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之暴君崛起 > 第五十三章 到底肿么了?
  田伯光眼中光芒大盛,他原本担心这事,可吴天却怂恿他这样做,显然令狐冲在吴天眼里也不是什么好鸟。至于林平之和他在令狐冲上的选择,他是一点不介意,修炼葵花宝典的人,其内心非常孤独,他现在倒是明白东方不败为何要养着杨莲亭了,

  现在他不觉自己孤单,好歹林平之传承了他的衣钵,这个弟子,他百分百地满意,太有孝心了。林平之要杀人,少林不可能不出来阻止,要是吴天没有现身,他只能帮着林平之宰了余沧海后立即下山,不过现在不同了,吴天既然要来这里清理,显然是要大开杀戒,他和林平之可以浑水摸鱼,把那些作死的人统统干掉,那自己的名声也可以在江湖上再进一步,甚至与东方不败齐名。

  “杀!”余沧海抢先进攻,林平之对王元霸的表现,其武力值极高,他没有把握杀林平之,何况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贵为青城派观主,一旦败在林平之手中,对青城派的声誉会遭到极大的打击。

  青城剑法中最为厉害的一套绝学便是松风剑法,以快、准、狠为主,其剑法核心是以攻代守,理念上与独孤九剑极其相似。不过余沧海虽然知道,却没有领悟出其中精义,看似眼花缭乱,实则漏洞极多。若能随意组合松风剑法中的招式,活学活用,那他这一次的强攻便能取到极佳效果。

  可惜余沧海虽得到了先机,然林平之修炼的葵花宝典同样是一个快,也是走轻灵路子,在快字上更远远超过余沧海,所以余沧海的剑法看似快捷迅猛,却在林平之眼里没有多大威胁,林平之身形如幽灵般,无处不在。

  这等阴森的剑法,余沧海未曾见过,看似林家七十二路剑法,可又大不相同,林平之使出的剑法没有任何套路,而是根据实际情况,在他剑法的破绽露出时,其破剑招式便能出现。

  十招过后,众人以为余沧海尚能坚持,所以方证等人也没有作出相救的动作,林平之眼中闪过一丝狰狞,这是林平之故意设局,便是让方证有个错觉,误以为余沧海还能坚持,也能让方证确定林平之修炼葵花宝典的火候。林平之心里非常清楚,这里是少林,方证是不会眼睁睁地让他杀了余沧海的。

  方证大师见林平之身上杀机大盛,剑法陡变,诡异阴森,又快捷无比,余沧海未来得及惨叫,其头颅已被林平之砍了下来,一个探囊取物,余沧海的头颅便在林平之手中。

  正当林平之大仇得报,露出狂笑的声音时,王元霸已从后面劈了过去,他要林平之死。众人都惊呆了,王元霸竟向自己的外孙出手,太不可思议了。

  方证也出手了,他必须把林平之擒下来,只有这样才能给青城派一个交代。少林召开的大会是针对吴天,余沧海是前来助阵,一旦少林不做出选择,那少林失去的就不是一个青城派,而是所有的正道人士,这点方证比谁都清楚。

  只是方证也震惊了,王元霸的出手出乎他的意料,原本靠近林平之,处于林平之和王元霸的中间,瞬息之间,方证迅疾后退,避开王元霸刚猛凌厉的力劈华山这一招。方证的急退,林平之的后背便露在了王元霸的金刀之下。眼看林平之便将死于金刀,虽然王元霸的时机把握极准,不过王元霸疏忽了田伯光的存在,正当得逞的时候,田伯光人虽未到,可一根绣花针却已打在了王元霸的金刀上,金刀便宜,错开了林平之惨死金刀的悲剧。

  林平之震惊地看着外公王元霸,未料外公竟如此卑鄙无耻,对他也要痛下狠手,一丝悲凉袭上心头,愤怒更在心田里蔓延开来。身上的杀意暴增,愤怒道:“真是我的好外公,你既然要我死,那你也去陪我娘罢。”

  一边说,手中的剑也动了,他不怕方证出手,因为师傅田伯光出手了,所以林平之极其大胆,甚至连自己的修为也不再隐藏下去,那恐怖的杀气笼罩在王元霸身上,王元霸忽觉自己像是掉到了冰窟之中,寒冷刺骨。

