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街 > 35.chapter35
  赵志安被围观的里三层外三层,这才小半天没见,他头发看起来又短又油腻,因为在外游荡的太久,结冰的雪水融化,顺着额头,以及干瘦发紫的脸颊流落。

  他的嘴唇冻裂成些许干皮,外露的肌肤虚浮化脓,整个人哆嗦的不成人形,低着脑袋,嘴里呢喃不清,瞳孔上翻,明明痴傻像,却算计又警惕。

  孙警官就是小警察,他让人找了几件军大衣,赵志安一副躲闪大叫,神经兮兮,最后还是葛叔把他按捺在地毯上,然后囫囵的将衣服盖在他身上。

  赵志安哇哇大哭,他拽着葛叔的手说,“他们都是坏人,他们都是坏人,这些个外人想要杀我。”

  葛叔被他当成了自己人,于是安抚他说,“没人想要杀你,”说话的功夫就低头叹气,“你说你这样可怎么办,以后谁还敢雇你干活哦。”

  赵志安不安分的扭曲又抽搐,小警察看向人群,说,“今天辛苦大家了,在这里给大家表示感谢,找人找的很辛苦。”

  赵志安抽搐一样大吼,“你们偷我东西!”

  他蓦地涌向身前的人群,一行人惊恐散开,他直冲冲的奔向巨大的风景盆栽,哐当一声,盆栽被踢倒在地,碎片七零八落,他抓起又长又锐的那一块,明明手上划拉开红色的血口,笑容却畅快又诡异。

  他再次奔进人群,人们四散狂奔离去,小警察出警次数不多,警察面对的都是社区各种家长里短,真刀真枪的,他也有些不知所措。

  小警察让他把东西放下,葛叔上前制止,赵志安刚好转身,一个交错,锋利的碎片划过他的眼眸,幸亏他敏锐的身体后倾。

  葛叔也是恨铁不成钢,问的咬牙切齿,“你要干什么啊?!”

  赵志安狞笑,用瓷片指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他们没一个好人,他们偷我的东西,不要我了!”

  所有人都能意识到他的意志错乱,葛叔索性将错就错,“你说谁不要你了?”

  赵志安一吼,“你们!”眼泪簌簌的落下来,他又紧张兮兮的说,“怎么办,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他又笑了,“嘿嘿,他们不要我了,你们不能抢我的东西,地上的东西是我的你们不能抢!”

  赵志安走向哪里人群便一摞摞的散开,剥皮一样。

  靠近房门的地方,最后只剩下两个小年轻,站在原地岿然不同。

  赵志安看见那个门口的男生有刹那的停滞和疑惑,与脑海中那个个头矮小的孩子重叠起来,又昏又涨又没感知,突然,他疯了一样的冲着那两个人跑过去。

  周琛松开刘焱,一个东倒西歪的流浪汉并不值得弄得这么大声响。

  他往前走了两步,拧住他的右手一个抓扭碎片着地,在他准备挣起反抗的时候,重重一脚,朝着他的肚拐奋力踢了下去。

  赵志安伏趴在地上,喘了口气,邋遢的指尖内缩,然后又死力的站起身来,对面的小伙子眼睛深寒,不动声色。

  赵志安不顾一切的往前冲刺,他敞开的两手握成拳头,身上的所有力气汇聚,脚步却依旧踉跄。

  葛叔咳嗽了声,他自知道赵志安不自量力,但是那小伙子虽然面无表情,却又古怪的憋着一口气,他只能喊,“别伤着人待会儿又是一桩事。”

  周琛几乎是在这个瞬间才冷静下来,不能伤着人,否则又是一桩事。

  可笑的是,如今的赵志安,又孱弱又无力,他的拳头甚至到不了他的跟前,周琛紧紧拽住他的头发,一个使劲,他便铿锵的倒在地面上。

  这个时候房门打开,老警察走了进来,他有刹那的错愕,转而风平浪静。

  小警察讷讷的走到老警察身边喊了声师傅,边上的那个年轻人已经牵起边上女孩的手,冷声说,“如果没事我们先走了。”

  小警察刚想应准,赵志安坐直了起来,潦倒的身体如同行尸走肉,他指向房门口将走的那个女孩,说,“是她,她想杀我!”

