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古怪死亡
  正文

  冯君这是第二次听人说,山河印是番天印的仿品了。

  第一次的时候,素淼真人只是猜测,这一次,大佬却是明明白白地指出了。

  不过此刻,他无心考虑这个问题,只是用意识怒吼一声,“少哔哔,没见正打仗呢?”

  大佬却是不紧不慢地继续哔哔,“你要是能被这种弱鸡干掉,那就……早点死了吧。”

  真的是弱鸡,修为一般,功法差劲,法宝也差劲,居然扛不住神识一击。

  冯君的神识一击,祝高扬的身体顿时就是一个趔趄,总算他是剑修,有股子心气劲儿,飞剑还在继续追击冯君,但也失了锋锐之气,歪歪扭扭的,倒是像在玩醉剑。

  然后缚仙索就很轻松地把此人也绑缚了起来,飞剑终于堕地。

  冯君抬手下了禁制,拿出了一张搜魂符,“你们都不肯好好说话……算了,还是搜魂吧。”

  他并不排斥使用搜魂符,自己身上也带了不少,但是在此之前,都习惯了别人帮他搜魂了,尤其是曲涧磊真人,本身就有搜魂手段,都用不着搜魂符。

  反正一天不超过三次就行,今天才第一次的嘛。

  祝高扬听到这话,一时间大骇,他的神魂,其实并不是冯君想的那么不堪,只是冯君的神魂太过强大了一点——做剑修的,有几个神魂能差了?

  甚至他都不认为,自己被搜魂之后,一定会变成白痴——神魂受损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但是……他也不想神魂受损啊,受损之后根基就完了,虽然他大概金丹无望,可总还是有点想法的,与其清醒地根基受损,还不如成为白痴。

  于是他非常痛快地表示,“别搜魂,有什么事你问……不过朋友,我家是真有金丹老祖。”

  “金丹老祖?呵呵,”冯君不屑地笑一笑,“我就问你,吴明睿哪儿去了?”

  “被我们控制了,”祝高扬很干脆地回答,“他结交邪修,犯事儿了。”

  “邪修?”冯君的眉头一皱,“怎么可能?他就是一个穷逼战修,够资格结交邪修?”

  “这没啥不可能的吧?”祝高扬的眉头一扬,“穷计富长良心,他要是真有灵石,何必结交邪修?”

  哎呀我擦……冯君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犹豫一下他才发问,“证据呢?”

  “证据……没有啊,”祝高扬有点懵懂,然后马上就大叫了起来,“但是阴煞的上人开口了,嗯,还有真人,超胜上人也确认了的。”

  “我去,”冯君抬手一拍额头,吴明睿还是被自己连累了。他想要问吴明睿的下落,但是现在情形不明,万一把人救出来,阴煞派大举来袭,他未必能护得住人,反而是害人了。

  沉吟一阵,他沉声发话,“阴煞派的人呢?”

  “不知道,”祝高扬摇摇头,又小心地看对方一眼,“也许走了,也许藏在什么地方……那种名门大派做事,我们怎么知道?”

  “屁的名门大派,”冯君冷笑一声,“一群蝇营狗苟之辈罢了。”

  到了此刻,他也想明白了,吴明睿死不死,真不是他能护住的,这个人跟他有关系,但是也就那么回事,阴煞派只不过是想通过此人,摸出他的更多社会关系。

  他若是真想护住此人,那得把人放在身边,否则的话,哪里够阴煞派惦记的?

  但是把吴明睿放在身边,且不说他有没有能力护住一个炼气中阶,就只问一句——吴家其他人怎么办?

  听到他口出狂言,祝高扬又小心地看他一眼,目光中竟然有点——惊恐?

  冯君轻咳一声,“把吴明睿带过来,还有其他人……如果他死了,你祝家陪葬。”

  祝高扬的脸色顿时一白,“他没死,这位朋友……我祝家真有真人的!”

  “祝家有真人?”冯君不屑地笑一笑,“我杀的真人也不是一个两个了!”

  只听得噗通一声,却是那个断了膀子的炼气高阶栽倒在地——纯粹是被吓的。

  很快地,吴明睿就被带了过来,他的身上伤痕累累,一看就是被人严刑拷打了。

  看到冯君,他的眼睛顿时就是一亮,“冯山主,你终于来了!”

  不过下一刻,他就是一个激灵,“冯山主,阴煞正对你布置陷阱,所以才捉拿我们这些跟你有联系的人,你快走啊。”

  冯君的表情却是比较古怪,“他们捉拿你们,是要实现什么目的……围猎我吗?”