  另外一边,田伯光已和方证对上了,方证要救王元霸,田伯光却要阻止方证,两人也打了起来。只见田伯光一边牵制方证一边奚落道:“大和尚,你会干出这种卑鄙的事情,我徒儿为父母报仇,何错之有?难道少林也成了是非不分的魔道中人么?这倒是天下一大奇事。”

  方证愣了一下,迅疾隐匿,一套千手如来掌更是到了圆转如意,其掌法中根本没有任何破绽,可田伯光也非吴下阿蒙,早已吸取了葵花宝典中的精髓要义,手中的银针一一化解千手如来的掌法,方证越打越吃惊,心道:“成长好快,如此下去,恐怕又是武林中一大祸害。有一个吴天,已让少林难以掌控武林的平衡。要是再增加田伯光和林平之,江湖必然大乱。少林的地位也将受到极大的威胁,必须把田伯光和林平之留在少林,唯有这样,少林才能带着正道围剿吴天。”

  方证虽然出手,可田伯光的实力远胜他一筹,根本没有机会驰援王元霸,林平之展示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高了,眨眼功夫,只见剑光笼罩在王元霸身上,只听林平之道:“给我去死……”

  话音刚落,笼罩的剑光也随之消失,但王元霸目中露出了惊恐万状的神色,金刀已落在地上,双手捂着喉咙,不敢置信地倒了下去,口中嘟嚷道:“这……不……是辟邪……剑……法……”

  林平之冷笑道:“林家的辟邪剑法你早已熟悉了,你一直在打林家辟邪剑法的主意,知道林家还有内功心法,这才是你一直没有作声的缘故罢,莫把我当傻子,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本不想杀你,可你偏要作死,那怪不得外孙痛下杀手了。”

  方证已知王元霸死了,迅即退出,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过于狠辣了,既然如此,施主便留下少林,以佛法化去你心中的魔念,唯有如此,方是武林之福。”

  林平之和田伯光师徒俩站在一起,目视着方证,眼中尽是讥讽和不屑,只听林平之冷冷地道:“我一直认为少林才是正道中的领军人物,可你们睁眼说瞎话,我报仇杀人就是魔,你们杀人就是为民除害,正义两字从你们口中说出来,我忽然觉得恶心。”

  方证大师直摇头,失望道:“两位施主冥顽不灵,让老衲好生为难。为了武林的安宁,两位施主休怪老衲用强了。”

  下面的宾客纷纷说道:“大师慈悲,理该如此。”

  吴天忽然大笑起来,眨眼间已来到了擂台上,打量着方证道:“想不到佛门中人也是如此不堪,不好好地在自家庙宇中吃斋念佛,却要出来做卫道士,你要是身子正,那也无可厚非,偏偏你们打着正义的棋子,干的尽是丧尽天良的事情。林家灭门,不见你们声张正义,余沧海可以大摇大摆地来少林,甚至成为少林的座上宾,真是莫大的讽刺。”

  方证眼中闪过惊讶之色,他委实未料吴天竟敢在这里现身,但是少林现已骑虎难下,到底要不要与吴天开战,他犹豫了。吴天一旦举起屠刀,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一众宾客无不面如土色,吴天是谁,没有谁不怕这个魔鬼。但凡与他为敌的人,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其实大家来参加除魔大会,无非是为了名利二字,顺便给自家门派打打广告,让世人知道他们也是名门正派。

  真要让他们打头阵,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去。吴天不是田伯光,面对田伯光,大家都可以喊打喊杀,反正田伯光在江湖上正邪两道的人都痛恨的很,都想杀之而后快。

  原本嚣张的一众,此时都把嘴巴闭了起来,害怕吴天看到他们。吴天要灭谁的门,就是像吃稀饭一样简单。他就是明着告诉天下人,他要去灭门,也没有哪个门派可以阻止。

  大家现在后悔了来了,痛恨自己太贪,少林不好惹,吴天更不好惹。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嘴巴,明知道少林和吴天都不好惹,自己还要来这里凑热闹,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吴天冷冷地扫视一众宾客,喝道:“一刻钟不在我眼前消失,那你们就等着灭门。”

  吴天的话尚未落下,所有宾客便已抱头鼠窜。不大会儿功夫,已全部消失了。瞧着这些人识时务,很是得意地看着方证,讥笑道:“大家都不是白痴,他们知道事情轻重,少林虽然威震武林,乃武林正道中的霸主,可又怎么样,他们怕你少林,可更怕我这个灭门屠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