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江往事 > 3.黄门戏院
  陈阿婆诊所内,又生噼噼啪啪拨算盘,忙于对账簿。

  陈凤仪戴老花镜一旁数钱。

  “当初讲好,九叔抽走三成...即是说,先给九叔两千,邻舍交一束花要给五毛...阿婆,邻舍交了多少束?”

  陈凤仪仔细数了数,“两千五百束。”

  又生顺利结账,不觉皱眉,“阿婆啊,我们辛苦两月,才赚一千多块,九叔不操心,竟比我们赚的还多。”

  一千多块,堪堪够付房租水电。

  陈凤仪摇头,“贪心囡囡,你想赚多少?阿婆不开金铺,如何日进斗金?”

  见又生小脸气鼓鼓,陈凤仪好笑,“不过又生,饿死的从来都是游手好闲的衰仔,我们不吝手脚,就不怕饿死。”

  又生没讲话,托腮叹气,心道我不仅要不饿死,还要出城寨,将来住山顶大屋,再挠破庄四小姐面珠。

  陈凤仪敲她脑袋,递她一张青蟹,“年纪小小,叹什么气!拿去买雪糕。”

  又生接过钱,不忘嘴甜,“多谢阿婆。”

  相较又生,她弟弟要求多多,“阿婆,再给十块啦,还想去看电影。”

  陈凤仪心情好,也不吝啬,又给二十块,赶姐弟二人出去玩。

  又生朋友不多,真光书院念书时,既不与人交恶,也不会像一干女生那样拉帮结派,是以出了城寨,她一时竟想不到约谁出来。

  她弟弟贪玩,早已无人踪。

  又生想了想,搭乘巴士,去了趟太平山。

  站老衬亭观景台上,眺望贝璐道,依稀可见庄家大宅,白色洋楼,掩映在茂密树林中,数英尺高的院墙俨如铜墙铁壁,陌生人莫说进去,靠近一点都会引起宅中保镖警惕。

  又生已经十年未踏进庄家大门,午夜梦回时,仍清晰的记得庄家的一切。

  可惜梦醒来,九龙城寨里没有富豪父亲,没有镂空雕花架,更没有插鸢尾花的水晶瓶。

  她苏又生想要什么,必须靠双手争取。终有一日,她要拿回属于她的一切。

  山顶吹风半日,又生下山后不急归家,途径弥敦道时,在黄门戏院看了场新上映的电影。

  戏院斜对面是莲记茶饼铺,歪歪扭扭排长队,又生随队伍慢慢向前移动,打算买一盒手工蛋挞带回去给陈凤仪尝鲜。

  排队间,有人走过来拍她肩膀。

  又生立时躲开,警惕睇对方一眼。

  男人胡须满面,长发扎在脑后,穿寻常衣衫,给人不修边幅之感。

  不过笑起来很和气,“妹妹仔,方不方便?请你喝杯咖啡?”他一指街旁不起眼的冰室。

  无缘无故搭讪,又笑得像只狐狸,又生心中警铃作响。

  “不方便。”又生侧身欲走。

  男人忙追上,及时道明缘由,“别怕别怕,我是叶氏影城员工,妹妹仔靓过港姐,有无兴趣拍戏?”

  又生滞步,狐疑看他。

  怕又生不信,男人递上工作证。

  早在又生进黄门戏院时,男人已盯上她。

  十几岁妹妹仔,卜卜脆,直鼻薄唇,眉毛英气,更难得眼角上翘,双眸含水,英气中又带三分娇弱。

  假以时日稍作训练,既可以演公子哥,也可以扮解语花,可塑性极强。

  又生将信将疑,接过男人工作证,上面有男人照片和名字。

  吴文宗。

  又生于心里默念,觉得耳熟,半响才想起他是位导演,戏院上映的电影大多出自他手。

  冰室内,吴文宗摇铃招来服务生,笑眯眯问又生,“妹妹仔,喝咖啡,奶茶,还是冰淇淋?”

  又生道,“不用,来一杯西茶。”

  吴文宗扭头对服务生道,“一杯西茶,一杯拿铁...再添一份舒芙哩。”

  待服务生走后,吴文宗将叶氏娱报推到又生面前,“妹妹仔如何称呼?”

