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狱皇传 > 第一章夜锋拜师
  木森国的一片原始森林深处,荣木郡,栖凤岭。

  一场厮杀过后,森林再次恢复了平静。

  夜锋被古树桐吾藏在树体中,幸免于难。

  刚满三岁的小家伙刚刚经历他这短暂的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刻:生母洛水清在他眼前被恶人强行绑走!

  而这恶人,居然是他母亲的亲二叔——洛讳!

  小夜锋眼睛通红,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滴答落下,可夜锋却一直忍着没有出声。他将这几人的面容牢牢的烙印于心。

  一双小手攥的发白。待洛讳一行人走后,桐吾将夜锋放了出来问道:“怕了?”

  “呸!你这颗只会吹牛的破树!烂树!总说自己多厉害!你为什么不帮我娘打坏人!

  是你怕了才对!我呸!呜呜呜”直到开口讲话,夜锋才呜咽了起来。

  此时的地上,还残留着母亲洛水清留下的血迹。

  夜锋蹲下,肉呼呼的小手,轻轻的摩挲着还未干的血迹。

  娘刚刚一定很疼!夜锋心中想着。

  “锋儿,怕就对了,只有怕才会刻苦练习,为自己和家人负责”桐吾再次开口说道。

  “我呸!你这颗烂树!我再也不要你这个大伯了!枉我娘对你那么好!我对你这么好!”夜锋抽泣着道:”我不怕,前天大鹏鸟惹我,我都敢爬到那么高的树上去跟他决斗!

  我只是后悔了,后悔没有听娘的话,好好练功,不然我就可以保护娘了!”夜锋小声道

  桐吾听到夜锋的话一怔。道:“不怕也好,不怕最好,你小小年纪竟没有被吓到,还能想到这些果真不凡,锋儿,你,拜我为师可好?”桐吾说这话不仅是为了许给洛水清的承诺,更多的是这三年来桐吾是拿夜锋当做自己孩子般看待,真心的喜欢。

  “我呸!要是昨天你跟我说我可能还考虑一下,现在跟我说这个?你个大骗子树!就会吹牛!我自己家的本事还没学通呢!我跟你学个屁!”

  “你!你又是牛又是屁的!我怎么不记得你娘教过你说这个!”

  “我和大杨树学的!关你屁事!他的本事比你可大多了!我和大鹏鸟打架他还帮我呢!比你仗义多了!”

  桐吾整颗树都在发颤,惊起了一群在树枝上栖息的小鸟。许久,他心平气和的说道:“大杨他们都是我的后生,你要知道,我还培育过不死凤凰呢!做我的徒弟你算是捡大便宜了!”

  夜锋刚要走,听到桐吾这么说,眼睛一转,转身问道:“你说当我师父,得先给点见面礼吧!还有你得告诉我你能教我什么?能教我不死凤凰的绝技么?”

  桐吾又颤了一会。心平气和道:“要见面礼什么的……好说。不过不死凤凰的招数我传授于你,你也练不成,我可以教你和它一样厉害的绝技”

  “那行,你把大鹏鸟翅膀上的毛都揪下来,就算是给我的见面礼了!至于你说的其他绝技嘛。。你教我怎么不死就行了!”

  桐吾再次颤了一会,心平气和道:“大鹏鸟。。我可以教你怎么打赢他,赢了以后你就可以如愿了。至于不死凤凰的绝技。。我教你飞行如何?”

  小夜锋听到可以教他打赢大鹏鸟,又可以飞,眼睛顿时一亮,不过随后又狡黠的说道:“那见面礼你还是要给的!!”

  这天,就在桐吾无数次的颤抖中,收下了夜锋为他的徒弟。

  第二天一大早,小夜锋就屁颠屁颠的跑到桐吾面前喊道:“大桐师!你不是说要教我嘛!怎么还不快点!”

  “你叫我什么?大铜狮?我是树!梧桐树。我参天悟道亿万年,怎么在你口中我变成摆设了?“

  “你长的那么大!梧桐的桐!师父的师!简称大桐师呀”

  桐吾看着夜锋那清澈的眼睛,在颤抖了一会后,树体急剧收缩,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满头银发,身穿长袍手持折扇,书生气十足的中年人。他将银发扎起,露出了满是儒气却又略带沧桑的面容。桐吾用折扇敲了一下夜锋的头,心平气和道:“叫师父,否则不教你怎么拔毛。”

  “哦,师父”夜锋嘟嘟着小嘴道

  “把你娘教你的功法,体术,都背给我听听”

  “哈!这个简单!我倒着给你背吧!错一个字我就是小狗!”

