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醉枕山河 > 第八十四章拦在路上
  醉仙楼里,一处雅间。

  第一流的好茶,第一流的菜肴,茶香,菜香,醉人心脾。

  只是里面坐着的两人打扮却显得寒酸了一些。

  不过醉仙楼里哪有穷人?大厅内的都不乏王公贵族,更别说雅间里的了。

  若是敢在这地界吃霸王餐?嘿,你也不打听打听背后的主子是谁,一顿霸王餐,送你下地狱!

  就是这酒楼中无人收你银两,也没有人敢缺斤少两,离席后留下的银两只会多,不会少。

  雅间中的,自然就是林甫与伙计阿姚两人了。

  订雅间固然有些招摇,但两人的打扮若是在大厅,林甫着实怕遇上些不长眼的纨绔。

  要是冲突起来,那就低调不成了。

  连着快一周,阿姚带着林甫把汉京逛了个遍。

  招待得如此周到,林甫自然不能违约,每日的吃食当然是管够。

  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汉京到底还是不如千年古都那般错综复杂,建筑都比较新,格局,风格也就比较一致,大都是同一时代的产物。

  若是换成大周的都城,那千年前的古桥小巷,百年前的宽阔官道,加之近来刚修的几座院子,错综复杂,就是近一月的时间,也不好完全了解清楚。

  汉京的话,就好多了。

  按时间来算,大周的使团和孟凡,再有几日就该入汉京,傅叔给自己留的时间倒也算是极准。绘好了汉京大致的地图,就到了使团入汉京的时间。

  想要入皇宫,当然是少不得孟凡和使团的配合的。

  自己扮作的到底是一个小厮,二皇子这边给出的待遇已经相当了不得了。

  来了十几天,连远远看一眼这位大老板的机会都没遇着,上哪儿找入宫的机会去?

  书稿的印刷倒是紧锣密鼓地在准备,后面再也没有人来找过自己。

  想来也是,扮作自己的孟凡快要到汉京了,这位二殿下若是真的看了书册,想起了往事,那总也能找到“正主”聊聊,谁有空搭理自己这个小厮呢?

  林甫和阿姚吃着聊着,有些自嘲,今次扮了一次小厮才知道,若是自己离了那个身份当真失色大半。

  他本觉着自己这一世也算是文武双全,只是放到两国的层次上,自己最最引人注目的却还是当年的那层身份。

  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若不是穿越时投胎投得好,如今自己当真不知道还在那个郡县奋斗着,哪像现在,直接有傅叔这样大的后台,这才刚刚出山,就要去别国的皇宫走一遭!

  一边和阿姚聊着,林甫一边在盘算,虽然有些难度,但待得使团入京了,自己扮作孟凡的仆从也好,下人也好,一定得寻着机会随他一同入宫。

  制作宫内的地图,唯有这一次机会而已。

  等到傅风雪来了汉京,虽然以学徒的身份可以堂而皇之的随他进皇宫,但以林甫对傅风雪的了解,和东汉对傅风雪的了解,那一次入宫,恐怕就是傅叔动手的时候了。

  宫内的大概地图,说什么也要在那之前准备好,这可是自己的第一个任务,绝对不能弄砸了。林甫在心中暗暗下着决心。

  正闲聊着,就听着方才还挺安静的醉仙楼大厅直接炸了锅!

  林甫真在凝神思索,外边蓦地这么吵嚷,很是影响心情,“怎么回事?轻声低语,这不是醉仙楼的规矩吗?也没个人管管?”

  阿姚做惯了下人,虽觉得烦心,却没有发声的习惯。林甫则是直接踏出了雅间,皱着眉头询问着旁边的伙计。

  “这位爷,出大事啦!”,那伙计面露焦急之色,“大周来的那位林公子,一路上大败数位挑战者,咱们的人至今连人家的面都没见着!!消息刚刚传过来,大家此时群情激愤,哪儿还管得了那么多规矩?”

  “什么???”,林甫气势汹汹地前来问罪,得到的却是这么一个结果,不由得觉得很是怪异,“你且细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位爷,不知道您知不知道咱们汉京的剑圣与这位林公子的约战?”,这位伙计面露焦急之色,仿佛真的十分担心那位天之骄女战败一般。一个跑堂伙计尚且如此,莫说是东汉的习武之风,比武之风,这等有关家国的荣誉感,归属感,都胜过大周不少。

  “我曾有耳闻,好像是大周的皇帝提出的。”,说起来,林甫还对此事颇有怨言,不过借此东风能够跳出翰林院,早入朝堂,却也是好事。

  “就是说哇!大周连年寻不着少年天才,始终被咱们压了一头,但如今却不知道哪里蹦出来一个林公子,不仅文采斐然,书册席卷两国,没想到武道实力竟然也如此了得,这可如何是好。”,这店伙计虽然心忧那位天之骄女,但却也没有恶意诋毁对手,着实难得。

  “我记着汉京的剑圣近一两年都未曾落败,气势如虹,怕他作甚!”,林甫说起自己的坏话来,觉得很是有趣,“那小子又是学文,又是科举,又是写书,又是婚娶的,还能有多少时间?定然不是汉京那位剑圣的对手。”

  “谁说不是呢!”,店伙计一听来了劲,很是得意,但旋即苦下脸来,好似想起了什么事情。“听闻林公子要赴京约战,那位高深莫测,咱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反应,但咱们东汉的其他高手可就不乐意了,据说这几日里就去了不少,好似是想将那位林公子拦在半路上。”

  “拦在路上?”,林甫眉头一皱,旋即明白了拦在路上的意思,这是要车轮战,一个个挑战孟凡。这些天之骄女的手下败将好似对她很是服帖一般,听闻自己胆敢挑战她的权威,便一致对外,轮番挑战自己。“很是齐心嘛....”

  若是自己摆在他们中哪位的手下,自然也就显得实力不济,要点脸面的人输给了人家的手下败将,想来都会主动认输,这约战也就不战而败了。

  只是听着方才这伙计的意思,那些前去挑事的家伙好像全部告负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