  他的语气太过正常,导致人群有刹那的迟疑,不过几秒,葛叔捧着个鞋帮子重重的扇在他的脑门上,“臭小子你又说什么胡话,”葛叔朝着刘焱尴尬笑笑,“没事你们先回去休息,也已经这么晚了记得早点睡觉。”

  刘焱的手已经攀上门把,刚想打开,听见老警察蹲在赵志安跟前,幽幽说,“你说她想杀你?”

  赵志安痴痴傻傻的笑了,准确的指向刘焱,“她想杀我。”

  老警察问,“你认识她?”

  赵志安点头,“认识。”

  刘焱浅皱眉头,却又听见他说,“他是我妈妈。”

  人群轰然大笑。

  葛叔可惜说,“他是不是精神不大好,以前虽然浑但是不至于这个样子啊。”

  老警察点了点头,看向刘焱,问,“你是去找人的?”

  刘焱点头。

  “赵志安是你找到的?”

  刘焱看向周琛,想都没想,点头。

  “你找到人了为什么不先告诉别人一起抬上来?”

  刘焱摇头,“当时没想那么多。”

  “你什么时候到的鳄鱼碑?”

  “六七点?”

  老警察迟疑,“你待到了八点?在那个地方呆了一个小时?听说鳄鱼碑是个风口,不觉得冷吗?”

  刘焱抓紧周琛的指头,淡淡说,“还好。”

  “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在干什么?”

  “等人。”

  这个时候人群里有人举手,“是在等人,当时看见她的时候就说在等人,然后那边上的小伙子找去了。”

  老警察将茶杯握在手里,烫的没有知觉。

  他摆摆手,笑着说,“我就随口问问,像你们这样乐于助人的年轻人比较少见了哈。”

  深夜两个警察留宿在青旅,也是上下铺的睡法。

  小警察辗转反侧,被老警察吼了声,随后他靠着栏杆往下看,叫了声,“师傅。”

  老警察哼了声,“怎么了?”

  “那赵志安是不是得移交给精神病院啊?”

  “应该是要,要是有人出钱的话。”

  “不是应该国*家出钱吗?”

  老警察笑了声,翻过来,“国*家哪里那么多钱,每十个人中有一个人就是个精神病,全中国多少个精神病,那精神病院不得比医院还多。”

  小警察讷讷说,“那是泛精神病,没说的那么严重。”

  小警察坐了起来,“那个赵志安,怎么就成了个精神病呢,你看这事是不是很稀奇,为了些破烂就不要命了?”

  “你还要不要睡觉?”

  “师傅你就给我解释一下呗。”

  老警察皱眉,顿了会儿,无奈说,“他父母农村人,发生了那种事,村里人都知道了,觉得颜面扫地就悄悄把他扔在了个陌生地方,到底是农村里的孩子,不认路不求助,饿了就去扒垃圾桶,时间久了,垃圾桶里的东西不就成了他的宝贝,潜移默化养成了习惯,甚至是强迫性的习惯。”

  “......”

  “那他也挺惨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这样的人有那样的父母,也不奇怪。”顿了会儿,老警察又说,“不过还听说是有人威胁他们这么做的,谁说的定呢,都多少年的陈年往事了。”

  “......”

  小警察迟迟睡不着,“也是,加害者都混成了这样,那被害者现在怎么样?”

  老警察烦躁,那些过往的污点和愧疚还点缀在他心里,时时刻刻翻不了身,如果当初那个叫周颉的小孩子没有想不开,自己也没有拒绝他合情合理的请求,或许今时今日一切又有不同。

  小警察说,“对了师傅,你知道今天那个年轻人叫什么?”

