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晚明 > 第九十五章 买路钱
  满山遍野的流民落荒而逃,登州镇步兵在后面紧追不放,登州的骑兵则还在流民的溃兵中冲杀,流寇的马兵一溜烟就不见了影子,登州骑兵杀出血路,追在流寇马兵的方向去了。

  河边遗留着两千多尸体,被火器打死打伤的不过千余,更多是自己踩死的,第一总已经解散队形,分成几十个鸳鸯阵小队追杀,第二总队形也按连分散,往各个方向追击,最灵活的依然是那些分遣队,他们轻甲轻装,追得最快。

  流寇的尸体丛战场位置一路向外辐射,越到外围便越少,两翼骑兵冲击方向上的流寇尸体却很密集,这样的追杀会产生很大的杀伤。陈新粗略估计流寇死伤有三千,而且那些伤员大多会死掉。

  洹水是林县通往漳德府的要道,河岸边就有大道通往县治,陈新和吕直沿着大路一路行走,吕直手下的骑兵并未放出去,一直跟在前后护卫,没有发挥任何作用,陈新虽然很缺骑兵,但也不敢要求吕直把亲兵交出来。

  骑兵便是沿着这条路追过去的,路上倒毙的流寇无数,陈新一路观察,不少都是少年和老人,其他大多是青壮。绝大部分皮肤黝黑骨瘦如柴,他们原都只是种地的农民,现在却被逼得成了流寇,陈新并不想杀他们,但他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吕直则兴高采烈,这一战斩首数千,即便是流寇,那也是一场大胜。

  他们跟着前方的哨骑,在半路超过步兵,一路斩杀那些逃散的流寇,跑过二十里之后,追到了流寇营地。那里已经是林县县治,城池周围的平野上是铺天盖地的地窝子,其中还有上万的流民家眷在落荒而逃,大部分是妇女和小孩。

  吕直一挥手,手下一百多亲兵策马疾驰,追逐着那些妇孺大开杀戒,林县的城墙上欢声四起。

  吕直看着地窝子有些失望的道,“这就是大营?”他随着登州镇行军,看惯了登州军营的格局。他对自己的亲兵和耿仲明也要求达到那种程度,心中认为军营就应该是那样,现在一看流寇营地,突然有些不适应。

  陈新看看四周,突然有些担心的道:“大人。此处有些诡异,营中无论如何当有一支强兵镇守,以免这些流民抢夺粮食,如今怎会一个马兵都不见。没准这片地窝子里面有埋伏,下官请吕大人先行远离,待我步兵清剿之后再来此处。”

  吕直听了马上道:“那陈大人与咱家一起退后些。”

  陈新立即答应,与吕直一起退后。吕直的亲兵也跑了回来。直到登州步兵到达,陈新对祝代春大声道:“这里有些诡异,仔细检查有无伏兵,仔细查。”

  祝代春意会道:“属下一定细细查过。绝不漏过一人。”

  。。。。。。

  五百多骑兵在林县往南的方向飞奔,很多人有双马甚至三马,马背上放着大大小小的褡裢,疾驰之下马匹全都大汗淋漓。他们跑过一条小河后,才停下来让马喝水。

  “丫头子跑哪里去了?”张献忠刚刚停下马喘气。便问旁边的刘秀。

  刘秀哪里知道,“早没影了。”

  “等咱老子逮到他,拔了他的皮。”八大王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说登州兵不是老子对手,老子怎会送去给人家打,龟孙比曹诏还凶。”

  刘秀也惊魂未定,登州镇的那两轮齐射惊天动地,流民们的士气在瞬间崩溃,张献忠不等对方的步骑兵出击,就撒丫子开跑了,没有看到登州兵的近战能力,但刘秀是看到的,登州兵前阵和后阵都分散了阵形,前阵前排全部变成散兵,阵列分成四个方块,后阵变成了几十个小阵,那些小阵尤其灵活,追击速度快不说,小阵一点不乱,小阵中还有火枪兵配合,遇到大股流民就开枪打散。对方的骑兵也训练有素,那种密集冲击是他从未见过的。

  刘秀拉了三匹马,看了一会才跑去追八大王,脱离战场的时候看到有明军骑兵在追赶,此时听了八大王说话,一边回头望一边安慰道:“流民没了好找,今年不下雨,进了河南应当不少,还好他们骑兵少,未必敢。。。来了!!!”

