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乡村少年 > 第二千零六十章 西门官人与烧饼他老婆

第二千零六十章 西门官人与烧饼他老婆

  有的男人总喜欢用“脱光了都一样”来安慰,其实是个男人都,就是把皮剥了,也是不一样的,不同的,就是不同的

  卑微的男人,喜欢用这样的言语自欺;而伟大的男人,则用这种方式来不断的满足的野心

  “死人!你真咬艾疼死我了!”一番**之后,黄依依轻轻揉搓着酥胸,捶打着甄诚结实的胸膛,表达的不满和气愤

  “我都没吃,已经够客气了!”漆黑的小木屋里,甄诚那色色的眼睛闪着亮光虽然盖着被子,甄诚也能感受到那白馒头上的牙印

  “我咬死你!”黄依依揉身而起,张开小口像僵尸一样咬住甄诚的脖子

  甄诚一动不动,任由黄依依胡来

  千羽雪的小木屋挺好的,虽然没有取暖的火炉,但铺上厚厚的皮毛,盖上两床被子,两个人赤身**的相互拥抱着,也不冷

  “了?不开心?”甄诚没反应,黄依依反而有些手足无措了,趴在甄诚的怀里,黄依依推搡着问道

  “没有!”甄诚淡淡的回答,伸手拍了拍黄依依的后背,顺手掖紧被子,“这样的生活才像山里的生活!虽然清冷,但却恬淡!”

  甄诚嬉皮笑脸的,黄依依还习惯一点儿这突然诗兴大发的感慨,黄依依感觉很不适应

  “我不喜欢公孙玲珑跟你亲近,哪怕距离近一点儿也不成!”黄依依以为是因为公孙玲珑的原因,甄诚才不开心的,咬了咬嘴唇,说出的心声,“吴欣肯定也不喜欢!”

  “我时候说喜欢了?”甄诚苦笑着解释道,“我貌似就今天开了几句玩笑,其他的,也没做吧!”

  “那是你的想法!难道你没看到公孙玲珑看你的表情吗?那种想把你咽下肚子里咀嚼的表情,难道你没注意到?”

  “胡说八道!”甄诚无奈的骂道,“我又不是丹药,还能吃到肚子里了?”

  “的直觉,你要!”黄依依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脑袋枕在枕头上,郑重的侧着脸提醒

  这种提醒甄诚不要沾花惹草的言语,让黄依依感觉很怪异,很搞笑类似的这样的话,黄依依,吴欣肯定以前也跟甄诚说过,那时候,吴欣针对的那个肯定包括

  “依依,你觉得我现在的处境样?”甄诚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开口岔开话题

  “不样!都被撵出药园了,还能样!”说到眼下的处境,黄依依的心情一沉,言语也变得更加郑重“你挑逗公孙玲珑,难道还跟我们的处境有关系吗?”无错不跳字

  认死理,一旦倔强起来,几头牛都拉不黄依依不痛不痒的回答了一句,又言辞犀利的绕回到老问题上

  “如果我说是,你信不信?”有些事情,只能做,不能说但有黄依依这跟屁虫,甄诚必须一边做,一边说

  “信!”黄依依点头说道,“这种财色兼收的事情,任何一个男人都喜欢做!”

  “我们在开卡博峰已经没盟友了!这里不是甄国,也不是燕京,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危险里,你吗?”无错不跳字

  “!”甄诚的严肃,让黄依依恢复了理性,郑重的点头,不敢再胡乱开玩笑“你接近公孙玲珑,真的是有目的的?”

  “就是为了关键的时候保命,没有其他的想法!”甄诚已经有些惧怕发誓了,因为每次保证不接纳某一个的时候,过不了多久,就跟那上了床

  从药园离开的这半个月里,甄诚明显感受到了一种不安全

  生活在药园里,至少有药老保护但出了药园,万一一祖等人对动了杀心,可能就会在这样的夜里,被陌生人杀死

  筑基期初期的实力,在一村的绝大多数人眼里,就是垫底的存在虽然真正打斗的时候,可能不是这样的,但甄诚还是惴惴不安的过了半个月

  药老忙着培养千羽雪,不管现在不管表现,药老都不会把目光放在的身上除非某一天,千羽雪炼丹技能成熟了,那个时候,或许才能重返药园

  “雪儿也不是了,突然间就性情大变了!这都半个月的了,她即使生气,应该也消气了吧,还不让我们回药园呢?”眼下的形势,黄依依还是清楚的甄诚稍稍提醒,黄依依就想通了这当中的关键

