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茅山小道李云龙 > 251章,禅道会(十六)
  251章,禅道会(十六)

  九头虫风九郎收了真身法体,化作人形,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如今我算知道了,潘大哥,没想到你看似老实,实则思维慎密。能在临阵对敌时审时度势,想到这个法子,实在不简单啊。这一战,我输得心服口服。”

  第三轮剩下佛门少林寺觉远和道家茅山宗贾无卿。当禅道会主事张子祥天师宣告他们上台比试时,那一直低眉垂目不一语的志操大和尚,忽然睁开眼睛,看了觉远小和尚一眼,满是爱怜。

  觉远忽觉有些异样,回头一望,与志操主持对视了一眼,若有所悟。他稳步走到主持跟前,磕了三个响头,也不说话,转身上了那只剩一半的巨石擂台。

  依旧不悲不喜,双手合十站在那里。

  “阿弥陀佛……”

  志操大和尚高颂了一声佛号,又闭目垂,不一语。

  道家茅山宗掌教王远知也早将贾无卿招过来,轻叹道:

  “卿儿,这一战……”

  出乎意料的是,贾无卿神色不变,淡淡的道:

  “弟子知道该如何做。”

  掌教王远知点了点头,说道:

  “去吧……”

  这一切都被那龙虎山天师张子祥看在眼里,他下了擂台,走到少林志操大和尚、茅山宗掌教王远知两人身边,叹了口气,说道:

  “难为二位了。”

  莫看这些高僧真人人前风光,其实心中都有苦衷,只是不说而已。此次禅道会,是佛道两家奉大唐天子旨意举办的,那唐王正是要佛道两家互相牵制,形成对峙局面,天下才太平。

  这禅道会现场必定有朝廷眼线,假如佛道两家依旧友好的切磋,难免会使唐王猜忌,因此志操大和尚和王远知真人才各自吩咐爱徒,此次比试,要惨烈的收场。矛盾,有时候还真离不了。

  贾无卿上了擂台,施了个持剑礼,并没有说话。

  这一战两人其实心知肚明,都是来求败的,不能认输的那种失败,而且要败得惨烈一点。不露半点破绽的伤在对方手上,才是两人所求的。

  只因,佛门志操大和尚慈悲为怀,不忍那贾无卿有所损伤;而道家王远知真人也是宅心仁厚,自甘忍辱受苦以消唐王猜忌。

  那觉远小和尚率先出手,先声夺人。先前几战,他都是以“化梦**”不动声色间轻取对手。如今直接使出佛门绝学“般若禅掌”,只见他虚拍数下,便有令人窒息的罡风擦着贾无卿耳边呼啸而过,将他身后数十丈远的山石击成粉末。

  贾无卿以攻代守,连挥啸风神剑,数道凌厉的剑气划过觉远脚下,留下道道裂痕。

  两人你来我往,都是攻多守少,打的十分激烈。

  台下众人无不大惊失色,先前还说点到为止,这怎么变成生死相搏了?

  其实只有贾无卿和觉远两人知道,对方每次都是故意将拳脚或者剑气避开对方,看似打的剑气罡风乱飞,实则双方都没受伤。

  无奈之下,两人都放弃了防守,丝毫不躲避对方的杀招。只是这样,更能看出双方手劲力道的拿捏。

  那觉远小和尚换了门绝技,叫作“隔山打牛”,招招打在贾无卿身上,看似凶狠无比,其实并不伤人。倒是那少室山的青松怪石遭了秧,都被“隔山打牛”弄得一片狼藉。

  台下众人无比诧异,茅山宗贾无卿好强大的防御奇术,身中这么多拳脚都无大碍。

  这样下去怎么输的了?情急之下,贾无卿暗运玄功,自伤经脉,气血上涌,喷出一口血来,他胡乱将啸风剑一丢,纵身往后一跃,惨叫一声,跌下擂台。

  觉远小和尚心中暗惊,一跺脚旋身,恰好右臂撞在贾无卿的剑刃上,只见血光一闪,臂落人伤。觉远只觉得眼前一黑,也是晕倒在地。

  慌乱中台下飞身上来数人,正是大将军僧昙宗大和尚、都维那僧慧玚等少林高僧,连忙替觉远点穴止血,运功疗伤。

  茅山宗等人也是慌忙扶起跌下擂台的贾无卿,王玉蝉替他把脉诊断,柳眉紧锁,说无卿哥哥经脉寸断,受伤不轻。当下火凤凰郭蓉大怒,怒斥少林觉远心狠手辣,若是贾无卿有什么不测,定要上少林寺寻仇。

  那大和尚僧昙宗也是高声喝道:

  “那小觉远的这条胳膊,又该找谁算账呢?莫说你们茅山宗日后如何,今日就请给少林寺一个交代!”

  说完,他拿起贾无卿的啸风剑一扔,那剑化作白光插在郭蓉脚下,颤抖不停。郭蓉怒不可遏,欲要飞身上台,跟那少林高僧拼命,却被掌教王远知呵斥住了。

  掌教王远知神色凝重,对那禅道会主事张子祥真人说道:

  “此事全赖道兄裁决,无论是何结果,我茅山宗均无异议。”

  那少林主持志操大和尚轻叹一声,诵了句佛号,却是话也不说。

  禅道会主事张子祥真人摇了摇头,知道那少林主持和茅山宗掌教均是有苦难言,便开口高声说道:

  “常言道,拳脚无眼。擂台比试,难免有所损伤,还望两家以大局为重,莫要因此伤了和气。”

  “这场比试,依照规则,贾无卿落下擂台,判输。”

  后来有一天,不知是谁托人送给茅山宗一枚罕有的“小还续命丹”,专治经脉内伤;而少林寺也在某一日莫名多了奇药“黑玉断续膏”,才使觉远免除残疾之忧。

  而禅道会后不久,长安城某酒楼上,有人看到东瀛隐者久米跟郧国公张亮说了些什么,据说那郧国公当天心情极好,喝了不少酒。第二天便进宫去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言归正传,如今贾无卿和觉远两败俱伤。那觉远虽然赢了,可他断臂重伤在身,无法继续比试。禅道会便只剩下两名选手,白衣小官和虬髯道君潘师正。

  只是大伙都忙于救治觉远和贾无卿,这一日,也就无法再继续比试了。期间,王玉蝉替贾无卿施展“圣水仙咒”稳住伤情后,也曾到觉远那边想施加援手,略微缓和下少林和茅山宗紧张的气氛,被那昙宗大和尚冷言谢绝了。

  姑娘觉得有些委屈,眼圈一红,忽然耳边传来蚊声细语:

  “哎,姑娘好意少林心领了,回去,莫让觉远和无卿两人白白做出牺牲啊。”

  姑娘一惊,知道是那昙宗大和尚传音入密,不敢再做逗留,转身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