  桐吾又颤抖了一会,心平气和道:“正常背就可以了,我不是在考研的你的记忆”

  “师父,你都不是大树了,怎么还抖呀?一个大活人抖来抖去好奇怪呀!”

  说着,夜锋不再调侃还在颤抖的桐吾,开始将母亲水淼国的不传秘术和功法有板有眼的讲述了一遍,接着又把父亲土垚国的秘术和功法告知了桐吾,最后,夜锋用肉呼呼的小手在怀里将母亲还未抄录完整的白家战技递给了桐吾。

  “嗯。水淼国的功法主修身法,淬毒以及旁门的功法并不适合你,而土垚国主修肉身,防守,这些都是可取的,天地间功法战技无数,世人将其分为天、地、玄、黄。四大阶段。

  每个阶段又分上、中、下三等。功法等级不同,修炼起来的难度也不同,越强的招式,学起来也越困难,佼佼者更是可以将其发挥到极致,可以将低级功法施展到高级功法的威力!

  所以,世间无绝对,没有最强的功法,只要在正确的时机有正确的判断才是功法的精髓所在。为师筛选了一下,这水淼的游蛇九式和醉舞潮比较适合你这个年纪,今日起,你便开始修行吧,为师给你两年时间,若你还是贪图玩耍,那就永远也不要想再见到母亲了!”

  夜锋听到桐吾的话,收起了嬉皮笑脸,眼神变得异常坚定,面容严肃的说道:“我定要拼命修炼!我要救出我娘!”桐吾看着夜锋的小脸,仔细观察。探索到夜锋的秩序神链时不由心头一紧,暗道:“这孩子才三岁,为何枷锁于身的秩序神链粗的这么离谱!

  小小年纪却无法享受父母的关爱,而走上了修行这命不由己的不归路。若是上天为每个人都安排了使命。锋儿……你所背负的又是什么呢?孩子,你定要勇敢的走下去啊。”夜锋没有理会桐吾诧异的目光,而是脑海里开始拼命的巩固这两套功法的每一个细节,

  游蛇九式,为水淼国玄级上品身法,前六招主要讲究身体的灵敏,激发体内每一处肌肉的完美配合,既形似细小游蛇般灵敏,又有着巨蟒的缠力。而后三招主要是激发体内潜能,挖掘体内爆发的力量,从而用以提速,九式大成者,其速度完全可以踩出虚影来迷惑对手!

  而醉舞潮则是水淼国的玄级上品功法。初期是以肉身力量施展,产生气爆来震伤对手

  此招大成者,是以内力发出,空气中带有使人身体麻痹的暗劲,将空气实体化,化成如潮水般向敌人涌去!

  接着,夜锋挥动起小胳膊小腿开始研习游蛇九式的第一式:游蛇出洞。

  夜锋由于年岁较小,身体柔性特别好,正好适合这些招式,只见他双脚踩着规定的步法,双掌在面前交替着伸展,收回。确实有几分神似。

  桐吾看着点点头道:“脚下加快速度,不要乱。每一步踩着要有力,扎实!双掌刺出的刹那要将力量集中在指尖…………”

  就这样。夜锋开始他的修行之旅。除了每天所练习的功法,桐吾为他设定了加强体质的训练路线:“负重二十斤,每日奔跑十里路,在水下打坐两分钟。

  可夜锋每次都是超额训练,他逼着自己逐渐加大负重量,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他从二十斤加到三十斤,四十斤,五十斤,一百斤,每日奔跑按照十里路的路线开始加圈,三圈,五圈,十圈。

  在水中打坐本就很难,要克服水中的暗流保持打坐的姿势,还要克服呼吸的困难,从开始的一分钟都坚持不住,到现在可以在水下近十分钟。这一年里,饿了便打些野兽充饥,冷了便将兽皮扔给师父,桐吾则负责为小夜锋织衣纳鞋。

  桐吾看着夜锋这么玩命的修炼,心中不忍,每隔几日便从体内抽出一滴浆王液,涂在夜锋丹田处滋补身体,浆王液堪比桐吾心头血般珍贵,每次抽出一滴都要休息好几天才能缓解过来。

