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香江往事 > 3.黄门戏院
  陈阿婆诊所内,又生噼噼啪啪拨算盘,忙于对账簿。

  陈凤仪戴老花镜一旁数钱。

  “当初讲好,九叔抽走三成...即是说,先给九叔两千,邻舍交一束花要给五毛...阿婆,邻舍交了多少束?”

  陈凤仪仔细数了数,“两千五百束。”

  又生顺利结账,不觉皱眉,“阿婆啊,我们辛苦两月,才赚一千多块,九叔不操心,竟比我们赚的还多。”

  一千多块,堪堪够付房租水电。

  陈凤仪摇头,“贪心囡囡,你想赚多少?阿婆不开金铺,如何日进斗金?”

  见又生小脸气鼓鼓,陈凤仪好笑,“不过又生,饿死的从来都是游手好闲的衰仔,我们不吝手脚,就不怕饿死。”

  又生没讲话,托腮叹气,心道我不仅要不饿死,还要出城寨,将来住山顶大屋,再挠破庄四小姐面珠。

  陈凤仪敲她脑袋,递她一张青蟹,“年纪小小,叹什么气!拿去买雪糕。”

  又生接过钱,不忘嘴甜,“多谢阿婆。”

  相较又生,她弟弟要求多多,“阿婆,再给十块啦,还想去看电影。”

  陈凤仪心情好,也不吝啬,又给二十块,赶姐弟二人出去玩。

  又生朋友不多,真光书院念书时,既不与人交恶,也不会像一干女生那样拉帮结派,是以出了城寨,她一时竟想不到约谁出来。

  她弟弟贪玩,早已无人踪。

  又生想了想,搭乘巴士,去了趟太平山。

  站老衬亭观景台上,眺望贝璐道,依稀可见庄家大宅,白色洋楼,掩映在茂密树林中,数英尺高的院墙俨如铜墙铁壁,陌生人莫说进去,靠近一点都会引起宅中保镖警惕。

  又生已经十年未踏进庄家大门,午夜梦回时,仍清晰的记得庄家的一切。

  可惜梦醒来,九龙城寨里没有富豪父亲,没有镂空雕花架,更没有插鸢尾花的水晶瓶。

  她苏又生想要什么,必须靠双手争取。终有一日,她要拿回属于她的一切。

  山顶吹风半日,又生下山后不急归家,途径弥敦道时,在黄门戏院看了场新上映的电影。

  戏院斜对面是莲记茶饼铺,歪歪扭扭排长队,又生随队伍慢慢向前移动,打算买一盒手工蛋挞带回去给陈凤仪尝鲜。

  排队间,有人走过来拍她肩膀。

  又生立时躲开,警惕睇对方一眼。

  男人胡须满面,长发扎在脑后,穿寻常衣衫,给人不修边幅之感。

  不过笑起来很和气,“妹妹仔,方不方便?请你喝杯咖啡?”他一指街旁不起眼的冰室。

  无缘无故搭讪,又笑得像只狐狸,又生心中警铃作响。

  “不方便。”又生侧身欲走。

  男人忙追上,及时道明缘由,“别怕别怕,我是叶氏影城员工,妹妹仔靓过港姐,有无兴趣拍戏?”

  又生滞步,狐疑看他。

  怕又生不信,男人递上工作证。

  早在又生进黄门戏院时,男人已盯上她。

  十几岁妹妹仔,卜卜脆,直鼻薄唇,眉毛英气,更难得眼角上翘,双眸含水,英气中又带三分娇弱。

  假以时日稍作训练,既可以演公子哥,也可以扮解语花,可塑性极强。

  又生将信将疑,接过男人工作证,上面有男人照片和名字。

  吴文宗。

  又生于心里默念,觉得耳熟,半响才想起他是位导演,戏院上映的电影大多出自他手。

  冰室内,吴文宗摇铃招来服务生,笑眯眯问又生,“妹妹仔,喝咖啡,奶茶,还是冰淇淋?”

  又生道,“不用,来一杯西茶。”

  吴文宗扭头对服务生道,“一杯西茶,一杯拿铁...再添一份舒芙哩。”

  待服务生走后,吴文宗将叶氏娱报推到又生面前,“妹妹仔如何称呼?”

  “苏又生。”

  视线落在报纸上,又生带一丝好奇,翻开娱报,叶氏开办培训团的新闻占据半个版面。

  吴文宗打量又生片刻,开门见山道,“妹妹仔,叶氏影城我想你应该听讲过,如果你感兴趣,可以考虑报考培训团,将来成为大明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