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道神帝叶辰 > 第一千八百八十八章 头晕
  “太古洪荒?”聊聊四字,在场准帝们皆皱眉,尤其是九大神将和帝萱。

  九千年前,仙武帝尊便是率百万神将,打入太古洪荒,至今无一人归来。

  饶是帝尊弟子,饶是帝尊九大神将,饶是帝尊亲妹,都不知太古洪荒究竟是何地,又藏着怎样的秘密,使得一尊大帝,也劳师动众,亲率百万神将征伐,更给太古洪荒蒙了神秘色彩。

  近万年来,诸天的修士,对太古洪荒,充满了好奇,一说那是厄难之地,一说那是永生仙域,可谓众说纷纭。

  如今再次听闻太古洪荒,怎会不皱眉,或许,万古的疑团会在今日解开。

  “然后呢?继续啊!”地老看了叶辰,又瞅了人王,“别总吊人胃口啊!”

  “就这些。”叶辰擦拭了眼角鲜血,“只知这赤色珠子,出自太古洪荒。”

  “你呢?”众人齐刷刷的望向人王。

  “一样。”人王揉了眉心,“这珠子被人动过手脚,重要秘辛皆被掩盖,或者说,是被抹去,只留太古洪荒。”

  “得,又是一团雾水。”天老摊手。

  “至少,证明太古洪荒,是真实存在的。”太王沉吟,“疑团终会解开。”

  “那这珠子,如何安置。”地老搓了搓手,“堪比帝器,莫不如给我吧!”

  “想得美。”东凰太心一脚踹开了天老,探手去抓珠子,“封在天玄门。”

  只是,让众人惊异的是,还未等东凰太心触碰到珠子,那珠子竟嗡的一颤,破了帝兵镇压,如一道流光窜走,在虚天绕了一圈,没入了若曦眉心。

  众位准帝们愣了,出乎意料的发愣。

  若曦本就是个秘,赤色珠子也是个秘,这俩秘凑一块了,赤色珠子很主动。

  众人都想不通,在场这么多准帝级,那赤色的珠子,为嘛单单选了若曦。

  诡异的是,赤色珠子融入若曦体内,一点动静都没,若曦依旧睡得安详。

  好嘛!一层迷雾未拨开,又添一层迷雾,准帝级的心智,也是一团乱麻。

  “值得肯定,这小丫头与太古洪荒脱不了干系,其身份,也必定不简单。”

  “大楚轮回还在时,就照不出她的前世今生,根本就不在六道轮回之中。”

  “命格死轮回,与那诛仙剑有关联,红尘六道更是对她一杀一保,这一桩桩一件件,让人想不通,着实诡异。”

  “小小一丫头,竟有如此庞大背景。”

  “欲要解开太古洪荒秘辛,便需弄清若曦的身份,她,才是疑团的关键。”

  “伏崖,将她封入诸天阵。”众准帝沉吟之时,东凰太心下了令,颇具神女威严,“自今日起,你亲自镇守。”

  “明白。”伏崖上了祭坛,单手掐了印,与祭坛一同消失,去了诸天阵。

  “红尘与六道,该如何从黑洞整出来。”

  “他俩若不愿,谁也请不出,他俩若愿意,谁也拦不住。”人王摆了摆手。

  “顺其自然便好,该出时,自会出。”

  “先疗伤。”众位准帝纷纷看向叶辰。

  要说最倒霉的,还是叶辰,先是与楚皇炎皇,在黑洞被红尘和六道揍了,后是与人王一道,遭了赤色珠子反噬,伤的最重的是他,他才是倒霉孩子。

  “头晕。”叶辰虽失明,却好似知道众人在看他,真就把自己当病号了,脑袋瓜子埋在楚萱怀里,蹭了又蹭。

  “稳定心神,莫想其他。”楚萱说道。

  “不想才怪。”叶辰嘀咕,脑袋还在楚萱儿怀里蹭,哪柔软,就往哪蹭。

  “又不正经。”楚萱一手拎起了叶辰,直奔竹林深处,那样子,就如拎了一只小鸡,看的众位准帝意味深长。

  堂堂大楚皇者,屠了三尊帝的狠人,还是被媳妇收拾了,很准确的诠释了一个古来早有的道理:一物降一物。

  “呀呀,不行,头晕。”人王那厮也逗乐,在原地摇晃几下,也想效仿叶辰,找一美女的怀抱,狠狠蹭两下。

  只是,他这刚准备倒向月皇那边儿,便被太王和战王,一人一脚踹飞了。

  还来劲了,大楚皇者也是你能撩的?