  一年来桐吾也是日渐消瘦,快吃不消了,这年,夜锋年满四岁。身体由于这一年的练习,再加上浆王液的滋补,一米二的身高只能算是同龄人比较高挑的身材,可一身古铜色的皮肤下透露出充满爆炸力量结实的肌肉,却大大的与年纪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桐吾将夜锋叫到面前道:“锋儿啊,你已经很用功了,不必这么拼命,这一年来你的表现很让我吃惊,为师今天送你一件兵器,说吧,想要戟还是剑?“

  “师父,为什么只能选这两种兵器呀?“”水淼国的功法的本家武器是剑,而土垚国则是戟,这两种本家武器可以最大限度的使武技发挥出来。”

  “哦,明白了师父。那我选刀!”夜锋一本正经的说道。“本家兵器才能发挥出最强的杀招,也可以配合身法……”“刀!刀比他们都好看!而且娘送我的第一把武器便是刀!”“你娘送你的是木剑!”“被我改成刀了,就是刀!”

  桐吾颤抖一会,到底还是扔出了一把造型奇特的短刀。此刀身长一尺,刀柄三寸,“我就搞不懂你了。剑为君子,至尊至贵!而且还是你修炼功法的本家武器!你,你为何偏偏喜欢刀?”

  “刀帅!刀霸气!我就喜欢刀!”小夜锋边说边将短刀捧在手里,哈了一口气,小心的擦拭着,桐吾不再理睬兴奋的持刀乱挥的夜锋。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的说道:“此刀名为锟铻,取昆吾山赤铜所铸,削玉如泥。小心别伤着自己。”

  看着寒光森森的“锟铻“夜锋头也不抬的喊道:”谢谢师父~!对了师父,以后不要再给我浆王液了,我只是之前用了几滴,后来的被我存起来了,如今已快够一碗了,哪天你喝了也补补身体。瞧你最近憔悴的,脸上都长年轮了。“

  桐吾站住颤抖了一会,平静的说道:“晚一点将浆王液取来,我有妙用。”说着,身形闪转几下便消失了。

  夜锋将宝刀锟铻别在腰间,使出游蛇九式,闪烁几下回到了娘留给自己的洞府中。

  躺在石床上,夜锋抽出腰间的短刀,仔细观摩,随后叹了口气:“刀是不错,可惜太短了,不是我的菜,暂且用着吧,师父送的怎么说也得给他点面子。”

  “嗯,游蛇九式如今也算精通七式了,可醉舞潮最近总是感觉越练越倒退呢,威力还不如半年前。再演练几次,等一会给师父送浆王液的时候请教一下。”

  随后,夜锋跳下石床开始认真演练起醉舞潮来,只见周围的空气爆炸声环绕于身,可却就是不能将这份力量给送出去,每次都是夜锋的身体关节处便开始爆,这样根本达不到该有的杀伤力,推演了几次,气的夜锋鼓起小嘴,决定放弃,前去询问桐吾。

  “师父!浆王液~喝吧!“”嗯。算你小子有点良心,还想着为师,”桐吾笑道,随后,桐吾将夜锋领到一口两米深的寒池边:“将浆王液倒进去”

  夜锋照做后问道:“师父,这口寒池我进去玩过,里面太冷了!刺骨头!你喝了小心拉肚子!哎哟!我是好心!你干嘛又打我的头!”

  “喝什么喝!以后你就在这里练习打坐闭气!“桐吾颤抖着。

  “老头!我好心把浆王液攒着给你喝!你这么整我!亏我还担心你拉肚子呢!你居然要我在里面呆那么久!你知不知道我现在都能闭气打坐一刻钟了!在里面不冻死我!”

  “你懂什么!这可是万年的寒池冰露!名为落宵凌潭!为师当年斩断秩序神链,离不开它的帮助!如今虽所剩不多,可在你成年之前绝对够用了!”

  “秩序神链是什么?你以前被绑住了吗?”

  “你还小,当你该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现在少废话!进去!”

  夜锋坐在岸边伸出小脚丫试着在水潭中搅了搅,顿时感到从脚底板凉到了头发丝,突然背后一脚,夜锋被踹进了寒潭中,扑腾几下,双手扶住池边,夜锋大喊到:“喂!你……”不等夜锋说完,桐吾便张口说道:“踌躇,犹豫,只会消磨你的勇气。要做便做!你无论如何试探,终究还是得做!”夜锋听后,瞪了一眼桐吾,二话不说,将身上衣服脱下扔到岸边,打坐闭气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