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组兵王 > 第1111章 血债
  当仇显封正准备切下于明浩第四根手指的时候,后者终于忍不住了,他一手只猛拍着炕席,口中还呜呜地狂叫着。仇显封抬手把塞在他口中的馒头拔出来,面无表情地说道:“说。”

  于明浩嘶嘶地狂吸着气,脸上全是冷汗,他缓了好一会,看到仇显封又拿起一颗馒头,他吓得激灵灵打个冷战,再不敢犹豫,断断续续地急声说道:“他们……他们现在都在木厂……”

  “木厂?什么木厂?”仇显封心中一动,凝视着他,冷冷问道。

  “笔架山附近的大兴木材加工厂。”于明浩身子哆嗦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带着哭腔哽咽地说道。

  大兴木材加工厂!仇显封默默记住这个名字,他问道:“是什么人把他们带到木厂的?”

  “是……是……”于明浩刚要说话,坐在墙角处的周彪突然尖声叫道:“耗子,你不要命了!”

  于明浩闻言一震,脸色顿变,他把到了嘴边的话立刻又咽回到肚子里。仇显封眯了眯眼睛,随手从餐桌上又提起一根筷子,于明浩见状吓得连连摆手,带着哭腔哀求道:“别……别杀我,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没说谎,真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仇显封深深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拿着筷子向一旁的周彪走过去。后者看出他来者不善,他脸色惨白,颤声说道:“那……那些人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出卖他们,我和耗子都会死,我们的家人也会跟着遭殃,兄弟,你……你就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我们真的什么都不能说……”

  他话还没说完,业已走到他近前的仇显封手臂猛的向外一探,就听扑的一声,他手中的筷子快如闪电般捅入周彪的左眼窝,其力道之大,将他身后的墙壁都刺出个小凹坑。

  周彪的叫喊声戛然而止,他的脑袋无力地耷拉下去,鲜血滑过筷子,滴滴答答地流淌下来。一旁的于明浩看得清楚,直被吓得魂飞魄散,他眼睛惊恐地瞪圆,嘴巴大张,但却一点叫声也发不出来,双腿发软,一个劲的打颤。

  一筷子刺死周彪,仇显封甩了甩手上的血迹,转身走回到于明浩身旁,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语气平缓地说道:“向我交代实情,他们以后会不会杀你我不知道,但现在你如果什么都不肯说,你马上就会死,他的下场你已经看到了。”说话的同时,他回手指了指周彪的尸体。

  于明浩咧着大嘴,脸上流淌的冷汗更多了,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我说,我什么都说!木厂……大兴木厂不是一家普通的木材加工厂,我……我只知道它的背景不简单,好像……好像还和黑帮有关系……”

  仇显封想听的不是这些,不等于明浩说完话,他打断道:“我要知道的是,他们为什么要抓我的朋友,我的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于明浩心头一震,连连摇头,说道:“我……我不知道……”

  仇显封嘴角扬起,哼笑出声,慢慢抬起匕首,同时目光又落到于明浩只剩下两根手指的手掌上。

  于明浩看得出来他的意图,他吓得头皮发麻,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他急声说道:“那……那些人平时没什么工作,但又吃喝不愁,整天憋在深山老林里,长年不与外界接触,久而久之,他们……他们的心理都有些扭曲变态,在木厂一带,他们经常会偷袭游客,以……杀人为乐,这几年,在哪一带失踪的游客少说也有几十号人,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其实……其实那都是他们做的……”

  说到这里,他又连连摇着脑袋,说道:“他们的所作所为,我和大彪都没有参与,那些人杀人不眨眼,背后还有很大的势力,我和大彪也不敢去告发他们,大哥,你……你朋友的事真的和我没关系啊……”

  仇显封一边听着,心也在不断地往下沉,按照于明浩的说法,李春生和静怡他们岂不是已经凶多吉少了吗?他沉默半晌,慢悠悠地问道:“我的……我的那三位朋友都已经被他们杀了吗?”

  “不……”于明浩用力地摇着脑袋,颤声说道:“我……我也不知道,他们可……可能已经遭了毒手,也……也可能没事……”

  “他们有多少人?”“十……二十多人……”“带头的人叫什么?”“大棚!陈……陈鹏!”“你知道木厂的地址吗?”“知……知道。”

  “画出来。”仇显封转身走到写字桌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纸笔,然后往于明浩面前一拍,说道:“你最好别骗我,否则的话,我会剥你的皮,抽你的筋!”