  “围猎倒是不清楚,但是他们盯上你了啊,”吴明睿一脸的激动,“你快走吧,阴煞一旦确定了你的行踪,必然朝发夕至,到时候想走就晚了。”

  冯君想一想,沉声发问,“谁把你打成这个样子的?”

  “嗐,这个无所谓了,”吴明睿无奈地叹口气,“技不如人,还说什么呢?”

  这是一个纯粹的战修,勇于承担责任,也不愿意给别人找麻烦。

  “话不是你这么说的,”冯君冷冷地发话,他保不了对方一世,但是能为他出头一时,“因为我的原因,导致你受委屈,这不是你无能,而是不给我面子啊……到底是谁干的?”

  不过让他无语的是,吴明睿的一身伤口,是他小舅子做的。

  让他更无语的是,吴明睿的妻子,就是祝家庄的人……

  他的妻子是祝家庄的旁支,在家族里不是很受待见,所以嫁给了这个穷逼战修。

  吴妻是下嫁,在家里一直就很强势,直到吴明睿找到了止戈山这个门路,才算找回了一点男人的尊严。

  所以,吴家一个人都没有了,是因为吴家这边都是避祸走了,还有相当一部分,是被吴明睿的妻子带走了,而吴明睿的小舅子,则是亲自拷问姐夫——跟冯君有联系的还有谁?

  小舅子的眼力价,真的有点欠缺,或者说他的消息灵通程度不够,他也知道止戈山主是个很牛叉的人,但是他认为……你再牛叉,能牛得过阴煞派吗?

  真的是活生生的一出人间悲喜剧。

  而更让冯君感到难为情的是吴明睿的岳父是……祝擎天的弟弟!

  这货不但起了一个奇葩的名字,而且还有一个奇葩的侄女——哪怕只是庶出。

  冯君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我把你岳父的哥哥干掉了,恨我吗?”

  恨就恨吧,我给你一次报仇的机会——谁让你是受了我的牵连呢?

  不过,最多也就是一次机会了,我冯某人还没有成长为圣母表。

  但是吴明睿的反应,也相当地奇葩,他惨笑着发话,“不管是爱,还是恨,我都没有资格说,但是冯山主你为了我,能追究到这种程度,我觉得……为你做事,不后悔啊。”

  冯君心里生出一种不妥的感觉,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吴明睿一头就撞到了石桌的角上,脑浆迸裂,眼见就不得活了。

  他惨笑着发话,“我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叫吴、吴……”

  因为伤势过重,他终究没有说出女儿的名字。

  这个时候,冯君施展一下搜魂的话,应该还是可以搜出这个女孩儿的名字的,但是他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因为联系你而受到了干扰,追查到这一步,我对得起你了。

  天道好轮回,这世界,原本也是谁都不欠谁的。

  不过看到他死了,冯君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生出一股暴虐的倾向来,他左右看一看,眉头微微一皱,“吴明睿都已经死了,你们怎么不去死呢?”

  他身上的暴戾气息一发,就连祝高扬都忍不住瑟瑟发抖,“冯山主,我们……我们也只是听从号令,吴明睿的事情,是他的家事,我祝家从来没有强迫过啊。”

  “让你家老祖来见我,”冯君非常干脆地表示。

  他基本可以确定,阴煞派搞这么一出,是给自己找麻烦的,事实上阴煞派的大部队,早就撤出这块地方了,否则不管是他自身的预警,还是大佬的感知,不会一点反应都没有。

  祝高扬顿时愕然,事实上,他都不确定自己家的老祖是否还活着,“这个,我试试吧。”

  “不是试一试的问题,”冯君冷冷一笑,“必须做到,否则我诛你全族……不信的话,你可以试一试。”

  然后他一怔,抬头冲着空中的某一个方向笑一笑,“这是我的决定,你有意见吗?”

  这个方向上,空间一阵波动,一个老头现身了,他面无表情地发话,“冯山主果然是惊才绝艳,能接我一招吗?”

  “老祖!”祝高扬惊叫一声,然后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后辈无能,还要劳老祖出手,实在惭愧……还请老祖出手,擒下此獠!”

  冯君根本懒得理他,而是看向了空中的老者,笑一下发话,“似此无能的后辈,我灭你满门,你有意见吗?”

  “意见是没有,后辈这么无能,我都觉得丢人,”祝家老祖居然也笑了,“其实我早就该死了,硬生生地撑着活了一千一百年啊,不过小伙子……我真的还有最后一击。”

  “最后一击……那你发出来吧,”冯君笑了起来,“区区一个金丹初阶,最后一击能有多强?不过看在吴明睿的份儿上,我还是想问你一句,知道寒魄真人为什么跑路吗?”

  大数据修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