  八大王回头一看,远处丘陵后绕出一些游骑,他们急速跑到各个山头查看,然后跑出一队骑兵,大概两百余人,稍稍调整方向就往这边追来。

  “当咱老子好欺负,人来,都给老子列阵,跟他们拼了。”八大王大声叫喊,一众义子迅速去指挥马兵,拉到离河边几十步外列阵,等着明军过小河河床时阵线散乱再突击。

  那股明军越奔越近,终于在离河边两百步一声号响,停下开始整队,游骑则冲到百步内,对着这边的流寇呼喝大骂,流贼这边也开始叫骂,秦腔、山西腔、登州腔隔河剧烈交战。

  不过明军骑阵并不冲击,过了好一会也不见过来,张献忠也不敢过去冲杀,那条小河同样会影响他的阵线。

  时间一点点过去,流寇群也骚动起来,他们刚刚丢掉了所有流民和辎重,对方还有步兵可能赶来,他们耗不起。

  张可望对刘秀狠狠道:“你说他们骑兵不多,咱们这里有五百,冲过去跟他们干一仗再走。”

  刘秀面带焦虑之色,对方的队列稍稍调整之后排成三排,每排都是一样的兵器,显得十分严整,虽然只有两百多,但队列排出很长,他方才看过这股骑兵冲击流民,那种气势让他心悸,听了马上摇头道:“他们步军如此凶猛,骑兵也不会差了,你看他们的哨骑都是先上山头,凡能伏兵处皆查看后大队才出来,战阵又如此熟练,并非易与。咱们的老兄弟拼了就不好找,再说万一咱们冲过去他们跑了咋办?咱们追还是不追?咱们一回头他们又跟上来咋办?”

  张可望哑口无言,张献忠也犹豫不决。眼神不停的变幻,停在这里不是个事,哪怕打一仗都比这样好,但他又舍不得这里的老马兵,他一拍大腿,“派几个人过去放东西!”

  刘秀来就不想打,听了连忙招呼几个流寇,从一些空马背上取下十几袋银子,他们有部分的银两都是随身带在马上。跑路的时候十分方便。他们虽然是到处抢劫,但银两还是有用的,除了收买官兵之外,遇到打不下的寨子城堡,他们有时会拿银子去买东西。有时还会跟奸商买兵器。

  几个流寇跑到河那边岸上,提起带子把白花花的银两倒在地上,足足有数千两银子。那边的明军却没有反应,也没有人出来说话,领头将领模样的几个人在一起嘀咕着什么。

  “这群龟孙还嫌少?再给点。”张献忠骂了一句,他不知道丫头子早已试过,不过丫头子又没有跟他说这事。否则他不光要扒丫头子的皮,还要把他下油锅炸了吃。

  于是又跑出几名流寇,地上的银两又增加了一些,还有一袋是珠宝首饰。一堆堆的财物放在地上,极有视觉冲击力。

  明军终于有点动作,几个哨骑骑马靠近过来,前头的一个流寇似乎跟官军打交道最多。他对那几个哨骑大声道:“几位官爷,银子好商量。几位爷爷开个价出来,兄弟这边有多少是多少,总要叫官爷高兴。”

  几个哨骑没有搭话,走到二十步停下,几人一起下马,张献忠等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几人,等着他们开出价格。

  几个官兵突然从马鞍上取下步弓,河边几个流寇转身就逃,几个官兵射术不差,嘣嘣连响之后,几名流寇被射翻,脸朝下扑在水中挣扎,那几个哨骑不依不饶,对着几人连射几箭。

  流寇顿时一片躁动,张献忠也气得七窍生烟,他对刘秀等人大声怒喝,“驴球子,留五十人看空马,你们各领一百人绕开点,从两边夹击他们,老子从中间打,看他们三头六臂不成,抓住他们老子把他们全部点天灯。”

  张可望大声领命,刘秀则有些不情愿,不过看张献忠发火,他也不敢违逆,两人各自领兵往两边拉开,明军也微微调整阵形。

  “跟老子杀狗官兵!”张献忠一声怒吼,五百多流寇呐喊着从三个方向冲过去。

  。。。。。。

  半个时辰后,八大王狂奔出丘陵区,他头上包着一块布,脸上流着血。身边全是慌乱的流贼,人数少了一百多。

  八大王在洹河边只看到登州步兵的厉害,方才的一轮交战,八大王领教了登州镇的骑兵威力,那种密集冲阵的气势将他最后一点信心打垮,流寇在对方三排冲击后损失七八十人,其余的阵形也全部被打散,连张献忠自己都被镗钯划破了额头,差点就交代了。

  虽然官兵也损失了三四十人,但八大王丝毫不敢再来一次,也不敢去缠住那些明军混战,大伙撒丫子就跑。

  开始的撤退现在成了彻底的溃败,半道还被明军哨骑咬掉二三十个落后的,然后又出现了耿仲明的标营家丁,他原一百家丁,很聪明的留下五十人,另外五十人一人双马追来,又咬掉了八大王二十多人,张献忠不得不扔下一堆银子,还好这股家丁吃这一套,纷纷跑去争抢银子,耿仲明发现流寇人数还多,得了好处就没有继续追击。