  “苏又生。”

  视线落在报纸上,又生带一丝好奇,翻开娱报,叶氏开办培训团的新闻占据半个版面。

  吴文宗打量又生片刻,开门见山道,“妹妹仔,叶氏影城我想你应该听讲过,如果你感兴趣,可以考虑报考培训团,将来成为大明星也未可知。”

  又生抬眼看吴文宗,眼中有诧异。

  正值花样年纪,她有喜欢的明星,平时也和一干女生挤在一块讨论哪个男明星长得帅气,哪个女明星穿衣最靓。

  但自己去当明星,她从未想过。

  吴文宗笑,“相信我,我看人向来准,妹妹仔有潜力。”

  “吴生,我中学还未毕业,给我个考虑机会如何?”又生给自己留有余地,既未干脆应下,也未立刻拒绝。

  吴文宗点头,端起面前咖啡,“当然,当然,拍戏是大事,该与家里人商议。”

  他又递来叶氏影城地址,“妹妹仔,等你想好了,去大埔仔找我。”

  又生接过,记在心里。

  她有想过接近庄家人的千百种方法,唯独遗漏拍戏这条路。

  回去时搭乘巴士,又生靠在座椅里,漫无目的翻看叶氏娱报,其中一版赫然是港姐朱绮文与庄家话事人剪彩合影的照片。

  无论何时,穷与富、官与民之间都有着极厚的壁垒,俗称阶级。

  像庄家三代知衣、五代识食的大户,寻常小开都攀不上,更遑论九龙城寨的穷鬼。如果她不走捷径,可能这辈子都无缘再进庄家大门。

  ......

  打定主意,晚上灯下做手工时,又生将她白日际遇讲给陈凤仪听。

  “去拍戏?”陈凤仪摘下老花镜,不掩担心,“又生,世道乱,阿婆怕你上当受骗。”

  又生把吴文宗名片拿给陈凤仪看,“阿婆,不会骗我啦。”

  她又指黑白电视在播一档电视剧,“吴导在叶氏影城工作,这部电视剧就是他拍的。”

  陈凤仪极少出城寨,更未听过叶氏影城,不免劝她,“又生,戏子下九流的,我们良人,好好念书才是正经事。”

  尽管隔离邻舍都是三教九流,陈凤仪能与妓.女为友,能和吸毒佬交好,但是一旦涉及到教育孩子的问题,她又变得传统保守。

  似乎念书考大学,将来中环上班,才是良人家孩子该干的事。

  “阿婆。”又生不赞同,“你同我讲过,人有千般面,并非黑半残片。做人呢,最重要是过得开心。比起考大学,我更想去拍戏。”

  陈凤仪竟语塞,半响才道,“嘴厉囡囡!”

  又生见她似有松动,搂着她软软地撒娇,“阿婆,将来我成了明星,在外买洋楼,接你和弟弟出去住。有自来水可用,有彩电可看,有电话可打,再养一只番狗陪阿婆解闷。”

  陈凤仪笑得直摇头,知道她孝顺,不过还是不放心,“让阿飞陪你过去看看?”

  又生猛摇头,“不要,他好忙的,不好总叨扰他。”实则担心阿飞去了之后,呼呼喝喝,吓坏别人。

  一起长大的玩伴,阿飞的脾气,又生再清楚不过,蛮力有余,智商不足,他在道上吃得开,全赖九叔余热尚在,假以时日九叔退下,他绝无可能再撑起新和会。

  .....

  叶氏培训团报名这日,又生去大埔仔找吴文宗。

  叶氏影城沿海湾而建,约莫百万平方英尺的地方,冲洗拷贝的暗房,娱报印刷棚,化妆棚,服装棚,木工棚,布景棚,各色别墅,职工宿舍,唐街,宋城,还有来往的交通车...俨如被缩小的社会。

  又生目不暇接,避开吊车,向匆匆路过的员工打听,“吴导让我来找他,阿姐,你知不知他在哪?”

  员工见她面貌不俗,以为她是哪个演员,还算客气道,“敦厚楼三楼,培训团文化厅。”

  又生找到敦厚楼,刚上三楼,隐约听见唱戏声,闻声过去,透过玻璃窗往里看。

  数个房间打通的一间大厅内,台下稀朗坐几人,台上吴文宗腔调顿挫,又生听不出他唱的是哪段戏曲,却能听出他戏曲中传达出的怒怨。

  又生不觉听入迷,脑中思绪却飘远。

  年幼时她不甘心,无数次去贝璐道,试图踏进庄家大门,却被庄家仆人拦在外,她一遍遍讲自己身份,仅换来偌大白眼,穿白衫黑裤的仆人打发乞丐一般将她赶走。

  去警署报案,差佬以为她神志不清,电召白车送她去圣母玛利亚医院看精神科,一度吓坏陈凤仪。

  而那个与她换了身份的庄四小姐却始终不敢露面,缩在她的城堡里,安稳享受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