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狱皇传 > 第一章夜锋拜师
  木森国的一片原始森林深处,荣木郡,栖凤岭。

  一场厮杀过后,森林再次恢复了平静。

  夜锋被古树桐吾藏在树体中,幸免于难。

  刚满三岁的小家伙刚刚经历他这短暂的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刻:生母洛水清在他眼前被恶人强行绑走!

  而这恶人,居然是他母亲的亲二叔——洛讳!

  小夜锋眼睛通红,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般滴答落下,可夜锋却一直忍着没有出声。他将这几人的面容牢牢的烙印于心。

  一双小手攥的发白。待洛讳一行人走后,桐吾将夜锋放了出来问道:“怕了?”

  “呸!你这颗只会吹牛的破树!烂树!总说自己多厉害!你为什么不帮我娘打坏人!

  是你怕了才对!我呸!呜呜呜”直到开口讲话,夜锋才呜咽了起来。

  此时的地上,还残留着母亲洛水清留下的血迹。

  夜锋蹲下,肉呼呼的小手,轻轻的摩挲着还未干的血迹。

  娘刚刚一定很疼!夜锋心中想着。

  “锋儿,怕就对了,只有怕才会刻苦练习,为自己和家人负责”桐吾再次开口说道。

  “我呸!你这颗烂树!我再也不要你这个大伯了!枉我娘对你那么好!我对你这么好!”夜锋抽泣着道:”我不怕,前天大鹏鸟惹我,我都敢爬到那么高的树上去跟他决斗!

  我只是后悔了,后悔没有听娘的话,好好练功,不然我就可以保护娘了!”夜锋小声道

  桐吾听到夜锋的话一怔。道:“不怕也好,不怕最好,你小小年纪竟没有被吓到,还能想到这些果真不凡,锋儿,你,拜我为师可好?”桐吾说这话不仅是为了许给洛水清的承诺,更多的是这三年来桐吾是拿夜锋当做自己孩子般看待,真心的喜欢。

  “我呸!要是昨天你跟我说我可能还考虑一下,现在跟我说这个?你个大骗子树!就会吹牛!我自己家的本事还没学通呢!我跟你学个屁!”

  “你!你又是牛又是屁的!我怎么不记得你娘教过你说这个!”

  “我和大杨树学的!关你屁事!他的本事比你可大多了!我和大鹏鸟打架他还帮我呢!比你仗义多了!”

  桐吾整颗树都在发颤,惊起了一群在树枝上栖息的小鸟。许久,他心平气和的说道:“大杨他们都是我的后生,你要知道,我还培育过不死凤凰呢!做我的徒弟你算是捡大便宜了!”

  夜锋刚要走,听到桐吾这么说,眼睛一转,转身问道:“你说当我师父,得先给点见面礼吧!还有你得告诉我你能教我什么?能教我不死凤凰的绝技么?”

  桐吾又颤了一会。心平气和道:“要见面礼什么的……好说。不过不死凤凰的招数我传授于你,你也练不成,我可以教你和它一样厉害的绝技”

  “那行,你把大鹏鸟翅膀上的毛都揪下来,就算是给我的见面礼了!至于你说的其他绝技嘛。。你教我怎么不死就行了!”

  桐吾再次颤了一会,心平气和道:“大鹏鸟。。我可以教你怎么打赢他,赢了以后你就可以如愿了。至于不死凤凰的绝技。。我教你飞行如何?”

  小夜锋听到可以教他打赢大鹏鸟,又可以飞,眼睛顿时一亮,不过随后又狡黠的说道:“那见面礼你还是要给的!!”

  这天,就在桐吾无数次的颤抖中,收下了夜锋为他的徒弟。

  第二天一大早,小夜锋就屁颠屁颠的跑到桐吾面前喊道:“大桐师!你不是说要教我嘛!怎么还不快点!”

  “你叫我什么?大铜狮?我是树!梧桐树。我参天悟道亿万年,怎么在你口中我变成摆设了?“

  “你长的那么大!梧桐的桐!师父的师!简称大桐师呀”

  桐吾看着夜锋那清澈的眼睛,在颤抖了一会后,树体急剧收缩,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满头银发,身穿长袍手持折扇,书生气十足的中年人。他将银发扎起,露出了满是儒气却又略带沧桑的面容。桐吾用折扇敲了一下夜锋的头,心平气和道:“叫师父,否则不教你怎么拔毛。”

  “哦,师父”夜锋嘟嘟着小嘴道

  “把你娘教你的功法,体术,都背给我听听”

  “哈!这个简单!我倒着给你背吧!错一个字我就是小狗!”

  桐吾又颤抖了一会,心平气和道:“正常背就可以了,我不是在考研的你的记忆”

  “师父,你都不是大树了,怎么还抖呀?一个大活人抖来抖去好奇怪呀!”

  说着,夜锋不再调侃还在颤抖的桐吾,开始将母亲水淼国的不传秘术和功法有板有眼的讲述了一遍,接着又把父亲土垚国的秘术和功法告知了桐吾,最后,夜锋用肉呼呼的小手在怀里将母亲还未抄录完整的白家战技递给了桐吾。

  “嗯。水淼国的功法主修身法,淬毒以及旁门的功法并不适合你,而土垚国主修肉身,防守,这些都是可取的,天地间功法战技无数,世人将其分为天、地、玄、黄。四大阶段。

  每个阶段又分上、中、下三等。功法等级不同,修炼起来的难度也不同,越强的招式,学起来也越困难,佼佼者更是可以将其发挥到极致,可以将低级功法施展到高级功法的威力!

  所以,世间无绝对,没有最强的功法,只要在正确的时机有正确的判断才是功法的精髓所在。为师筛选了一下,这水淼的游蛇九式和醉舞潮比较适合你这个年纪,今日起,你便开始修行吧,为师给你两年时间,若你还是贪图玩耍,那就永远也不要想再见到母亲了!”

  夜锋听到桐吾的话,收起了嬉皮笑脸,眼神变得异常坚定,面容严肃的说道:“我定要拼命修炼!我要救出我娘!”桐吾看着夜锋的小脸,仔细观察。探索到夜锋的秩序神链时不由心头一紧,暗道:“这孩子才三岁,为何枷锁于身的秩序神链粗的这么离谱!

  小小年纪却无法享受父母的关爱,而走上了修行这命不由己的不归路。若是上天为每个人都安排了使命。锋儿……你所背负的又是什么呢?孩子,你定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