  “哪个年轻人?”

  “就站在被你质问的小女孩身边的那个小年轻啊。”

  老警察“嗯”了声,“那叫什么?”

  小警察郑重说,“周琛,他也叫周琛,”过了会儿,他说,“是不是好巧?”

  老警察从床上坐了起来,慌慌张张从兜里掏出根烟,那些荒诞的猜想从脑子里过了几遍最终还是被否定,烟味撩拨起来,他问,“你怎么知道的?”

  “哦,”他笑笑,“最近小偷不是很多,局里让我看下青旅有没有可疑的,我就看了下登记,刚好就看见了那名字。”

  “那地址——”

  小警察难得笃定说,“一个地址。”

  夜间周琛和刘焱住进了单独开的房间,刘焱正在洗澡,周琛接听电话,老家的号码。

  刘焱出来的时候电话还在继续,她走近了些,看见他眉头微皱,于是踮起脚尖轻轻抚平。

  她的衣服湿透了,穿的是他的毛衫,宽宽大大,完美的遮住了关键部位,而手腕位置的长袖,被往上翻了好几套,不难看见,白皙的手腕上有多处青痕。

  周琛讲电话的时候言简意赅,倒是掩不住对姥爷的关心,应该又是一些烦心的事,他都给应承下来。

  挂了电话,周琛公主抱刘焱摔在床上,头发湿漉漉的,他找来了个电吹风,她将脑袋搁在他的大腿上,优哉游哉的吹了会儿。

  他的指尖插*进她的头发,动作轻缓温柔,电吹风“乎乎”的吹出来,刘焱突然抬起头,问,“你是要回家吗?”

  周琛“嗯”了声。

  “哪边的家?”

  “西城,”想了下,他说,“有点事儿。”

  “噢。”有些失落,毕竟好不容易的假期。

  她乖顺的匍匐在他身上,喃喃说,“我以后不让你担心了。”

  周琛姑且听着,也没反应。

  刘焱没轻没重揪了他一下,“我说真的!我以后真的不让你担心了,我也觉得自己有些冲动。”

  周琛朝着她屁股拍打了下,“有自知自明就好。”

  刘焱跪站起来,语气真挚轻快,“可是我觉得自己的心结解开了,这算不算好事呀?”

  周琛难得好奇,他将她抱坐在自己的腿上,撩开她额前的碎发,白泽的脸庞□□,是一张精致的,甚至乖巧的模子。

  他问他,“你个小丫头片子算得上什么心结?”

  嘴角嗫嚅了下,她突然觉得有些话说出来又矫情,“可是周琛,难过的事我从来不跟别人说的。”

  但是我告诉了你。

  这算不算最实在的告白了。

  周琛依旧一脸平静,甚至是憋着笑的,刘焱“嘿”了声,“你什么态度?”刘焱起身去揪他的耳朵,胡搅蛮缠说,“把我骗到手就这么敷衍了是吧?”

  周琛索性抱着她翻了个身,沉重的心情烟消云散,他是又好气又好笑,他揪着她的小鼻子,“到底是谁骗谁到手的,嗯?”

  最后一个“嗯”字拉长了尾音,刘焱感应到身*下一个陌生的硬*物,脸色登时红了。

  她推他,“你起开先。”

  周琛不起。

  “你个流氓起不起?”

  周琛腆着脸摇头,笑笑说,“昨天都试过了还害什么臊?”

  磨蹭的过程中,宽敞的毛衫已经褶皱上翻,大片白皙的肌肤晃得亮眼,周琛支起身子,伸手拿起床头柜的避孕套又关了灯。

  光线登时暗了下来,他说,“你不是还卖过吗,家里是不是剩下好多?”

  刘焱冷声说,“那些都是从劣质批发市场买入的。”

  周琛愣了下,在吻她之前说,“那还是劳累你再倒卖出去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