他也偷偷回去把自己的行李给带来了,很少,主要是证件和账户手续。

  既然江州的足球事业有了转机,急雨堂自然也应该忙碌起来啊,阿威给自己找了个充足的理由,下午一块儿登上航班溜之大吉,他爸派人掩护送到机场的。

  因为于嘉理肯定得把女儿带回去,所以阿依也陪同一起,白浩南给她强调照顾艾儿只是老和尚说着玩的事情,这回到江州谈好了事情就可能要给她找地方上学,虽然没有硬性要求必须学成什么样,但不能跟自己一样当个文盲。

  阿依还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口口声声喊着龙毗,却没宋娜那种带着崇拜的顺从,看来这小萝莉也到了叛逆期,然后她自己把注意力一直放在观察嘉桂。

  嘉桂肯定是第一次坐飞机,从到了机场都没法控制表情的那种激动,白浩南觉得也还正常吧,只要不紧张得忽然从裤裆里摸出来个手雷要劫机就好,但还是尽量坐在她旁边,而且把靠窗的位置留给她方便看看外面的景色,反正另一边被伊莎霸占了,这姑娘也没坐过两次,还处在起飞就全程紧张的状态。

  结果白浩南诧异的发现嘉桂居然在起飞时候双手合十祈祷!

  这姑娘什么时候也开始信奉佛教了,可以说当年的特区军队里面都是讲政治的,哪里来得及搞宗教信仰。

  另一边的于嘉理也探头观察,结果和白浩南一起凝神听见嘉桂闭着眼念念有词的竟然是玉皇大帝!

  艾儿爹妈有点吃惊的对视,不知道这位游击队长的祈祷对象是怎么来的。

  很少有拜这个的吧。

  等飞机进入云层之上平稳飞行后,嘉桂更是全程趴在窗户前守着不知道看什么!

  空姐都在放饭了,白浩南才有点好奇的询问她看什么,绝大多数时候都沉默不语的前卫生兵小声:“等着看玉皇大帝,还有观音菩萨、太白金星啊……”

  于嘉理噗嗤:“谁告诉你能看见这些?”

  嘉桂头低得更深:“邱参谋……以前给我讲过好多故事,西游记里面的神仙都住在天上,他说就是在白云的上面……”

  于嘉理不笑了,用眼角找白浩南探询下,然后危襟正坐的闭目养神,她是不吃飞机餐的,丢给白浩南收拾,好一阵才开口:“是个挺好的爱情故事,但我俩那时候也不错。”

  白浩南有前途:“未来会更不错!”

  于嘉理自己笑笑,伸手拍拍他的腿,转头照顾女儿,不过没她什么事儿,阿依很擅长。

  白浩南接着看嘉桂在万米高空对外面聚精会神的寻找,也许她不光是在寻找神仙吧,没敢问。

  阿威则全程算账,说是算计捣鼓了多少资金出来,没透露资金数目,只是悄悄找于嘉理问资金过境的问题,这才是大行家嘛。

  飞机降落在江州的时候,牵牛开着训练营的17座小客车来接,于嘉理肯定是没看上这老于投资的车档次,因为所有好车都给调动到蓉都去了,她的选择不是马上叫那边把车开过来,而是吩咐牵牛准备买两部商务车,只要白浩南谈得好了,立刻买。

  还是说得跟买两斤大白菜一样,总之高大上的国际足球训练营的范儿不能掉。

  相比溙国北部邦首府那个有点简陋的机场,江州这在国内还排不上号的国际机场已经能让嘉桂难以置信了,等离开空港进入市区,那种高楼林立到建筑铺天盖地一直延伸到远方的大城市规模,更让嘉桂目不转睛。

  可能在她内心,就像坐上了孙悟空的筋斗云,瞬间抵达从未听说过的地方,这么遥远的距离,感觉两个世界的位面,只要在云朵中翱翔一会儿就能到达的震撼,然后才是大城市的规模,相比之下特区小镇或者新城恐怕连江州这边的县城小镇都不如,溙北首府都差得有点远。

  诸多场景反复冲击着这个第一次走出山里的姑娘。

  包括色彩艳丽的集装箱训练基地,比溙国那个小学天然球场更加漂亮整洁的人工草皮,正在场地里面训练的暑期班少年,卡拉和巴西教练热情的跟缅北姑娘握手。

  于嘉理都小声说,估计她的父辈们当初第一次到欧美日本这些国家感受到的差距,也许就是这个样子。

  当然感慨的时间很短,把人手交接下立刻开始忙活。

  阿威去急雨堂确认了能够做好宴请准备,白浩南才给那位江州市教育部门的邓主任打电话。

  说辞当然是于嘉理教的那套一起吃个饭聆听指导之类的,于嘉理已经从最近的五星级酒店租了部宝马来临时接送,但那边问他有传真机没,马上收份传真……

  这年头的足球训练营还真用不上传真机,不得不让桂西的嘉正集团收了传真再拍照发过来,原来是江州市教育部门关于这个足球进校园的红头文件,八所全市直属的重点中学必须马上招收一定比例的足球特长生,建立足球队进行训练比赛,而且要求尽快出成绩,当然文件上用词都很官方很含蓄,得靠于嘉理是这么解释翻译,因为白浩南有种明明看的是汉字,却读不懂背后意思的感觉。

  汉字太博大精深了。

  最重要就是文件最后一页列出来八所中学的校长和分管责任人的电话号码甚至私人手机,要求他们尽快提交回应方案。

  白浩南还待打电话过去询问邓主任这是个什么操作手法呢,于嘉理心知肚明的直接给这几所中学的分管责任人打电话,哪怕放在平常这种事儿都是秘书助理甚至分公司的经理干,但于老板做起来还是滴水不漏的。

  顶着邓主任的名号起码约到了五位,待会儿都去接了到急雨堂聊聊这个江州市足球进校园的工作怎么开展,有两位说明天到办公室谈,只有一位爱理不理的敷衍几句挂了电话。

  这时候于嘉理已经基本确定这件事儿可以成了,再租几辆车的同时,调笑白浩南也就能干点选择买什么接待用车的事儿,啥都指望不上。

  也幸亏伊莎丢下儿子回来了,她的拍摄网络制作团队立刻开始捣鼓一系列的宣传资料,从视频到喷绘、挂画、宣传页,甚至还代替各中学制作了关于足球进校园的方案,感谢这一切的细节在林城中学的时候都做过,现在算是驾轻就熟,打印机一下午都在吐文件。

  白浩南在足球场之外的事情,确实有很多都不那么擅长。

  等晚宴时候,草庐的酒桌边已经摆上了一系列宗明足球训练营的资料,草庐里面挂着的电视机开始反复播放国家电视台对林城中学,对白浩南的采访,当然获得冠军领奖台那些辉煌的画面更是不可缺少。

  邓主任从下车开始,对急雨堂清冷的环境就频频点头,再到草庐看见摆放在休息座上的那些资料,就赞许不断了。

  具体是哪个因素引起这位邓主任立刻雷厉风行的要推动足球进校园,白浩南不知道,但来赴宴的几位分管责任人只有两位知晓电视大赛这件事,不过提到冠军是林城中学的附属小学,异口同声的都说怪不得!

  到这时候白浩南才知道林城中学有多牛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