  “不、不、不,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画,我这就画。”于明浩颤巍巍地伸出手,拿起笔,在纸上歪歪扭扭地画起来。

  地图并不难画,关键是也没什么好画的,木厂至笔架山的度假区只有一条路,而且这条路上又没有任何的岔道,出了笔架山,在这条路上闭着眼睛走也能走到大兴木厂。

  很快,于明浩把地图画完,颤巍巍地递给仇显封。仇显封接过来,大致看了一眼,问道:“这就是木厂的地图?”

  “是是是,从笔架山度假区向东南走,只有这一条路,走十几公里就是大兴木厂了。”于明浩正色说道。

  仇显封点点头,把纸叠了叠,揣进口袋中,随口问道:“你没骗我?”

  “没……没有,大哥,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骗你……”说完话,于明浩又小心翼翼地看眼仇显封,提醒道:“大哥,如果……如果你打算一个人去救你的朋友,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那……那些人没人性的,弄不好你也得搭上性命……”

  仇显封嘴角微微扬起,笑了。于明浩见状,以为自己的善心起了效果,他继续说道:“他们有二十多号人,而且人人都有枪,你要是一个人过去,无疑是……是以卵击石……”

  “我知道了。”仇显封点点头,他拍拍于明浩的肩膀,说道:“他们袭击我朋友的时候,你也有在场吧?”

  “是……是的,不过当时我和大彪都有拦着他们,可是……可是根本拦不住啊,他们也不听我俩的……”

  “你俩身上不是带枪了嘛,作为护林员,保障游客的安全也是你们的职责之一吧,可是现在,我的朋友都出事了,而你俩,却坐在家里,吃着肉、喝着酒,你觉得这公平吗?”

  “大……大哥,你……你听我解释……”

  “嘘!”仇显封竖起手指,向他做个禁声的手势,而后慢步绕到于明浩的背后,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巴,一只手臂则勒住他的脖颈,他幽幽说道:“什么都不用再说,既然你的胆子那么小,与其以后终日提心吊胆的怕人家找上门来报复你,不如趁着现在,和你的朋友一块上路!”说完,他不再给于明浩说话的机会,勒住他脖子的手臂猛然向后一震,就听咔嚓一声脆响,于明浩的颈骨被他硬生生的挫断。于明浩猛然瞪大眼睛,白花花的唾液顺着他的嘴角流淌出来,而后,他身体像是没了骨头似的,贴着仇显封的身子软绵绵地滑倒在地上。

  仇显封抓起插在桌面上的筷子,用力一拔,然后把于明浩的尸体向旁踢了踢,接着,他纵身跳到炕席上,盘膝而坐,抓起桌上的饭菜,大口吃起来。

  现在他必须得填饱肚子,也只有恢复了体力,他才能有力气去‘讨债’。白天无话,当晚,仇显封按照于明浩画所画的地图,向大兴木厂方向走去。

  大兴木厂并不难找,顺着笔架山东南方向的小路,一直走到头就到了。

  今晚山里的天气又变得恶劣起来,天空飘着鹅毛般的大雪,还刮起刺骨的寒风,雪花夹杂在风中,如果直接刮到人的皮肤上,感觉就像是一把把小刀子划过似的。

  仇显封全副武装,头上带着棉帽,脸上戴着防寒镜,口鼻缠着围脖,身上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在小路上顶着寒风艰难地向前走着。

  正常情况下,以他的脚程,十多公里很快就能走完,但在现在这种天气下,十多公里的路程他足足走了三个多小时,等他接近大兴木厂的时候,已然是晚间十点多钟。

  远远的,仇显封看到前方有建筑的轮廓,他下意识地加快步伐,又走了十多分钟,他来到一间工厂近前。

  工厂的外围有院墙,不是很高,墙顶拉着铁丝网,院门是一扇铁栅栏门,透过栅栏门的缝隙向里面观望,工厂的院子很大,里面还堆放了不少的木头。

  仇显封走到院门的一侧,上面有挂着牌子,不过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雪。仇显封抬手把牌子上的浮雪抹了抹,定睛一瞧,牌子上写着:大兴木材加工厂几个大字。

  就是这里了!仇显封目光低垂,看了看栅栏门的门锁,门上是有上锁,但没有被锁死。仇显封顺着栅栏门的缝隙把手伸了进去,将里面的门插拉开,然后,他推开院门,旁若无人地直接走了进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