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召神者 > 第20章如果我能飞
  昆虫是没有眼皮的,这条巨型蠕虫般的遗迹兽也是如此。

  此时,苏泽已经来到了遗迹兽最前端的那节虫体上,他像蜘蛛侠一样伏下身子,生怕被那块比自己曾经居住过的茅草屋还要大出三分的红宝石眼睛发现。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苏泽挥手搅出一团气旋,从中召唤出了黑色果冻般的腐朽精灵,然后指着前方那一片巨大的红宝石虫眼说:“黑水,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苏泽下令,黑水岂敢不从,立马就像渔网一般张开,“哗啦!”一下扑在了遗迹兽的眼睛上。然而,出人预料的,它的身体却像砸在荷叶上的水滴一般,左右摇晃一阵之后,竟然又聚集成了一团,没能对遗迹兽的眼睛造成任何伤害。

  “唔……嘛……”球球知道黑水不能说话,所以代它向苏泽传达它的无能为力。

  为什么呢?苏泽有点懵,但冷静如他,还是很快想到了某种可能性。

  昆虫的眼睛与寻常动物不同,它们的眼睛常年暴露在外,又没有眼皮的遮挡保护,如果仅仅是肉眼,别说遭受其它生物的攻击,就是成天风吹雨打日晒霜冻,都能让它们瞎上无数回了。所以,遗迹兽的眼睛很有可能与寻常昆虫类似,它的眼睛表面十有八九也被一种坚硬的物质保护着,也正是这层坚硬物质让黑水无从下嘴。

  苏泽猜的不错,遗迹兽眼部表层的这层坚硬物质的成分,与人类的牙釉质十分相似。之前说过,黑水无法腐朽包括骨骼在内的大多数的无机物,而牙釉质又称珐琅质,是哺乳动物体内最坚硬的钙化物——没有之一,所以黑水自然无法腐朽遗迹兽的眼睛。

  “不行么……”虽说苏泽看黑水不爽,但是黑水在这趟旅途中屡建奇功,他自然不会忘恩负义,把气撒在一个无辜的使魔头上。不过既然已经“翻山越岭”走到了这里,那么事到临头他也绝不可能放弃。于是苏泽心下一横、目光一凛,抽出靴中的匕首,纵身一跃朝着正前方红宝石般的虫眼狠狠扎了下去!

  再硬的珐琅质也硬不过百炼钢,只听“嚓!”的一声,苏泽的鱼肠匕首就硬生生地刺穿了遗迹兽眼部足有一掌厚度的保护层,“你啃不动是吧?我帮你开个口子!”

  “吼——!”眼睛与脑的距离极近,当虫眼被利刃刺穿,遗迹兽顿时就像毛毛虫一般蜷起了身体,然后愤怒地咆哮起来!与白天那两声充满威慑性的低吼不同,这次的吼声是那么愤怒、那么疯狂,以至于苏泽一瞬间就明白了它想表达的内容——是谁敢伤老子的眼睛?老子一定要把他撕碎!

  为了宣泄愤怒和痛楚,遗迹兽的这声怒吼更是彻底张开了它那黑洞洞的大嘴。谁能想到,张嘴之后的遗迹兽的头部,竟然变得比身体最中间的十丈之躯更加宽大,庞大的身体瞬间就从巨型的牛角面包变成了一个巨型漏斗!它的头部高度瞬间暴涨四五倍,差点把苏泽直接扬飞——这样一张恐怖如斯的大嘴,吞山吸湖,皆非虚言!

  意识到眼睛上似乎粘着什么脏东西,遗迹兽开始疯狂地甩头,但是随着它自己的大动作,反倒让苏泽手中匕首生生撬开了一块珐琅质。

  由于害怕被遗迹兽甩飞,苏泽条件反射般将握着匕首的右手直接插进了遗迹兽的眼睛,左臂则紧紧夹住球球,生怕它被遗迹兽甩落。不过很显然,他的做法越发增加了遗迹兽的痛苦,也让遗迹兽的摇摆越发疯狂!

  相对来说,这种比过山车还要爽十倍的“快感”,苏泽勉强还能接受。毕竟黑水已经钻入了遗迹兽的眼中,只要它能破坏掉大肉虫体内半数以上的神经组织,一切就能结束。所以即便苏泽已经被遗迹兽摇晃得头晕目眩恶心干呕,他也依然用胳膊肘牢牢夹紧虫眼的釉质层,并且不断给自己打气:一定要坚持住!坚持就是胜利!

  然而……咔嚓!

  即使是在遗迹兽摆动头部造成的狂风呼啸声中,苏泽还是清晰地捕捉到了那一点微不可查的脆响。紧接着,被他的右臂紧紧夹住的那层珐琅质,断了!

  “我靠!”苏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整个人就已经被抛上了夜空。

  由于遗迹兽嗑了药一般的摇头,苏泽飞出的速度也是极快。原本他只知道,一旦从遗迹兽的背后摔下去,最起码也是个死,但他现在更清楚的是,要是自己以这种速度撞到地面上,恐怕胳膊腿都得各立门户飞出去几十米,球球更是得改名叫饼饼!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死了!”生死关头,苏泽的脸上浮现一抹扭曲的执拗,此刻的他大脑飞转,哪怕生还的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他也坚决不会放弃生命!

  然而,遗迹兽已经不打算再给苏泽提供任何生机,它不知道体内的剧痛由何而来,它只知道眼前这个渺小的人类就是让自己备受痛苦的罪魁祸首!

  于是,在苏泽倒飞的过程中,遗迹兽落井下石般举起了一条宛如擎天巨柱的蚊子腿,像使鞭子一样朝苏泽劈头盖脸地抽了下去!

  看着眼前的一切,苏泽心知肚明,倘若自己被这一腿打实,下场绝对比白天那十几只大地暴熊更加凄惨!关键时刻,苏泽也顾不得许多,凌空大喊一声:“冻住那个关节!”

  不得不说,这个指令堪称无脑界的典范。且不说“那个关节”是哪个关节,光是怎么冻住、谁来冻住,都足够让人想上半天。不过召唤师与使魔之间的关系颇为玄妙,虽然他们双方做不到闭口不言、心意相通,但他们本质上却是以魂力为媒介被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所以苏泽话一出口,坐在大肉虫背后最中间、最高点的蓝火就奋不顾身地跳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蓝火临空一跃,被冻成了冰坨的大尾巴用力一甩,一根拼尽它全部魔力凝聚而成的、如有成年人大腿粗细的冰锥,就带着冰属性魔法独有的蓝色光华,朝攻向苏泽的那条蚊子腿的关节射了出去!

  蓝火已经拼尽全力,冰锥的攻击轨迹也被它预判得完美无缺,可是它的对手毕竟是一国境内第九遗迹的遗迹兽啊!深渊级别的遗迹兽是个什么概念?最弱如眼前这只大蠕虫,也是硬实力堪比巨龙的存在!区区一只上级魔兽,如何才能与之抗衡?

  再怎么沉着冷静,苏泽也只是一个13岁的孩子,当他眼睁睁地看着遗迹兽的虫足在遭受到蓝火的冰锥攻击之后,竟仍然岿然不动地劈向自己时,求他此刻内心的阴影面积是多少?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苏泽的大脑越发僵硬,却仍旧转个不停。在被金箍棒一般的虫足砸成肉饼之前,他绞尽脑汁地想:蓝火帮不上忙……黑水也来不及……我还能怎么办?如果我能飞……为什么老子就是没有生一对翅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