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傲娇学霸,温柔点 > 第三百三十七章有意思的碰面
  挂了电话,安然将地址用短信的形式发给了欧阳慕林,随后便招呼着叶梓和王兰出了门,提前赶到了餐厅里候着。

  正如欧阳慕林所说,安然她们三人约莫等了半小时左右,隔着窗户就看到了他的车子缓缓的开将过来。

  “他们来了!”王兰率先从椅子上站起来,兴奋地对着窗外招了招手,“这里这里~”

  “看把你给激动的……”叶梓嘴上嗔怪着,自己却也跟着站起身来,打算出门迎接。

  这时只有安然注意到,欧阳慕林并未下车,将颜寒他们安全送到之后,他便调转车头,飞快的开远了。她微微皱了皱眉,还没来得及失落,就见着颜寒一行人,已经跨进门,朝她的桌子走过来。

  “来啦?”安然起身迎上前,“欢迎你们!”

  围着桌子坐下,好久没见的朋友们各自寒暄了一番,便陆陆续续拿食物去了,只默契的留下了叶梓和颜寒两人。

  面对面坐着,却只相互沉默的笑着,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来时的路上,颜寒还憧憬着,见到叶梓之后该怎样诉说着这些天的想念,然而一见到她的笑脸,脑袋里登时一片空白,早已经组织好的语言,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会傻傻的望着她,一刻也舍不得将目光移开。

  “傻笑什么呀~”叶梓终于忍不住了,拿起筷子敲了敲颜寒的脑袋,“对了,顾铖的爸爸身体还好吗?我来了这么久,还一直没有去探望呢……顾铖怎么没有跟你们一道过来?”

  “叔叔身体并不太好……顾铖因此才会决定将婚礼提前吧!他待会要去婚庆公司,说是今晚婚礼的细节得再敲定一下。”颜寒回答。

  “哦……”叶梓点点头,随即抬眼望着颜寒,“你有没有,把这事告诉欧阳?”

  “欧阳?没有啊!怎么了?”颜寒觉着有些奇怪,“为什么要告诉欧阳啊……”

  “算了,没什么……”叶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男生果然还是要慢一拍,尤其在感情这回事上,更是一根筋死脑筋,一点也不敏感。恰好这时夏小小端着盘子走过来,叶梓正好顺势结束了话题。

  不多一会儿,桌上便被一行人摆满了食物,叶梓见状将电源打开,小火锅随即沸腾起来,“咕噜咕噜”的冒着泡。

  安然也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将整盘的五花肉倒进了烤盘,“呲啦”一声,肉香味扑鼻而来。

  “好香啊!”闫磊端着两盘生菜走过来,凑近了吸了吸鼻子,“看上去很有食欲的样子。”

  “饿了吧?”安然往一旁挪了挪椅子,给闫磊让出了一个位置,“你们也折腾了一上午。”

  好巧不巧的,被安然这么一让,待王兰走过来,只剩下闫磊对面的一个空位了。她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夏小小,轻声开口:“夏小小,我们要不要换个位置?”

  “我就坐这里挺好的。”夏小小头也没抬,继续往火锅里添着牛肉。

  王兰并不知晓闫磊和夏小小已经分手的事实,因而看着两人冷淡的模样,心中很是疑惑,但是像这样一直站在过道上,似乎也有些不妥,只得硬着头皮在空位上坐了下来。

  饭桌上,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餐厅里并未开暖气,但火锅腾起的热气,足以驱走寒冷。

  “我们刚刚在顾铖家里,看到刘婷婷了。”夏小小突然间抬头,不知是下意识的动作,还是有意望向对面坐着的安然,“她一直再他家吗?”

  “这事你不清楚吗?”不知怎的,虽说经过了自杀未遂的风波,但叶梓对于夏小小,依旧保持着警惕——毕竟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背叛这种事,尤其是被最亲近的人背叛,一次也足够记上一辈子的了。

  “什么?”夏小小显然没有明白叶梓话里的意思。

  “你跟刘婷婷不是朋友吗?”叶梓的语气并不太友好,“她没告诉你?”

  “我们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夏小小夹起一块牛肉,放进碗里,转脸望了望坐在过道边拐角位置的姚望,“我的情况,旁人不了解,姚望应该知道……”

  一直没有吭声的姚望,看到一桌子人全都扭头望着自己,也只有放下筷子,点点头开了口:“是这样的……她一直都被爸妈关在房间里,手机也被没收了去。这次如果不是我跟闫磊找了个借口接她出来,你们今天怕是便见不到她的。”

  “你好些了吗?”安然下意识望了一眼夏小小的左手,纱布虽然已经被拆下,但是她的手腕上却留下了一条深深的伤疤,看上去颇为触目惊心。

  “我没事了。”夏小小笑着说,“今晚我可以当你的伴娘吗?听说你答应帮顾铖演戏给叔叔看,虽然这心意是好的,但是,你就不怕刘婷婷她……”

  “既然答应了,也就没什么好怕的啦。”安然轻轻笑了笑,“再说了,身正不怕影子斜,我跟顾铖清清白白的,别人爱怎么说我也管不着。”

  兴许是面对着闫磊坐着,王兰有些紧张,一直低着头自顾自的吃着饭,桌上其他人都聊的热火朝天,她却一声不吭半点也没搭腔。一不小心,汤水滴到了手上:“啊!”

  “怎么了?”

  “没事吧?烫着没有?”

  坐在对面的闫磊,和坐在她左手边的姚望,同时站起了身,紧张兮兮的望着她,姚望更是抽了几张纸巾赶忙替她擦了擦。

  两人的举动,顿时惹得其他人侧目,王兰更是一脸蒙圈的坐在位子上手足无措——两个都是她喜欢过,但却同样并不喜欢她的男生,此刻却同时对自己关心起来,这怎么不叫她吃惊——或者说,惊吓?

  姚望坦然的面对着旁人的目光,而闫磊则紧张许多。若要说,此刻最为尴尬的一个人,怕是属夏小小无疑了。

  她看了看姚望,又看了看闫磊,心中五味杂陈。一个表白无果,一个交往不久如今已然分开。可这样的两人,仿佛同时对王兰产生了异样的情愫。这样她颇有些不爽——如果要让自己选择一个情敌的人选,她宁愿是安然,而不是王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