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大明星 > 第一百一十八章与君离别意
  “不要!”

  高高挥起的长戟在刁秀儿的声音中瞬间停滞。

  “将军,让他们走吧……”

  吕布以一种看着蝼蚁的姿态看着几人,其声若雷,“滚吧。”

  几个家将如蒙大赦,连滚带爬跑出了司徒府,头也不敢再回。

  “如果将军杀了他们,必然会惹来董太师的怒火。”刁秀儿轻声道。

  “哎,秀儿还是太过善良。这些人回去之后,必然会添油加醋一番报与太师,届时吕将军的境况将更加危急了。”王允叹道。

  “那该如何?”刁秀儿脸色一变,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对吕布如此上心。

  说是动心也不然,或许是他那天所言让自己有些触动吧。难道自己真与他早就相识?可那些年幼的记忆又去了哪里。

  “吕布此来,亦为向司徒求教。”

  “将军请!”

  清茶两盏,缭绕起茶香袅袅氤氲在会客堂屋中。

  “……太师他,要叫某过府赴宴。”吕布将先前的事情告知王允。

  “宴无好宴,将军……如今已至绝境。”

  “为何?”对于王允的话,吕布还是很相信的。

  “你可知昨日之事?”

  “何事?”

  “太师他邀请毋极侯张钰前往郿坞赴宴。”

  邀请和赴宴这两词,王允读的很重。

  “此事布亦有耳闻,先前张钰他意欲行刺我义父,义父他如今却不计前嫌——”

  “可笑!将军竟如此天真?”王允怒道,“连街边百姓亦知此乃鸿门宴耳!玉郎他更留下‘我自拔剑向天笑,去留肝胆皆昆仑’的诗句,您真以为他是去赴宴?”

  吕布一时不能言。

  “实不相瞒,允已接到消息,太师他在宴席中呈上毒酒,玉郎恐怕已凶多吉少了。”

  说完,王允起身又道,“吕将军,你仔细想想,这手段是否相似?同样是宴会,若同样摆出毒酒来,你,喝还是不喝?”

  “可他是某的义父,对我不薄……”

  “但他,想要你命!”

  【可他想要你的命!】

  李肃和王允的话逐渐合为一体,令吕布振聋发聩,近乎发狂。

  “为什么!”

  “因为秀儿。

  李文优何等精明,吾料他会劝说董卓将秀儿赠与将军,若董卓不肯,他定将要董卓斩杀将军,以绝后患!”

  王允年轻时也是个中二好儿郎,此刻也一时热血激荡,拍案喝道:“将军,你在他董卓眼里,尚不及一女子,何苦再为之效力?何况,你就忍心眼睁睁看着秀儿遭他淫辱?!”

  “不,绝不可能!

  司徒,我该如何!”

  “将军,为今之计只有先下手为强——”

  “可他是我义父。”

  “将军啊!你姓吕,他姓董,这算什么父子?当初他先寻戟后横剑,毫不犹豫刺向将军你时,可曾顾虑半分父子之情?”

  此情此景,对吕布来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若非老夫不忍秀儿遭他祸害,更不忍眼看将军盖世英雄却要遭他毒手,今日之言是万万不会说出口的!此话一出,我王家……哎!”

  “司徒大恩,吕布铭记,吾此生必不让秀儿受半分委屈!”吕布直直向王允拜道。

  王允眼见大事将成,又添了把柴火:“事到如今,老夫也不再遮掩。将军若帮扶汉室,乃忠臣也,青史传名,流芳百世;将军若助董卓,乃反臣也,载之史笔,遗臭万年!”

  “某吕布,愿除董卓。”

  “我大汉得以存续,全仰仗将军功劳!”白发苍苍的老司徒,竟然直接跪在吕布身前,涕泗横流。

  ……

  依然竹林中,一曲情哀怨。

  端庄而清秀的女子一袭白衫,和这青翠的竹竿竹叶搭配得仿若天作之合。

  玉指轻蜷微舒,淡淡如清澈溪流般的音律就回荡在整片竹林。

  这其中,有感伤,有思念,有埋怨,也有着无数小女儿家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怀。

  弹着弹着,两颗晶莹的玉珠从眼眶中滑落,坠在琴弦上,又被很快震开。

  只是泪珠震得走,情丝却走不掉。

  忽地,林中笛声起。

  忽远忽近,忽明忽暗。

  蔡琰强忍着回头的冲动,继续弹奏着。

  笛声,琴声,交相呼应,一如当日那首《明月几时有》一般默契、美好。

  一曲终了,伊人泪水早已不见了踪影,回头看去,公子同样白衫如玉,微笑着立在他身后。

  “你……来了?”

  “对。”

  “城中传言你已经..”

  “差一点,还好我长得帅,他们被本公子迷倒,不忍动手。”

  “噗,你这人好不知羞!”

  “嗯,好啦,告别完了,我也要走了。”

  “走?去哪里。”

  “回河北……回家。”

  蔡琰俏脸数变,竟一下子又变成那天拂袖而去的模样,张钰暗道一声不妙,这还是个死傲娇。

  “恕蔡琰不送。”

  说着,蔡琰将琴抱起就要离开。

  “蔡姑娘。”

  “何事。”她头也不回。

  “等我。”

  “等你干嘛。”

  “我去找你父亲。”

  “啊?”蔡琰吃了一惊,猛地回转身来,“谁要答应你了,你家中还有娇妻美妾,何苦又来招惹我这可怜人?”

  张钰一时无言,顿生冷汗。

  他本想和蔡邕说说,看他愿不愿意拖家带口随自己一同前往河北,长安城的暗潮还有谁比他这个穿越者更清楚?要是蔡邕这大儒真的因为叹息而获罪,这是天下的损失,更是自己不能允许的事情,毕竟蔡中郎他对自己真的是给予了太多恩义和宠爱。

  可是,蔡琰这么一说,自己如果解释清楚,让这姑娘的面子往哪儿放?

  张钰纠结万千,蔡琰看在眼里却是他的犹豫不决,泪眼朦胧中抱着古琴就要跑着离开,谁知她还没迈出两步,脚底就是一滑。

  失声尖叫,蔡琰整个人向后仰去,怀中的长琴也被她高高抛起。

  就在蔡琰即将着地的一瞬间,张钰如风一般赶至身前,单手将她揽在臂弯中。

  “嘭!”

  张钰用脚面将坠落的琴身又稳稳抬了上去,而后轻舒长臂将琴手下。

  左手长琴,右手蔡琰,如此方为风流才子,岂不美哉?

  蔡琰呆呆地看着他,一时空气竟突然安静,静的只能听到两个人彼此的呼吸与心跳。

  “我会和蔡中郎说,要你们和我一起回河北。”

  “不……不可能的,父亲他奔波多年,好不容易受到董卓赏识,这才在都城安定下来,怎么可能再次离开?何况我……我——”

  “再不可能,我也会努力去做,你等着就好。”

  “等什么?”

  张钰没有回答,而是将她扶好,直接往蔡邕所在而去。

  蔡邕见到他平安无事,自然也是十分欣慰,可是说到前往河北却有些不愿,张钰无奈之下都抛出长安将有大乱之事,他也只是笑笑,说到时再从长计议。

  无功而返,张钰只得告辞,蔡邕亲自往府前相送,张钰朝他左右看去,却不见蔡琰的身影。

  蔡府,琴乐房。

  雨打芭蕉,灵透柔美。

  低回婉转,缠绵悱恻。

  此曲天下只有两人知晓。

  名为《神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