  在药园的时候,黄依依没过甄诚讨好公孙玲珑今晚,甄诚是有意接近公孙玲珑的,这当中如果没有计划,黄依依无论如何都不

  “我们可能永远也回不了药园了!从我们出来的那一刻起,我们想要回药园,就变成了一种奢望!偶尔前往是可以的,想要住在那里是不可能的!”

  甄诚没有对黄依依讲千山灭的事情,很多内情,甄诚不想黄依依参与进来如果不是黄依依执意要留下来陪着,甄诚早就把黄依依弄回甄国了

  “你看中的是公孙玲珑的身份,对吗?”无错不跳字黄依依在太液池里长大,对人际关系敏感的很甄诚稍稍提醒,黄依依马上就明白了甄诚这样做的目的但有些话,黄依依还是要提醒的“最受不了的,就是男人玩弄的感情!公孙玲珑高傲的像公主一样,万一你玩过了头,等到公孙玲珑察觉的时候,有你受的!”

  甄诚沉默不语,黄依依提醒的,也正是甄诚的的但即使这样,甄诚也必须这样做寒铁二妮子都是不可靠的!赵阳这人看上去简单,但甄诚最拿不准的就是赵阳这个人同性之间的感情,没有生死的考验,永远都是不牢靠的

  吴磊和钱德利不用说了本来五祖倒是个不的靠山,但自从上次在大木屋里聊过之后,甄诚就没看见过五祖

  在开卡博峰,只要一祖想要的命,即使核动力飞机都来不及解救

  甄诚从二村挑选了三百二十人,并急急忙忙的排练大阵,其实都是为了自保!但以如今的影响力,还不能让那三百二十人对言听计从

  是个外来人,这一点,甄诚时刻牢记着

  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要一点点增长了从小就在二村长大的三百二十人,如果哪一天,甄诚要对付或提防的是几位老祖,肯定不会跟随甄诚去拼命的

  公孙玲珑成了甄诚当下最好的倚靠,也成了甄诚暂时保命的最好选择一旦衷情于你,特别初恋的那种,她就会为了你而拼命

  甄诚不需要公孙玲珑去为拼杀,甄诚只需要提早一些对不利的讯息只要提前讯息,那就可以全身而退

  “暂时来看,我们在开卡博峰也没价值,如果你感觉不安全,我们好了!”甄诚沉默不言,黄依依轻声提醒

  “如果那样简单就好了!”甄诚苦笑着低声说道,“我留在这里,是迫不得已的!这里的人,具备实力,这么多天来,你应该心里清楚了!别的不说,我现在训练的那三百二十人,就能把卡瓦博格峰的古武世家灭了,对不对?”

  “用不上那么多,也许一半的人都用不上!”黄依依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更糊涂了,“难道学会炼丹真的那么重要?”

  “那你想不想跟我一起慢慢变老?”

  “想!”黄依依不需要思考,响亮而又干脆的回答

  “我现在是筑基期,必估计,至少能活一百二十岁!““我——”想想吴欣等人,黄依依甄诚的目的是了

  “人有的时候,真的身不由己!以前,不谙世事的时候,不明白这句话的苦涩!经历的事情多了,慢慢就明白了!因为千羽寒的原因,我稀里糊涂到了开卡博峰!这是一个你只能来,不能走的地方!我第二次,主要的目的就是学会炼丹,然后让你们一点点提升实力!即使这样,我们也依然只能胆战心惊的生活!要,一祖等人随时都有灭杀我们的实力!这样的势力,我们得罪不起!”

