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奈何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本明出手
  “可乐乃是我南少林弟子,你还是断了这个念想吧。”本明双手合十,右足微微向前踏出一步。

  随着本明大师的话语吐出,渐渐大了的微凉山风戛然而止。离歌、心绝等人眉头微皱,只觉得心中的压抑之感愈发凝实起来。

  全身依旧散发出淡淡金色佛光的邪和尚,随着本明大师话语的最后一个音节落下,浑身金光猛然剧烈荡漾起来,时明时暗。厚重平稳的心跳声也变得极为不规律。一直淡然的面容之上露出狰狞的痛苦之意。

  邪和尚自然而然的运转内劲,布于双耳处的几处穴道之上,这才勉强将身体的极度不适强自压了下来。

  杨庭、戚长歌几人将邪和尚的异样瞧的真切,一时之间不明所以,面面相觑。

  “金刚狮子吼!”

  邪和尚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直勾勾的盯着本明,一字一顿的说道。

  “没想到你居然练成了这门少林绝技。”

  “老衲天资一般,也只能练成这等打熬的功夫。”本明干枯的双唇微张,一道无形的音波从其口中传出。邪和尚的金刚不坏功法散发出的金光再次晃动了起来。其余诸人却并无异样。

  “金刚狮子吼?没想到本明苦参二十年的闭口禅居然是为了练这门功夫。”离歌看着本明略显佝偻的背影,心中不自觉升起一股敬意。

  “这你就想错了。本明大师一心向佛,苦研经义。怎会为了练一门功夫,闭口不言二十年。怕是顺手偶得罢了。”心绝师太听到离歌的低语,轻哼一声,解释了一番。

  “嘿嘿,有趣。这数十年里,还是第一次见识到金刚狮子吼。”

  邪和尚察觉到自己的气血随着本明的口中莫名的音节,混乱的起伏起来,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随意的用手背擦拭了一下。一双眸子之中射出森寒邪意的目光。

  言罢,邪和尚左掌轻轻探出,于身前三寸,成拈花状,一片发出淡淡血色光芒的莲花花瓣虚影出现在双指之间。分明乃是少林绝技之一的‘拈花指’。

  本明双目微眯,对于邪和尚会‘拈花指’似乎毫不意外。合十的双掌缓缓张开,沿着莫名的轨迹挥舞起来。

  终于那邪和尚左手双指翻转轻轻一弹,那血色莲瓣化为一道流光,悄无声息的向着本明射去。这还没完,只见邪和尚的左手在弹出那第一片血色莲瓣之时,猛然急速的舞动起来,而后一片片的莲瓣便接连从其手中一一射出。仿佛秋风拂过莲塘,莲花片片凋零,被一道秋风带起,飞舞出去。

  本净自己便精研拈花指,但却是第一次见,有人竟然能以如此密集的频率接连使出拈花指法,内心中充满的震惊之意。

  就在那无数莲瓣来到本明三尺之前时,已经早已酝酿完毕的掌势,瞬间一凝,向前推出,初始并无异常,等到本明双臂伸直到极限之时,一双丈大的金色手掌虚影猛然出现,带着摧枯拉朽之势,将接连而至的血色莲瓣拍为了碎末,向着不远处的邪和尚而去,沿途的坚固石板也被着浑厚的掌力波及,划出一道笔直的沟壑。

  “金刚般若掌!”

  邪和尚脸上虽有凝重之色,却并不慌乱,一直没有动作的右手,迅捷的舞动起来。若是留心看去,便会发现跟本明之前的‘金刚般若掌’极为相似,但却快了数倍。

  本明的般若掌力浑厚无匹,后劲十足,但经过沿途邪和尚的拈花指削弱,等到接近到邪和尚之时,已经不足半丈,金光也黯淡了许多。

  这时邪和尚右手之上的‘般若掌’掌力已然成形,毫不犹豫的拍出。一只血色右掌虚影猛然显露,虽然也只有半丈大小,但仿若实质,犹如真实的手掌一般,甚至能看到些许汗毛。让人看之,不自觉的心神动荡,只觉得邪恶无比。

  两种本源相同,但形式外显却截然不同的‘般若掌’撞在一起。没有僵持,没有爆裂。本明的金色掌影瞬间被血色掌影覆盖,消失一空。

  本明似乎早已料到的这般情形,在般若掌拍出的同时,整个人施展‘八步赶蝉’身法,跟在掌影之后,在血色掌影击溃金色掌影之时。身子一旋,间不容发只见擦着掌影而过,出现在邪和尚身前。

  猛然一声威严肃穆的狮吼声从本明口中吐出。如此近的距离,几乎是张口的同时,便传入的邪和尚的耳中。

  邪和尚只觉得全身五脏六腑似乎被重锤狠狠的锤了一下一般,整个人不自觉的向后退出一步。但也仅此一步,邪和尚的脸上突然露出邪意盎然之色。

  本明心中升起一股莫名的危机,但不知何时缩于宽大袈裟下的右手,早已并指如剑,一道凝实的澄静指力,蓄势待发。却是容不得丝毫退却。

  邪和尚右手猛然探出成爪状,迅捷如雷一般,抓在了本明的左肩。

  本明心中暗道一声‘不好’。左指上的澄静指力,瞬间发出,将袈裟刺出一个小洞,向着邪和尚的右臂腋窝刺去。

  ‘金刚不坏’乃是少林七十二绝技之一。本明身为南少林本字辈高僧,自然知晓这‘金刚不坏’,最有可能的几处罩门。虽然金刚不坏的罩门,并不是固定的,乃是跟习者本身修炼的过程息息相关。邪和尚右臂腋窝这一处穴道,便是本明在观察试探之后,推算处最有可能是罩门的位置。

  就在澄静指力将要刺入那处穴道之时,突然邪和尚身子猛然一缩,细微密集的骨音传出,那道澄静指力便贴着邪和尚的身侧,射空了。

  “如意缩骨功?!!”

  本明心中刚刚确认邪和尚所用出的武功,便觉得一股大力从自己的左肩传来,即使是自己早已双足生根,连接大地,也被这股大力‘连根拔起’。

  一旁观战的离歌,见本明身子微微抬起,便知不好,并指如剑,一道离恨剑意,从指尖发出,向着邪和尚的面部射去。

  “大摔碑手!”

  下一瞬间,本明便被邪和尚高高举起。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发出,本明整个人嵌入的地面之内,面色苍白,嘴角溢血。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