  看着飞出去的人王,刚准备说头晕的花倾落,都没好意思开口,生怕也上天了,帝萱身负帝兵,这要是给他一脚,他敢保证,会比人王飞的更远。

  “走了,换个僻静处,好好捋捋思绪。”东凰太心第一个转身,消失不见。

  众准帝纷纷跟随,一个接一个消失。

  是该好好捋捋了,今日诡异事太多,若曦,赤色珠子、太古洪荒、红尘六道、一大堆的疑团,一大堆的乱麻。

  竹林掩映深处,乃是一片空旷之地,云雾缭绕,鸟语花香,幽静而恬适。

  楚萱驻足,将叶辰扔到了一层云团上,便开始催动帝兵,帮他抹灭反噬。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你再让我睡一晚,啥都好了。”叶辰咧嘴一笑。

  “又想找打?”叶辰方才坐起身来,便被楚萱摁了回去,还不忘蹬一眼,说起睡觉,她的脸颊总会红霞不断。

  “别说,你叫的也挺销魂的,与咱家灵儿有一拼。”叶辰嘿笑,没脸没皮。

  楚萱干脆没说话,一巴掌抡了上去。

  那还准备说点黄段子的叶辰,当场睡了过去,脸都被打歪了,鼻孔也流血。

  这下,世界安静了,人叶辰虽被打懵了,可那小弟弟,却还雄赳赳气昂昂,下身的那个小帐篷顶的板板整整。

  “流氓。”楚萱儿见之,气的想笑。

  当年的她,或许真未曾想到,她这*主,竟会成为自己徒儿的女人。

  不过,辈分于她而言,早已不重要。

  经历了生死轮回,多不容易,还能奢望什么,既是有情,又何必在乎世俗的偏见,能在红尘作伴,夫复何求。

  心里笑着,她轻轻俯首,在叶辰额头,印了一抹红唇,轻拂他那刻满痕迹的脸庞,沉睡的他,才是真实的叶辰。

  他老了,少年白发,满是岁月灰尘,掩的住他的面容,却掩不住他的沧桑。

  “待诸天平定再无战乱,开垦十亩稻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问红尘事,不管世间修,潇潇洒洒快活一世”

  楚萱贴在了叶辰胸膛,轻声的喃语,这是当年叶辰对她说的话,让人憧憬。

  看多了尔虞我诈,见多了纷纷扰扰,才知平平淡淡才是真,再不想见战争。

  叶辰这一睡,便是一日,未曾醒来,不知是伤势未痊,还是被楚萱打的。

  他体内的反噬力量,已被楚萱用帝兵磨灭,苍白的脸庞,此刻荣光满面。

  可是,他的轮回眼,依旧在自封状态。

  逆天的仙眼,连帝兵也不敢轻易介入,怕伤了那双眼瞳,波及叶辰道根。

  夜幕降临,才见外面走入一道倩影。

  那女子白衣白发,缠绕仙光,沐浴在月光下,皎洁无暇,如若在世谪仙。

  她美的如梦似幻,虽在近前,却比梦还遥远,如梦中仙子,不惹凡世尘埃。

  她,不是别人,正是帝萱,帝尊的亲妹妹,说起来,也算一脉帝道传承。

  “晚辈楚萱,见过前辈。”楚萱起身拱手行礼,帝尊的妹妹,何等辈分。

  “无需多礼。”帝萱浅笑,一双美眸,却静望着叶辰,那张脸庞,看的她心神恍惚,灵澈的眸,也朦朦胧胧。

  楚萱儿表情奇怪,只因这位女前辈,看叶辰的神色,很不正常,让人不觉以为,叶辰与她,有说不清的关系。

  蓦然间,叶辰丹海窜出了一缕仙光,甚是*,乃是一团金灿灿的火焰。

  那是九武仙炎,曾是仙武帝尊的仙火。

  仙火似有灵,飞出来便绕着帝萱转圈,如一个孩子,很是雀跃,很是兴奋。

  帝萱轻笑,轻轻抚摸,就如抚摸自己的孩子,哥哥的仙火,无比的亲切。

  楚萱儿心中了然,它是帝尊的仙火,她是帝尊的妹妹,他们算是一家人。

  “你回来了,兄长呢?”帝萱轻语,美眸目不斜视,期望仙火给出答案。

  仙火摇曳,微微跳动着,很是迷茫,虽听得懂楚萱话语,却想不起古老事。

  帝萱失落,虽想知道,却并未勉强。

  此刻的仙火,只是九武仙炎的一部分,并不完整,必定遭了变故,以至神灵严重破损,这才记不起帝尊之事。

  也正是仙火遭重创,她才更加想知道,九千年前,帝尊因何离去,不惜带走百万神将,他如今,又可还在世。

  一切的谜团,纠缠了她整整九千年。

  心里想着,她又将仙火送回叶辰体内。

  既然仙火这一世认叶辰为主,那便是缘分因果,跟着他,就好似跟着帝尊。

  继而,她又取了一把剑,握在手中。

  那剑通体赤红,甚是古老,刻满了符文,绽着帝道仙光,帝道法则萦绕,帝之道蕴自行演化,勾勒玄奥异象,仔细聆听,还有大道交织的天音响彻。

  “帝剑仙武。”楚萱轻喃,似是认得楚萱手中的仙剑,那帝尊的本命器。

  那剑很强,连她体内的帝兵玉如意,也在颤鸣,倍感压抑,也深深的忌惮。

  可她疑惑,帝萱取帝兵,何种寓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