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仙也有江湖 > 卷一之第七十二章修罗微芒
  聚窟洲是苦寒之地,除了几处平原城镇外,大部分山地地区气候恶劣、寸草不生、似乎没有生命的迹象,其腹地的乱石山就要加个“更”字。

  山上遍布着嶙峋怪异的白色石头,山间常有雾气盘绕不去,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座冰山,似真似幻,让人望而生畏,但只要走到山谷之中,就会发现那里是一片花团锦簇、生机盎然的景象。

  三十六个石筑的围堡依山势而建,看似杂乱,实则井然有序,表面上彼此断绝,路不相通,实则各有暗道相连,整个布局是一个极高明的阵法,倘若有外敌来袭,各个围堡既能独立应战,也可与其他围堡守望相助,可攻可守,极难攻破。

  就算外敌攻破其中一处,于整个大局也没有多大的破坏,况且每个围堡都有自己特殊的结界,煞气外溢,若不是本道中人,或者被带领进入,根本到达不了山谷中心的白色王殿。

  这里就是魔道的总坛――修罗微芒。

  花四海统一魔道三十六天罡后,并没有强行把他们融为一体,而是让他们各自保持适当的独立,在魔王的统一号令和管理下单独行事,白色王殿就是平时议事的地方。但魔王实际上很少过问道中的一般事物,这一切,包括修罗微芒的建造,都是军师凤凰主持、设计的。

  魔道有左右两大道首,右道首马小甲,人送外号冒牌神;左道首暗处,为人比较神秘,很少有人见过他的真身。男女两大军师,男主外,女主内,男军师是西贝柳丝,所有情报收集的工作都是他做;而女军师凤凰则管理着所有的内部事物。

  花四海虽然从来不缺女人,但凤凰却是唯一一个可以在他面前说得上话的。

  而真正的王殿是黑色王殿,建造在极顶之上,花四海独自住在那里。要想进入黑色王殿,必须通过三十六个围堡和白色王殿,或者从后山进入。

  后山,一层层的黑紫色雾气终年弥漫不去,让人看不清雾里有些什么,而且寂静得连一丝风声也没有,充斥着死亡的气息。有没有人进入过迷雾不得而知,但却从没有人出来过,很多人都说后山是通向不知名地方的神之结界。

  一片雪白中,一座高大的黑色石殿孤寂的屹立着,没有修饰、没有缓和、阻隔一切接近与生机、直接而霸道、骄傲而冷酷的存在着,表明着它主人的气质――威严、强硬而冰冷。

  殿内,空荡得让人心慌,只在连阳光都穿不透的尽头有一张极其宽阔的木榻,此刻花四海正坐在这张没有雕花,也没有衬垫的榻上,一腿屈着,另一腿长长的伸直,看来有点心不在焉的听渡海人夫妇和汪老板讲着拦截天门派弟子的事。

  听完,他仍然面无表情、一言不发,这使跪在榻前的三个人万分紧张,可又不敢看他,只把哀求的目光投向站在榻边的凤凰军师身上。

  这是个绝世美女,一身紧俏的黑色更衬得她眉目和身段无法形容的美,皮肤白得耀眼,一双眼睛如秋水般澄澈,灵动灿然,大概知道魔王历来讨厌累赘,所以浑身上下无一件饰物,清清爽爽,乌光水滑的长发高高挽在头顶。

  “王,要怎么处置此三人?”她轻声问,语气大方自然,无半分畏惧和谄媚。

  花四海仍然不语,大殿内的空气冷得似凝了一层冰一样,让人连气都不敢喘,那三个人更是吓得微微发抖,如待宰的羔羊,哪还有半分平日的凶悍。

  魔王一向奖罚分明,这一回他们不但没有抓到三个天门派弟子,让他们把宝物和神兽一起带走了,而且还中了人家声东击西之计,追错了方向。虽说对方这是因为来了两个宗师级的人物救援,但他们人多势众,居然一败涂地,委实有些说不过去。可是王既然不说话,他们也只好等着,不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命运。

  半晌,花四海挥了挥手指。

  三人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又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女军师。凤凰微微一笑道:“你们先去无穷山吧,争取戴罪立功。”她笑起来美得让人心醉,说出的话更令三人如蒙大赦一般。

  看着那三个人匆匆忙忙欣喜若狂的退出,凤凰偷眼望了一下花四海,见他沉默不语,明白这明显的拒绝和希望独处的意思,于是知趣的施了一礼,也施施然退下了。

  每个人都以为王对她不同,只有她明白,那不同的程度极其有限,若不是她职为军师、若不他们在年幼之时就已相识,她在他心目中也不过是个普通的女人。只是正因为有了这两点不同,她才可以自由地呆在他身边。所谓滴水石穿,时间久了,或者、大概、可能、应该,他会接受她。

  许多想成为魔王夫人的女人不明白,王最烦的就是女人的纠缠。她不是王的女人,可是她却懂,所以她才能进退有度,距他最近,为自己赢得了未来的可能。

  但今天令她不解的是,王表面上虽然波澜不惊,但当渡海人他们提及一个名叫印度阿三的人,王的眉头就会轻蹙一下,看来他对那个人很在意。这让她有点奇怪,那个小子是谁?能让冷漠如山的王有情绪上的变化。

  她很想跟王去无穷山,说不定可以见到印度阿三,可是她不能,她要为他守着修罗微芒,那是他的根基所在,身为他的军师,这是她的职责。不过,她可以派个人帮她看看,研究王的敌人也是她的爱好。

  才走出大殿,迎面看到一只纸鸟飞过来。凤凰不禁微笑,知道是西贝有情报来了,于是侧身避过,让鸟儿飞了进去。

  而此时的花四海已经回到自己的居处了,一样的空旷大屋,简单的几件家具,一盆火漠然的烧着,整个地方清冷到了极处,寂寞到了极处。他把从不离身冰魔刀和锁麟龙放到桌上,看到了那只摆放在桌角的奇怪鞋子,脑海中又冒出了那张一头红色短发的脸来。

  当渡海人说起她逃跑的经过时,他的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就像是一条小虫爬过心头一样,而当时他的两件法宝发出了只有他感觉得到的颤抖。冰魔刀和锁麟龙与他一起身经无数恶战,从没有胆怯过,但那丫头用那种下三滥的招数,害得它们听到她的名子就吓坏了。

  想起她使用诡计逃跑,他不自禁抚了抚嘴唇。那不是吻,是使劲的磨擦,有机会要教育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真正的吻是什么样的。

  不过,她跑的时候光着一只脚,那只脚纤秀白嫩,却又肉肉的,非常漂亮,不知道会不会为别人看到。

  想到这儿,他忽然有点烦躁,随即感觉有异,一只纸鸟从门口撞了进来。不用看,他就知道那纸是熏了香的花笺,而且纸鸟会拿腔作调的对他说:“小花,见字如面。”

  所以他劈空一指,把那纸鸟打落,然后吸过信纸来读。

  …………………………………………………………………………

  …………………………………………………………………………

  …………………………分割线………………………………………

  1,花四海同学上线,大家开开心心的看吧。

  2,今天米有废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