  “一只脚陷进了沼泽地,越是挣扎,陷进去的越深!但不挣扎等着死,似乎也不是你的性格!”黄依依甄诚的为难了,虽然可以借助核动力飞机远走天涯,但再好的飞机也有落地的那一天既然甄诚承邓保护华夏国的重任,那就要不断的向实力的巅峰攀登没有达到实力顶峰的那一天,甄诚和他身边的人,将会永远生活在危险之中

  “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的!公孙玲珑就是我的一步暗棋,暂时不需要!五祖让我定制的炼丹炉还没有做好,吴耀祖等人的下落,还没有查明!我,后山的那些老家伙不傻,他们应该的价值!”

  “那倒是!我的男人最棒,我你这个草根能完成逆袭!我堂堂的燕京公主,如今不也成了你的*之臣!”黄依依搂紧甄诚,惹人怜爱的柔声赞叹

  “嘿嘿!”感受着黄依依那白嫩的细滑皮肤,甄诚色色的说道,“我感觉,最终被征服的是我呢?”

  “我每次都在下面好不好?”黄依依娇媚的说道,“你每次都骑着人家,难道不是你征服我吗?”无错不跳字

  “那你说,农民和地主,谁是主人?”

  “废话,当然是地主了!”

  “我虽然每次都在上面,看上去高高在上的,但我都要努力耕作的,从这个角度讲,我是农民吧;你虽然在下面,但却享受着种子,是地主吧!”

  “啪!”黄依依气愤的拍了甄诚一巴掌娇嗔道,“上面狗屁逻辑!按照你的理论,难不成还喜欢让我在上面?你不会是喜欢我虐待你吧!”

  成了甄诚的之后,黄依依一直跟甄诚老老实实的爱爱,被甄诚这么一挑拨,黄依依还真有些蠢蠢欲动了

  “要不,我们再试一试?”看着黄依依那娇憨的样子,甄诚声音低微的引诱

  “滚蛋!你想的美,我才不上当呢!地主也好,农民也好,对我来讲都不重要!赶紧生个才最重要!”看到甄诚那大灰狼的涅,黄依依就甄诚没安好心干脆利落的拒绝,不给甄诚丝毫遐想的空间

  “你个小丫头,聪明的干活!”甄诚刮了黄依依的小瑶鼻一下,温柔的笑骂道,“你的良心,大大的色了!”

  “咯咯——”黄依依得意的扬了扬嘴角,冷哼一声说道,“就你那智商,也好意思跟我玩斗地主,实在不自量力!”

  “依依,你农村古代的时候,是把稻子变成稻米的吗?”无错不跳字

  “变成的?”黄依依一副天真的涅,小脸变得通红,“难不成,就像你现在这样,拿个楮子直接乱弄吗?”无错不跳字

  “嘿嘿!”甄诚的豹腰动了动,色色的说道,“样,这样是不是能让你早生娃!”

  “滚蛋吧,你!”黄依依被甄诚弄得浑身难受,娇喘吁吁的骂道,“你刚才都说,这样会让稻谷变成稻米的!你只享受过程,但却不播种子,我给你生娃啊”

  “那我现在就播种,好不好?”黄依依的身体变得像木炭一样,温柔中透着紧缩,甄诚有些难以自持的把黄依依压在了身下

  “来,我的农民,赶紧干活,抓紧播种吧!”黄依依的脸上带着幸福,身体被甄诚填充的满满的,娇憨的不断的呢喃哀求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啊”甄诚背诵起小学的诗句,弯腰弓背,加快了速度

  “滚犊子!背诵不好,背诵悯农这首破诗,真是破坏情调!”黄依依杏眼圆瞪,狠狠的搂紧甄诚哀求道,“给哀家讲一段西门庆和潘金莲的故事!”

  “好!”甄诚身下动作加快,柔声说道,“话说,那一日,西门大官人把烧饼他摁在床上,两人争论着,是吃油盐的,还是吃葱花的……”

  “咯咯——啊——咯咯————啊——啊——”满室皆春,黄依依笑声不断,断断续续的唱着哎呀歌!

  ps:开始,准备回老家黑龙江过年了,为了不断更,夫子只能每天四千字了!事情多多,实在无闲暇多码子,四千字的更新,夫子已经尽力了,望们理解并支持!

  第二千零六十章西门官人与烧饼他老婆

  第二千零六十章西门官人与烧饼他老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