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入南宋 > 0176章一师一徒一黑炭
  李伯言已经见过苏州的繁华,然而真要往那个最繁华,只把它当做汴京的行在临安时,不免有些激动起来。

  一艘抵达柳子街的商船,在卸了货之后,又在埠头停留了三日。赵汝愚跟李伯言准备奉旨入京,此事赵秉辰也知晓了,想到赵汝愚要东山再起,他做梦都能看到韩侂胄那张凶神恶煞的脸。

  这非他本愿啊!

  赵秉辰惴惴不安,然而筠翁倒是给他出了一个两全的法子,既然已经知永州事,与其左右不讨好,不如好好巴结李伯言,至少在永州模式下,整个永州都是蒸蒸日上的,将来用政绩来说话,更何况这件事,韩相公也不能全权怪罪于他,潭州发生的事,他哪里知道啊。

  李康达以及几个姨娘,都已经在临安安顿下来,似乎没有要会永州的意思了。这见过此等繁华盛世,那永州简直就是个弟弟。当初举家迁来永州,就是因为李勋德怕儿孙败家,如今生意做得如此大,何况李家当初就是临安的豪门,自然是回归祖地了。

  李伯言也没什么要准备带的,将七斤、芳儿带上,就差不多已经可以轻车上阵了。这次放翁、留仲至公以及陈傅良,倒是没有要去临安的意思。放翁一来年事已高,再者无功名利禄之心,去临安反倒不自在,宁可呆在小筑之中撸猫。

  至于留正嘛,刚从临安致仕出来,跟陈傅良一样,对于这永州模式还是想再留心看看。原本叶蹭叔是欣喜若狂地想跟随赴京,连衣物都收拾好了,结果被陈傅良喝住了,这叫一个郁闷。

  “老师啊,你就让我去吧。这里有行之,完善新学一事,您操刀就是,我这还要去临安杀上那么一遭呢。”岳麓之会没赶上,中秋诗会喝得烂醉如泥,又没赶上,这一回去临安,叶蹭叔当然要展露一番手脚,然而却被陈傅良泼了冷水。

  “你当赵相去临安就是稳入泰山了?如今正值多事之秋,你我皆得罪冲撞过韩相爷,如今赵相公好不容易奉召入京,你再去搅局,又要陷赵相公于不义吗?”

  “我……”叶正则无言以对。

  留正点了点头,说道:“确实不当去,此行去的人越多,然而让节夫越是忌惮,依我看,永嘉新学不急于一时,如今首当解决的,就是与道学的矛盾。”

  赵汝愚称道:“仲至公说得不错。此行万般凶险,弄得不好,就如伯崇一般。”

  陈傅良点头道:“子直啊,某担心的就是这个。”

  赵汝愚微笑道:“君举放心,一定会安然无恙归来的。”

  一旁的陆游一直没说话,然而又是欲言又止的样子,李伯言便问道:“放翁可还有什么要吩咐的,若是放翁思乡心切,告知一声刘丘山便是,他会安排的。”

  陆放翁笑道:“倒不是这个。只是大郎那半阙残词,还留有个悬念,心痒难耐。”

  陆放翁这么一问,众人都想起来了。问苍茫大地,这特么还缺一句呢。你就半阙也算了,还少了根尾巴,这存心是捉弄人啊。

  “哈哈,放翁,那日饮酒作乐,真忘了。没了没了。这残缺也是一种美。”

  “……”

  众老听了想打人,却也无可奈何,只能付之一笑。

  “先生!先生!”

  远处传来潘黑炭的呼喊。

  李伯言回头一看,不仅眉头一皱,这家伙,背着个包袱,这是要干嘛?

  赵汝愚也是眉头一皱,道:“为师不是说了,要去临安,一切课业,汝跟赵葵、赵范两位一道由你陈师叔教授。”

  潘黑炭咽了口唾沫,有些气急地说道:“您说,圣旨……圣旨让您携门生赴京,超儿也是您的学生,这不去,怕是违抗圣旨,所以不得不从。”

  赵汝愚扶额,这特么又是从哪里杀出来的程咬金,我的天,你以为去吃大餐啊。

  “你就莫要跟着去了吧,此行甚是凶险。”

  潘超咽了口口水,一下到家中太公说的,若是去不成临安,就饿死在外边算了,他还是笃定了心,要跟上船,“圣上旨意,不敢不从呐。”

  李伯言扯了扯嘴角,这特么准是那想状元郎想疯了的潘知礼整出来的幺蛾子,无奈道:“老师,带上吧。多一个不带多的。”

  叶蹭叔眉头一挑,心说你刚才怎不替我求个情嘞?

  赵汝愚摇头叹气,说道:“既然这样,仲至公、君举,就告辞了。”

  “一路顺风!永州一切有我等看着,不会出差错的。”

  李伯言带着潘超上了船,笑问道:“是你太公让你跟来的?”

  潘黑炭欲哭无泪,“大郎啊,我太公说去不了临安就让我自生自灭。”

  “……”

  真是望子成龙,望眼欲穿啊。

  仇巾眉冷不丁地出现在船上,更是吓了李伯言一跳。

  “仇姐姐……”

  李伯言话还未说完,仇巾眉转身便进了船舱。

  卧槽,这小妞还长脾气了!

  ……

  ……

  赵汝愚人还未至临安,有些人便开始不安起来。

  当初策划弹劾赵汝愚之流,更是出入韩侂胄的相府,开始不安跟急躁起来。

  “韩相公,此番圣上召那赵子直如今,该如何是好啊?当初我等上奏罢相,已是结下梁子,倘若赵子直再入中枢,我等危矣!”

  韩侂胄坐在椅子上,是啊,官家这召见赵子直到底几个意思?他虽然愈发得到官家信任,然而身为人臣,就要有做人臣的觉悟,不该问的就不要问。事必躬亲,只能惹来当初赵汝愚的下场。

  “去岁赵子直致仕,官家一旨准奏,如今大概是因为荆湖赈灾一事,特地让赵子直来说说,是如何做到的吧。”

  “韩相公,要不我等再联名上奏?”

  韩侂胄靠在椅背上,笑道:“应期公觉得,用何种理由,阻止赵子直如今来得合适呢?”

  “同姓居相,于礼不合啊。”老者声音嘶哑地说道。

  韩侂胄十指插抱在腹前,缓缓道:“可是赵子直已经致仕了,你拿什么弹劾?”

  “这……”

  几个御史言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着实没辙了。是啊,赵子直去岁已经致仕了,就算要弹劾,要建言,也得等禁中有了启用的旨意,才能再做打算。

  一旁的沈继祖缓缓道:“韩相公,或许咱们可以用那些理学余孽做文章。那黄直卿不是近些日子,一直在临安替朱元晦声讨公道吗?咱们就挑拨挑拨,以彼之矛,攻之己盾。”

  韩侂胄笑道:“还是公绳此法精妙。且看官家是何意思吧,必要的时候再由咱们出手。”

  “听闻当初国子监的博士杨简、太府丞吕祖俭皆因此朱元晦自缢一事,与赵汝愚闹翻了,也好,这去了左膀右臂的赵子直,还如何跟咱们斗?”

  “妙哉,妙哉!公绳此语,真是让我们茅塞顿开。看来这赵汝愚不足为惧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