  张献忠的人马现在剩下四百出头,河岸边有些空马被明军哨骑冲散,有双马三马的只有两百多人了。

  张献忠边跑边骂,“这股登州兵统共才几百骑兵,怎地都指着咱老子一人追,那么多蝎子块、扫地王、上天猴,对了,还有那个龟孙丫头子,怎地不去追他们,咱老子跟他们山东兵有啥仇。”

  刘秀没有受伤,他跑在张献忠身边,心中颇为后悔当时没有劝说张献忠,这股明军不是一般的强悍,他们那种打法没有哪个营头受得了,这些马兵精锐一旦损失,要很久才补充得上,他们原来有六七百的马兵。河边逃走的时候有些马力弱的落在后面,已经失散了,加上刚才那莫名其妙的一仗,对实力已经造成不小的损失。

  但明军紧追不放的话,单马的会有很多被放弃,张献忠有三匹马,换着骑能保持较高的速度,有些单马的已经拖在后面,显得马力不支。

  流寇其他都不在乎。但对自己的马都养得不错,因为这是保命的玩意。平日间抢东西都要记住抢豆子,把马也养得很好,他们最近都在山西东南部活动,没有大范围的流窜。马力还算保持得不错,比一般的官兵马匹都强。

  倒是登州镇长途行军,只在临漳休整了几天,马匹状态很一般,追到现在已经很吃力。张献忠这一番亡命奔逃下来,登州骑兵被甩得影子都不见了。

  这里已经是平原,刘秀连连回头。没有看到登州骑兵,转过头来松一口气,前方又是丘陵,左前方却出现一股烟尘。一支人马从山地间跑出来。

  刘秀的心立即提到了嗓子眼,看尘头那肯定是一股骑兵,从东南往这个方向而来,也不知是官兵还是流寇。左良玉在这边他们是知道的。不过战前扫地王拍胸口保证,他会派一支人马看着左良玉。绝不让他出来乱咬人。

  那股骑兵很快显出身影,远远的看不出是什么人马,再近一点之后,终于能看到大旗的颜色,红色的底色上一个大大的左字,大概有三百多人,他们列了个阵势,拦住了八大王往南走的路,刘秀几乎要捂着自己的脸大哭。

  “派人去问价。”八大王的声音响起,刘秀一个激灵,他才想起左良玉是可以谈的,张献忠此时显出了他的冷静,还没被登州兵打傻。

  一个马兵策马跑向左良玉那边,几个左良玉的家丁迎过来,在中间呆了一会后,那马兵打马回来,对八大王大声道:“左良玉要咱们全部银子和珠宝。”

  张可望几乎跳起来,“驴球子,他左良玉凭啥要全部银子,要不是今日遇到了登州兵,他左良玉也配。。。”

  “都闭嘴。”张献忠冷冷声音响起,“过了这哒,咱们就能到卫辉府,抢回来便是,他左良玉狗仗人势,总有一日叫他还回来。”

  刘秀担心的道:“今日不同往时,万一他拿了东西还是要拦咱们怎办?”

  八大王朝地上呸一声,“他三百多人老子不怕他,他要拦老子,他这三百家丁都得交代掉,跟咱老子拼完了对他有啥好处,朝廷又不会给他补兵。没有咱老子这样的,他左良玉上哪里去发财拿银子。这狗官就是个青皮喇唬,他比咱们谁都明白,银子给他。”

  交易很快完成,八大王的人马扔下银子和一些衣服,丢在地上后从东侧绕过左良玉的人马,左良玉的家丁没有任何拦截,等流寇走远后,左部家丁跑出百余人去收拾满地的银袋银锭。

  片刻后,山地里面被拉出数百名百姓,全部都是男子,很多人打着赤膊,他们背被带到空地上,周围围满了左家军的家丁,那些百姓害怕的四处张望。

  左良玉的旗号下面一声喇叭响,众家丁齐声发喊,下马挥舞兵器砍杀那些百姓,惨叫声充斥在原野之上。

  杀戮没有持续多久,空地上只剩下一地尸体,家丁正在一个个砍头,高大的左良玉高踞马上,远处出现了登州镇的哨骑,还有一面写耿字的参将旗,左良玉对左右道:“登州兵来了,态度都恭敬些。”

  旁边一个千总问道:“要不要现在给他们银子?”

  “不要,银子是给吕大人和陈大人的,不是给小兵的。”左良玉摇摇头。

  “大人,张献忠跑了,咱们现在去哪里?”

  “往北走,再去砍些流寇脑袋,你多派些人哨探,看看扫地王、蝎子块这些人跑到了哪里,咱们还要找他们说话。”

  左良玉一拉缰绳,往登州的哨骑迎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