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气凌霄 > 第4217章 神道意志
  从一开始,这两名土著,就打出了两面死气镜子。

  一面上显示的的是峡谷内众弟子的情况,另一面则显示的是衡山派的众长老和院主,以及掌门江别鹤。只不过,土著们能看到他们,但江别鹤他们却是看不到土著。

  此时,尖嘴猴腮的土著一道禁制气息打出去后,像是解封了一般,那面死气镜子中的一众、长老以及掌门江别鹤等人齐齐往这边看来,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他们似乎看到了白宸等人现在的情形。

  果不其然,尖嘴猴腮的土著冲着江别鹤打招呼道:“江门主,还记得我吗?”

  那边的江别鹤看到尖嘴猴腮的土著后,脸色一变道:“你是先天生灵猴鑫!”

  “哈哈哈!真是没想到的,百年不见,江兄居然还能记得我,真是荣幸,荣幸啊!”尖嘴猴腮的土著笑着,说出的话,却让众弟子们震惊不已。

  他居然跟宗门掌门认识,而且,还很熟的样子,到底怎么回事?

  掌门怎么会和这些土著有关系呢?

  “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认识你们的江掌门?”似乎看出了众人心里的疑惑,猴鑫桀桀一笑,主动解释道:“这件事说来话长,大概百年前,我曾经进过精英试练大阵……”

  “百年前?”众人一愣,随后想起来,百年前的江掌门还只是内院的一名精英弟子,尚未坐上掌门之位,成为衡山派掌门。

  难道,他们那个时候就认识了?

  那边,猴鑫继续说道:“你们的江掌门那时候就已经表现出了他的不凡,不过区区数十年的修炼,就已经有了皇者级别的修为,真是让人羡慕啊!”

  “当然,最让人羡慕的是你们江掌门的为人,重感情、讲情义,你说,我怎么就没有这样的性格呢?唉,真是可惜啊!”猴鑫摇着头,说出的话,让人云里雾里的。

  这时,江别鹤开口道:“没错,你的为人和你的长相一样,狡诈阴险,让人作恶。”

  江别鹤的话说的不可谓不狠,然而猴鑫却是混不在意道:“感谢你江掌门的夸奖,比起你们衡山派的先祖,我觉得,我还有学习的地方!”

  “哼,你也好意思提我衡山派先祖?当年你私进精英试练大阵,差点被打死,若不是我救了你,哪里还轮得到你在这里大放厥词!”江别鹤愤怒的说道。

  他和尖嘴猴腮的土著猴鑫的确认识,且,当年还曾以兄弟相称过一顿时间——

  那时候,江别鹤并不知道猴鑫的来历,只是在精英试练大阵中,看到他受了伤,本着都是同门师兄弟的心思,便将他救了下来。

  而猴鑫也表现的的确像是个受了伤的衡山派弟子,没有流露出丝毫土著的气质。

  他对江别鹤很推崇,处处以他为尊,江别鹤本就是重情义的人,猴鑫这么推崇他,他也乐得把猴鑫当师弟对待。

  两人在阵中相处了一段时间后,随着决斗的时间来临,江别鹤便想主动与猴鑫分开,免得师兄弟动手的时候抹不开面子。

  但猴鑫却说无妨,还说要带江别鹤去一个从来没有人发现过的密地待上一段时间,提升修为,然后师兄弟齐齐走到最后成为精英弟子。

  江别鹤当时对自己的实力也不是很有信心,加上与这位猴鑫师弟投缘,也不愿意分开,于是稍微一考虑,就答应了下来。

  他却不知道,猴鑫从来就没有把他当师兄对待,他说带江别鹤去密地,其实就是想把他掳劫到土著居住的地方,然后从他口中打听出更多有关衡山派的秘密。

  等到江别鹤发现猴鑫的真实身份以及用意的时候,他已经站在了精英试练大阵的边缘,只差半步就要进到土著们居住的地方。

  这也怪猴鑫操之过急,认为江别鹤走到这里已经成了笼中之鸟,便提前现了原形。

  显出原形的猴鑫变成了一副尖嘴猴腮的怪异模样,江别鹤自然震惊不已,询问之下才知道他的来历。

  但这个时候,他已经半只脚踏进了土著所在的范围,一旦立足到土著所在的范围后,那就真的彻底完了。

  他知道,自己必须想办法出去。

  不得不说,江别鹤能成为掌门的确是有实力的。当时那种情况下,换成其他人,恐怕早就沦为土著的笼中鸟了,但江别鹤没有,他先发制人,在确定了猴鑫是敌非友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一掌打向猴鑫,将其击伤,然后好不停歇的,直接返回到

  精英试练大阵之内,保全了自己。

  这一点,其实也是猴鑫最佩服江别鹤的一点。

  他以为,人族会被情感所牵绊,就算知道他是欺骗,在被揭穿的那一刻,也是会有所犹豫的,但江别鹤没有。

  几乎就在得知猴鑫是土著而非衡山派弟子的那一刻,他就出手了,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让本来还以为他会念旧情的猴鑫很是震惊!

  那一次,猴鑫被江别鹤打成了重伤,此后数十年未曾出现过。

  江别鹤也吸取了这次的教训,一离开精英试练大阵后,就把此事告诉了当时的掌门。

  当时的掌门听闻这样的事,自然很重视,亲自进到精英试练大阵内江别鹤说的地方去检查,但却一无所获,那里什么漏洞也没有,更不是什么阵法边缘。

  这一点也是江别鹤迟迟没有想通的。

  他那天明明已经一只脚踏进了土著居住的地方,但为什么掌门去查看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

  此时见到猴鑫,他自然就问起了。

  猴鑫听到他的话,桀桀一笑道:“江掌门,你们这些狂傲的人族视我们先天生灵为土著,却不知道,在我们先天生灵的眼中,你们才是真正的土著!”

  “你们所擅长的不过是算计他人的城府、卑劣的害人手段罢了,而我们先天生灵擅长的是各种天赋神通!你们赖以为荣的精英试练大阵,其实并不值得我们放在眼里!”

  “不值得你们放在眼里,你们还不是被我衡山派困了亿万年的岁月。”白宸讥讽了一句。

  猴鑫也不恼,冷冷一笑道:“你们真的以为,我们是被你们这所谓的精英试练大阵困住的吗?呵呵!告诉你们吧!困住我们的不是你们这狗屁的试练大阵,而是神道意志!”

  “神道意志?”众人闻言皆惊,不明白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哼!你以为你们衡山派的先祖驱逐我等先天生灵,霸占我们生活的地方,仅仅是为了扩展实力吗?你们错了!你们的先祖这么做,仅仅是为了要在这里成道,成就帝尊之位!”

  猴鑫冷冷的说着,说出的话,却让在场的众弟子们,和死气镜子后面的江别鹤、任天野、李博通等人皆是脸色大变,他们从来不知道这件事。

  难道,当时的衡山派先祖真的差一点成为帝尊?

  “看你们的样子,你们应该不知道这件事吧?正常,因为这对你们的先祖而言,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猴鑫冷笑着道:“我们先天生灵的老祖和你们衡山派的先祖曾是异性兄弟!”

  “你胡说!我衡山派先祖怎么可能和你们这些土著做异性兄弟!”猴鑫的话音未落,便有一名衡山派的长老忍不住呵斥道。

  猴鑫丝毫不在意此人的态度,淡淡说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问你,有关你们衡山派先祖的事,你们了解多少?”

  “哼,我衡山派先祖的事,我难道不比你了解的多吗?”这名长老哼道。猴鑫却是道:“呵呵!我问你,你可知道,你们衡山派先祖第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做了些什么?建造好精英试练大阵后,为什么只把我们驱逐,而没有直接斩草除根,别说做不到,在你们眼中

  ,你们的先祖应该是无所不能的吧?”

  “这……”这名长老顿时不说话了。

  猴鑫说的没错,有关于衡山派先祖的事,大家的了解其实也就那么多。

  毕竟,衡山派的第一任长老距今已经有亿万年的岁月,有许多关于他的事,都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当中,后人也只知道个大概。

  至于为什么没有斩杀这些土著,而仅仅只把他们驱逐,这一点,衡山派的统一说法是,先祖仁慈,饶过了这些土著,但现在想想,这样的说法多少有些站不住脚。

  土著们的强大毋庸置疑,衡山派强占人家的居住之地,又把人家驱逐在外,于土著们而言,衡山派已经是生死之敌。

  既然是生死之敌,衡山派还谈什么仁慈不仁慈,直接杀了就好。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衡山派的先祖又不是不懂。

  可若不是仁慈,那又会是什么原因呢?

  难道,当时的先祖并没有能力斩杀这些土著不成?

  “没错!你们的先祖根本杀不了我们!”似乎看出众人心里的想法,猴鑫直截了当的说了一句,语气断然。“当然,你们的先祖若是将我们赶尽杀绝,你们衡山派也会遭到神道打击,不复存在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